🏡
PTT小說網
x
    雨千沉隕落,衆人驚駭。

    這可是五千年前,命運神殿的神女。

    在那個時代,雨千沉堪稱世間最優秀、最強大的天驕,領袖地獄界一千年,在同境界縱橫無敵。她代表命運神殿,帶領地獄界大軍,不知橫掃過多少座大世界,斬過多少大聖強者。

    在天庭萬界的所有修士眼中,她曾經可謂是無敵的代名詞,最爲恐怖的女魔頭,是地獄界至高無上的掌權者。

    至於神境之間的爭鬥,離他們太遠,也不會波及他們,反而沒有太大的影響力。

    五千年前,她退下神女之位時,已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強者。

    五千年的積累,使得她的修爲,達到最爲巔絕的層次。別的那些號稱“無上境巔峰”也好,“半神”也罷,在她手中,撐不到十個呼吸,就得敗亡。

    其實,僅僅只是她六十九階半的精神力,便可獨步天下。

    但,就是這麼一個可以獨步天下的強者,曾經威震天庭萬界的存在,卻被血靈仙一劍殺死。可想而知,這一則消息傳出去後,血靈仙的威名,會攀升到何等恐怖的地步。

    “劍十三!沒想到世間居然有修士,可以在大聖境界將劍十三修煉到大成。憑此一劍,血靈仙足以縱橫俗世,天下無敵。”張若塵苦笑。

    張若塵自認爲也是劍道奇才,可是,現在卻還在參悟劍十一,尚且沒有達到大成。

    修煉《無字劍譜》有多難,只有修煉者才知道。

    越往後,越難。

    不是靠努力和時間堆積,就能修煉成功。

    煅凌風感覺自己剛纔彷彿窒息了一般,久久才緩過來,道:“好可怕的一劍!這一劍,僞神接得住嗎?”

    “師伯,這個血靈仙,神境之下無敵了吧?我覺得,剛纔那一劍,巫馬大人應該都接不住。”商月顫聲,道。

    煅凌風搖了搖頭,道:“未必!巫馬九行的刀勢攀升至巔峰,可以一刀斬一剎,可謂無往不利。他們那種層次的強者,沒有戰過,怎知誰更強大?”

    ……

    …………

    雨千沉的鬼體消散,宮南風喊出的“劍十三”,才傳到星落耳中。

    星落並非庸者,是天地間最頂尖的存在,看出,血靈仙雖然殺死雨千沉,自己亦傷得極重,於是,身形變換,如同鬼魅一般,一掌擊出。

    出掌時,聖道規則凝聚成浮屠塔光影。

    無上級高階聖術,大浮屠掌印。

    血靈仙目光平靜,似早有預料,輕飄飄的推出一掌。

    “嘭!”

    星落一連爆退七步。

    血靈仙的這一掌不僅力量渾厚絕倫,而且,掌心涌出的悸極雷電,在星落右臂上,留下三道焦黑的傷口,猙獰而又恐怖。

    傷口深可見骨,在溢血液,疼痛難忍。

    他整條右臂,彷彿失去知覺,無法運轉力量。

    血靈仙則是拋飛出去數裡遠,嘴裡鮮血直流。

    胸口處,被極兇之刃擊穿,留下的血窟窿,也在噴濺血液,傷口無法癒合。

    身上的精氣神,變得更加衰弱。

    殺雨千沉,他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精神力和肉身受了嚴重創傷,以至於與星落對拼,落入下風。

    血靈仙長嘯一聲,從胸口流失出去的血液,倒飛回來,化爲一根根細若毫髮的蠶絲,包裹身體。

    胸口的傷勢,緩緩癒合。

    星落收回極兇之刃,眼中震撼:“怎麼可能?極兇之刃的凶煞之氣和至尊之力,已經通過傷口,侵入他的體內,傷口哪有那麼容易癒合?”

    血靈仙渾身散發銀輝,背上的蝶翼溢出血芒,天地化爲一半銀色,一半血紅。

    他的確傷得極重,可是氣勢卻沒有消減,手中的石劍,再次鳴響,聲音尖銳,代表心中的意志始終不屈不撓。

    星落長嘆一聲:“我本是爲巫馬九行而來,卻沒想到先遇到了你。這個時代,果然如預言中那樣,比以往的任何一個時代都更加精彩。妖孽輩出,而強者,則將踩着他們的屍骨,以最輝煌的方式進入神境。”

    星落抓起飄浮在半空的鬼神面具,戴在臉上,腳下一片星空展開,身後一尊鬼神巨影浮現,爆發出來的威勢,猛增一大截。

    任誰都看得出,血靈仙身上傷勢嚴重,而星落卻得到鬼神面具之助,戰力大增。

    此消彼長。

    繼續戰下去,血靈仙必敗無疑,甚至有隕落的風險。

    血靈仙出乎所有人預料,沒有遁走,反而揮出石劍,主動攻伐過去。從他體內涌出的滔天血氣,化爲了一條滾滾洶涌的血河,如宇宙中那條黃泉一般,與星落腳下的星海碰撞。

    另一頭,海棠婆婆攻向命運神殿的三位大祭司,欲奪取神器天樞針。

    海棠婆婆發動了精神力攻擊,使得三位大祭司疲於對抗,根本沒有別的精力,催動至尊聖器。而在精神力對決中,三位大祭司竟然落入下風,海棠婆婆每進一步,他們便後退一步。

    正在療傷的吾悅命皇,站起身,手持天命戟,道:“三位大祭司的精神力都不弱,可是,合三人之力,竟然難以抵擋。這株七彩海棠,精神力強度真的還在七十階之下?”

    仙源剎也站起身,如臨大敵的看着,從滿天七彩花雨中走來的蒼老身影。

    宮南風神情嚴肅,手中的天樞針,散發出一圈圈神光微波,道:“助我一臂之力。”

    宮南風將天樞針拋起,一拍胸口,嘴裡吐出一口鮮血。

    天樞針吸收他的鮮血後,爆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神威。一道道神光氣霞,撞穿雲層,將千萬裡的天空渲染。

    吾悅命皇、仙源剎、缺、般若,皆是調動各自的力量,化爲光柱,涌向天樞針。

    天樞針的威勢,更增一分,散發出來的光芒,讓萬里之外的張若塵,雙眼都刺痛不已。玄武神屍背上,別的那些精神力聖師,紛紛慘叫,雙眼流出鮮血,全部變成瞎子。

    這還是在萬里之外,若是再近一些,他們怕是已經被神器的威能,衝擊得身體爆裂。

    商月、雲桓鐵血王等人,無不駭然。

    他們雖然是修爲頂尖的大聖,可是,從來沒有見過神器。哪裡想到,神器竟然如此可怕?

    只是神器散發出來的光波,就能重創萬里之外的聖境修士。

    煅凌風興奮而又狂熱,大吼:“時機已到,接下來該我們上場,奪取神器。所有大聖,各司其職。所有精神力聖師,全力以赴調動精神力,催動陣法銘紋。”

    在隱匿大陣的包裹下,玄武神屍向戰場的核心地帶走去。

    白卿兒旗下的那些大聖,心中既恐懼,而又激動。

    奪神器,多麼偉大的壯舉。

    ……

    天樞針飛了出去,劃出一道光路,摧毀光路周圍的空間,攪亂時間。海棠婆婆顯化出來的花海,根本擋不住天樞針,瞬間灰飛煙滅。

    沒有任何力量,抵擋得住神器。

    在所有命運神殿的修士看來,海棠婆婆已是必死無疑。

    “劍閣!”

    海棠婆婆散去肉身,恢復原形,化爲一株七彩色的海棠,在虛空綻放。

    海棠樹高達千里,繁花無數,花瓣散發出來的七彩光芒,照亮大地和星空。

    受天樞針的影響,花瓣快速凋零,枝葉敗壞,眼看整棵海棠樹都要枯萎……

    一座古塔,從破敗的枝葉中飛出。

    塔身急速旋轉,有一縷縷煙霧將塔環繞。煙霧中,飛行着數以萬記的古劍,發出一道道刺耳的破風聲。

    正是劍閣。

    “轟隆。”

    劍閣與天樞針對碰在一起,一股強大無匹的能量風暴四散而開,羣山被摧毀,大地四分五裂。

    宮南風看向天空,雙手情不自禁的拽緊,道:“爲何擋得住神器的一擊?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驀地,天空出現一道白光,光芒越來越亮。

    是一柄劍。

    散發精純光明屬性的劍。

    “大家小心,是大光明劍。”福祿大祭司道。

    大光明劍與《光明天書》一樣,乃是光明神殿的神器。

    眼前這柄大光明劍,只是一件仿製品,卻也品級極高,達到七元君王聖器的地步。

    “噗嗤!”

    大光明劍將仙源剎的身體,劈成了兩半。

    劍體上,蘊含的精純光明力量,專門剋制地獄界的修士。仙源剎的兩半身體,無法重新凝聚,傷口處的肉身,化爲一粒粒光點。

    命運神殿的三位大祭司皆是大怒,雖然,他們此次有將天庭潛伏在地獄界的高手引誘出來一網打盡的意思,可是偏偏出現血靈仙和海棠婆婆這兩個變數。

    天庭一方,在這個時候出手,顯然是想趁他們兩敗俱傷,坐收漁翁之利。

    當然,他們並不知曉,大光明劍乃是由玄武神屍背上的數十位大聖聯手催動。這些大聖,是白卿兒的屬下。

    少了仙源剎催動,天樞針的威力大減。

    虛空中,那棵七彩海棠樹,重新煥發生機,長出繽紛繁華的花朵。劍閣古塔中,飛出不知多少萬柄戰劍,組成劍陣,困住天樞針,想要將其強行收入塔中。

    劍閣旋轉,空間和時間跟着旋轉,化爲時空漩渦。

    數之不盡的空間規則、時間印記、劍道規則,將天樞針包裹和纏繞,將它拉扯。那股拉扯之力,遠勝紫金葫蘆。

    玄武神屍背上,一羣大聖操控大光明劍,襲擾三位大祭司。

    煅凌風站在中心位置,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頓時,玄武背上,浮現出數之不盡的陣法銘紋。陣法中,天地變得昏暗,狂風獵獵。

    輔助煅凌風一起催動“玄武吞天陣”的精神力聖師,驚恐的發現,身下的陣法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不僅快速抽乾了他們的精神力,甚至開始吞噬他們的聖魂和血液。

    “地師大人,我支撐不住了,趕緊停下陣法吧!”

    “這座陣法……不是我們催動得了……啊……救命……救命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在他們決定要奪取神器的時候,我們這些人,已經是必死無疑。現在,不過只是化爲了陣法的精氣……我們都只是神女十二坊的工具……”

    ……

    一位又一位精神力聖師,被陣法抽乾。

    精神力、聖魂、血液全部都被吸走,化爲一具具乾屍。

    煅凌風手持法杖,瘋狂的大笑,既是在笑他們無知和可憐,也是因爲即將奪取到神器,興奮而笑。

    張若塵的假裝也被抽乾,僞裝成一具乾癟的屍體,倒在陣法中。

    他大致能夠猜到,血靈仙和海棠婆婆奪取天樞針,肯定與營救殞神島主有關。他很想破壞煅凌風的計劃,讓海棠婆婆使用劍閣,將天樞針收走。

    可是,理智告訴他,掌控玄武吞天陣的煅凌風,正是戰力最爲強盛之時。

    此刻出手,就算葬金白虎助他,也難成事。

    眼看天樞針已被捲入劍閣的時空漩渦中,即將就要被收走。

    “譁——”

    空間震盪了一下。

    玄武神屍的龐大身軀,衝出雲層,一爪拍碎時空漩渦,一口將天樞針吞入嘴裡。

    “大膽,敢奪神器,殺無赦。”

    怒天大祭司怒嘯一聲,與死亡大祭司,同時衝了上去,各自打出至尊聖器。

    玄武神屍的身上,有玄武吞天陣的加持,戰力無匹。一條蛇尾,從玄武背上甩出,將兩位大祭司和兩件至尊聖器,撞飛了回去。

    蛇尾是神屍的一部分,可是,遭受至尊聖器的轟擊,也斷碎而開。

    大量神血,灑落地面。

    催動玄武吞天陣,煅凌風精神力消耗巨大,有些站立不穩,不敢戀戰,連忙激發早就佈置好了的空間陣法。

    “譁!”

    白光一閃,空間劇烈震盪。

    玄武神屍的龐大身軀,消失在了天穹。

    天樞針被天堂界的強者奪走了!

    這一結果,出乎所有修士預料。

    正在交手的各方,無論是十大暗勢力的巨擘,還是命運神殿的至強,全部都停手。

    福祿神尊收取了大光明劍,盯着天空,失神了很久,問道:“有沒有推算出,是誰奪走了天樞針?”

    所有修士都搖頭。

    福祿神尊四處尋找,驚詫的問道:“宮南風呢?”

    衆人再次搖頭,誰都沒有注意,那位司空大人去了哪裡。說不定,在混亂時,他已被戰鬥餘波擊中,身體化爲齏粉。

    死亡大祭司暴怒,吼道:“封鎖冰王星的所有蟲洞,不許任何修士離開。查!給我查清楚,天庭一方有哪一位天師,或者世界之手,來了冰王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