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神器被奪,十大暗勢力的修士,立即遁走。

    命運神殿沒有追擊他們,此時,追回神器,纔是重中之重。

    可以想象,天樞針被搶奪的消息,肯定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傳出去,想掩蓋都掩蓋不了。若是不能將神器奪回,命運神殿必定淪爲天庭萬界的笑話。

    以後任何勢力,都敢暗中對命運神殿下黑手。包括,地獄十族。

    “要不要告知神靈,請神靈出手……”

    一位命皇,剛剛開口,便是惹來一道道冷視的眼神,於是,閉上了嘴巴。

    首先,對方有備而來,顯然考慮過會驚動命運神殿的神靈,必有後手。

    其次,他們這麼多強者在場,居然丟失了天樞針,已經是丟盡臉面。不僅會被天下生靈嘲笑,甚至神殿內部的修士,也會以他們爲恥。

    神殿中,很多老傢伙,正愁沒有機會上位呢!

    現在請神靈出手,是想告訴大家,他們有多麼無能?

    無論是爲了命運神殿,還是爲了自己,神器都必須得他們自己奪回。

    般若道:“神器丟失,還是必須立即把消息,傳回神殿,讓神靈知曉。但是,也得告訴神靈,我們一定會追回神器,將功補過。至於神靈會不會信任我們,就不是我們該考慮的問題。”

    怒天大祭司點了點頭,道:“本座認爲神女殿下,所言甚是。”

    死亡大祭司臉色陰沉,道:“天命司、裁決司、天運司,三司的聖軍,至少得調遣三十萬過來,我認爲,應該血洗冰王星。”

    “你以爲冰王星是什麼地方?你敢血洗冰王星,冰皇大人第一個饒不了你。”怒天大祭司道。

    他對死亡大祭司的怨氣很大,覺得神器丟失,死亡大祭司至少得負一半責任。因爲,和神女十二坊合作的計劃,就是死亡大祭司制定。

    而怒天大祭司,從來都不信任神女十二坊。

    般若道:“要將三司的大軍,調動到冰王星,必須先知會冰皇宮。既然神器是在冰王星丟失,冰皇宮怎麼都脫不了干係,相信冰皇大人,不會爲難我們。”

    福祿大祭司走了過來,臉色鐵青,道:“我去檢查了殘留的空間銘紋,是一次性空間傳送陣。根據空間波動的強度,我推算,他們至少傳送到了一億裡之外。換句話說,去了星外。”

    “能推算到具體空間座標嗎?”般若問道。

    福祿大祭司道:“我根據神屍灑落下來的神血,推算出,他們現在的位置,應該是在北邊星空。”

    “我們現在就去追。”

    幾位命皇立即就要出發。

    “等一等。”

    般若問道:“有沒有冰王星附近星空的星圖?”

    一位石族命皇,對這位年輕的神女頗爲輕視,覺得她是在耽擱時間,道:“神女殿下,冰王星屬於深空的荒漠地帶,距離這裡最近的一顆七級以上的星球,都在三光年之外。只靠飛行,大聖一百年都到達不了!”

    “天堂界的修士,想要帶着天樞針,逃回天堂界,必須要走冰王星的空間蟲洞。”

    “本皇覺得,他們之所以通過傳送陣,去了一億裡之外,只不過是想引我們去追。這是一招,調虎離山之計!”

    “所以,應該由天命司,去追尋神器,剿殺天堂界的修士。命運神殿別的修士,必須留守冰王星,盯死各個空間蟲洞。”

    般若搖頭,道:“我們並不能確定,奪走天樞針的,一定是天堂界的修士。只靠大光明劍,遠遠不夠。”

    那位石族命皇,取出一枚傳訊光符,丟給般若,道:“已經查到,陣滅宮的世界之手開羅地師,近日偷偷潛入了冰王星,此事,多半是他所爲。”

    “可是,我收到的消息卻是,開羅地師和天堂界的強者,出現在神女城,他們射殺了張若塵。”般若道。

    那位石族命皇,道:“開羅地師完全可以,殺死了張若塵之後,使用空間傳送陣趕來此處,再奪走天樞針。”

    般若情緒很激烈,冷聲道:“天羅地師有那麼厲害?即能在原阡陌、卓雨農等一大羣地獄界強者的面前,殺死張若塵,並且奪走他的屍身。又能奔襲千萬裡,從我們手中,奪走天樞針。這是他一個人做得到的事嗎?一定有非常厲害的人物在佈局,我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我看,般若殿下就是在拖延時間。萬一天堂界的修士,將天樞針的器靈鎮壓,再想將神器找到,將會千難萬難。抱歉,本皇必須立即去追。”

    四大命皇,除了受了重傷的吾悅命皇之外,另外三位皆是帶領天命司的強者,向北邊星空追去。

    般若緊拽雙手,想要阻攔,卻終是沒能阻攔住。

    說到底,她這個神女,資歷太淺,修爲太低,說的話沒有分量。

    “我去和冰皇宮溝通。”

    吾悅命皇也離開。

    死亡大祭司道:“本座去調動命運神殿的力量,封鎖冰王星的所有蟲洞。”

    福祿大祭司憂心忡忡,道:“張若塵是神尊大人看重的後輩,老夫得去一趟神女城,必須查清他是否真的已經隕落。若是隕落,幕後真兇無論如何都得找出來。”

    福祿大祭司長嘆,心中深知,張若塵若是真的死了,影響絕不會比神器丟失小。

    血絕戰神從玉煌界歸來,一旦發怒,打上命運神山討說法,誰壓得住?

    說到底,張若塵之所以從隱藏中現身,有很大原因,都是天樞針逼的。天樞針不至冰王星,誰又能找到張若塵?他自然也就不需要出來自證清白。

    “希望葬金白虎能夠護他周全。”福祿大祭司心中暗道。

    怒天大祭司盯了般若一眼,頗爲同情她的尷尬境地,道:“神女殿下無需擔憂,只要封鎖了冰王星的所有空間蟲洞,就算有人在玩陰謀詭計,神器也絕對不可能丟失。”

    “萬一有天堂界的神靈,在星外,接應他們,那麼他們也就無需使用空間蟲洞。”缺道。

    怒天大祭司冷哼,道:“這裡是冰王星,天堂界的神靈,還不敢出現在附近星空。”

    缺閉口,不再言語。

    怒天大祭司又道:“十大暗勢力在冰王星經營多年,掌控多座空間蟲洞,不誅殺他們,終究是禍患。本座,這就去聯合各大勢力的強者,將他們盡數剿滅。”

    最後,只剩缺、星落、般若,留了下來。

    星落一直在注視般若,道:“其實,我和你一樣,有相同的感覺。此事的確很蹊蹺,透着一股詭異的味道,總覺得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操控這一切。可是,他們的做法也沒有錯,的確應該立即去追奪走天樞針的修士,時間耽擱不得。”

    星落轉身欲走。

    “星落神子要去哪裡?”般若問道。

    星落嘴角一翹,道:“我已不是神子,所以我不會負神器丟失的責任。既然如此,我當然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星落打算去追血靈仙,趁他現在傷勢嚴重,一舉除掉。

    一旦血靈仙傷勢痊癒,他還真沒信心,將其戰勝。

    般若道:“我知道,在你眼中,神器或許並不重要。”

    “對啊,就算找回神器又如何?反正不歸我掌控。”星落聳肩道。

    般若道:“可是,你是命運神殿曾經的神子,你不在乎神殿的威嚴和聲譽嗎?神器遺失,對神殿的聲威,將是嚴重的打擊。”

    “況且,你也不想,被人玩弄於股掌之中吧?”

    星落眼神內斂,沉思了片刻,道:“說吧,神女殿下想要我做什麼?”

    這位新晉神女,修爲雖然低微,可是能夠修煉出真我之門,想來不會是庸才。正好看看,這位即將掌控命運神殿的小女子,到底有沒有那麼大的本事?

    般若道:“查一查神女十二坊。”

    “查神女十二坊?”星落露出一道異色,有些詫異。

    般若道:“極品本源神晶最初出現的地方是神女樓,極品本源神晶消失的地方也是神女樓。是神女十二坊的修士,聲稱張若塵奪走了極品本源神晶,所以,我們纔會帶着天樞針,來到冰王星。”

    “命運神殿爲了對付十大暗勢力和天庭潛藏在地獄界的修士,與神女十二坊有合作。神女十二坊很快就答應下來,固然是因爲,她們不敢違抗命運神殿。可是,她們如此積極的聯繫另外九大暗勢力,而另外九大暗勢力卻絲毫都不生疑。我總覺得,太不正常。”

    “除此之外,神女十二坊和天庭的關係,其實非常微妙。據我所知,經常會有天庭一方的修士,通過神女十二坊的門路,偷渡到地獄界。”

    “可以說,神女十二坊與命運神殿、十大暗勢力、天堂界都有聯繫,能夠知道我們三方的情報信息。如果真有佈局之人,神女十二坊的條件最爲優越,最有可能成功。”

    星落雖然不相信,區區神女十二坊敢和命運神殿爲敵,奪取神器天樞針。可是,般若說的也有幾分道理,仔細一想,神女十二坊倒是頗爲可疑。

    只不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盯着極品本源神晶、天樞針、十大暗勢力、開羅地師、張若塵、空間蟲洞,反倒是忽略了神女十二坊。

    她們一直隱藏在所有修士的注意力盲區。

    越是強大的修士,越是會忽略神女十二坊,認爲她們不敢,也沒有能力參與進這場角逐。

    星落離開後,般若盯向缺,自嘲的道:“堂堂神女,現在身邊卻連一個高手都沒有,十大暗勢力隨便一個頂尖百枷境大聖,都不是我可以對付。”

    “你想做什麼?我幫你!只要不遇到無上境大聖,我的劍,還是足夠鋒利。”缺道。

    從狩天戰場到冰王星,缺雖然很少說話,一直冷眼旁觀,可是看得出這位新晉神女的確是聰慧絕頂,哪怕是在最危急的時刻,也能保持平靜。

    在所有人都方寸大亂之時,也能理智的做出種種決定。

    如此一個女子,倒是讓他心中,生出一絲欣賞和佩服。

    像缺這麼心高氣傲的人,卻能認可般若,實屬不易。有他支持,般若要掌握命運神殿的大權,已是指日可待。

    般若道:“我們得先去找一張冰王星附近星空的星圖。”

    缺也是聰明人,瞬間明白,道:“你懷疑,冰王星的附近,還有別的空間蟲洞?”

    “未必沒有。”般若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