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煅凌風的頭顱重新凝聚,讓張若塵生出警覺。

    精神力修士的肉身雖弱,可是,達到六十九階的程度,可以誕生出種種玄妙,即便肉身盡毀,也不會死,生命力比無上境大聖還要強一些。

    “煅凌風雖然精神力嚴重消耗,可是依舊不是我可以抗衡,必須立即脫身離開。”

    張若塵顧不得暴露身份的風險,調動體內聖氣,催動烏金戰天柱的至尊銘紋,引動出至尊之力。頓時,烏金戰天柱猶如化爲一根通天神柱,四周空間變得昏沉,無數電光閃爍。

    恐怖絕倫的能量,爆發出來,瞬間將天牧射出的聖箭,盡數震飛出去。

    聖箭的箭體上聖光消散,出現大量裂紋。

    “大家小心,是至尊聖器。”天牧臉色驚變,大喝一聲。

    張若塵催動烏金戰天棍,以力拔山河的氣勢橫掃,將包括商月在內的七位大聖,打得如同稻草人一般飛出去。

    其中有兩位修爲較低的大聖,承受不住至尊聖器的衝擊,不朽聖軀爆碎,連骨頭都震碎成齏粉。

    除了商月之外,另外四位大聖也受傷嚴重。

    商月能夠扛住至尊聖器,乃是憑藉高深的修爲,加上身上的數件護身寶物。

    即便如此,至尊聖器的出現,依舊讓她驚駭。

    既然攜帶有至尊聖器,說明對方是有備而來,早已洞悉他們的計劃。

    否則,正常情況下,能夠持有至尊聖器的,只有命運神殿的大祭司、第一裁決、第一命皇這種既是修爲絕頂,又身居高位的人物。連十大暗勢力的巨擘魁首,都不一定能掌控一件至尊聖器。

    三大方位,越藺血帝和雲桓鐵血王都是萬死一生境的巔峯,唯獨只有商月的修爲在萬死一生境中期,張若塵自然選擇,從她這邊突圍。

    “再吃我一棍。”

    張若塵爆喝一聲,雙手抱着烏金戰天柱,攪動宇宙空間,隨後直劈下去。

    商月剛剛定住身形,便是感覺空間在塌陷和下沉,身體不受控制的向下墜落。擡頭看去,只見,宇宙中出現一片烏金色的天空,一根光柱,攜帶無窮戰意劈落下去。

    身體被至尊聖器鎖定,無法閃避。

    商月身上的聖袍長裙,在風勁的吹動下,宛若豔麗的花瓣展開。她身上燃燒起熊熊烈焰,花瓣化爲了火焰玫瑰,一座冥焰地獄一般的道域撐起。

    與此同時,一柄君王聖器級別的聖劍,從她體內飛出,發出驚耳的劍鳴聲。

    一劍如白虹,直衝而上。

    “轟隆隆!”

    烏金戰天柱碾壓而下,將她的道域一層層碾碎。

    與聖劍對碰。

    至尊之力震碎所有劍氣,聖劍的劍體上裂開一道紋路,緊接着爆碎,化爲無數劍片,倒飛回去。

    其中一些劍片,衝擊在商月身上,留下一個個血窟窿。

    她雖然是先天火靈,卻也修煉出血肉之身。

    “噗!”

    商月嘴裏吐出鮮血,身形向下墜落。

    劍片帶給她的傷勢倒是其次,真正創傷她的,乃是烏金戰天柱的至尊之力。至尊之力不僅傷了她的肉身,更傷了她的聖魂。

    張若塵一把扣住商月的香肩,使用聖鏈將她渾身纏住,扔了出去。

    商月本能的,想要捨棄肉身,化爲火靈,脫離聖鏈的束縛。可是,她剛動這一念頭,聖鎖上,便是浮現出一根根白色紋路,釋放出詭異的力量,衝擊她的聖魂。

    連肉身都無法捨棄,更別提掙斷聖鏈。

    “嘭!”

    商月墜落到地面,因爲渾身被束縛,難以保持平衡,在地上滾動了兩圈才停下。

    並不是地面,而是在烏金戰天柱上。

    只不過,此刻的烏金戰天柱,變得比一座山嶽還要巨大。猶如一艘船,在急速飛行。飛行速度之快,讓商月這個萬死一生境的大聖,都望塵莫及。

    雲桓鐵血王和越藺血帝等一衆大聖,被遠遠的甩在後方。

    張若塵站在烏金戰天柱上,神情依舊嚴肅緊張,沒有一絲放鬆。

    “轟隆。”

    上方的宇宙,爆響一聲。

    無形中,一縷縷死亡之氣顯化出來,如雲,似霧,又似雲霧所化的龍蛇,快速纏繞,散發出暗紅色、紫黑色的光芒。

    千里外。

    煅凌風眼神狠毒至極,將赤金玄武法杖舉過頭頂,咬牙切齒的大喊:“死亡風暴。”

    這是一招精神力聖術!

    死亡之氣雲團中,發出金戈鐵馬、龍吟虎嘯一般的聲音,緊接着,末日戰車,死靈騎士,骨龍,屍虎……,從雲團中衝出,向烏金戰天柱涌過去。

    商月倒在地上,看着這一幕大笑:“你逃不掉的,這是我師伯使用精神力發動的攻擊,足以隔着千里,將你擊殺。”

    “笑什麼笑?這一招能夠殺死我,也就能夠殺死你。你這位師伯,似乎一點都沒有將你的生死放在心上。”張若塵道。

    商月俏臉一冷,不再說話。

    張若塵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疊符籙,向天空撒出去。

    “嘭嘭。”

    一張張符籙爆開,或是化爲光幕,或是化爲盾牌,或是化爲古城,與死亡風暴中的戰車、騎士、龍虎碰撞在一起。

    這些護身符籙,有的是張若塵從別的修士身上奪取而來,有的是他和羅乷訂婚時各大勢力送來的賀禮。

    符籙的品級,雖然不算頂尖,可是勝在數量多。

    商月看着張若塵灑出一把又一把符籙,眼皮直跳,心中驚疑不定。這些符籙,每一張都價值連城,他怎麼能拿出這麼多?

    難道他是符道太上的傳人不成?

    站在玄武殼上的煅凌風氣得發狂,實在撐不下去了,口鼻鮮血直噴,仰頭栽倒,暈厥了過去。

    頓時,死亡風暴跟着消散。

    “本帝和雲桓鐵血王去追那人,你們照看好煅老。”

    越藺血帝和雲桓鐵血王,爆發出極致的速度,化爲兩道光束,追擊烏金戰天柱。

    最開始,兩大高手還使用聖器,發動遠程攻擊。

    可是等到他們的聖器,被對方使用未知的手段收取後,便不敢再輕易出手。

    當然,隨着時間推移,他們和烏金戰天柱的距離越來越遠,即便想要發動攻擊,也都有心無力,只求能夠一直跟上,不要追丟。

    三個時辰後。

    烏金戰天柱與他們拉開二十萬裏的距離。

    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道:“三個時辰的緊追不捨,他們二人的聖氣,應該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吧!短時間內,追不上我。”

    一直不停的催動至尊聖器,張若塵的聖氣消耗,其實比雲桓鐵血王和越藺血帝還要更多十倍。

    只不過,他一直在吸收神石,吞服聖藥,所以支撐得更久。

    雲桓鐵血王和越藺血帝都是萬死一生境巔峯的修爲,再不暴露身份的情況下,張若塵自認爲,還不是他們的對手。

    況且,奪取神器這麼大的事,張若塵不相信白卿兒會完全交給煅凌風。

    神器的誘惑力太大,萬一煅凌風私吞了怎麼辦?

    他猜測,要麼白卿兒已在趕來的路上,要麼另外派遣了強者前來。

    因此,既然神器到手,也就沒有必要纏鬥下去。

    張若塵吞服下一株十萬年古聖藥,感覺體內聖氣又恢復了不少,決定徹底擺脫越藺血帝和雲桓鐵血王,再停下來休息。

    他一把抓住纏着商月的鎖鏈,探手向虛空一抓。

    烏金戰天柱化爲一根棍子,落入他手中。

    下一瞬,他激發出流光功德鎧甲,爆發出萬倍音速飛了出去。

    每一秒鐘,都接近飛出萬里。

    wωω ▪тт kán ▪¢ 〇

    流光功德鎧甲對聖氣的消耗極大,大概飛行五百萬裏,張若塵難以持續下去,體內聖氣接近耗盡。

    停下來後,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即便以真理之眼,也都難以看到雲桓鐵血王和越藺血帝的蹤影。

    徹底脫身了!

    找來一塊山嶽大小的宇宙岩石,張若塵開鑿出一個洞穴,帶着商月躲了進去。

    宇宙中,最多的就是這些岩石,藏在岩石內部,至少可以避免被大聖的眼睛,隔着萬里看見。

    張若塵分出一道精神力身份,操控宇宙岩石,按每秒百里的速度,向南邊的奧雲小行星帶飛去。隨後,便是準備吸收神石,恢復體內嚴重消耗的聖氣。

    商月坐在不遠處,冷哼道:“原來所謂的尋木大師,就是張若塵。”

    “你居然認出了我?”張若塵有些詫異。

    他當然知道商月還不能確認,只是在試探他。可是無所謂,既然商月已經落入他的手中,也就不可能,還有逃走的機會。

    商月道:“像你這樣低的修爲,卻能擁有至尊聖器,還能將符籙像紙一般的撒,將十萬年聖藥當尋常之物一般的吞服。除了張若塵,天下哪裏還找得出來第二個?”

    “你是想說,我只是借用外力,實際上沒有什麼真本事?”張若塵那枯槁、乾癟、蒼老的身體,恢復年輕俊朗的模樣。

    商月心中一喜,依舊面不改色,道:“沒錯!你張若塵這個所謂的元會級天才,在我看來,不過只是憑至尊聖器和種種外物,堆出來的,沒什麼了不起。若是你放了我,赤手空拳與我一戰,你未必是我十招之敵。”

    張若塵走到她面前蹲下,細細的看着她,像是猶豫不決的樣子。

    商月忐忑不已,生怕張若塵不中計。

    張若塵道:“你是萬死一生境中期的修爲?”

    “沒錯,怎麼,怕了?元會級天才跨兩個境界擊敗對手,才配得上元會級三個字。”商月繼續激他。

    張若塵道:“你是先天火靈?”

    “我的本體,乃是離火之精,修煉了無盡歲月,後來得到師尊點化,傳我功法,終於修煉出肉身,擁有了屬於自己的生命。張若塵,你到底敢不敢戰?”商月道。

    張若塵道:“離火之精,不錯,正好助我修煉淨滅神火。”

    商月臉色鉅變,花容失色,驚恐的道:“你……你到底算什麼元會級天才?與我一戰的勇氣,居然都沒有。”

    “我爲何要向你證明我的修爲和實力?你不過只是我的俘虜,不,從現在開始,你只是我修煉淨滅神火的材料。”張若塵淡淡的道。

    商月身體輕輕顫抖,心緒難平。

    她一生修煉不易,從誕生靈智,到修煉出肉身,再到修煉到萬死一生境,每一步都艱難無比。如今,距離成神已經不遠,自然是萬分不願死去。

    張若塵嘴裏發出“嘖嘖”的聲音,嘆道:“我這一生,幾乎完美無瑕,沒有任何弱點。可惜,只有一處破綻,就是對美麗的女子下不了狠手。”

    聽到這話,商月彷彿溺水之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她自認爲,姿色不凡,不比那些所謂的仙子、聖女差。

    張若塵貪圖美色的性格,早已名聲在外,地獄界人人皆知,商月自然沒有生疑。

    張若塵道:“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得如實回答我。我喜歡聽話乖巧的女子,若是不夠聽話,哪怕長得再美,我也只能辣手摧花。另外,你師妹商夏也在我手中,問完你,我還會向她求證。如果你說了謊……我會很生氣,到時候做事,恐怕就沒有底線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