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日晷懸在虛空,如粗糙的石塊。

    可是,神石鑲嵌進去後,卻散發出青色光華,飛出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光點,似一片螢火蟲,將張若塵包圍。

    有水流一般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越來越湍急。

    “是時間流動的聲音。”

    雲桓鐵血王感受到越來越強的時間力量,終於接受對面那個老者就是張若塵的事實。

    但,張若塵聲稱要殺他,在他看來卻是一件可笑的事。

    雲桓鐵血王的心,反而輕鬆了不少,甚至有些意外之喜的感覺,道:“看來你的傷勢已經痊癒,能夠調動世界之力了!”

    張若塵若是沒有借用世界之力,怎能接住他一掌?

    張若塵沒有與他解釋,道:“你現在若逃,或許還能逃得掉。”

    雲桓鐵血王道:“你就算能夠調動世界之力,擁有數件至尊聖器,可是,想要殺我,卻還遠遠不夠。剛纔的話,我也送你,你現在若逃,或許還能逃得掉。”

    張若塵很清楚,雲桓鐵血王在發現他的那一刻,應該就將消息傳了出去。白卿兒座下的那些大聖強者,包括煅凌風,多半都在趕來的路上。

    必須速戰速決。

    雲桓鐵血王不逃,是一件好事。

    “嘭!”

    張若塵的手掌在日晷上一拍,日晷中的水流聲,變得更加響亮。時間印記光點,如洪荒大河,涌向雲桓鐵血王。

    雲桓鐵血王向後爆退,同時雙瞳中浮現出幽光,嘴裡唸唸有詞。

    “生死咒!”

    詛咒的力量,無聲無息落到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只感覺渾身一冷,血肉枯萎,體內生命之力快速消減。

    但,只持續了一瞬間,掛在他身上的萬咒天珠,便將所有攻擊他的詛咒之力吸收進去。張若塵提着烏金戰天柱,化爲一道流光衝出去,一腳向下踩出。

    左腿上,一億道火焰神紋盡數浮現出來,凝化出一片灼熱的火雲。火雲翻滾,如同蛟龍探爪,神海翻濤。

    雲桓鐵血王一矛刺出,以開天之勢,擊穿火雲,與張若塵的腳掌對碰在一起。

    骨矛是神骨煉成。

    張若塵的腿,亦是封印盡去的真神之腿。

    這一擊硬碰,形成驚天動地的能量波,兩片空間彷彿對撞在一起,四周的虛空中,響起密集的爆聲。

    張若塵倒飛出去。

    雲桓鐵血王亦向後倒退,張若塵這一腳的威力,能夠踩殺萬死一生境的當扈,自然沒那麼容易接住。

    即便,萬死一生境巔峰也不能擋。

    立定身形後,雲桓鐵血王發現自己的壽元,竟損失了兩百多年,身體略感虛弱,戰意垮掉了不少,無法達到鼎盛狀態。

    他定睛看去,才發現日晷一直懸浮在張若塵身後,只是隱藏在空間中,不易察覺。

    雲桓鐵血王怒道:“你竟如此陰險。”

    “生死搏殺,你居然跟我講陰險?大家都不是什麼聖人、君子,何必講究那麼多,有什麼手段,儘管用出來便是。”

    話音還未落下,雲桓鐵血王所處的那片空間,忽然破碎而開,出現無數裂痕,如碎掉的鏡子。

    猛然,空間向內坍塌。

    “以你現在的空間造詣,也想殺我?”

    雲桓鐵血王爆吼一聲,釋放出一萬四千億道聖道規則。

    聖道規則如同一片規則海洋席捲出去,無論是空間規則也好,時間印記也罷,亦或者天地之間別的規則,皆被雲桓鐵血王的聖道規則衝散。

    超過萬億道的聖道規則,化爲一座詭異血腥的冥土道域。

    在道域中,有破敗的冥城,遍地的屍骨,燃燒着的戰旗……

    張若塵只感覺,自己彷彿是被雲桓鐵血王強行拉扯到了他的世界中,腳下踩着冥土,空氣中飄着令人作嘔的血腥氣,眼前的地面有冥城和屍山,天空懸浮着聖艦。

    “這纔是你真正的實力嗎?”張若塵道。

    雲桓鐵血王站在聖艦上,俯看下方,道:“在神女城,與你交手之時,我自封了九成修爲,很多手段都施展不出。否則,你以爲自己百枷境,真能和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大聖抗衡?”

    能修煉到萬死一生境的大聖,絕大多數都活了上千年。

    千年修煉,多多少少都會去研究空間和時間,即便無法登堂入室,可是,修煉出一些簡單的抵禦手段卻不難。

    張若塵並非空間造詣不夠高,只是參悟出來的空間規則還不夠。

    張若塵當然清楚,論修爲,論聖術,自己差了雲桓鐵血王十萬八千里,絕對不能與他比拼聖道規則和聖術。

    肉身力量,纔是他的優勢。

    “你這道域,壓不住我。”

    張若塵將烏金戰天柱插到地上,雙手一合,頓時,身上散發出萬丈金芒。

    不動明王聖相呈現出來,頭頂九重天宇,越來越高,最後衝破冥土,在雲桓鐵血王的道域中,撐起一片屬於張若塵的天地。

    雲桓鐵血王心中震驚無比,自己修爲明明是張若塵的百倍以上,爲何此子卻屢屢能夠做到萬死一生境大聖都做不到的事?

    他修煉的功法是什麼,爲何聖相如此強橫?

    雲桓鐵血王長嘯一聲,將聖艦上的九品陣法“七十二重魔塔大陣”催動,剎那間,浩浩蕩蕩的魔氣,蔓延進冥土道域,吞噬不動明王聖相散發出來的金芒。

    張若塵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感知冥土道域中的重重變化。

    第一次與雲桓鐵血王這種級別的強者生死搏殺,必須小心更小心,不能有絲毫失誤。

    “轟!”

    頭頂上方,魔氣急速下沉。

    一股無形的強橫力量,壓到張若塵身上,即便穿着流光功德鎧甲,他都感覺到寸步難行。

    由陣法凝聚而成的魔塔,從天穹落下。

    魔塔一共七十二重,可是,張若塵的目力卻只能看到五十四重,更多的塔身,已在萬里之外。換句話說,此塔的塔身,超過萬里高。

    可以想象,這一擊若是落在崑崙界那樣的大世界中,方圓萬里將沉入地底,數萬裡內的生靈將灰飛煙滅,十萬裡之外都會受到影響。

    雲桓鐵血王似能看到張若塵被鎮殺在當場的模樣,身上血液沸騰,激動的道:“若不是你有那件了不得的時間寶物,我還真捨不得動用七十二重魔塔大陣。也好,也好,殺了你,你身上的寶物將盡歸我所有。”

    雲桓鐵血王本是一個極其理智之人,性格沉穩,可是,想到張若塵身上的種種寶物,哪裡還能保持沉穩?

    魔塔已鎮壓到千里高的不動明王聖相頭頂,碾碎了九重天穹,繼續向下壓來,將聖相不斷磨滅。

    “想殺我,哪有那麼容易?”

    張若塵的身上,神光閃爍了一下,有氣勁在四周環繞。

    很快,閃爍第二下,神光變得更加明亮。

    第三下。

    第四下。

    ……

    漸漸的,張若塵如同真神化身,皮膚中神光灼熾,呼吸吐納之間神氣化雲。

    左腿中,一億道火焰神紋流動,像一條條幼小的火龍遊走。

    一腳踩下。

    “轟!”

    冥土道域震顫,裂開地縫。

    裂縫處,聖道規則斷裂。

    雲桓鐵血王臉色一變,暗道:“張若塵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強大,難道還能攻破我的道域不成?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轟!”

    第二腳踩下,冥土道域大面積碎裂,如一片片大陸板塊飄浮在宇宙虛空。

    緊接着,是第三腳,第四腳……

    雲桓鐵血王想到了什麼,道:“我明白了!你已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半神肉身徹底掙脫了束縛,肉身力量已達到匹敵無上境大聖無上法體的地步。”

    直到此刻,雲桓鐵血王才明白,張若塵的時間力量、空間力量,甚至至尊聖器,都算不得什麼,跨境界對付千問境,甚至萬死一生境初期、中期的大聖,或許還行。

    但是,在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大聖面前,這些都是花架式,威脅不大。

    而這些手段,都是張若塵故意暴露出來迷惑他。

    張若塵真正敢與他搏殺的底牌,乃是半神肉身。

    最近這幾日趕路,張若塵停下來後,都會開啓日晷修煉,相當於修煉了數年,的確已經將體內所有細小的枷鎖掙斷,達到了百枷境大圓滿。

    “現在才明白,已經遲了!”

    張若塵踩出第十一腳,肉身爆發出來的神力,徹底踩碎雲桓鐵血王的冥土道域。

    失去道域的壓制,張若塵略微鬆了一口氣,終於可以施展空間手段。他擡頭看了一眼,七十二重魔塔已是近在頭頂,嘴裡大喝一聲:“破!”

    方圓數十里的空間,瞬間破碎,化爲一片虛實相交的混沌地帶。

    張若塵的身體,沉入進混沌中,墜入虛無空間。

    雲桓鐵血王大吼:“逃進虛無空間就沒事了嗎?依舊得死。”

    雲桓鐵血王已在張若塵身上感知到威脅,迫切想要致他於死地,飛出聖艦,落到七十二重魔塔的頂端。他深吸一口氣,冥土道域散去,上萬億道聖道規則附加到魔塔之上。

    魔塔的體積縮小,撞破空間,追着張若塵,鎮壓進虛無空間。

    “轟隆隆。”

    魔塔被虛無的力量,不斷吞噬,化爲虛無的一部分。

    雲桓鐵血王將聖道規則全部都收回體內,雙瞳浮現出聖光,在虛空中,尋找張若塵的蹤跡。

    他不確定,魔塔有沒有鎮殺張若塵。

    但,即便張若塵死了,身上的寶物,卻不能丟失在虛空空間中。

    畢竟是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強者,雲桓鐵血王可以在虛空中,短暫的停留,更能憑自己的力量破開虛無,回到真實世界。

    查看了一圈,雲桓鐵血王也沒有找到張若塵和任何一件寶物,頓時意識到不妙,急欲打破虛空,退離出去。

    張若塵豁然顯露出身形,渾身神光灼灼,宛若戰神一般揮出烏金戰天柱。

    “嘭!”

    烏金戰天柱爆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巨大力量,劈在雲桓鐵血王的腹部,將他打得口噴鮮血,身體如同鐵球一般飛出去。

    “嗯?”

    張若塵詫異,這一棍,居然沒能將雲桓鐵血王的身體打斷成兩截?

    “他身上那具鎧甲,防禦力倒是強大,能扛住半神肉身的力量。”

    張若塵這一棍,是純力量的一擊。

    至尊聖器的威力,可以忽略不計,頂多算是一根堅不可摧的鐵棍。

    因爲,至尊聖器需要聖氣催動,就憑張若塵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爲,以聖氣的品質和數量,至尊聖器爆發出來的威力,還遠遠不如半神肉身強大。

    除非張若塵突破到千問境,催動至尊聖器,對付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大聖,自然是輕而易舉。

    現在,還是得靠半神肉身。

    雲桓鐵血王身上的鎧甲,名叫“鐵血冥鎧”,是加入鐵血冥騎的大聖,纔有資格獲取一件,防禦力非同小可。

    當初在功德戰場上,雲桓鐵血王就是憑藉鐵血冥鎧,才從天庭一位無上境大聖手中保住性命。

    未等雲桓鐵血王緩過一口氣,張若塵第二棍已是劈下,擊在他的頭顱。

    “嘭!”

    烏金戰天柱和鐵血冥鎧碰撞,火花飛濺,聲音如神鍾一般震響。

    冥鎧的防禦力再強,鎧甲中的雲桓鐵血王依舊難以承受,被這一棍,劈得昏頭轉向,幾乎失去意識。

    張若塵也不着急,手提烏金戰天柱飛了過去,道:“其實,以我現在的修爲和精神力強度,對半神之體的運用還很低,根本殺不了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大聖。可惜,你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不該追進虛無空間。”

    “雖說,虛無剋制空間,但是除了虛無修士,空間修士在虛無空間中反而優勢巨大。你時時刻刻被虛無侵蝕,就連感知都嚴重消減,怎麼是我的對手?”

    張若塵一棍擊穿虛無空間,提着奄奄一息的雲桓鐵血王,飛回到宇宙空間中。

    “敗給……你,我不甘心,我……我還有很多底牌手段沒有使用出來……咳咳……”雲桓鐵血王虛弱的道。

    “沒機會了!雲桓鐵血王,接受光明的審判吧!”

    張若塵手指一引,“唰唰”的聲音響起,十二柄審判之劍化爲一條劍路飛出,在半空凝聚成一柄,達到至尊聖器的級別,散發出璀璨至極的光亮。

    劍體上散發出來的光明力量,將宇宙虛空中的冥氣和魔氣,盡數淨化。

    “轟隆。”

    審判之劍斬下,終是破開鐵血冥鎧,將雲桓鐵血王一劍兩斷。

    光明的力量,似乎專門剋制冥族,使得雲桓鐵血王的身體燃燒起來,化爲一粒粒潔白的光點,神聖至極。

    張若塵沒有收取雲桓鐵血王身上任何器物,將自己殘留在這片虛空中的氣息清理了一遍,只留下光明的力量,才遁身急速飛走。

    不多時,煅凌風趕至此處,抄起雲桓鐵血王被淨化得幾乎沒有了血肉的身軀,飛落到黑色聖艦上,老臉變得扭曲至極,“光明屬性至尊聖器的力量,天堂界,果然是天堂界!這羣狗孃養的,欺人太甚,什麼都搶,做得太過分了!從今日起,我煅凌風與天堂界不死不休。”

    煅凌風已得知,開羅地師等人搶走張若塵屍身的消息,正是氣怒交加之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