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石皇身穿從張若塵那裏得來的流光功德鎧甲,爆發出五千倍音速,八百多里的距離,頃刻間穿過,手中玄黃聖槍刺出,擊向菲爾天丁的背心。

    菲爾天丁反手一槊劈出,與玄黃聖槍對碰在一起。

    「嘭!」

    大片火花,從槊槍之間涌散開來。

    能量漣漪,向四方擴散。

    石皇的本體,是神靈都打不碎的玄黃石,之所以能夠誕生出靈智,乃是因為,融合了六位隕落的神靈的精神意志,在龍神殿遺跡中孕育了接近一個元會的時間。

    可以說,他比之婪嬰那種宇宙神胎,也弱不了多少。

    石皇的身上,六道神紋印記浮現出來,釋放出六道截然不同的神力,化為六條數十里長的神河,向菲爾天丁涌撞過去。

    「你是誰,為何身上會有六尊神靈的力量匯聚,不對,六尊神靈的精神似乎也加持在你身上。」

    菲爾天丁的臉色巨變,感到難以理解,在冰王星怎麼會遇到來歷如此可怕的大聖?

    一人匯聚六尊神靈之力,這背景得多大?

    「收!」

    菲爾天丁將道域快速收聚,本是覆蓋千里,現在,縮小了千倍。

    覆蓋的範圍縮小,道域的力量,卻更加強大。

    所有聖道規則,全部凝聚成羅剎形態的聖軍,如千軍萬馬組成的戰陣,與六條神河對碰在一起。菲爾天丁承受不住神河的神力,腳步后移,不停倒退。

    「若非本皇還沒有將六尊神靈的精神意志完全融合,剛才一槍,就能將你擊穿。」石皇雙目瞪大如火球,體內力量全力爆發。

    「嘩——」

    一道劍光,如光柱一般,從天而降。

    菲爾天丁感受到上空傳來的死亡威脅,雙腿彎曲,身體重心下移,向上刺出金玉雲翅槊。

    槊鋒光芒大盛,與劍皇以自己身體化形成的聖劍對撞。

    「轟隆隆。」

    以菲爾天丁、劍皇、石皇為中心,一道紊亂的能量風暴逸散出去,將地底的泥石卷了起來,不知要波及多麼廣闊的地域。

    張若塵當然不希望這裏的戰鬥波動被外界知曉,於是,手中的木杖,向地面一擊。

    木杖中的黑暗邪氣逸散出來,將方圓千里籠罩,化為極暗世界。

    此刻的他,像極了一位邪惡的暗黑**師。

    劍皇乃是中古一位強大的劍神殘留下的劍意,匯聚各種元氣,在龍神殿遺跡中凝出的身軀。

    劍意可以直接斬修士的聖魂。

    菲爾天丁遭到劍皇和石皇的聯手鎮壓,渾身動彈不得,就是這時,瑜皇托著七星鬼蓮,引來陣法的力量,化為一道鬼氣光柱,重重的擊在他身上。

    「噗嗤。」

    菲爾天丁發冠爆碎,聖袍破爛,仰天吐出一口鮮血。

    劍皇所化的聖劍,擊碎金玉雲翅槊,槊桿化為碎鐵,一塊塊崩飛出去。

    劍鋒順勢刺入菲爾天丁的胸口,聖血如泉水般湧出。

    這一劍,不僅傷到菲爾天丁的不朽聖軀,更重創他的聖魂,令得他眼中的精芒散去了不少。

    「嘩!」

    聖劍飛出,化為劍皇的身體,落到一旁。

    石皇手中的玄黃聖槍隨之落下,刺入菲爾天丁的心口,擊穿他的心臟,將他釘在地上。

    瑜皇迅速趕過去,引來陣法的力量,將菲爾天丁的身體一層層包裹,以防他自爆聖源,魚死網破。

    「不用這麼麻煩,他不敢自爆聖源的。」

    張若塵走了過來,又道:「一位千問境巔峰的大聖,本應該精神意志強大,卻經受不住對噩夢的恐懼,對美夢的貪戀,早已變得懦弱、卑微、貪生怕死。他是一個聖魂都被腐蝕了的失敗者!」

    菲爾天丁又怒又驚,大吼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對方居然知道噩夢和美夢,這讓他感到驚恐。

    瑜皇輕哼道:「你剛才沒有感應到那股強大的空間波動嗎?」

    「空間波動……你是張若塵?」

    菲爾天丁瞪大雙目,臉色變得蒼白無比。

    張若塵變化成自己本來面目,蹲下身,低聲道:「告訴我,白卿兒是不是來了冰王星?」

    「哼!你真以為我的精神意志不堪一擊嗎?你休想從我這裏問到任何東西。」

    菲爾天丁表情近乎瘋狂,嘴裏大笑,運轉體內的邪剎之氣,湧向聖源。

    張若塵一指擊在他的眉心,擊碎他想要自爆聖源的念頭,道:「在我的面前,竟然還想自爆聖源。」

    瑜皇道:「直接奪取他的記憶吧!」

    張若塵輕輕搖頭,道:「菲爾家族是能夠和血絕家族抗衡的古族,做為族中的千問境大聖,必定有神力守護他的記憶。雖然這裏是冰王星,神靈很難直接降臨過來,可是,在我的力量,與神力接觸的時候,菲爾家族的神靈必定可以識破我的身份。」

    「那怎麼辦?」瑜皇道。

    張若塵道:「放心吧!一個早已被擊潰精神意志的大聖,怎麼可能守得住秘密?」

    張若塵將菲爾天丁扔進乾坤界,讓周禛和申屠雲空拷問他。

    張若塵讓瑜皇去清理戰場上的痕迹,隨即陷入思考。

    菲爾天丁寧願自爆聖源,也要守住秘密,的確出乎張若塵的預料。不過,也從側面說明白卿兒的厲害,菲爾天丁肯定是知道,背叛白卿兒的下場,比死更可怕,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一來冰王星就擒拿瑜皇,顯然是為了對付我。白卿兒不可能不知道,與我為敵的後果,卻依舊選擇出手。那麼,只有一種可能,她已經猜到七手老人在我這裏。她的目的,是極品本源神晶。」

    張若塵更加深切的明白,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曉他來到冰王星的秘密,更加不能讓猊宣氏和白卿兒知道,他來到冰王星,是為了尋找木靈希。

    對菲爾天丁的審問,很快有了結果。

    不過,出手的並不是周禛和申屠雲空,而是七手老人。

    「白卿兒來了冰王星,而且她似乎也猜到,你派遣夏瑜丫頭來到冰王星是另有所圖。此女精明得厲害,無論精神力還是聖道修為都達到巔絕的地步,接下來,你必須處處小心。」七手老人的聲音,傳入張若塵的耳中。

    那個老傢伙,當然不是關心張若塵的安危。

    而是因為,他現在遭到命運神殿的通緝,又被白卿兒追殺,不得不躲在乾坤界裏面。若是張若塵落入了白卿兒的手中,他也得完蛋。

    七手老人又傳音:「白卿兒很有可能已經猜到,你會來冰王星,所以才會帶着一眾高手,親自來到這裏。」

    「你對白卿兒,似乎評價很高?」張若塵問道。

    七手老人輕哼一聲:「老夫縱橫各大賭局,從未輸過,卻偏偏栽在了她的手中,豈能是巧合?」

    「再說,老夫的精神力強度,達到了六十九階,只差一點點,就能精神力成神。可是,使用精神力攻擊對付她,卻奈何不了她。你想,她的精神力,得強到了什麼地步?」

    「菲爾天丁、蒼白子這些人,個個都是大聖中的狠角色,卻全部淪為她的下屬。你不覺得,細思極恐嗎?」

    「你來冰王星,可謂處處小心,卻還是被她洞察。若不是你運氣好,恰恰和她乘坐在同一艘血靈船上,恐怕此刻,夏瑜已經落入她的手中。那樣的後果,你承受得起嗎?小子,面對白卿兒這個妖女,你最好不要掉以輕心,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七手老人話音剛落,張若塵意識到了什麼,連忙向瑜皇、劍皇、石皇傳音,道:「走,立即離開這裏。」

    張若塵等人剛走不久,一道黑色流光,從雲層中飛落下來,在地面上,凝聚出一位身形高瘦的黑紗修士。

    她身上的黑紗散去,露出一張清冷完美的容顏,肌膚如玉仙玉一般瑩白,一雙毫無波瀾的眼眸,既想少女一般美麗,又如神靈之眼一般深邃。

    那是一雙本源神目。

    一寸又一寸的尋覓地上的痕迹。

    「唰唰。」

    破風聲不斷響起。

    雲桓鐵血王、還虛血帝、機封聖城城主等人,相繼飛了過來,降臨到這片破碎的大地上。

    「有菲爾天丁的氣息殘留,他去了哪裏?」雲桓鐵血王道。

    還虛血帝立即釋放出精神力,向更遠的地域探查。

    白卿兒道:「不用找了,菲爾天丁已落入敵人的手中。」

    「敵人?夏瑜嗎?夏瑜才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為,怎麼可能是菲爾天丁的對手?」還虛血帝道。

    白卿兒道:「這裏的痕迹被清理過,顯然是敵人故意想要掩蓋什麼。可惜,越是掩蓋,卻越是說明我的猜測是正確的。」

    「姑娘的意思是說,張若塵真的來了冰王星?」機封聖城的城主微微吃驚。

    白卿兒道:「能夠幫助夏瑜對付菲爾天丁,又不想讓人知道自己來了冰王星的修士,除了張若塵,還能有誰?血青盛嗎?血青盛還沒有興趣,一直守在夏瑜這樣的小輩身邊。」

    「夏瑜既然逃走,再想找到她,將難如登天。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還虛血帝問道。

    白卿兒道:「越藺血帝,你去猊宣氏那邊,將張若塵來到冰王星的秘密告訴她。」

    「可是,我們現在還不能確定,對菲爾天丁出手的修士就是張若塵。」機封聖城城主有些為難的道。

    白卿兒道:「這樣不是更好?正好可以利用猊宣氏在血絕家族內部的力量,幫我們查清楚,張若塵是不是還在家族中閉關修鍊。」

    「好吧,屬下明白了!」

    機封聖城城主越藺血帝遁去后,白卿兒從地上,捧起一抔帶血的泥土,閉上雙目,將強大的精神力釋放了出來。

    泥土中的血液,屬於菲爾天丁。

    片刻后,白卿兒睜開雙眼,道:「探查不到結果,那麼,菲爾天丁已經死了!雲桓鐵血王,派人將這帶血的泥土,送回菲爾家族,告訴他們,猊宣氏在冰王星殺了菲爾天丁。」

    雲桓鐵血王取出一隻盒子,裝下白卿兒手中的泥土,好奇的問道:「為何不直接告訴菲爾家族,是張若塵殺了菲爾天丁,來一招借刀殺人?」

    白卿兒道:「在沒有絕對證據的情況下,菲爾家族敢殺張若塵嗎?別忘了天羅神國那位大帝的影響力,菲爾家族做為天羅神國中的一個古族,不可能不忌憚。」

    她又道:「我們的確要對付張若塵,可是,殺張若塵的,可以是裁決司,也可以是猊宣氏,但絕對不能是我們。」

    雲桓鐵血王露出恍然的神色,道:「姑娘的意思是,給張若塵和猊宣氏加一把火,讓他們鬥起來。將來張若塵死在了冰王星,大家當然會認為是猊宣氏殺的,不會懷疑到我們身上。而這一抔帶血的泥土,就得由血絕家族的修士去送。得讓猊宣氏知道,張若塵故意想要嫁禍她。張若塵先出手了,她豈能坐以待斃?」

    說出這話的時候,雲桓鐵血王已變成張若塵的模樣。

    一縷縷黑紗,重新匯聚到過去,遮蔽白卿兒那窈窕曼妙的嬌//軀。她以清美溫柔的聲音,道:「你去辦吧!其餘修士,隨我去冰王星的神女樓。要找到張若塵,或許還有一處突破口。」

    白卿兒將張若塵定為目標后,查閱過關於張若塵的詳細資料。

    其中有一點,引起了她的注意。

    在崑崙界的時候,張若塵身邊有一隻厲害的貓頭鷹聖獸,自稱屠天殺地之皇。

    恰恰冰王星,也出現了這麼一隻貓頭鷹聖獸,也叫屠天殺死之皇,她早已派遣神女樓的修士在查。

    ……

    菲爾天丁的確是死了,聖源被魔音吸收,大聖血液被瑜皇煉化之後,猶如葡萄酒一般,盛放在杯中品嘗。

    而他的聖魂,則是用來餵食給張若塵抬七星帝宮的十八尊六劫鬼王。

    地獄界就是這麼殘忍和血腥的地方。

    瑜皇杯中的大聖血液,煉入了十七種血葯,絲毫都不血腥,反而散發出陣陣芳香,對不死血族有致命的誘惑力。

    她道:「你要我查的那個人族女子,有一些眉目了!有修士,在無間閣旗下的一座聖山中,看到過她的蹤跡。」

    「無間閣!」

    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問道:「有多少修士知道,你在查她?」

    「放心吧,凡是派遣出去的修士,我都會分出一道精神力念頭,依附在他身上,消息不會走漏的。」瑜皇道。

    張若塵問道:「那座聖山,在什麼地方?」

    「西一界域,梧桐聖山。提醒你一句,無間閣在冰王星的勢力,比血絕家族更加龐大,你最好不要輕易去闖梧桐聖山,必須三思而後行。」瑜皇肅然的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冰王星的事,你做得很好。現在,你可以回去了!」

    瑜皇俏臉上的神色一僵。

    張若塵又道:「最近,我惹到了一位厲害人物,對方手段陰狠,無所不用其極。你和我走得太近,肯定會被針對。我建議,你可以去不死神殿閉關修鍊一段時間,既是避禍,也可儘快突破到千問境。」

    「飛鳥盡,良弓藏。」

    瑜皇手中的杯子,扔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想趕我走,直說便是,何必找那麼多理由。張若塵,你真以為本皇願意為你辦事?你知道,背後有多少關於本皇的流言蜚語?我不要臉面,我夏族那些子民不要臉面嗎?算了,我去不死神殿,反正留在這裏,只會礙事,還會讓你那位崑崙界的小情人誤會。」

    瑜皇頭也不回,展開十隻銀翼,氣沖沖的騰飛而去。

    「女人啊,就是容易多想。」

    張若塵搖了搖頭,目光盯向魔音,道:「你去一趟百族王城,若是紀梵心到了,儘快將消息傳給我。」

    魔音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勾勒出妖嬈的曲線,胸//臀//飽滿得驚人,柳腰纖細,調笑道:「夏瑜說的沒錯,我們太美麗了,留在你身邊,會引起誤會。主人,奴家不給你添麻煩,呵呵。」

    魔音離開后,張若塵獨自一人上路,向梧桐聖山趕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