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艘八百里長的亡靈鬼船,從黑暗無邊的宇宙中航行而過,散發出如江似海的濃烈陰煞之氣,震得一塊塊宇宙岩石顫動,向奧雲小行星帶飛行而去。

    等到亡靈鬼船行遠,張若塵從隱藏中走了出來,自言自語道:“鬼船盟的盟主,怎麼也追上來了?神器的誘惑力,竟如此之大。”

    擊殺雲桓鐵血王后,張若塵沒有急於趕路,而是收斂氣息隱藏。

    不到半天時間,加上鬼船盟盟主,張若塵已看到四波修士,向奧雲小行星帶趕去。

    很顯然,奧雲小行星帶有空間蟲洞的事,已不是秘密。各方勢力的當家人,估計都猜到,天堂界修士奪取了天樞針後,將從那裡脫身。

    流光功德鎧甲的速度的確很快,但,這些萬死一生境、無上境的大聖,卻一個比一個變態。其中一些,只憑自身修爲,就能爆發出萬倍音速。

    關鍵是,這些無上境大聖,還能源源不斷借來天地之力,可以持續不斷飛行。

    張若塵自然也就被追上。

    “奧雲小行星帶已成風雲匯聚之地,不能再去了!”

    張若塵沉思片刻,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道:“既然強者都往奧雲小行星帶而去,冰王星豈不是變得安全了許多。”

    想到此處,張若塵不再遲疑,隱藏身形,繞路返回冰王星。

    返回之路,不用太趕,多花一些時間無所謂,關鍵是不能讓別的修士發現。

    冰王星在西邊,張若塵卻偏偏向南繞行。

    他與冰王星有數億裡的距離,可以看到圓盤大小的星體輪廓,因此,無論怎麼繞行,都不會迷失在宇宙中。

    經過數日趕路,張若塵來到冰王星以南的一億多裡之外,一路都沒有遇到修士圍追堵截,心中自然是略微有些得意。

    證明他的選擇,是對的。

    一路上,張若塵都在總結和雲桓鐵血王的一戰,在腦海中不斷推演,思考更好的解決方式,和自己犯下的錯誤。

    “連雲桓鐵血王都能懷疑到我身上,遇到別的修士,我該怎麼做,才能完全變成另一個修士,徹底不被懷疑?”

    “儘量不要暴露身上的戰器,還有時間和空間的力量,最好將不死血族和人族的特徵都隱藏起來。”

    至於“男人”這個特製,張若塵不想隱藏。

    他既不想變成一隻蠻獸,也不想變成一個女人。

    施展出三十六變,張若塵身上的骨骼肌肉、容貌氣息,快速發生變化。

    很快,變成一位身軀高大、面容醜陋的羅剎族大聖,背上長着骨翼,身上的戰甲,也換成從羅剎族修士那裡奪取來的君王聖器鎧甲。

    “醜是醜了一點,等離開冰王星後,再恢復過來吧!”

    張若塵摸了摸自己拳頭大小的鼻子,渾身邪剎之氣涌動,展開骨翼,御空飛了出去。

    路上,他遇到一顆死寂的灰白色行星,在宇宙中運行。

    看體積大小,應該是一顆二級行星。

    “咦!有大聖級別的能量波動。”

    張若塵有些意外,整個冰王星的大聖強者,都在爲了極品本源神級和天樞針鬥得天翻地覆,怎麼會有大聖,出現在此處?

    他調動聖氣和真理規則,運至雙目,隔着萬里望去。

    只見,行星不知被什麼利器,劈出一道數百里長的裂痕。數道人影,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星體上飛行。

    “氣息有些熟悉。”

    張若塵頗爲猶豫,思考要不要去查探情況。

    極品本源神晶和天樞針都在他身上,他很不想管閒事和招惹麻煩,可是,心中卻好奇不已。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張若塵收斂氣息,準備悄悄離開。

    但,他剛纔的窺視,卻被星體上的一位修士察覺。一縷縷白光,在他身體四周憑空出現,凝成一隻長達數十里的光手,向他拍擊而來。

    對方隔着萬里,發動攻擊。

    “光明的力量,天堂界的大聖?”張若塵眼神一沉,殺意頓生。

    他和地獄界,以前是陣營不同,現在是理念不合。可是,與天堂界,卻是真正的仇深似海,相見必定是要殺紅眼。

    張若塵取出一柄君王聖器級別的戰錘,揮劈出去,擊碎光手,化爲一道邪剎流光,降落到灰白色的星球上。

    這顆星球,星體完全是一種晶瑩剔透的材質構成,像靈晶,極其堅硬,勝過凡鐵數倍。

    這裡,曾經是一顆礦星,留下了很多礦洞。

    張若塵手持戰錘,收斂氣息,向戰鬥波動傳來的方向趕去,不多時,在一座坍塌了的晶體大山中,發現一具血淋淋的屍骸。

    大聖的血液,將山體染紅,呈詭豔之色。

    光明的力量將屍體籠罩,在淨化殘魂。

    屍體幾乎被打得粉碎,只剩半個身軀還算完好,勉強可以看清容貌。

    “地魔族,玄武極。”

    張若塵認出死者的身份。

    他在命運神域的神女樓,見過此人,當時,與另外三位地魔族的大聖,跟隨在閻皇圖的身邊,是一位千問境巔峰的大聖。

    “能讓一位千問境巔峰的大聖逃都逃不掉,被殺死在此處,至少也是萬死一生境後期或巔峰的大聖,才能做到。”

    張若塵擡頭,望向遠處如緋紅晚霞一般升起的聖光,眼神變得凝重,謀生出退意,覺得自己剛纔太沖動了一些,不該踏上這顆星球。

    有極品本源神晶和天樞針在身,應該壓制自己的好奇心和仇恨纔對。

    他能殺死雲桓鐵血王,乃是因爲雲桓鐵血王根本沒有想過要逃,而且被他誘進了虛無空間。

    若雲桓鐵血王一心想逃,無上境大聖想殺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算了,來都來了!”

    張若塵很快恢復坦然,繼續追上去。

    追上去時,戰鬥又變了方位,地面上只剩兩具屍體。

    是暗魔族的玄武天和玄武影。

    玄武天是千問境中期的修爲,肉身被打碎成了骨骼,聖魂早已消散,只剩特有的氣息,還能判斷出他的身份。

    玄武影只剩一具無頭屍,站在岩漿滾滾的戰場上,頭顱不知所蹤。

    遠處,傳來地魔族長老坤雲皇的長嘯聲。

    天地聖氣化爲一道道溪流,急速涌過過去,整顆礦石星球上的力量,彷彿都被抽走。

    “不好,他要自爆聖源。”

    張若塵立即取出紫金葫蘆,遁飛進入,隨後操控葫蘆,向地心深處鑽去。

    坤雲皇的修爲,達到萬死一生境初期,一旦自爆聖源,在一定距離內,那股毀滅力,足以威脅無上境大聖的性命。

    能夠逼得坤雲皇自爆聖源,那位天堂界修士,恐怕不止是萬死一生境巔峰的修爲那麼簡單。

    預想中,足以毀滅星辰的力量,沒有爆發出來。

    半晌後。

    張若塵飛出地面,重新落到星球表面,心中疑惑不已,道:“怎麼回事?暗道坤雲皇自爆聖源失敗?”

    他釋放出精神力,覆蓋整顆星球,小心謹慎的探查了一遍。隨後,飛行了大約千里,降落到坐在血泊中的坤雲皇身旁。

    還活着,但,生機已流失殆盡,只剩最後一口氣。

    坤雲皇看到飛落到地面的這位羅剎族大聖,灰暗的眼中,浮現出一道亮光,帶着祈求之色,道:“老夫乃是夜魔族長老坤雲皇,遭遇天堂界的強敵,求閣下出手救一救閻羅族的兩位小主人。”

    根據附近殘留的氣息,張若塵心中已有判斷,淡淡的道:“兩位小主人,誰?閻皇圖和閻折仙?”

    坤雲皇激動的道:“閣下竟認識兩位小主人?”

    “當然認識,兩位都是天生貴胄,身世背景在整個地獄界少有人能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敵人是誰?”張若塵道。

    坤雲皇面容悲苦,似用盡了全身力量,才張開嘴巴說道:“敵人非常強大,我施展了古術,假裝自爆聖源,才驚退他,爲兩位小主人爭取到脫身的機會。但,我傷得太重,加上施展古術,生命之氣已流失殆盡……無法再保護他們了……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們……閻羅族,閻羅族必有厚報……”

    說完,他的頭顱垂了下去,生機絕滅。

    蒼老的身體,依舊坐在破敗的大地上。

    剛纔,張若塵當然可以救他,但,付出的代價太大,關係還沒有到那一步,不值得付出那麼多。

    “閻羅族強者如雲,開什麼玩笑,讓我去救閻皇圖和閻折仙?”

    張若塵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斤兩,並不覺得自己是救世主,不是任何人都值得拼命去救。一旦自己身份暴露,將會遭受生死之險。

    輕輕搖了搖頭,張若塵判斷出閻皇圖、閻折仙逃走的方向後,展開一對骨翼,向完全相反的方向飛走。

    飛了大概萬里,張若塵停了下來,眉眼都要擰在了一起,暗罵一聲:“在功德戰場上我就知道,不該惹下因果,應該果斷的殺了她肚子中的那個孩子。該死!”

    張若塵轉過身,向閻皇圖和閻折仙逃走的方向追去。

    雖然殺死地魔族四大高手的那位天堂界大聖,很有可能是一位無上境大聖,可是,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只要想脫身,神境之下能夠留下他的修士不多。

    正是如此,張若塵纔敢冒險追去。

    ……

    解釋一下:

    小魚看了qq閱讀的本章說,有讀者質疑,雲桓鐵血王能夠破開虛無空間的問題。

    其實,無上境大聖,在命運神域之所以難撕裂開虛無空間,是因爲那裡的空間結構穩固。空間結構越穩固,進入虛無空間越難。

    而且,能夠進入虛無空間,也不代表能夠從虛無空間返回真實世界。

    ……

    凌晨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