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頗為疲憊的樣子,道:「在神女樓,我的確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事。不知你對白卿兒這個女人了解多少?」

    聽到「白卿兒」的名字,姑射靜從容而又冰冷的臉上,浮現一抹凝重,道:「她被稱為,神女十二坊最神秘的女子,有傳言,她的父親,很有可能是荒天大神。至於她的具體年齡、修為境界、聖術秘法、手段能力,很少顯露,所以外界對她的了解少之又少。」

    張若塵道:「你們爭奪極品本源神晶那晚,白卿兒就在神女樓。而且,施展了非常高明的手段,狠狠的坑了賭神七手老人一局。」

    「七彩珊瑚樹的賭局?」姑射靜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

    姑射靜面露輕笑,道:「令七手老人輸掉數十萬枚神石的修士,叫做屠天殺地之皇,此事早已傳遍地獄界。那人,難道不是你?」

    趴在地上的刺蝟,抬起頭,惡狠狠的瞪向張若塵。

    張若塵知道姑射靜肯定查過他,因此承認下來,道:「沒錯,屠天殺地之皇就是我。可是,我並不是設局者,只是看不慣自己心愛的女子吃虧,才會插手進去。」

    姑射靜眼中露出譏諷之色,道:「心愛的女子?閻折仙?」

    「正是。」張若塵道。

    「若塵公子還真是一個多情之人。」

    這句話的諷刺意味更濃!

    張若塵顯得無所謂的樣子,繼續道:「賭局中,那位神秘的黑紗修士,就是白卿兒。除此之外,蒼白子、雲桓鐵血王、還虛血帝、菲爾天丁,皆是她的人。」

    姑射靜道:「你說的這四位,無一不是威震一方的頂尖大聖,背靠長生殿、菲爾家族這些一等一的大勢力。他們怎麼會聽命於神女十二坊的一個女子?」

    張若塵道:「白卿兒比你想像中還要厲害,我只知,她是用過夢境的力量,控制住了這些頂尖大聖。如果姑射姑娘不信,盡可去查,一定可以查出端倪。」

    「好吧!就算白卿兒有逆天的手段,可是她為什麼要設局對付七手老人呢?」姑射靜問道。

    張若塵當然不可能什麼都告訴姑射靜,以她的聰明,說多了,反而會懷疑到他身上。

    張若塵聳了聳肩,道:「我怎麼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就是為了弄清楚這件事,我給自己招惹了天大的麻煩。」

    「繼續說。」姑射靜道。

    張若塵道:「那晚,我跟蹤蒼白子,離開了神女樓。卻沒想到,遇見了白卿兒和七手老人的戰鬥。七手老人和刑千,都是死在白卿兒的手中,蒼白子則是被七手老人臨死之時的一擊殺死。」

    「白卿兒的精神力強大,發現了藏在暗處的我,想要殺人滅口。我逼不得已,只能祭出紫金葫蘆。」

    「本來,就算使用紫金葫蘆,我依舊擋不住她。幸好七手老人臨死時的最後一擊,給她造成巨大困擾,我才得以脫身。」

    「這就是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

    「我想,我之所以被裁決司盯上,肯定也是白卿兒在背後搞鬼,想要借刀殺人,置我於死地。」

    張若塵講得這些,七成以上都是真話。

    姑射靜顯然是信了幾分,陷入沉思,道:「我去你使用紫金葫蘆的那片區域查探過,那裏的確有戰鬥痕迹,只不過被人以高明的手段恢復了地形地貌。」

    「白卿兒太厲害了,地獄界神境之下的女子,她應該當屬第一。」張若塵露出心有餘悸的神色。

    姑射靜輕哼一聲:「你才百枷境而已,對神境之下頂尖序列的了解,太淺薄了!只有元會級天才達到無上境,才敢稱神境之下第一。既然你知道實情,當初裁決司包圍瀚海莊園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說?」

    張若塵道:「很明顯,白卿兒和裁決司,甚至和整個命運神殿,都有不可告人的交易,意在置我於死地。我就算說出實情,也改變不了局面。不如直接否認,裝着不知情,他們反而奈何不了我。」

    「對了,臨死之時,七手老人說過一句話,我估計白卿兒之所以殺他,和想要殺我滅口,都與此有關。」

    姑射靜道:「什麼話?」

    張若塵環顧四周,心有忌憚。

    姑射靜道:「你不用擔心,這裏是我的絕對規則領域,即便是神靈,也聽不到我們的對話。」

    張若塵壓低聲音,道:「七手老人說,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極品本源神晶是從何處得來。」

    姑射靜神情大振,鳳眸開合,道:「你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怎麼可能聽錯?回去后,我經過仔細分析,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猜測。」張若塵道。

    姑射靜冷笑:「這還需要猜?極品本源神晶出現到神女樓的賭城中,肯定是因為,有修士已經去過本源神殿。那個修士,就是七手老人。譚飛的五枚極品本源神晶,肯定與七手老人有關。白卿兒之所以設局對付七手老夫,多半也是查到,七手老人是極品本源神晶的源頭。」

    「一切都解釋得通了,沒想到,小小一個神女十二坊竟有如此野心。」

    張若塵道:「我猜測,盜走五枚極品本源神晶的修士,多半也是白卿兒。首先,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和譚飛,一直都封印在神女樓,真要做手腳,只有神女樓內部的修士辦得到。」

    「其次,譚飛為何突然自爆聖源,還高呼是我殺了他?我想,應該是白卿兒,施展了夢境力量。只有夢境力量,才會如此詭異。」

    「第三,天命司插手救我,出乎白卿兒的預料,知道真相瞞不了多久。於是,使用天南花粉,又將眾人的視線,重新轉移到七手老人這個死人的身上。如此一來,線索全斷。」

    「她這是想獨吞本源神殿。」

    姑射靜精明至極,心中有自己的判斷,並沒有完全相信張若塵。

    她道:「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詞,我不信這麼重要的事,你會毫無保留的告訴我。當然,我相信你說的有一部分應該是真話,但是,應該還保留了不少吧?」

    張若塵道:「我知道你心存疑慮,其實,告訴你這些,完全是因為被逼無奈。」

    「哦?」

    姑射靜露出感興趣的神色,似信非信的樣子。

    張若塵道:「白卿兒依舊沒有放棄殺我滅口,從血天部族翼世界,一直追到了冰王星。不久前,她還派遣菲爾天丁,去擒拿我另一位心愛的女子夏瑜,想要逼我就範,封住我的嘴。幸好我及時趕到,救下了夏瑜,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我十分清楚,憑我百枷境的修為,就算再強大十倍,白卿兒也只需一根手指,就能按死我。所以,我現在非常希望能夠與一位能夠與她對抗的強者結盟,除了你,我實在想不到別人。」

    為了讓姑射靜相信他,並且輕視他,張若塵決定將貪圖美色、風流多情的形象,繼續演繹下去。

    姑射靜冷笑:「你最後一句話違心了!你選擇與我結盟,應該是另有目的吧?」

    張若塵尷尬的一笑:「又被你看穿了!沒錯,若是結盟,我還有別的選擇,比如羅生天。不過,能夠幫我化解心魔的,卻只有羅祖雲山界。」

    「你說的,最好都是實話,若還有別的什麼企圖,還是趁早打消為好。否則,就算你是羅乷的未婚夫,我也依舊對你不客氣。」姑射靜道。

    張若塵一怔,隨即反應過來。

    感情姑射靜是以為,他與她結盟,是在打她的主意?

    地獄界的女子,都這麼自以為是嗎?

    或者說,他樹立的形象,太深入人心。只要他一靠近,所有地獄界的女子都會立即防範,本能的覺得,他就是要圖謀自己的身子?

    張若塵道:「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先告辭了!」

    「慢著。」

    姑射靜橫了張若塵一眼,道:「你不是要結盟嗎?」

    「沒錯。不過,我現在修為太弱,暫時不適合蹚這一趟渾水,所以已經決定,先回血天部族翼世界躲一段時間,先突破到千問境再說。」張若塵道。

    姑射靜道:「有我在,你為什麼要躲?」

    「這個……」

    張若塵心中無語,沒想到姑射靜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他最初的打算是,挑起姑射靜和白卿兒的矛盾,便是立即去天羅神國一趟。回來后,二女應該已經斗得兩敗俱傷,他只需要撿屍體就行。

    可是,姑射靜顯然不是那麼好利用,沒有放他離開的意思。

    姑射靜道:「你既然懷疑是白卿兒盜走了五枚極品本源神晶,還殺死了譚飛。那麼,我們就去會一會她,看她到底有多厲害?」

    「你們這種級別的強者交鋒,我根本插不上手。」張若塵道。

    姑射靜搖了搖頭,道:「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是被人使用空間力量盜走。所以,此次對付白卿兒,主要是試探她是否精通空間之道。你是空間掌握者,怎麼可能插不上手?」

    張若塵還沒有姑射靜這麼瘋狂,白卿兒身邊高手如雲,豈是說對付就能對付?

    他正欲再次推拒。

    姑射靜道:「你不會是想要利用我對付白卿兒,然後漁翁得利吧?或者說,你早就得到了極品本源神晶,白卿兒對付你的目的,就是為了奪取極品本源神晶?你讓我對付白卿兒,自己卻偷偷前去本源神殿?」

    「當然不是,我先前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我們是盟友,我們的利益是一致的。」張若塵道。

    姑射靜道:「你若要走,我不攔你。」

    「既然已經與你結盟,我當然不可能走。來吧,商量一下,如何試探白卿兒。這個妖女,我早就想教訓她一頓。」張若塵重新坐回椅子上,眼神嚴肅而又認真。

    就是這時,姑射靜的目光,忽的從張若塵身上移開,望向窗外,思維頗為跳躍的問道:「你聽過巫馬九行的名字嗎?」

    張若塵搖頭,道:「為何你突然提起這個人?」

    姑射靜道:「巫馬九行,三千二百歲,是乾坤一氣堂的少堂主,在地獄界邊緣地帶是人盡皆知的恐怖存在,號稱所有暗勢力中神境之下的第一強者。雖是少堂主,可是,卻是乾坤一氣堂的實際掌權者。」

    張若塵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乾坤一氣堂乃是和無間閣齊名的十大暗勢力之一,能夠執掌如此龐大的勢力,無論修為和手腕,必定都是頂尖級別。

    姑射靜道:「早在千年之前,他便一刀斬殺天庭瑞亞界的無上境大聖郭羚。聽清楚,只用了一刀。不僅將郭羚一分為二,還滅絕了他的所有生機,無法逃走,也無法重新凝聚肉身。」

    「三百年前,他與命運神殿上一任神子御丘交手,當時,剛剛達到無上境的御邱神子,竟然只能與他戰成平手,無法取勝。」

    「那一戰,被御邱神子視為一生之恥辱,覺得自己給命運神殿蒙羞。堂堂神子,居然贏不了一個暗勢力的修士。」

    「於是,御邱神子將自己關在了命運神殿中百年,百年後出關,想要一雪前恥之時,巫馬九行卻失蹤了!」

    「那一場平手之戰,終究讓御邱神子遺憾終身。很多修士都認為,御邱神子沒有渡過神劫,多多少少都與巫馬九行有一定關聯。渡神劫,最忌諱的就是心境不全。」

    張若塵慎重的點了點頭,對巫馬九行這個人,倒是重視了起來。

    命運神殿的每一代神子神女,無一不是經過千挑萬選出來的英才,更是能夠得到整個神殿的傾力培養,享受別的修士得不到的修鍊資源。

    在這樣的條件下,在同境界,卻只能與一個暗世界的修士打成平手,的確是人生污點。

    不過,也從側面看出,巫馬九行的確很了不起。

    姑射靜道:「大概三十年前,失蹤兩百年的巫馬九行,重新出現到眾人的視野中,修為百日竿頭更進一步,跨入新天地。不久前,更是干出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什麼大事?」張若塵問道。

    姑射靜道:「他去了崑崙界功德戰場,只出了三刀,連斬三位《紅塵絕世榜》上的無上境大聖。」

    能登上《紅塵絕世榜》的大聖,無一不是神境之下的頂尖強者。

    「神境之下,他豈不是無敵了?」張若塵道。

    姑射靜道:「你說得沒錯,現在的巫馬九行,即便御邱神子在世,也未必能擊敗。誰都不知道,那一百多年的時間,他到底去了哪裏,獲得了多麼了不起的機緣。」

    「你為什麼突然說到他?」張若塵問道。

    姑射靜道:「因為他來到了冰王星,而且,與白卿兒關係匪淺。昨天,神域執法裁決卓雨農,帶着執法隊,包圍了神女樓,調查極品本源神晶,期間據說審問過白卿兒。」

    「今天早上,巫馬九行並且放話,要代表十大暗勢力挑戰卓雨農。」

    「御邱神子渡劫失敗,棄天命皇突破神境之後,卓雨農便是命運神殿神境之下的第一人。十大暗勢力一直不被命運神殿所容,不知被清剿過多少次。這一戰,若是卓雨農敗了,對命運神殿的威信,將是巨大的打擊。」

    「如今,巫馬九行正是如日中天,攜連斬三位絕頂無上境大聖的威勢而來,沒有修士認為卓雨農可以取勝,大家只想知道,卓雨農有沒有能力,接下他的第一刀。」

    「從巫馬九行成名以來,幾乎對上所有修士,都只出一刀。能夠接住他第一刀的修士,至今也只有御邱神子。」

    「而現在,他已經來了!」

    張若塵察覺到姑射靜眼眸中的異色,終於轉過頭去,順着她的目光,望向窗外。

    ……

    寒雪身世之謎,她難道是千骨女帝後裔,神隕族人?

    關注微信公眾號「飛天魚」,回復關鍵詞「寒雪身世」即可查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