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頭十二丈高的應龍,拉一輛白銀戰車,從遠處滾滾而來。

    應龍,是純種神獸血脈,已十分接近成年,只差最後的蛻變,就能達到偽神層次,爆發出恆星級別的毀滅之力。

    眼前這頭應龍,散發出來的毀滅氣息,雖然還沒有達到恆星級別,可是,身上散發的神光,卻依舊能焚天煮海,驚得城中的聖境修士,紛紛遠逃。

    能夠進入聖城的修士,至少都超越武道四境,已脫胎換骨。

    「是應龍,是銀霞光雲戰車,巫馬九行進城了!」

    「好恐怖的氣息,只是一口龍息,估計就能令不朽境、百枷境大聖神形俱滅。應龍來了,冰王星必定天翻地覆。」

    「不愧是暗勢力中的第一強者,一頭坐騎,已是無可匹敵。」

    ……

    聖城,與普通城池不同,密佈大聖銘紋、神紋,還有道鎖,是聖境修士居住的地方。

    正是如此,一旦進入城中,所有修士的修為和戰鬥力,都會被壓制。

    以防止修士之間的爭鬥,毀掉聖城。

    修為越高,往往被壓製得越狠。

    即便是無上境大聖,也休想毀掉一座聖城。

    可是,應龍爆發出來的氣息,卻給人一種,道鎖都在顫抖的感覺。

    戰車似能碾碎聖城。

    張若塵屏住呼吸,眼神嚴肅到極點。

    「轟!」

    「轟!」

    ……

    空間震顫,天地規則紊亂。

    張若塵眼中,不像是一頭應龍拉着戰車行來,反而像是一顆無窮巨大的恆星滾動過來,要毀滅擋在前方的一切,星辰也能碾碎。

    「這就是神境之下無敵的力量嗎?不,這只是他坐騎的氣息。他的坐騎,已經快要神境之下無敵。」張若塵心中震撼。

    小黑忍不住抬起頭,全身的刺,變得更加尖銳。

    應龍是向他們所在的樓閣而來,一步十丈,快速靠近。

    樓中的修士,全部都已經逃走。

    張若塵和姑射靜方圓十里之內,只能看到不到十位修士。

    還敢留下來的,無一不是在地獄界有名有號的強者,能獨當一面的聖境霸主。

    「走吧!這熱鬧,不看也罷。」

    張若塵眉頭緊鎖成「川」字,不想太過引人矚目。

    姑射靜搖頭,道:「放心吧,一座聖城的堅固,遠超你的想像。西一聖城中道鎖密佈,就算巫馬九行真的已經神境之下第一,能夠造成的破壞力,也在可控的範圍內。你看,冰皇宮的修士,已經到了!」

    一位位身穿冰晶鎧甲的修士,從天而降,出現在這片城域的建築頂部。

    「嘩——」

    他們將城中的大聖銘紋和神紋,盡數催動和激活,與道鎖交織在一起。

    冰皇宮,是冰王星的真正主人。

    任何一個勢力,包括十大暗勢力,地獄界十族的修士,甚至命運神殿的修士,一旦來到冰王星,都得遵守冰皇宮的規矩。

    玄冰神甲士的出現,代表冰皇宮默認了巫馬九行和卓雨農在西一聖城中交鋒的資格。

    別的大聖,可沒有這樣的資格。

    「轟隆隆。」

    應龍呼吸吐氣的聲音,如同驚雷。

    戰車所過之處,天地規則被擠壓開去,百丈範圍內只剩刀道規則。

    街道兩旁的建築,瞬間金屬化。

    「這也是絕對規則領域?」張若塵道。

    姑射靜點了點頭,道:「領域之內,只剩自己的規則,別的任何規則,包括天地規則,都無法存在。巫馬九行的確很強,在被道鎖、大聖銘紋、神紋三重壓制之下,絕對規則領域還能覆蓋百丈。他的刀道,已擎至極致之境,可斬世間一切的道。」

    天下間的道,雖然有恆古、至尊、大道、小道的區別。

    可是,最終的強弱,卻不是取決於道。

    而是,取決於人。

    就像,使用鐵刀的人,可以殺死使用精鋼刀的人。甚至,只需要木刀就行。

    人自己永遠是決定勝負成敗的關鍵。

    巫馬九行雖然不修鍊恆古之道,卻將刀道浸淫到巔絕,一刀出,可以分開光明和黑暗,破開空間和時間。

    感受巫馬九行的絕對規則領域,張若塵想到了自己的絕對自我時間印記,可惜以他現在的修為,一次性,最多只能凝聚出數道而已。與巫馬九行將自己的聖道規則,化為絕對規則領域相比,猶如三五滴水和汪洋大海的差距。

    應龍和戰車越來越近,精準的停在百丈外。

    樓閣下方,化為一片刀林。

    空氣消失。

    空間中的氣,變成刀氣。

    每一道刀氣,都能滅絕修士的生機,蘊含死亡之力。

    受到應龍和戰車中巫馬九行氣息的壓迫,原本還待在這片區域內的幾位修士,也都悄然退走。

    張若塵也想走,可惜已經遲了,巫馬九行的刀道規則,就像一柄絕世神刀,懸在他的前方。只要他一動,這柄絕世神刀就會劈下。

    以他現在的修為,想要接下巫馬九行的一刀,幾乎是天方夜譚。

    姑射靜倒是出乎張若塵預料的鎮定,依舊端坐對面,茶杯捏在玉蔥手指的指尖,雙目直視銀霞光雲戰車。

    「吱呀。」

    街道對面的三樓上,卓雨農推門走出,上半身是俊美近妖的人類男子模樣,下半身是蜈蚣形態,雙臂纏着一青一紅兩條蛟蟒一般的生靈。

    這兩條生靈,面對應龍的氣息,非但沒有畏縮恐懼,反而抬起猙獰的頭顱,嘴裏吐信,張牙露齒。

    「卓雨農,接我一刀。」

    巫馬九行的聲音,從銀霞光雲戰車中傳出。

    方圓百丈內,所有刀氣和刀道規則,盡數匯聚到戰車的上方,凝聚於一點。

    百丈空間,被抽成真空。

    刀氣和刀道規則凝聚成的一點,彷彿宇宙奇點,釋放出來的每一道光芒,都有分割天地的銳利力量,卻又蘊含整個宇宙的能量。

    卓雨農身上的氣勢,瞬間攀升到頂點。

    一道命運之門,在他背後顯化出來,命運之光強盛無匹。被它照耀,因為離得太近,張若塵只感覺修為被壓製得彷彿變成了一個凡人。

    「不愧是命運神殿當代第一強者,好強,一旦他撐起命運之門,便是萬法皆失,我與凡人無異,時間和空間的力量也施展不出來,想要逃都逃不掉。」

    張若塵深切的意識到,自己與神境之下最頂尖強者的差距,心中暗暗推算,需要修鍊到什麼境界,才能擁有在卓雨農面前逃命的實力。

    遠!??

    還差得遠!

    姑射靜的臉色,已不再像先前那麼從容,道:「看來天下人都小覷了卓雨農,這位神域執法裁決,比大家想像中要強大不少。走,這裏不能再待了!」

    如果是一邊倒的對決,只需一招就能分出勝負,那麼當然可以留下來觀戰。

    可是,如果這場對決,不能在一招之內分勝負,也就是一場同級別的較量。

    能不能接下一招,就是高手間的等級之分。

    「轟!」

    巫馬九行的驚世一刀斬下,與此同時,卓雨農手中的裁決之斧劈出,兩者碰撞,頓時驚天動地。

    張若塵和姑射靜已經退走,無法見證兩位絕世強者的交鋒。

    可是,張若塵卻動用真理之心在感知,第一擊碰撞之後,空間中的震蕩沒有就此結束,而是演變出更加強大的毀滅勁氣。

    由此可見,卓雨農擋住了巫馬九行的第一刀。

    這一場對決,僅僅只是持續了半個呼吸的時間,便是停了下來。

    負責催動大聖銘紋和神紋的冰皇宮修士,全部都被掀飛出去,七零八落的摔倒在地,七竅流血,傷得不輕。

    方圓數百丈的城域,道鎖斷裂,大聖銘紋和神紋盡毀,所有建築化為齏粉。

    卓雨農身下的樓閣,變成廢墟。

    他手持丈長的裁決之斧,依舊站得筆直,氣勢和戰威沒有一絲消減。

    「噗嗤。」

    胸口處,聖鎧破碎出一道裂口,鮮血如泉一般湧出。

    「卓雨農,不愧是卓雨農。」

    銀霞光雲戰車中,傳出巫馬九行的聲音,隨後,應龍拉着戰車,破空騰飛而去,消失在天邊。

    吾悅命皇坐在距離戰場不遠的街道上,就在戰鬥結束的一瞬間,他豁然站起身。可是,看到卓雨農身後暗淡下去的命運之門,隨即重新坐了回去。

    要除掉巫馬九行,必須他和卓雨農聯手,才有一絲機會。

    命運神殿雖然內部有爭鬥,可是面對外敵,他們自然是要聯手。

    可惜,卓雨農傷得太重,失去再戰之力。吾悅命皇單獨一人,就算出手,也留不住巫馬九行,自然也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對方離去。

    對命運神殿而言,今日已是恥辱的一天。

    吾悅命皇此刻出手,能殺巫馬九行還好,若是殺不了,只會讓命運神殿更加恥辱,更加丟臉。

    「巫馬九行已是當世第一,從今天起,地獄界俗世由他主宰,真是不甘啊!」吾悅命皇長長一嘆。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卓雨農有多強大,連卓雨農都七招敗北,地獄界的神境之下,還有誰可以勝他?

    姑射靜和張若塵出現在城外,望着騰飛而去的銀霞光雲戰車。

    「巫馬九行居然就這麼走了?」張若塵略感詫異。

    姑射靜道:「繼續斗下去,至少有三成的可能性,是同歸於盡的結局,那不是巫馬九行想要看到的結果。」

    張若塵明白姑射靜的意思,卓雨農既然能夠接住巫馬九行的第一刀,那麼,也就一定機會爭取到自爆聖源的時間。

    卓雨農自爆聖源,巫馬九行就算再強,也是必死無疑。

    巫馬九行或許的確已經是神境之下第一人,可是,並不是沒有人可以制衡他。

    張若塵道:「堂堂神域執法裁決,命運神殿神境之下的第一人,居然只能擋住巫馬九行七刀。命運神殿的這個跟頭,栽得有些狠。恐怕只有等到缺成長起來,才能為命運神殿雪恥。」

    「你居然能夠知道卓雨農擋住了巫馬九行七刀?」姑射靜的眼中,露出驚異之色。

    在她看來,就算一些無上境大聖,也未必能看清兩大高手的交鋒。

    張若塵才百枷境,怎麼做得到?

    「元會級天才,豈是說說而已?我自有尋常修士無法企及的地方。」張若塵笑道。

    姑射靜盯着張若塵,心中暗道,巫馬九行戰勝卓雨農的消息傳出去后,必定在地獄界造成軒然大波。各大勢力,為了應對未來千年可能遭遇的危機,必定會大力扶持能夠對抗巫馬九行的天驕,張若塵必是其中之一。

    命運神殿的神子剛死,神女尚未成長起來,正是新老領袖換代之時。

    命運神殿失去領袖地獄界之力,巫馬九行俗世無敵,未來千年,便是乾坤一氣堂大力擴展的時機,不知多少勢力的地盤和利益會被侵吞。

    誰能阻擋巫馬九行接下來帶給地獄界的動蕩?

    張若塵道:「白卿兒能夠請動巫馬九行這樣當時無敵的人物,我看先前的計劃,還是暫時擱置。招惹那個妖女,對我們會相當不利。」

    姑射靜道:「你怕了巫馬九行?」

    「你打得過他嗎?」張若塵反問一句。

    姑射靜沉思片刻,道:「剛才的對決,巫馬九行雖然重創了卓雨農,可是他自己應該也受傷了!短時間內,會隱藏起來養傷。」

    「何以見得?」張若塵道。

    姑射靜道:「因為卓雨農沒有死,巫馬九行也沒有出手挑戰吾悅命皇。」

    「或許巫馬九行只是擔心卓雨農自爆聖源,或者擔心被命運神殿報復,所以才沒有痛下殺手。」張若塵道。

    姑射靜搖頭,道:「十大暗勢力,經常遭到命運神殿的清剿,怎麼可能害怕被報復?再說,巫馬九行和卓雨農是一對一的決戰,無論誰死,都怪不得另一人。」

    「在我看來,巫馬九行並不僅僅只是為了給白卿兒出頭,才會挑戰卓雨農,他還有更深的目的。其一,就是打壓命運神殿的威信,告訴地獄界各大勢力,命運神殿並沒有那麼可怕,並不是無法戰勝。只要這個念頭種下,地獄界很多不信命運的勢力,就會蠢蠢欲動。比如,閻羅族,酆都鬼城,黑暗神殿。」

    「既然如此,冒一定危險殺死卓雨農,或者同時擊敗卓雨農和吾悅命皇,造成的影響力豈不是更大?」

    「可是他沒有這麼做。」

    「由此可見,他必定受傷了!像他這樣的人,一旦受傷,肯定要隱藏起來療養,就像你一樣,見不得光。見光,就會引來無數敵人。那些敵人,會像狼群一樣前赴後繼的撲上去,絕不給他傷勢痊癒的機會。」

    「而現在,恰恰就是我們去試探白卿兒的最好時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