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能開天闢地的巨斧影子,還沒觸碰到石亭,便是變得虛淡,似被吸走了能量,消散於無形。

    費仲何曾見過這麼詭異的事,驚得差點魂飛魄散。

    而黑屍剎打出的寶印,卻不知怎麼的,化爲一粒光點,落入白卿兒手中。

    她掌心,浮現出純白無瑕的火焰,頃刻間,煉化了寶印,鎮壓了器靈。

    費仲和黑屍剎哪一個不是威震寰宇的存在,可是兩人聯手打出的攻擊,卻被白卿兒輕輕鬆鬆化解。站在石亭外的閻皇圖和閻折仙,心神巨震,滿臉的難以置信。

    白卿兒看了看手中的寶印,道:“倒是一件不錯的神遺古器,可惜沒有達到至尊聖器的級別,它曾經的主人,也不夠強大,威力有限。”

    費仲和黑屍剎的精神力,已是流失殆盡。

    他們想也不想,立即催動祕術,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極致速度,向兩個不同的方向逃走。

    速度,超過萬倍音速。

    雖然黑屍剎不懼死亡,可是,白卿兒太強大了,繼續攻擊,不會有任何作用,自然只能逃遁。

    “你們知道了我的祕密,竟然還想逃?”

    白卿兒站起身來,走到石亭邊緣,目望逃到數萬裏之外的黑屍剎,雪白晶瑩的玉手探出去。

    頓時,宇宙空間中,出現一隻長達數萬裏的手影。

    五根手指,似五根霞光天柱,禁錮住了化爲黑龍本體的黑屍剎。黑龍身上迸發出驚天動地的神力,攪動空間,擾亂天地規則,力量波震碎一塊塊宇宙岩石。

    白卿兒五指一收,巨大的手影,猶如擒拿一隻泥鰍一般,抓住黑龍。

    “嘭!”

    黑龍的神軀爆碎,龍鱗、龍骨、龍頭、龍爪……解體飛走,散落在一片血腥腐臭的虛空,有神光,依舊在殘屍上閃爍。

    閻皇圖、閻折仙、宮南風,連呼吸都屏住,心臟似停止跳動。

    亡靈十剎之一的黑屍剎,便是如此輕易被人一爪隔空捏殺?

    即便是僞神出手,也未必能做到。

    她真的是白卿兒?

    她真的還只是神境之下的修士

    本是在逃的費仲,驚恐的發現,原本應該在身後數萬裏之外的石亭,出現在了自己前方。

    他停下腳步,臉上露出苦色,道:“這是什麼力量?空間?幻術?迷陣?”

    白卿兒站在石亭邊的臺階上,黑髮搖曳,秀麗如畫,道:“你精神力被我吸收殆盡,當然察覺不到發生了什麼事。告訴你也無妨,只是一道精神力攻擊而已。你的精神和思維皆受了影響,自己以爲是在向前逃遁,實際上,你轉了一個圈,又逃了回來。”

    費仲能夠成爲無上境大聖中的頂尖強者,即便精神力被吸走,聖魂和五感依舊強大,被白卿兒如此玩弄於股掌之中,只能說明,她的手段太高明,再怎麼反抗,也是徒勞。

    費仲放棄逃遁和自爆聖源的念頭,躬身一拜:“白姑娘天下無雙,費仲拜服。”

    “先前,你可不是這麼稱呼我的。”白卿兒道。

    費仲臉色變了又變,硬着頭皮,道:“在下愚鈍,沒明白姑娘所指。”

    “雖然被張若塵他們騙得親手毀掉了自己的傀儡分身,但,你還是聰明的,至少很識時務。所以,在我面前,就不要裝糊塗。”白卿兒道。

    費仲汗流浹背,雙腿忍不住顫抖。

    “不用如此害怕,你的實力不錯,有一定價值,所以,我不會殺你。”白卿兒道。

    費仲略微鬆了一口氣,身體躬得更低,道:“先前我對閻昱……不,對張若塵說的那兩個字,指的並不是白姑娘。”

    那兩個字,自然是“賤人”二字。

    白卿兒道:“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割掉自己的舌頭,跪下來,喊我一聲主人。”

    “第二,死。”

    費仲渾身顫慄,內心在思考和掙扎,最後,眼神一厲,掌心浮現出聖芒,催動手中戰斧。

    白卿兒的聲音,再次響起,道:“每一個人,都不是天生強大,皆有受辱之時。你爲何一定要選擇死路?爲何不忍辱偷生,將來尋求機會報仇雪恥?你要相信自己的內心強大,百折不撓,即便臣服於了我,心也沒有屈服。若是現在死了,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再也沒有未來。”

    白卿兒的每一個字,都如魔音一般,強行灌入費仲耳中。

    漸漸的,費仲掌心的聖光散去,雙眼閉上,雖然還保持站立,可是整個人卻搖搖晃晃,陷入昏睡和夢境之中。

    白卿兒滿意的點了點頭,忽的,察覺到了什麼,目光頗爲詫異的望向,趴伏在石桌上的張若塵。

    只見,張若塵的身上,釋放出星辰一般的光亮,擡起頭來,雙眼恢復清亮。兩顆眼球中,各出現一片星海。

    白卿兒帶着一股香風,走了過去,道:“我沒有想到,憑你的真理之道造詣,可以衝破我的七魂恐夢,看來你渡過第十層真理之海,得到的不僅僅只有真理奧義。”

    “你太多疑了!誰說只有真理之道,才能衝破夢境?我的心,不知被錘鍊了多少次,區區夢境,奈何得了雲桓鐵血王、蒼白子那些人,卻奈何不了我。”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是嗎?要不,再試一次?”

    張若塵迴避白卿兒的目光,拒絕與她對視,道:“好吧!我承認你的七魂恐夢很厲害,若不是你分心擊殺黑屍剎和對付費仲,以我現在的精神力強度,未必能衝破夢境。”

    白卿兒直視張若塵,道:“你在掩飾。”

    “我沒有掩飾。”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你瞞不住我。”

    “罷了!告訴你也無妨,我的確有真理奧義,而且還不少。你若想要,只需殺死我,就能奪取過去。”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你認爲,我不會殺你?”

    “我認爲,就算是奧義,也動不了你的心。你很自負,喜歡挑戰不可能,喜歡極盡的刺激。收服一位元會級天才這樣的挑戰,比唾手可得的真理奧義,更讓你期待和興奮。你已經擒住我兩次,只差最後一次,我就輸給你。你難道不想試試?”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你自認爲了解我,這纔是一種自負!”

    張若塵目光尖銳,時刻固守本心。

    白卿兒又道:“強者對弱者說的話,哪怕再狂妄和離譜,都是自信。弱者對強者說的話,哪怕本身是對的,也是自負。”

    “你剛纔那番話,本沒有錯,但你不該說出來。”

    “現在,我不得不改變主意,其實殺了你,也能獲得不少好處。何必要去賭一個不確定的將來?”

    剎那間,白卿兒身上殺氣外溢。

    殺氣化爲血霧,凝成一柄柄血劍,直向張若塵飛去。

    張若塵大吼道:“你不會殺我。”

    血劍停在了他的面前,最近的一柄,劍尖已抵在張若塵眉心。

    石亭外的三人,聽不見石亭中二人的對話,但是,卻被感受到白卿兒突然爆發出來的沖天殺氣。

    那股殺氣,直指人的內心和魂靈,讓他們三人無不膽寒,以爲張若塵必死無疑。

    但是,血劍卻停在了張若塵面前,這讓他們萬分不解。

    殺氣和殺意,不可能有假。

    白卿兒到底怎麼回事?

    “居然被你猜到了,這就沒有意思了!”

    白卿兒衣袖一揮,血劍盡數散去。

    張若塵恢復從容自若,笑道:“不難猜!你的目的,從來都是本源神殿,而不是我,也不是真理奧義。在沒有找到七手老人,和得到極品本源神晶之前,你絕對不會殺我。”

    “剛纔你故意裝着要殺我的樣子,只是想要嚇破我的心理防線。心理防線一破,你就能從容的使用夢境控制我,就像此刻的費仲。”

    “費仲並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意志很強,只憑你幾句話,收服不了他。所以,你最後還是使用了夢境的力量。”

    白卿兒高挑而又纖柔的身姿,坐到張若塵對面的石凳上,望向昏睡中的費仲,道:“無上境大聖是不會屈服於我的,只能試一試,萬一成功了呢?其實,你能守住心理防線,我並不氣餒,反而很高興。畢竟神境之下,對我而言,有挑戰性的事越來越少。一個人若是缺乏挑戰之心,必會歸於平庸。”

    “那你爲何不直接突破到神境?你挑戰神靈?”

    張若塵提起茶壺,爲她倒滿一杯茶。

    白卿兒道:“你知道血絕戰神和荒天,在無上境時有多強嗎?”

    張若塵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張若塵翻閱過很多書籍,看到過不少血絕戰神和荒天在大聖時期的傳說和戰績,可是,畢竟都只是記載在書籍上的東西,不親眼看見,根本不會知道其中奧妙。

    白卿兒道:“他們二人生在一個萬古難遇的亂世,是歷史上最慘烈、最混亂、最天才輩出的時代。他們能在那個時代脫穎而出,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也達到了後世難以超越的高度。”

    縱觀萬古諸天的歷史,會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天才總是會在某一個時期集中出現。而那個時期,大多都是亂世。

    所謂,時勢造英雄。

    張若塵道:“你是想超越血絕戰神和荒天曾經的高度,卻發現自己與他們還差得遠,所以,將希望寄託在了本源神殿。”

    “你說對了一半。”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那另一半呢?”

    “你可以猜一猜,如果猜對了,今日,我就饒你性命。我猜你身上就有極品本源神晶,只需殺了你,就能奪得。”白卿兒道。

    張若塵遲疑了一瞬。

    就這一瞬,白卿兒臉上浮現出笑意。

    因爲她知道,自己猜對了,張若塵身上果然有極品本源神晶。

    張若塵自然也明白,自己不該遲疑,但已經犯下的錯誤,後悔也來不及。

    白卿兒一把抓住張若塵的手腕,五根手指如玉蔥一般細柔,可是,張若塵的半神肉身,也無法反抗,眼睜睜的看着她將手指上的空間戒指取走。

    白卿兒從空間戒指中,找到了唯一的那枚極品本源神晶,託在手中,將空間戒指隨手丟在了石桌上,似乎對戒指中的至尊聖器也不感興趣。

    她道:“現在,你失去了唯一的依仗,想要保住性命,就好好的猜,猜錯了,真的會死。”

    時間一分一秒流失。

    白卿兒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所做之事,早已脫離常人認知的範疇。

    想要猜到她的所思所想,談何容易?

    “好了!我的時間很寶貴,不能再浪費在你身上,看來你終究還是得死。”

    白卿兒身上沒有殺氣,很平靜,可是,當她伸出手指之時,張若塵卻絲毫都不再懷疑,她將殺死自己的決定。

    “亂世。”張若塵喊出口。

    白卿兒的手指停了下來,看了他半晌,眸中浮現出一道異樣的光亮,笑道:“繼續說。”

    張若塵長長鬆了一口氣,道:“你先前說,血絕戰神和荒天,之所以能夠成長到那樣的高度,乃是因爲上一個元會的亂世造就。”

    “亂世中,血絕戰神和荒天都沒有一個安定的修煉環境,來自同輩修士的威脅,來自神靈的威脅,來自千軍萬馬的威脅,隨時可能戰死。”

    “而且,他們身邊天才無數,每天都在戰鬥和殺戮,可以得到無數磨礪。在磨礪中,不斷提升自己。”

    “但是這些,你沒有。”

    “你一直在韜光養晦,藏身暗處,從不顯露自己的力量。這樣的情況下,你又怎麼可能超過他們?”

    “我猜,在沒有亂世的情況下,你想自己造一個亂世。一個可以將無數聖境高手吸引出來,甚至引出神靈的混亂局面。”

    “極品本源神晶出世,是你故意爲之?”

    白卿兒笑飲下張若塵倒滿的茶,道:“否則,你以爲神女十二坊,連極品本源神晶都識別不出,讓它隨隨便便就流傳到了賭城中?還恰恰被十多個頂尖的地獄界大勢力看到?而且,還是在玉煌界開啓的這個敏感時間?”

    張若塵道:“那麼,七手老人呢?也是你的人?”

    “這倒不是!這個老傢伙,比我想象中,還要老奸巨猾,幾乎讓我失去了對大局的掌控力。”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所以,你對七手老人的瞭解並不多,那場賭局,就是爲了試探他?你爲何要殺他?”

    “我若想殺他,他早就已經死了!我的目的,是擒拿他,讓他親自帶我去找本源神殿。”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所以,七手老人逃走之後,你只能退而求其次,盜取了本打算分給地獄界各大勢力的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可惜卻發現,五枚極品本源神晶被人掉了包。因此,你必須要找到七手老人,或者極品本源神晶,否則你將失去對大局的掌控力。”

    “我明白了!本源神殿就是你的餌,用來營造一個小小亂世,將各大勢力的強者都吸引出來,用於磨礪自己。”

    “而且,這一切必須是在玉煌界開啓之後,才能進行。否則本神神殿出世,必定驚動無數神靈。”

    白卿兒道:“有一點點你猜錯了,我根本沒打算,要把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分給地獄界各大勢力。就算他們沒有極品本源神晶,也會自動追到,我想要他們追到的地方。你看,冰王星現在的局面,多麼的混亂。”

    張若塵道:“在機封聖府中,你是故意放我們逃走?”

    白卿兒搖頭,道:“我只是不想暴露我自己而已。”

    張若塵道:“我還有兩點不解。第一,爲何五枚極品本源神晶,一定要送去命運神殿。是爲了讓命運神殿,加入進你的這場遊戲?”

    “不,不只是命運神殿,而是整個地獄界,或許還要加上天庭的一些勢力。”

    白卿兒笑道:“**勢力,從命運神殿追到冰王星,又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你不會認爲,地獄界的各大勢力和天庭萬界,依舊坐得住?”

    “你瘋了嗎?你知道一旦遭受反噬,不僅你得死,整個神女十二坊都得灰飛煙滅。”張若塵道。

    白卿兒不以爲意,道:“你的第二個疑問是什麼?”

    張若塵平復心中的震撼,道:“你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卻沒有人推算到你。你到底怎麼做到的?你的背後,到底是何方神聖在幫你掩蓋天機?”

    “這個問題,不能回答你。”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冰皇嗎?”

    白卿兒望向冰王星的方向,道:“你最好別誹謗他老人家,這裏離冰皇星,還是很近的。你能猜對我想法中的另一半,說明你的內心,其實和我一樣瘋狂。”

    “張若塵,可惜你年齡小了一些,沒法成爲我的對手,否則我也不必如此弄險。你的那位未婚妻倒是不錯,繼承了崑崙界一些了不起的人物的遺產,可惜太急着突破成神,否則我一定會去崑崙界會一會她,將她殺死。現在看來,只能成神之後,再殺她練手。你會不會感激我?”

    “哏哏。”張若塵冷笑。

    白卿兒站起身來,道:“走吧,該離開了!”

    “去哪裏?”張若塵道。

    “奧雲小行星帶……不,本源神殿。”

    白卿兒含笑看向他,道:“跟我一起走,我帶你見識一下什麼是殺戮。韜光養晦這麼多年,需要無盡的戰鬥和壓力,才能將我畢生所學融會貫通,等我一路殺到本源神殿,或許就能徹底超脫,達到我想達到的那個境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