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將黑屍剎的殘屍,打入虛無空間後,化身爲紀梵心的白卿兒,帶着張若塵、費仲、宮南風,駕馭七星帝宮,高調的向奧雲小行星帶飛去。

    七星帝宮出沒,代表張若塵現身,吸引來源源不斷的強者。

    當然,這並非張若塵所願,一切都是白卿兒在釣魚。

    她魄力驚人,化身持竿者,以張若塵爲餌,釣天下強者。

    ……

    …………

    很快,有魚兒上鉤。

    “張若塵,你明明被天道箭射中,爲何沒死?既然沒死,請立即交出極品本源神晶,與我族至尊聖器萬咒天珠。”

    一位頭長三隻黑角的冥族大聖強者,站在虛空中,道域展開,一片無邊無際的山嶽呈現出來,死亡的力量波動,蔓延到了十萬裡外。

    遠遠望去,如同一座冥界,懸浮在宇宙中,定住了空間,阻止張若塵逃走。

    他,名叫七嵐冥皇,來自知曉極品本源神晶出世的**勢力之一,冥族“空境城”,修爲達到無上境,是一位修煉了上萬年的老怪物。

    在七嵐冥皇身後,還有空境城的七尊大聖,個個威勢滔天,修爲皆在千問境之上。

    很顯然,爲了極品本源神晶,空境城強者盡出。

    張若塵站在七星帝宮的大門前,撫摸荒天的長毛,眼神中,帶有深深的無奈,正想開口勸他們趕緊離開。

    可惜,白卿兒卻不是一個喜歡廢話的女子,已然出手。

    依舊是那招紅塵飛雪。

    頃刻間,暗黑的宇宙中,飛雪十萬裡,七嵐冥皇道域中的座座冥山皆被染白。除了七嵐冥皇自己,另外七位空境城的頂尖大聖,皆被冰封起來。

    “你到底是誰,竟敢與空境城爲敵?”

    七嵐冥皇心中驚恐,哪裡料到張若塵身邊竟有如此絕世強者,能夠穿透他的道域,無聲無息凍殺七尊大聖強者?

    七尊大聖強者,最強的達到了萬死一生境,可惜全部都失去聲息,沒有了聖道波動。

    更讓七嵐冥皇驚恐的是,自己釋放出去的聖道規則,有被凍結的現象,操控起來艱難,無法隨心所欲。

    “逃!”

    七嵐冥皇爆發出急速,向遠處飛遁。

    “噗嗤!”

    費仲從虛空中跳出,一斧將其頭顱斬下。

    七嵐冥皇雖不如費仲強大,可是,卻不至於一斧都擋不住,主要還是因爲,遭受了“紅塵飛雪”的壓制,戰力大幅度下滑。

    “哧哧!”

    他的屍骸和頭顱,被冰雪迅速包裹。

    白卿兒一指隔空點出,方圓數十里的空間崩塌,將八尊空境城的頂尖大聖,全部吞入其中。

    在空間閉合之時,張若塵看見所有被凍結在冰雪中的屍體,全部化爲虛無的一部分,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

    接下來的半個月,七星帝宮不緩不急的飛行。

    一路上,他們又遇到七、八波修士,有命運神殿的命皇,有十大暗勢力的頭領,也有地獄十族一些大勢力的頂尖大聖。

    無一例外,但凡前來攔路,皆被擊殺。

    張若塵親眼看見數十尊威震天下的大聖,被打碎不朽聖軀,化爲血霧。

    天命司十大命皇之一的“祖靈命皇”,被神焰煉化成爲飛灰。

    十大暗勢力之一大悲大苦寺的住持“悲難祖師”,與白卿兒坐禪論道,最後,心魔爆發,自己一掌拍死了自己。

    ……

    很多時候,白卿兒根本沒有出手,出手的,都是費仲。

    至於張若塵和宮南風,自然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雖然一路行來,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可是,卻有不少無上境大聖在臨死之前,打出傳訊光符,將消息傳了出去。

    可想而知,隨着這麼多頂尖大聖無聲無息失蹤,必定已引起軒然大波。

    七星帝宮完全呈現出來,宏偉壯麗,無時無刻不散發出神聖的光華,遠在萬里之外,都能隱隱看見。

    又是一場殺戮結束,攔路的,是閻羅族的一個勢力,因爲沒有無上境大聖,出手的是費仲。

    所有屍骸,全部被打入虛無空間。

    費仲提着血淋淋的戰斧,化爲一道電光,飛落到七星帝宮的階梯上,看到張若塵和宮南風的身影,猶豫一瞬,走了過去。

    “若塵公子。”

    費仲的舌頭已割掉,只能以精神力與張若塵交流。

    他的精神力的確被白卿兒吸收殆盡,可是,憑他的修爲境界,只是短短半個月時間,精神力已然從無到有,修煉到四十五階的程度。

    對張若塵,費仲怨恨極深。

    但,費仲卻無法報復,因爲張若塵深受白卿兒的重視,而他卻只是白卿兒的一個奴僕。

    張若塵道:“費大人有何指教?”

    費仲將所有恨意盡數隱藏,笑道:“費某有一事不解,一直想向公子請教。”

    “但說無妨。”張若塵道。

    費仲向七星帝宮中瞥了一眼,道:“你說,殺了那些大聖後,白姑娘爲何不取他們身上的戰兵和寶物?這一點我是百思不得其解,其中有幾件,可是接近至尊聖器的級別。”

    “你去問她便是,問我幹什麼?”張若塵道。

    費仲搖頭,道:“白姑娘的事,我哪敢多問。倒是若塵公子聰明絕倫,必能猜到白姑娘的心思。”

    宮南風湊了過來,道:“這一點,我也很不解。按理說,別的修士,不敢收取戰利品,是擔心戰利品上的氣息,被對方的長輩推算出來,遭到追殺和報復。可是,白卿兒的目的,就是想要引各方勢力出來,供她殺戮,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擔憂和顧慮。”

    “你不是可以推算嗎?”張若塵道。

    宮南風面露尷尬之色,道:“人心很難推算的,特別是她這樣的女子,完全沒法推算她在想什麼。可是,若塵兄你每次都能與她相談甚歡,應該能明白其中原因吧?”

    “她看不上。”張若塵道。

    “看不上?”

    費仲道:“怎麼可能?那些寶物全部加起來的價值,即便是神靈都會十分心動。再說,人都已經殺死,寶物隨手可取。能取,爲什麼不取?”

    “曾有多件至尊聖器,擺在她面前,她也沒有取。”張若塵道。

    費仲頓時無話可說。

    其實,張若塵並不瞭解白卿兒,只不過明白一個道理。

    頂尖的修士,都有各自的道。

    極致的天才,也有極致的剋制。

    就像缺,從來不借助兵器,即便是使用劍,劍也是使用自己的聖道規則凝聚而成。就算是至尊聖器在面前,也是可取,可不取。

    又比如張若塵,若是選擇吸血,修爲必定提升得更快,半神肉身可以變得更加強大。

    但是,他卻一直在剋制自己,不敢嘗試第一次吸血。

    如同缺,不敢嘗試使用至尊聖器一般,一旦嚐到其中的甜頭,一直堅守的道心,瞬間崩塌,今後的成就將大受限制。

    張若塵不瞭解白卿兒,因此,只能猜測,她肯定也有自己的道,與屬於自己的剋制。

    因爲,她若完全沒有剋制,像她那樣瘋狂的心態與做事的方式,怕是早就已經死了,不可能活到現在。

    費仲道:“白姑娘看不上,我去取,她會不會有意見?”

    “下次你殺人之後,收取他們的寶物,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說完這話,張若塵向七星帝宮中走去。

    費仲的眼中閃過一道亮光,略帶喜色,但是,看了一眼張若塵的背影后,連忙又搖頭,覺得這是張若塵給他挖的坑。

    白姑娘喜怒無常,還是小心謹慎一些爲妙,別做違揹她意願的事。

    化形爲紀梵心的白卿兒,盤坐在殿宇中心,長裙如花瓣一般鋪陳而開。不僅外貌,就連身上的氣質都與百花仙子極其接近,空靈而又清純。

    距離她還有十丈,張若塵停下腳步。

    半個月來,他感覺到白卿兒的修爲,又有巨大進步。

    並不是他能看透白卿兒,而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一種威脅感。

    比以前更大的威脅感。

    更讓張若塵吃驚的是,此女竟然在衍化陰陽五行聖意,頭頂上方,陰陽太極圖越來越清晰,一陰一陽輪迴旋轉。

    須知,張若塵只在她面前使用過一次聖意而已,她竟然可以通過自己的參悟,解析到如此程度,可謂驚駭世俗。

    白卿兒將陰陽太極圖收回體內,睜開一雙眼眸,道:“你的聖意很強,超過歷史上絕大多數的二品聖意,對我很有幫助。”

    “我沒想過要幫助你。”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你想走一品聖意的路?”

    張若塵不言。

    “自古以來,有很多驚才絕豔的人物,都曾想過凝聚出一品聖意,可惜,無一例外沒有任何人成功。反倒是有不少,最後落得身死人亡的下場。”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像你這麼狂的女人,卻沒有走凝聚一品聖意的路,我倒是十分詫異。”

    “因爲,我懂得剋制,剋制自己不切實際的欲//望。”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你連天樞針都敢搶,還叫懂得剋制欲//望?”

    “奪天樞針,並非不切實際的事。再說,奪取它,是爲保護神女十二坊,否則現在百花仙子的真實身份,已被命運神殿知曉。失去了天樞針,他們也就變成一羣瞎子,而我將佔據最大的主動。”白卿兒道。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你爲何那麼執着於超過同時期的血絕戰神和荒天?既然有了極品本源神晶,獨自一人悄悄的找到本源神殿,將其佔爲己有,豈不是更好?”

    “你現在這樣大張旗鼓,必定已經引起驚天動盪。到時候,跟隨你去往本源神殿的修士多不勝數,甚至可能有神靈。你真能取到本源神殿中的寶物嗎?或許,將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白卿兒凝視了張若塵半晌,輕輕搖頭,道:“我本以爲,我們是同一類人,卻沒想到你的心境,竟差了這麼多。即便是和命運神殿的缺相比,你也還差了一籌。”

    “你見過缺了?”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在冰王星,已見過一面,絕世天驕,人中龍鳳。很可能,將來他會超越你,成爲你們這一代的領軍人物。而你,將會因爲你的心境,敗亡在衝擊一品聖意的路上。”

    “未來的事,誰又說得準呢?”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我知道你心中不服氣,那我便告訴你,你到底差在哪裡。本源神殿的確是我很想去的地方,但,與奪取到本源神殿中的寶物相比,我更在乎此去本源神殿的這段經歷。”

    “寶物,什麼時候都可以取,也什麼時候都可能遺失,唯有刻骨銘心的經歷,誰都奪不走,永遠屬於自己。”

    “當然,我也並不是什麼都不在乎,至少本源神殿可能存在的本源奧義,是我必須要取到的東西。”

    “至於爲何一定要勝過血絕戰神和荒天?其實你說錯了,我只是想勝過荒天而已,就像你想要勝過池瑤,將她擊敗,將她一切的榮耀和尊嚴狠狠的踩到腳下,讓她爲曾經做過的事付出應有的代價。”

    張若塵牙齒緊咬,道:“你倒是將我查得很明白。”

    “能被我如此重視,你應該高興纔對。”

    白卿兒站起身來,走出七星帝宮,站在層層白玉階梯上,卓然眺望宇宙星海,揚聲道:“星落神子已跟了一路,將命運神殿的強者都調遣過來了吧,怎麼還不現身?”

    遠處,星辰顫動,空間劇烈震盪。

    宇宙變得越來越明亮,一片璀璨的星海,出現在了七星帝宮的前方,星霧渺渺,星河懸空,衍化出種種奇妙的星空變化。

    星落站在星海中心,面戴鬼神面具,手持極兇之刃,笑道:“我只是在等,看有誰能逼你顯露出真身。可惜,全部都死了,讓我很失望。”

    白卿兒道:“看來,神子殿下是不相信,我紀梵心的實力。冥古照神蓮的神妙,豈是爾等凡人看得透?”

    星落眼中露出狐疑之色,道:“不管信不信,你已在地獄界掀起腥風血雨,今日,將你殺死,我自然可以明白真相。”

    白卿兒道:“就憑你?”

    “自然不止。”星落道。

    “譁!”

    一顆流星,劃破星空,落入星落的右側,凝成吾悅命皇的身影,手持天命戟,氣勢霸道而又強盛。

    亡靈十剎之首“天墟剎”,從一條星河上飛來,手持一件梭形戰兵,落到吾悅命皇的左側。一座古老而又廣闊的大陸,出現在他腳下,在星海中沉浮。

    與此同時,十座命運之門,在七星帝宮的十個方位顯現出來。每一座命運之門中,都站在一尊無上境大聖。

    “現在夠殺你了嗎?”星落冷聲問道。

    白卿兒淡淡的道:“不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