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座命運之門如同十輪烈日,光耀萬里,數之不盡的命運規則,彷彿無形的鎖鏈,將七星帝宮禁錮。

    空間像是凍結,時間像是靜止。

    當初,命運神殿和十大暗勢力的強者交手時,數十座命運之門懸空,但張若塵遠在萬里之外,因此,沒有太大的感覺,不知其中恐怖。

    可是此刻,處在十座命運之門的中心,他終於明白,那股壓制是何等可怕。對精神、對修爲、對意志、對心境,都有一種近乎極致的壓迫。

    若是沒有大精神、大修爲,根本衝不破壓制,會落得瞬間敗亡的下場。

    張若塵心中,不禁暗暗欽佩血靈仙,在那麼強大的壓制下,依舊可以取諸多強者的性命。

    不遠處,費仲眼中盡是懼色。

    他並不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大場面,大聖功德戰場上,也曾出現過,天庭地獄兩方大批頂尖大聖廝殺的場景。

    可是,沒有經歷過,自己這麼幾個人,遭到十多位無上境大聖圍殺的局面。其中還包括,命運神殿的昔日神子,第一命皇,死亡神宮的第一強者。

    換做別的大聖,此刻根本沒有選擇,只能自爆聖源。

    費仲悄悄向白卿兒看去,卻見她依舊鎮定自若,心中猜測,“她應該是想,利用張若塵和天運司的司空,威脅命運神殿的諸強,換取脫身的機會。這是唯一的辦法!”

    “廢話就別多說了,戰!”

    白卿兒英姿勃發,沒有要憑人質換取生機的想法,身上散發出精純至極的本源之光,比懸空的十座命運之門,加起來還要明亮,將覆蓋七星帝宮的命運規則盡數衝散。

    “竟然敢……戰……”

    費仲眼珠子都要瞪出來,心中難以置信。

    “唰!”

    白卿兒主動衝出七星帝宮,進入星落的道域星海,所過之處,星辰湮滅,道域粉碎。

    星落神情凝重到極致,爆發出比萬倍音速更快的速度,極兇之刃的至尊之力頃刻間攀升至頂點,刺向飛身而來的白卿兒。

    白卿兒一掌按出,掌心浮現出一篇文章。

    白色的文字,皆是神文,飄浮在虛空。

    文字盪漾間,有遠古的聲音,在星空中響起,闡述人間至理,紅塵悲歡。

    “《儒祖祈天書》,她怎麼精通儒道的手段?而且,還是源自崑崙界。”張若塵眉頭一縮。

    “轟隆。”

    極兇之刃擊穿聖文,鋒刃與白卿兒玉白色的手指割劃而過,發出金石鏗鏘之音。

    她的手指上,有密密麻麻的文字浮現出來,細小如塵,如蝌蚪遊走,即便至尊聖器也無法將之破掉。

    星落眼中充滿駭然,從未想過,神境之下竟有修士,可以徒手與至尊聖器對抗。而且,至尊聖器還掌握在他的手中。

    兩人錯身而過,道域對碰,發出不絕的雷鳴閃電之聲。

    星落立即意識到不妙,轉身極追上去。

    但,白卿兒已踏入天墟剎腳下的大陸世界,一指點出,如同佛陀點化衆生一般,身後出現萬丈佛光,使得她身上的氣質,變得神聖無比。

    天墟剎手中的梭形戰兵,攜帶無窮神力,精準的擊在她指尖。

    “嘭!”

    指尖撞神兵,能量漣漪四散。

    白卿兒收起手指,化爲掌印,掌心出現一尊面容含笑的三寸金佛。

    “嘭!”

    掌印擊下。

    白卿兒再化掌爲拳,身後出現一百零八尊金身菩薩的虛影,所有虛影融入拳勁中,梵音禪唱之間,爆發出一百零八重震勁。

    電光火石間,行雲流水的一連打出三擊。

    “轟隆隆!”

    天墟剎身下的大陸世界崩潰,化爲一座座碎片浮島,身體如遭重擊,向後倒飛出去。

    因爲遭到佛光的淨化,它身上的死亡力量,變得淺淡了許多。

    “佛意指,彌勒掌,普渡衆生拳。這是佛道的絕學!”張若塵眼神更沉了幾分。

    星落追上白卿兒,調動鬼神面具的力量。

    一尊巨大的鬼神身影,在他身後升起,爆發出撼天動地的一擊,虛空被壓迫的弓起。

    白卿兒右手畫圓,衍化出千丈大小的陰陽太極印圖,將鬼神的一擊,化解於無形。與此同時,她的左手,結出一道蓮花印,擋住吾悅命皇劈出的裁決之斧。

    四道人影越戰越快,最後化身萬千殘影,除無上境大聖之外,無人能看清他們的招式術法。

    這場戰鬥,看得費仲瞠目結舌。

    十位命運神殿的無上境大聖,撐起十座命運之門,全力以赴壓制白卿兒。可是,即便在這種情況下,白卿兒依舊以一敵三,獨戰星落、吾悅命皇、天墟剎,並且不落下風。

    宮南風悄悄移步,靠到張若塵身旁,臉色有些古怪。

    張若塵嫌棄的瞥了他一眼,示意他離自己遠一些。

    宮南風傳音,道:“若塵兄,你等的時機已到,還不出手嗎?”

    張若塵沒有傳音,直接開口說道:“你在說什麼?我不懂。”

    宮南風露出急切之色,道:“都什麼時候了,以我們的關係,還不能開誠佈公?現在是最好的時機,命運神殿的強者,已壓制住白卿兒,你若是出手,這個妖女必死無疑。”

    “我只是百枷境修爲而已。”張若塵道。

    宮南風道:“你是白卿兒唯一忌憚的修士,所以她不敢殺你。你若與葬金白虎合體,足以對她造成致命的威脅。”

    “我氣海傷勢未愈,強行戰鬥,恐會修爲盡廢。”張若塵無奈的聳肩,道。

    宮南風向星海中的戰場看去,臉色更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難道你不想殺了那個妖女,脫身離開?”

    “我要走,隨時可走。”張若塵道。

    宮南風覺得張若塵實在太不爭氣,千載難逢的時機,竟然都不抓住。

    咬了咬牙,他道:“行,我們現在就逃,費仲應該攔不住你。”

    “逃?爲什麼要逃?我要娶她,得留在她身邊纔有機會,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張若塵以費解的眼神,看着宮南風。

    宮南風感覺要被氣死,深深的鄙視張若塵。

    那妖女何等可怕,你竟然真的想要娶她,你有福消受嗎?

    費仲聽到張若塵說出的話,便能猜測宮南風肯定是在蠱惑張若塵與白姑娘爲敵。

    真是豈有此理。

    這個天運司的司空,修爲不高,膽子倒是挺大。

    費仲走過去,猶如提一隻雞一般,從背後一把提起宮南風,狠狠的摔在地上,踩到腳下,手中戰斧就要劈下去。

    “且慢!”

    張若塵攔住費仲。

    宮南風已是嚇得縮成一團,臉色慘白如紙,低聲道:“若塵兄,救我。”

    “此賊有反意,必殺之。若塵公子爲何攔我?”費仲道。

    張若塵道:“他是天樞針的器靈,對白姑娘有大用,不能殺。”

    好說歹說,總算勸住了費仲。

    但死罪可免,活罪卻難逃。

    費仲將宮南風猶如麪糰一般,揉成拳頭大小,在手中拋動,“麪糰”中,時時傳來比殺豬還難聽的慘叫聲。

    費仲是一個明白人,知道白卿兒雖然在與命運神殿的修士戰鬥,可是,卻依舊可以聽到張若塵和宮南風的對話。即便是傳音,也瞞不過她的感知。

    正是如此,他需要表現出忠心耿耿的態度。

    而張若塵剛纔之所以那麼說,其實,也是明白,自己就算精神力傳音,亦會被白卿兒聽到。

    命運神殿的強者出手,的確是一個時機,可是,這個時機並不好。

    因爲,張若塵看出,白卿兒到目前爲止,都只是在拿命運神殿諸強練手而已,從始至終,主動權都掌握在她的手中。

    其次,這個時機,只是宮南風在等的時機,不是張若塵要等的。

    張若塵要等的那兩人,還沒有到呢!

    欲成大事者,必要懂得隱忍,亦要懂得什麼纔是最好的時機。

    特別是實力不如對手的時候。

    張若塵不再去看外面的戰鬥,返回七星帝宮中,必須趁此機會,祕密做一件事。只有做好充分準備,在時機到來時,才能精準的抓住,給予白卿兒致命一擊。

    ……

    星落身經百戰,看出白卿兒的意圖,知道此女修爲深不可測,正在利用他們磨礪自己。她身上的氣息,無時無刻不在變得更加渾厚。

    “使用《四禁圖卷》。”星落大喝一聲。

    站在十座命運之門中的十位無上境大聖,各自取出一角古圖,調動全身力量,將其催動。

    十角古圖,連成一幅。

    圖長十萬丈,灑落下白色煙霞,如雨,如瀑,將白卿兒籠罩在了裏面。

    www▲ tt kan▲ ¢ O

    《四禁圖卷》,乃是天命司的至寶,可以用來對付神靈。

    所謂四禁,指的是禁空間,禁精神,禁魂靈,禁規則,乃是命運神殿四大神宮的修士,聯手祭煉出來。

    四禁之下,再強大的敵人,也只能束手就擒。

    遭《四禁圖卷》籠罩,果然,白卿兒被定在了圖卷下方,如同化爲石雕,渾身無法動彈。

    就連身上的魂靈波動,精神波動,都消失不見。

    “好厲害的妖女,終於將她壓制住了!我去斬她。”

    天墟剎衝入白色煙霞,調動體內的世界之力,力量氣息節節攀升,氣勢直追僞神,達到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層次。

    費仲意識到不妙,想要出手。

    一旦白卿兒被殺死,他又豈能活命?

    但,感知到天墟剎身上的波動,卻不得不選擇放棄,以他的修爲衝上去,與送死沒有區別。

    眼看白卿兒就要被天墟剎一梭擊穿眉心,忽的,《四禁圖卷》劇烈震動了一下。圖卷下方,出現浩蕩無邊的混沌之氣,以白卿兒爲中心,衍化出縹緲混亂的奇特景象。

    “不好,是混沌初開。”

    星落臉色猛烈一變,想要喚回天墟剎,卻爲時已晚。

    所謂混沌初開,指的是二品聖意“混沌初開聖意”。

    《四禁圖卷》定得住天地萬物,卻定不住混沌。

    “噔!”

    一道悠揚至極的鐘鳴聲,從混沌的最深處傳出。

    天墟剎的身體,爆碎而開。

    身體爆碎處,空間出現膨脹的跡象,通過一道道空間裂縫,可以看見一座廣闊無邊的世界,孕育在其中。

    “傳說是真的,天墟剎果然是一座大世界的世界之靈,大世界就在他的體內。天墟剎一旦身死,大世界就會呈現出來,落到冰王星所在的這片星空中。”費仲暗道。

    “我乃世界之靈,你殺不了我。”

    天墟剎的身軀快速凝聚,膨脹的空間,隨之收縮,一道道空間裂縫消失不見。

    “噔!”

    天墟剎急速後退,可是第二道鐘鳴響起,身體再次爆裂而開。

    在混沌中心,出現兩排青銅編鐘,一共六十五枚,蘊含無盡的古樸韻味,彷彿在天地初開之時,就已存在。

    “混沌初開,萬物始生,乾坤始奠。”

    白卿兒站在編鐘旁邊,以手指敲擊。

    “噔!”

    “噔!”

    ……

    編鐘被密集敲響,每一次鐘鳴,天墟剎的身體就會爆碎一次。

    一連爆碎了二十七次,天墟剎的生機絕滅,終究沒能從混沌中逃出去。一座不知多少億裏廣闊的大世界,在空間中,逐漸呈現出來。

    衆人本以爲,天墟剎臨死釋放出大世界,可以以世界鎮壓白卿兒。

    但,大世界卻被混沌吸收,融入了白卿兒的聖意中。

    世界展現出來一萬里,就被吞噬一萬里。

    展現出來十萬裏,吞噬十萬裏。

    星落無比艱難的說道:“是完整的二品聖意,沒想到,沒想到,在我們這個時代,竟然出了一個無上境的元會級天才,神境之下無敵。走吧,憑我們的實力,殺不了她,沒必要再做無謂的犧牲。”

    “我們想走,別人未必會放我們走。”吾悅命皇面露絕然之色,苦笑道:“你帶他們逃走,我來斷後。此女若是天庭一方的修士,那麼,今日無論如何也得將她除掉。”

    星落深深的盯了吾悅命皇一眼,知道他意欲何爲,道:“其實還沒到那一步,她雖然達到了元會級的層次,可是,我依舊感受到她身上有破綻,力量沒有傳說中那麼強大。否則,她殺天墟剎,只用一擊就夠了,不至於使用二十七擊。”

    “走,別再猶豫。去請原阡陌和閻昱,只有你們三人聯手,才能制她,弄清楚她的目的,殺死她,爲我報仇。當然,我若能夠殺死她,自然是最好不過。”

    吾悅命皇心意已決,衝入進混沌之中,身體燃燒起來,背影顯得無比悲壯。

    “天命司旗下修士,必以生命捍衛命運神殿,至死不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