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費仲被張若塵一棍打懵,從柱子上滑下來,眼神茫然而又震驚。

    百枷境的張若塵,怎麼會這麼強大?

    不。

    就算他是元會級天才,也不可能強到如此地步,可以隨手劈飛無上境大聖。張若塵身後的那道虎影,是什麼東西?

    雖是一道影子,卻讓他聖魂悸動。

    宮南風看着張若塵騰飛而去的身影,內心激動得顫抖,“若塵兄沒有繼續隱忍,終究還是選擇了出手,太好了,有救了,有救了!”

    ……

    萬聲天旋大陣中。

    僅剩的四位無上境大聖相互對視,眼中露出憤慨和絕死之意。

    “神子殿下,你且進入極兇之刃的內空間暫避,接下來,交給我們吧!”四位無上境大聖之一的蒼聖,冷然的道。

    星落哪裡不知他們想要一起赴死,苦笑道:“沒用的!紀梵心的精神力強大,你們不是吾悅命皇,想要在她眼皮子底下自爆聖源根本不可能。”

    “只有我,以鬼神面具的力量,抵擋住她的精神力穿透,你們纔有機會。所以,就算是與她玉石俱焚,也該我來。”

    “你們躲進極兇之刃的內空間,我與她拼最後一次。”

    那位長有四隻眼睛的無上境大聖,搖頭道:“不行,神子殿下無論如何都不能自爆聖源,你若死,命運神殿對這個時代,將再也沒有掌控力。”

    星落道:“我早已不是神子,死於不死,對神殿的影響並不大。諸位放心,神殿底蘊深厚,沒那麼容易垮下去。等新任神女和缺成長起來,任何人想興風作浪,都難逃一死。”

    若有別的選擇,星落又怎麼可能甘心,與敵人同歸於盡?

    不這麼做,他們所有人,都將被陣法耗死。

    四位無上境大聖心中悲慼,很是無奈。

    曾幾何時,他們這些人,去往任何一族都會受到至高無上的接待。出現到功德戰場,可殺得天庭一方的大聖片甲不留。

    可是現在,竟然連自爆聖源都做不到。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長有四目的無上境大聖,咬緊牙齒,怒目望向花海中的“紀梵心”。

    星落道:“如果沒有被困在萬聲天旋大陣中,我倒是有幾分把握帶你們逃走。”

    “也就是說,只要能夠破陣,我們脫身的機會將大增?”蒼聖取出一枚鎮紋石,道:“這枚鎮紋石,乃是神殿的一位陣法天師煉製出來,或可破陣。”

    星落搖頭,道:“一旦陷入陣法,就算神殿中的那位陣法天師親至,也是無可奈何,更何況是區區一枚鎮紋石?除非,有絕頂強者,在陣外出手,纔有機會破掉紀梵心的陣法。”

    四位無上境大聖神情黯然,他們都知,能讓星落稱爲絕頂強者,至少也要是與他相同級別的人物才行。

    這種人物,整個地獄界都是屈指可數。

    哪裡去找?

    “你們看,有不死血族的強者飛過來。”那位四目無上境大聖,驚呼一聲。

    星落本已做好自爆聖源的準備,聽到這話,心中倒是有些意外,暗想,難道先前的戰鬥,驚動了恰好路過附近的不死血族強者?

    可是,不死血族神境之下,似乎沒有無上境的元會級人物。

    普通的無上境大聖前來,只是送死。

    星落望了過去,眼神變得異樣,詫異的道:“怎麼會是他?”

    遠處的暗黑虛空中,飛來一片稠密的血雲。

    張若塵背生十二翼,站在血雲中,神威浩蕩無匹。既有半神之體的神威,也有葬金白虎的威勢,簡直就像真神降臨。

    白卿兒瞥了過去,道:“你終於忍不住了,要與我爲敵?”

    “你已經贏了,何必要趕盡殺絕呢?”張若塵雙瞳被真理規則和葬金神紋佈滿,與白卿兒對視,無一絲懼色。

    白卿兒道:“我要殺的人,誰都阻止不了!”

    “你要殺閻皇圖和閻折仙,我不就阻止了?這一次,我也想試試。”

    烏金戰天柱從張若塵手中飛出,在一道道神氣的催動下,柱體膨脹,變得比山峰還要粗大,金色光華向四方蔓延,化爲一片金色海洋。

    金色海洋中,戰氣如雲霧一般翻滾。

    烏金戰天柱被催動到極致,爆發出無與倫比的至尊之威,將白卿兒所在虛空的花海擊碎,向她劈落下去。

    白卿兒目光冷銳,道:“這就是葬金白虎借給你的力量?的確很強,可惜你的境界太低,還無法理解透其中的奧妙,空有一身蠻力而已。”

    白卿兒沒有選擇與烏金戰天柱硬碰硬,向左邁出一步。

    只是一步,卻橫跨百里,輕鬆避開張若塵這撼天動地的一擊。

    烏金戰天柱橫掃過去,再次擊出。

    柱身上,不知多少萬道至尊銘紋,猶如天地脈絡一般,要將白卿兒定在空間中,逼她硬接張若塵的攻擊。

    “你的攻擊太粗淺,再強的兵器執掌在手,也傷不到我絲毫。”

    白卿兒化爲一縷青煙,繞過烏金戰天柱,再次避開。

    她在與張若塵交手之時,精神力依舊掌控萬聲天旋大陣,鎮壓包括星落在內的命運神殿五大強者,顯得輕鬆自若。

    張若塵一連劈出數十擊,力量剛猛無比,神境之下幾乎無人敢硬接,可是,每一擊卻都像石沉大海,被白卿兒無聲無息避開。

    這裡的戰鬥波動,早已蔓延出去,必定會被別的修士察覺。

    白卿兒若是不想被鋪天蓋地的修士圍攻,只能儘快結束戰鬥,遁身而去。張若塵的出手,倒是給她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你攻了這麼久,是不是也累了,接我一招試試。”

    “陰陽五行掌!”

    白卿兒一掌拍出,像極了陰陽五行聖意的太極圖印浮現出來,與掌力結合在一起,爆發出排山倒海的力量。

    張若塵不知白卿兒爲何能夠模擬出陰陽五行聖意,但是卻知,這道所謂的聖意,只是徒有其形而已。

    當然,由白卿兒打出,即便只是徒有其形也非同小可。

    當初白卿兒還沒這麼認真,只是隨手一抓,都能在萬里之外,捏死堪稱半神的黑屍剎。

    這一擊,比捏死黑屍剎的那一抓,強了一大截。

    “這一掌,是專門爲你而創。”白卿兒道。

    “藏山魔鏡。”

    一面古鏡,飛了出來,爆發出連綿千里的魔氣。

    魔氣中,浮現出一座座宏偉的山嶽,抵擋白卿兒的掌印。

    “轟隆隆。”

    一座座魔山被打碎,最終,掌印與藏山魔鏡的鏡面碰撞在一起,鏡面猶如一層水幕,沉陷下去,將掌印亦是吞了進去。

    白卿兒輕咦一聲,突然,眼神一沉。

    她發現,藏山魔鏡懸浮在那裡,可是,張若塵卻消失不見。

    “不好!”

    白卿兒轉身望去,只見,張若塵從空間中走出,出現在萬聲天旋大陣的上空。

    他手持烏金戰天柱,雙臂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葬金規則神紋,體表浮現出一隻高達千里的白虎虛影,爆發出氣吞天河的力量。

    烏金戰天柱劈出,使得萬聲天旋大陣崩塌了一角。

    一枚青銅編鐘被打飛出去,鏗鏘震耳的聲音,響徹寰宇。

    星落以星海裹挾住四位命運神殿的無上境大聖,趁此機會,從大陣的缺口處逃出,爆發出超過萬倍音速的速度,向天外逃遁而去。

    “多謝救命之恩,來日必有厚報。”星落的傳音,在張若塵腦海中響起。

    白卿兒的真身,從那片破碎的空間中走出來,與花海中的假身融爲一體,眼神前所未有的冷沉,一步百里的向張若塵走去,道:“張若塵,你敢壞我大計,留不得你了!”

    白卿兒沒有動用青銅編鐘,一指點了出去。

    明明隔了數百里,可是,她的指尖點出後,卻徑直出現在張若塵身前,似瞬間穿透了空間。可是,張若塵根本沒有感受到空間波動。

    情急之下,張若塵一掌按出去。

    身後的虎影,跟着擡起巨大的爪子,與張若塵出掌的軌痕相同,亦是按了過去。

    掌心擊在白卿兒的指尖。

    張若塵的手掌上,戴有君王聖器級別的拳套,更有數之不盡的葬金規則神紋。

    拳套下,手掌化爲金色。

    “啪!”

    一聲碎響。

    君王聖器級別的拳套,承受不住白卿兒的指勁,出現三道裂痕,緊接着,“嘭”的一聲碎開,化爲廢鐵殘片。

    有些殘片,割在張若塵臉上,留下血痕。

    張若塵急退出去,手掌疼痛欲裂,連忙背到身後。指縫中,有鮮血溢出。

    即便是神紋,也擋不住白卿兒的這一擊。

    張若塵定睛看去,只見,白卿兒已來到他的十數丈外,肌膚中散發出來的本源之光,蓋過了他身上的神氣。

    她心中很怒,怒的不是張若塵放走了星落等人。

    怒的是,自己本已做出決定,要一路殺去本源神殿,磨礪自己的同時,也是想通過殺戮,積累身上的威勢。

    到達本源神殿,就是她威勢最巔峰之時。

    可以憑此威勢,一舉衝破境界,立地成神。

    可是張若塵卻阻礙了她,破了她的勢,使得她的心境變得極不順暢。

    “死!”

    “十日同天印。”

    白卿兒的長髮飄飛起來,右手五指結成一道奇妙的印記,擊了出去。

    五指四周,空間內凹,形成一層層空間震勁波浪。

    在空間震勁波浪的中心,出現十道明亮的光點,宛若十輪烈日急速旋轉,釋放出焚天煮海的恐怖熱量。

    “吼!”

    一道虎嘯傳出。

    “張若塵,今日我便傳你一招史前神通,起源八法。”

    “起源八法第一法,太清推雲手。”

    葬金白虎的聲音響起之時,張若塵只感覺,氣海中的六億七千萬道葬金規則神紋自動流出,以奇妙的軌跡,在體內運行。

    與葬金規則神紋一起運行的,還有葬金白虎不斷注入張若塵體內的神氣。

    在這一瞬間,張若塵的身體,有些不受控制,雙手雙腳自動演化出一個古怪的姿勢,雙手推了出去,擊向白卿兒的指印。

    “轟隆。”

    白卿兒渾身震顫了一下,向後飄飛,眼中露出吃驚的神色。

    從她踏入無上境以來,張若塵是唯一一個,可以將她擊退的修士。儘管她知道,那股力量的源頭,來至葬金白虎。

    張若塵口吐鮮血,拋飛出去數十里遠,肉身被十日同天印打出三個血窟窿。

    每一個血窟窿,都有拳頭大小,

    葬金白虎嘆息一聲:“沒辦法,還是敵不過。你的這具半神肉身,與她的無上法體比起來,差距太大了!而且,你體內的葬金規則神紋,僅有六億七千萬道而已。”

    “無妨,我的目的已經達到。”

    張若塵故意裝出傷得極重的模樣,再次運轉暗勁創傷自己,吐出數口鮮血,纔是奄奄一息的站起身,衝白卿兒笑道:“你不敢殺我。”

    ……

    一連逃了數千萬裡,到達另一片星空,星落終於支撐不住,倒在一塊長達百里的宇宙岩石上。

    “神子殿下。”

    蒼聖連忙蹲下身,想要將他扶起。

    “不用,我自己來。”

    星落緊咬牙齒,緩緩的坐了起來,將一枚療傷聖丹服下,控制住體內嚴重的傷勢。

    那位長有四目的無上境大聖,心有餘悸的道:“沒想到,最後居然是張若塵救了我們,這一次,欠了他天大的人情。”

    “本來他修成二品聖意,造成’命溪倒流,水淹神殿’的不祥異象,我對他很有敵意。現在看來,這多半是一個巧合,福祿神尊沒有看錯人。”來自裁決司的一位無上境大聖,道。

    蒼聖神情狐疑,道:“大家想過一個問題沒有?既然張若塵和葬金白虎大人可以出手,爲何一開始不與我們聯手對付那個妖女?若是一開始就聯手,我們未必會敗。吾悅命皇和天墟剎他們,或許就不用死了!”

    “你什麼意思?懷疑張若塵是故意這麼做,想要削弱命運神殿的實力?既然如此,他爲何出手救我們?”那位長有四目的無上境大聖,有些怒意的道。

    蒼聖道:“我查過張若塵的相關資料,他和百花仙子紀梵心關係莫逆。”

    “那個女子是不是紀梵心,還不一定呢!”那位長有四目的無上境大聖道。

    “別吵了!張若塵出手救了我們,是不爭的事實,而且,我大概能猜到他爲何最開始沒有出手。”星落道。

    蒼聖問道:“爲何?”

    星落道:“首先,你們得明白一件事,張若塵和那個女子,必定是敵對的關係。就算她真是紀梵心,憑張若塵在地獄界的所作所爲,你們覺得,她還會將張若塵視爲知己好友嗎?”

    “恐怕會對張若塵厭惡到極點。”那位長有四目的無上境大聖道。

    星落點了點頭,道:“沒錯!所以,張若塵和宮南風,其實就是她在地獄界橫行無忌的人質。一旦惹出了神靈,她可以憑此自保。”

    “張若塵爲何一開始沒有出手?”

    “無非是這幾點原因,第一,張若塵中了天道箭,自己的傷勢極重,想要出手,卻有心無力。”

    “第二,他知道紀梵心有多麼強大,就算自己與我們一起出手,也沒有任何勝算。”

    “葬金白虎大人出手,我們也沒有勝算?”蒼聖一驚。

    星落嘆息一聲:“雖然很不願承認,可是,這是不爭的事實。葬金白虎大人雖然是神靈,可是,是史前神靈,受天地規則的壓制,根本無法出手。一旦動用了太強的力量,就會遭受天罰。”

    “你們難道沒有看見,先前它也是將力量傳給了張若塵,由張若塵出手,才能力戰紀梵心。”

    “張若塵不出手,或許紀梵心暫時還不會殺他。一旦出手,紀梵心豈能容他?張若塵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可是爲了救我們,卻還是果斷出手。此刻,他恐怕正面臨着生死之劫。”

    四位無上境大聖皆是沉默。

    蒼聖臉上動容,露出愧疚之色。

    星落繼續道:“其實還有第三個原因,那就是,張若塵與我們根本沒有交情,憑什麼與我們並肩作戰?他根本信不過我們。要知道,不久前,裁決司還對他喊打喊殺,心中沒有記恨,就已經不錯了!”

    “那他後來,爲何又出手了呢?”蒼聖道。

    星落道:“我覺得,無非兩個原因。第一,張若塵是想用行動告訴我們,他沒有背叛地獄界,希望將來被誤解之時,可以得到我們的支持。”

    “第二,只有我們逃走,才能聯合各方勢力,做出更加周密的佈置,對付紀梵心。否則,紀梵心的真實實力,永遠沒有人知道,衝上去多少修士,就得死多少。”

    蒼聖點了點頭,道:“我仔細想了想,紀梵心應該不敢輕易殺張若塵。張若塵很有可能是故意留在她身邊,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牽制她。”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張若塵一人抵得上千軍萬馬,可謂忍辱負重。將來若有機會,倒是可以與他交個朋友。”

    星落又道:“現在我們有三件事,必須立即去做。”

    “蒼聖,你去查百花仙子紀梵心,在千蕊界,還是在天庭。若是都不在,那麼這個紀梵心,很有可能就是真的。”

    “四瞳君,你去查紀梵心的真實目的是什麼,爲何肆無忌憚的在地獄界大開殺戒?”

    “妖雲祭祀,你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奧雲小行星帶,提前將消息告知與命運神殿交好的各方勢力,令他們不要輕舉妄動。敵人比他們想象中要強大數倍,甚至數十倍。”

    ……

    做出各種佈置後,星落又打出兩道傳訊光符,聯繫閻昱和原阡陌。

    ……

    前天錄了一個視頻,發在微信公衆號,給大家講了一些神境之下的巔峰戰力劃分,什麼是“元會級天才”,什麼是“元會級人物”。

    大家可以關注微信公衆號“飛天魚”,恢復關鍵字“神境之下”即可查看。

    第一次錄視頻,有點緊張,說的川普,可能很多不是四川的讀者聽不懂,請多擔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