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不敢殺我。”

    張若塵的聲音迴盪不止,還帶有笑意,充滿自信。

    “是嗎?”

    白卿兒的指尖,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涌出,扭纏成一根細長的絲線。

    一根絲線,卻是斬殺世間聖靈的利器。

    “吼!”

    張若塵背後浮現耀眼的金芒,化爲一團如絲如綿的光雲。

    葬金白虎的真身顯現出來,站在金色光雲中,眉心的“葬”字,釋放強大的神威,即便以白卿兒的修爲,也被震懾住,立即停下腳步。

    她的眼神,充滿凝重。

    張若塵和白卿兒的修爲,差距很大。

    可是,白卿兒和葬金白虎的修爲差距,卻更大。

    若不是忌憚天地規則引來的天罰,葬金白虎只需吹出神息,就能將白卿兒吹成一具白骨。甚至,可能骨頭都無法留下。

    白卿兒收起規則絲線,道:“傳說中的葬金白虎,終於顯露出真身。”

    葬金白虎走到張若塵左則,揚起碩大的頭顱,道:“你若殺他,我不惜一切代價,也會殺你。”

    “不怕引來天罰?”白卿兒道。

    葬金白虎道:“天罰未必殺得了我,可我出手,你必死。”

    張若塵凝望對面的那位絕色女子,心中暗暗佩服,承受葬金白虎的強大神威,卻能從容自若,不愧是陣法天師,不愧是神境之下最巔絕的人物。

    白卿兒沉思半晌,道:“你看,我的天資如何?”

    “元會之資,天下無雙。”葬金白虎道。

    白卿兒道:“那麼,我做你的引導者如何?張若塵修爲太低,而且在《神儲卷》上的排名也不高,將來恐有大劫,並非你最佳的人選。”

    “不行。”葬金白虎道。

    白卿兒道:“爲何?難道你是覺得,張若塵未來的潛力更大?”

    “不,單純是因爲,你得罪了我,我很生氣。”葬金白虎的一雙虎目,筆直的瞪着白卿兒,一副很記仇的樣子。

    白卿兒曾稱它爲“病貓”,說話極其囂張。

    葬金白虎小氣得很,一直懷恨在心。

    正是這個原因,葬金白虎才承諾張若塵,只要是與白卿兒戰鬥,可以無限制的借用它的力量。

    此仇不報非虎類。

    張若塵突然發現,這隻老虎還是很有性格,忍不住想要撫摸它的屁股。可是,手剛剛想要落下,卻忽的頓住,想到對方不是小黑,而是一尊強大的神靈,於是,連忙收了回去。

    張若塵因爲受了傷,臉色很蒼白,道:“其實以我們現在的距離,就算葬金白虎不插手,我若要走,你也留不住我,更殺不了我。”

    “這麼自信?”白卿兒道。

    張若塵和白卿兒相距三十里。

    對頂尖大聖而言,這個距離,幾乎可以忽略。

    轉念之間,就能跨越。

    張若塵從容的伸出一隻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道:“不信你可試試。”

    白卿兒盯向葬金白虎,道:“是他自己想要試,我若殺了它,你不會有意見吧?”

    “你若能殺他,只怪他自己找死便是。”葬金白虎似乎也對張若塵很有信心。

    三十里的距離,別說張若塵,就算是吾悅命皇那種級別的強者,也沒可能脫身逃走。

    白卿兒還真有些不信,張若塵只憑百枷境的修爲,不借葬金白虎的力量,可以從她面前逃走。

    “唰!”

    白卿兒的體內,衝出一道人影分身,化爲白影,急速飛出去。

    憑她的身份修爲,殺一個百枷境大聖,當然無需動用真身。

    一具分身,便是足夠。

    就像張若塵出手殺一個聖王一樣,若是動用真身,那麼,未免也太看得那個聖王。

    “譁!”

    雖是一具分身,爆發出來的速度,卻也超過萬倍音速,閃電般跨越三十里,一爪扣向張若塵的脖頸。

    脖頸被捏碎。

    但那,只是張若塵的殘影。

    張若塵的真身,已先一步跨越空間,挪移出去,出現到八百里外,道:“一具分身就想殺我,你太低估時空傳人了!”

    “一具不夠,多來幾具便是。”

    白卿兒心念一動,八百里外,張若塵的身後,自動凝聚出一尊白卿兒的分身,一掌擊向他的背心。

    張若塵立即撐起虛時間領域,再次空間挪移而去。

    撐起虛時間領域的目的,並不是要擋住白卿兒的攻擊,而是要爲自己施展空間挪移爭取時間。與白卿兒這種級數的強者交鋒,一個剎那的時間,就能分出勝負生死。

    虛時間領域,可以幫助張若塵,爭取到那一剎那的時間。

    “唰!唰!唰……”

    白卿兒分出的分身越來越多,達到上數十尊,每一尊的戰力都遠勝張若塵,有一擊殺死張若塵之力。

    滿天身影飛舞,如同有成千上萬的白衣天女,在圍殺張若塵。

    可是,她們卻難以傷到張若塵一絲一毫。

    張若塵既是達到了百枷境大圓滿,體內神力浩蕩,又獲得了萬分之九十九的空間奧義,論逃命的本事,神境之下怕是沒有幾個修士可以超過他。

    “收!”

    所有分身,盡數飛回去,重疊在白卿兒身上。

    白卿兒道:“我倒是真的低估了時空傳人的逃命本事。”

    張若塵哪能聽不出白卿兒的貶低之意,並不放在心上,笑道:“你若常年被追殺,被刺殺,被圍殺,也能練就這身本事。天下修士,皆爲長生不死而修煉,可謂剩者爲王。能活到最後,才能笑到最後。”

    “那我得認真一些了!”

    白卿兒閉上雙眸。

    張若塵生出不好的預感,明白白卿兒要發動精神力攻擊,連忙調動體內的血煞之氣,注入戰神腰帶。頓時,腰帶血芒大盛,釋放出神氣和戰神意念,在張若塵背後凝化成一對巨大的血翼。

    戰神腰帶的確是只有在張若塵遭到神靈攻擊的時候,才能得到血絕戰神的神力,從而保住張若塵的性命。

    但,戰神腰帶本身也是一件至寶,足以用來抵擋精神力攻擊。

    張若塵最忌憚的就是白卿兒發動精神力攻擊,因爲,精神力可以瞬間跨越千里、萬里,即便使用空間手段,也很難逃脫。

    爲了以防萬一,張若塵又激發出火神鎧甲,籠罩全身,並且暗暗催動真理之心。

    果然,只是白卿兒閉眼的一瞬間,強大的精神力風暴襲來。

    精神力風暴無聲無息,可是,由一位精神力強度六十九階半的大聖施展出來,神境之下,怕是無人敢硬扛。甚至,那些精神力較弱的神靈,都會頗爲忌憚。

    張若塵有種種抵禦手段,卻依舊選擇施展空間挪移,儘量避開與精神力風暴接觸。

    “空間已被我定住,你怎麼逃?”

    白卿兒攤開一隻手掌,隨之出現長達九萬里的掌印虛影,懸浮在宇宙中,極其震撼人心。

    張若塵猶如站在她掌心一般,身體渺小得猶如灰塵。

    空間的確被定住了,比在暗黑星上還要穩固,就算是神境之下最頂尖的空間修士,也無法施展出空間挪移。

    但,張若塵今非昔比。

    “你定不住啊!”

    張若塵腳掌向下一踩,密密麻麻的空間銘紋從腳心衝出,交織成一座空間傳送陣法。

    並不是真正的空間傳送陣,而是空間奧義,與空間規則的結合。

    “譁!”

    空間陣法旋轉了一圈,張若塵瞬間消失不見,傳送到三十萬裡之外。

    白卿兒眼眸中浮現出一道異樣之色,隨即想通了什麼,莞爾一笑,收起長達九萬里的掌印虛影。

    半晌後,她目望從天邊飛回來的張若塵,道:“你掌握了多少空間奧義?”

    張若塵知道瞞不過她,於是,笑問道:“你掌握了多少本源奧義?”

    “好吧,我承認在三十里的距離之外,的確很難殺死你。但是,你千萬別跟我走得太近,若是距離太近,我殺你還是很容易的。”白卿兒道。

    三十里是面前張若塵和白卿兒的一個安全距離。

    有這三十里,張若塵就有足夠的時間做出反應,躲避白卿兒的任何殺招。

    “你這是在下逐客令嗎?”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我不管你是出於什麼目的跟着我,可是,現在你該離開了,繼續跟着我,對你沒有好處。”

    “你是在怕我嗎?”

    張若塵走了過去,走入進三十里之內。

    接着是十里之內。

    ……

    他來到白卿兒的對面,近距離看着這位風華絕代的女子,道:“我說過,我要娶你的,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

    葬金白虎來到張若塵的身旁。

    白卿兒道:“你想的是,奪回極品本源神晶和天樞針。”

    張若塵搖頭,道:“我要天樞針來幹什麼?萬一將來被命運神殿的神靈發現,豈不是自掘墳墓?神器雖好,可是以我現在的修爲,根本用不上,反而是件禍事。那位命運神殿的司空還在呢,萬一他將我想要私吞神器的事稟告上去,我在地獄界,將再無立足之地。”

    “我要極品本源神晶也沒有用,我又不是本源掌控者,根本找不到本源神殿。何不跟着你,省時又省力。況且,你去本源神殿,要的是本源奧義。可是本源奧義對我而言意義不大,我去那裡,只是想尋找修煉出一品聖意的機緣。”

    “除此之外,對你我而言,本源神殿中其它寶物,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所以,我們的利益,並不衝突。我想娶你,是真心實意的話。你爲何不信我?”

    白卿兒很清楚,張若塵這些話都是在麻痹她,可她卻偏偏找不出張若塵話語中的破綻。

    因爲,他說的都是事實。

    張若塵繼續道:“你若不信我,覺得我是不懷好意,其實,對你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這也是一件好事?”白卿兒道。

    “當然。”

    張若塵道:“你高調前去本源神殿,根本不是爲了殺戮,而是爲了磨礪自己。身邊有我這麼一個不懷好意,隨時可能被她下手的陰險之徒,豈不也是一種磨練?”

    “你說的,好像有那麼一點道理。”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那你是願意相信前者,還是後者?”

    “無所謂。”

    白卿兒化爲一道白光,破空而去。

    葬金白虎哼了一聲,鼻孔中噴出兩管金色的氣霧,道:“你問她最後那個問題幹什麼?還不如問她,上官闕在哪裡。”

    張若塵道:“你不懂。”

    “我懂!你問出的那個問題,是在試探,你在她心中的分量。無論她回答是前者,還是後者,至少證明她很看重你。無論將來你們成爲情人,還是死敵,至少現在將你張若塵當成了一號人物。可是一句無所謂的迴應,代表她根本不在乎你的想法,你依舊微不足道。自尊心很受打擊吧?”葬花白虎道。

    張若塵咳嗽了兩聲,嘴裡咳出血來,道:“你的想法太狹隘了!”

    “男人嘛,遇到優秀的女人,特別是曾經擊敗過自己的女人,總是想征服的,從而來證明自己的優秀和強大。”葬金白虎道。

    “這個想法,更加狹隘。”

    張若塵向七星帝宮的方向飛去,眼神變得越來越凝重。

    白卿兒的確是一個很難看透的女子,身上似乎藏有無盡的秘密,誰都不知道她還有多少底牌沒有使用出來。

    更關鍵的是,無論張若塵怎麼試探,都很難找到她的破綻。

    其實,命運神殿那些大聖和白卿兒的戰鬥,張若塵從始至終都沒有打算出手。

    最後之所以出手,其一,當然是因爲,神境之下還能牽制白卿兒的強者屈指可數,星落若死,便是等一少了一個。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更加重要的目的。

    第一,張若塵想要試探,吾悅命皇自爆聖源,是否有令白卿兒受傷。

    事實證明,白卿兒的確受傷了!

    否則,她不會被葬金白虎和張若塵的一擊神通擊退,而且她沒有去追殺星落等人,更無法在三十里外傷到張若塵。

    第二個目的,張若塵是想掩飾,自己傷勢已經痊癒的事實。

    傷勢不可能永遠都不痊癒。

    如何掩飾?

    只能傷得更重。

    張若塵的氣海早已痊癒,甚至在白卿兒和命運神殿的強者交手的時候,進入七星帝宮,憑藉自己對乾坤界的掌控和接天神木的輔助,逼七手老人暫時臣服,共同對抗白卿兒。

    現在看似傷得更重,實際上,都是肉身的傷勢,憑藉白蒼血土的恢復能力,這點傷勢根本不算事。

    白卿兒太聰明瞭,只有讓她親手重傷張若塵,她才能確信張若塵依舊有傷在身,就算有葬金白虎幫助,也發揮不出多麼強大的戰力。

    因此,張若塵很樂意被白卿兒忽似,甚至認爲他只會逃命。

    時機沒有到來之前,必須示敵以弱。

    這是一件很無奈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