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留不留得住,可不是你說了算。」

    姑射靜慘白如紙的俏臉上,再次露出嫣然笑容,即便已是強弩之末,虛弱至極,依舊如冬日紅梅一般迎向碾壓而來的星河。

    做為羅祖雲山界的傳人,豈能沒有底牌?

    一幅圖卷,從她袖中飛出。

    圖卷是使用神獸的皮煉製而成,在姑射靜的死靈魔氣催動下,於虛空,緩緩展開。

    圖卷上,畫的是《艷陽照九州》。

    「嘩!」

    姑射靜雙手虛托,十指透明如冰晶。

    頓時,火紅色的光華,從圖卷中湧出,散發出炫目的神霞。

    一輪恆星一般的艷陽,從神霞中衝出,冉冉升起。

    「這是……偽神之力?」

    「莫非那張戰圖中,蘊含一尊偽神全力一擊的恐怖能量?」

    ……

    沙漠中,緊追上來的大聖強者,一個個瞪大眼睛,驚駭至極。

    只有偽神,才能爆發出一顆恆星的力量。

    白衣神秘強者搖頭,道:「沒那麼可怕,如果是一顆真正的恆星,別說機封聖府的陣法,就算是整座神女城中的道鎖、大聖銘紋、神紋,都將瞬間熔化破滅。偽神全力一擊,一座聖城都將毀滅消失。偽神若是自爆,堪比一顆恆星爆炸,能摧毀整顆冰王星。」

    《艷陽照九州》中飛出的恆星,撞毀星河,直向白卿兒衝去。

    白卿兒身後那些大聖修士,哪敢上前,紛紛遠遁,避恆星的光芒。

    其中有兩位百枷境大聖避退不及,被恆星散發出來的光束擊中。其中一位,背心出現一個臉盆大小的窟窿。另一位,半個身體直接融化消失。

    在姑射靜這種無上境大聖的面前,百枷境大聖的性命,顯得極為脆弱,與凡人沒有區別。

    「你連拚命的手段都用出來了嗎?」

    白卿兒盯着飛來的恆星,雪白晶瑩的臉上,沒有任何波動,正要出手之時,感應到了什麼,隨即,收回運轉了一半的力量。

    她身後,一柄金刀揮出。

    刀芒如同從天外垂落下來的瀑布,擊在恆星上,將其斬裂而開。無數火焰,像是分解了的隕石一般,墜向沙漠的各處。

    雲桓鐵血王被恆星碎裂后的一團余火擊中,瞬間受了重傷,鮮血狂吐不止。

    「刺啦!」

    《艷陽照九州》圖卷粉碎。

    即便是神獸皮,也承受不住巫馬九行的刀氣。

    圖卷下方的沙漠,被刀氣撕裂開一道深不見底的峽谷,黃沙不斷向峽谷中滑落。

    構成沙漠世界的陣法,被這一刀重創,無數陣法銘紋斷裂,變得很不穩定,陣法出現破裂的現象。

    小黑將最好一層陣法銘紋破解,瞪大雙眼,露出喜色,嘿嘿一笑:「成了,陣法破掉了!」

    張若塵和姑射靜卻笑不出來,目光死死的盯着,從遠處走來的巫馬九行。

    陣法破掉了又如何?

    有巫馬九行在,他們走不掉。

    巫馬九行手持宙繁鐲,目光中,帶有一抹深思和追憶,道:「三百年前,就是在這冰王星,與御邱神子一戰。當時,他初入無上境,而我已達無上境巔峰,可稱半神。」

    「他朝氣磅礴,鋒芒畢露,執掌命運神殿,整個地獄界無人不服。而我,雖然境界高於他,更是威震暗黑世界,可惜在他的無上光芒面前,顯得微不足道。」

    「當年,我心懷銳氣,只想擊敗命運神殿的神子,從而證明自己,揚名天庭和地獄。」

    「可惜御邱神子雖然只是初入無上境,卻已有天下無敵的神通,我竭盡全力,也只能與他打成平手。我知,最多再過數十年,我必定敗給他,於是拚命的修鍊,甚至去闖了一些神靈都視為禁地的古之遺跡。」

    「三十年前,我神通大成,刀道入神,自信滿滿的出關,勢要敗盡天庭和地獄的所有強者,以無敵天下的姿態,踏入神境,成為這個元會的代表人物之一。」

    「可惜,我最想擊敗的對手御邱神子,卻渡劫失敗,化為九天塵泥中的一粒。」

    巫馬九行並沒有因為御邱神子死,而感到高興,反而陷入無盡的失落,心中遺憾不已。

    之所以,三十年來,都沒渡劫破神境,就是還沒有遇到能夠與御邱神子相匹敵的對手,無法彌補遺憾和殘缺的心。

    挑戰卓雨農,就是想要彌補心中的遺憾。

    可惜,卓雨農還差了一截,無法和昔日的御邱神子、封塵劍神相比,並不是他一直在找的對手。

    「猶記當年雪,只為青衣白。」

    「今日雪亦在,寒盡天下人。」

    巫馬九行收拾起自己複雜的情緒,目光重新落到張若塵的身上,道:「按理說,我本該給你成長起來的機會,讓我見識元會級天才無上境時的戰力。可惜,我並不是那種喜歡刻意弄險的人,能夠現在殺死你,何必要等到將來?」

    在場的修士,一個個都面面相覷,他們沒有想到,像巫馬大人這樣的存在,竟然想要親自出手擊殺張若塵這個百枷境的修士。

    但是很快,他們便是心領神會。

    巫馬大人一定是為了張若塵身上的奧義,只要奪取了那些奧義,他的實力,必定邁向更高的巔峰,成為這個元會的代表人物不在話下,從此列入各大神殿的史書,被人銘記千秋萬代。

    所有人看向張若塵的目光,都變得漠然,沒有任何情緒。

    看一個死人,需要什麼情緒?

    包括姑射靜,也是那樣的眼神,嘆道:「我低估了巫馬九行的膽魄,他在受傷了的情況下,還敢待在神女城這樣引人矚目的地方。這一次,害苦了你。不過,赴死路上,你也不會寂寞,畢竟還有我們陪你。」

    一貫囂張的小黑,此刻也說不出囂張的話。

    沒辦法,巫馬九行太強了,或許只有女帝在無上境時,才能擊敗他。別的無上境大聖,能夠接他一刀,已經可稱神境之下巔峰的強者。

    即便御邱神子在世,封塵劍神沒有破境,也未必能敗他。

    出乎所有修士意料,張若塵非凡沒有絕望和服輸,反而長笑一聲,身上戰意大漲,道:「想要殺我者,何止是你?天下第一又如何,戰便是。」

    張若塵喚出黑森森的沉淵古劍,腳踏沙漠,大步流星向巫馬九行直面衝去。

    身上那股一去不歸的氣勢,讓在場那些修為遠遠高於他,自認為比他強大的大聖,皆是為之震撼。換做是他們,可敢有迎戰巫馬九行的勇氣?

    沒有。

    當巫馬九行站在他們面前時,他們的戰意、自信心、尊嚴、意志,就已經被摧垮。

    能稱元會級天才,果然有過人之處。

    「這個傢伙……」

    姑射靜想要攔住張若塵,卻遲了一步。

    小黑本是打算趁此機會逃走,可是,最終卻放棄了這一想法,一咬牙,刺蝟一般的身體爆裂而開,釋放出不死神火,顯化出不死鳥的本體,向張若塵緊追上去。

    並肩作戰了這麼多年,臨到生死關頭,哪有獨自逃走的道理?

    巫馬九行那張輪廓分明的臉上,露出喜色,道:「來得好,你這元會級天才,倒也沒有讓我失望。但,你還太弱了,想要與我交手,至少得等到你將』天才』二字去掉的時候,才有資格。可惜,你已經沒有機會。」

    張若塵踏入巫馬九行的千丈之內,瞬間便感知到危險,腳下的大地化為刀山,空氣變成了刀氣。

    天地規則消失,只剩刀道規則。

    神女城畢竟不是真正的聖城,對聖境修士的壓制會小很多,比不上西一聖城,因此,巫馬九行的絕對規則領域可以覆蓋到千丈之外。

    即便巫馬九行站在原地不動,憑藉絕對規則領域,也能殺死一般的不朽境和百枷境大聖。

    張若塵撐起空間真域、虛時間領域、真理界形,沖入巫馬九行的絕對規則領域。

    無處不在的刀道規則,如同真正的聖刀,劈開張若塵撐起的三重領域,不斷斬在他身上的流光功德鎧甲上,發出一道道轟鳴聲。

    即便張若塵速度很快,瞬間衝出數百丈,卻還是被規則之力,劈了上萬刀。

    規則之刀,劈不開功德鎧甲,但是,卻有一道道震勁穿過鎧甲,擊中張若塵的肉身。上萬道刀勁力量落在身上,直接將張若塵鎧甲中的身體,打得血肉模糊。

    「轟!」

    「轟!」

    ……

    張若塵將一滴又一滴暗時空物質打出,憑藉黑暗、時間、空間三種力量,摧毀刀道規則,強行開闢出一條路。

    又向前推進三百餘丈,距離巫馬九行已不足百丈。

    從張若塵踏入絕對規則領域,到闖到巫馬九行面前,其實,只用了剎那時間,速度奇快無比。

    「張若塵竟擁有穿過絕對規則領域,到達巫馬大人近前的實力,此子當真了得。」白髮老嫗心生忌憚,道。

    商月輕哼,道:「藉助外力而已,沒什麼了不起。再說,他只是到達巫馬大人面前,已經受了嚴重的傷勢,哪裏還有出手的力量?我看,他就是以卵擊石,愚蠢至極。」

    「錚!」

    驚耳的劍鳴聲響起。

    張若塵抬起手臂,平舉沉淵古劍,瞬間進入人劍合一的境界,一劍刺了出去。

    一朵絢爛的花朵,在他身周綻放而開。

    花瓣由空間規則組成,又有時間印記光點在上面閃爍。

    正是張若塵修鍊出來的時空劍意。

    空間和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凍結和停止,只剩那道璀璨到極點的劍光,劃破巫馬九行的絕對規則領域,直向他的胸口刺去。

    巫馬九行雙手背在身後,目光盯在沉淵古劍上那道尺長的紅色劍痕,淡淡的道:「真神的一道劍氣,這就是血絕家族神靈,給你的保命手段?」

    張若塵沒想到,自己拚命隱藏的真實目的,與最後的手段,竟被巫馬九行一眼看穿,心中不禁略微一亂。

    此人,不僅修為戰力天下無敵,而且心智也是一等一的存在。

    任誰遇到這樣的敵人,也無法保持鎮定。

    「神靈不得插手俗世,果然只是一句冠冕堂皇的話。」巫馬九行輕輕搖頭,又道:「但,掌握了真神的一道劍氣也沒用,因為你根本刺不中我。真神的劍氣,終究只有掌握著真神的手中,才能發揮出力量。你還遠遠不行,如孩童舞大刀,勉強提得起,卻斬不中人。」

    巫馬九行沒有想過要冒險去接真神的劍氣,因此後退了一步。

    只是一步,卻退了千丈,頓時讓張若塵先前的一切努力,盡數化為烏有。

    張若塵早已被規則之刀重創,哪裏還有可能,再闖千丈遠的絕對規則領域?

    「我是時空傳人,是空間掌握者,空間中的一切都該由我來掌控才對。千丈的距離遙遠嗎?不,不遙遠,對我而言近在遲尺。」

    張若塵眼睛閉了一下,再次睜開,瞳孔中精芒四射。

    在這一瞬間,他的空間造詣,達到了另一層境界。眉心的時空神武印記中,有一股奇異的力量湧出,與真理奧義和命運奧義十分相似。

    是……空間奧義。

    此刻的張若塵,當然沒有時間細想,怎麼會有空間奧義藏在時空神武印記中。

    「張若塵,跟我走,你現在還不是巫馬九行的對手。」

    追上來的小黑,探出一隻爪子,想要將張若塵強行帶走。

    爪子明明抓住了張若塵,但是收回爪子時,卻發現,爪中什麼都沒有。

    「哪裏去了?本皇何等修為,竟然沒能抓住他?」

    小黑一愣,抬頭看去。

    只見,巫馬九行的正前方,出現一輪皎潔明亮的月亮,張若塵不知何時,不知使用了什麼方法,竟然站在圓月中心,一劍刺向巫馬九行胸口。

    「時間劍法第五層,輝月如歌。他……他達到大圓滿了!」小黑又驚又喜。

    白卿兒和姑射靜二女,本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強者,此刻,眼中卻都露出一絲訝色。

    能夠得到一道真神劍氣,不算本事。

    能夠一劍擊中巫馬九行,張若塵才算是真正展現出了自己的能耐,沒有辱沒冥王和冥王的劍。

    巫馬九行的臉色變得慎重無比,因為他感覺到,自己被強勁的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鎖定,除此之外,還有一股無與倫比的劍意,猶如定海神針一般刺入了他體內,使得他無法移動開腳步。

    「沒想到,最終還是得接這一劍。」

    巫馬九行眼中銳芒大漲,雙手同時按了出去。

    「唰唰。」

    絕對規則領域中,不知多少億道刀道規則,化為無盡金刀,猶如一條源源不斷的刀河,直衝向張若塵刺來的一劍。

    「轟隆隆!」

    誰都無法看見,刀劍對決之處是什麼情況。

    那裏光芒明亮,能刺瞎大聖的眼睛。

    空間大面積崩塌,道鎖、大聖銘紋、神紋不知毀掉了多少。

    白卿兒出手,將園林中的大聖全部護住,否則他們就算不被混亂的刀氣殺死,也會墜入虛無空間。

    等到空間重新恢復時,修為頂尖的大聖,終於可以看清張若塵和巫馬九行的身影。

    只見,巫馬九行調動來的刀道規則,被冥王留給張若塵的劍氣,盡數擊潰。沉淵古劍的劍尖,直接刺入了他的胸膛,並且,還在繼續向更深處刺去。

    似要一劍將他殺死。

    巫馬九行的雙掌,按在沉淵古劍的劍體上,忽然,一根根火紅色的長發,如鋼針一般倒立而起,身上氣勢再增一截,喝道:「真神的劍氣已耗盡,你終究殺不了我。」

    他雙掌收回,體內爆發出一道強橫無匹的勁氣,右手化刀,揮斬向張若塵。

    「本皇來會一會你。」

    小黑貓頭鷹一般的身體,渾身燃燒不死神焰,巨大的爪子,猛然拍擊出去,有遠古不死鳥的神音,從它體內傳出。

    爪子與巫馬九行的右手掌刀對碰在一起,頓時,沙漠陣法世界徹底崩塌,猶如整個天地都毀滅了一般。

    小黑倒飛出去,但,另一隻爪子,卻抓住了張若塵,將他也帶走。

    巫馬九行身影一晃,後退了一步,望向急速奔逃的貓頭鷹,眼中露出詫異的神色。

    雖然他被冥王的一道劍氣重創,並且引動了體內的舊傷,剛才揮出的掌刀,遠遠沒有發揮出全力,可是,那隻貓頭鷹,卻還是成為,他修為大成之後,唯一一個將他擊退一步的存在。看它逃得還很精神,似乎根本沒有受傷。

    「有意思,竟是一隻九死涅槃重生的不死鳥。」

    巫馬九行正要追上去,忽然臉色一僵,停在了原地,任憑胸口的劍傷中流淌出血液,將一柄銹跡斑斑的青銅古刀取了出來。

    這是他修為大成后,第一次使用戰兵。

    以至於心愛的戰刀上,生出銹跡。

    已很久沒有用它殺人。

    「死亡神宮,亡靈十剎,盡數出動,命運神殿竟然如此重視我,也不知我該高興,還是該頭疼。」巫馬九行提刀而立,眼神說不出的冷漠和傲然。

    他視線掠過之處,十團不同輪廓的陰影,正從十個不同的方位,由遠而近走來。

    早在張若塵催動三件至尊聖器之時,機封聖府中的戰鬥,就已經驚動整個神女城,並且,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遍冰王星十七界域。

    「你和卓雨農交手之後,應該隱藏起來,將傷勢療養痊癒才對,不該待在神女城這麼危險的地方。如今,你被一個百枷境大聖再次重創,顯然是命運註定,今日,你將隕落在此地。」其中一剎,如此說道。

    他從陰影中走出,是一位長有十二隻白色羽翼的天使。

    只有天使中的神,才能擁有十二翼。

    他叫「羽剎」,是天堂界一位天使偽神隕落後的神屍,修鍊成的再世身。他既是無上境大聖屍修,也保留有偽神的部分神魂,甚至體內還有半塊神源。

    「從來沒有人可以讓死亡神宮同時啟動十剎一起出手,你是唯一一個。」金剎也從陰影中走出,他像是一尊佛陀,身上金光燦爛,十萬零八千佛文在腳下沉浮,代表他修鍊出的十萬零八千種術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