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咻!」

    水晶一般的箭,拖出長長尾巴飛出去。

    神女城中的一重重陣法,在它面前,猶如紙做的一般,輕鬆穿破。

    從離弦到飛至巫馬九行面前,只用了不到一個剎那的時間。

    巫馬九行渾身汗毛倒立,雙腿站成馬步,身體猶如熔爐一般,變成赤紅色,雙手持刀,大喝一聲。

    刀身畫圈。

    一刀破圈,迎箭劈了出去。

    刀鋒與水晶箭精準的對碰在一起,頓時,強勁無匹的光芒湧出,撕破了神女城中的道鎖、銘紋、陣法。

    城中,一道道慘叫聲響起。

    神女樓的陣法師和精神力聖師,足有上千位,可是就這一瞬間,卻是死了一小半。還活着的,也都或多或少,受了一定程度的傷勢。

    巫馬九行目光鋒銳,緊盯水晶箭,火紅色的長發迎風飛揚。

    「啪!」

    水晶箭承受不住刀氣碎裂而開,化為一道道天地規則,消散無形。

    可是,在水晶箭的中心,卻有一支尺長的小箭。

    這支小箭,是芙湘女的箭道規則凝聚而成。

    小箭和刀鋒碰撞,巫馬九行腳下的銘紋盡碎,雙腳向後倒滑出去,犁出兩道深深的溝壑。

    退了三十丈,小箭的力量終於耗盡,變得透明,最後完全消失。

    巫馬九行雖然擋住了這一箭,可是,先前連斬五剎積累的氣勢也被瓦解無形,並且胸腹劇痛,一口鮮血就要忍不住噴涌而出。

    只不過,到了喉嚨的血氣,又被他強咽了回去。

    刀道,最重氣勢。

    氣勢若在,巫馬九行有信心在自己倒下之前,斬盡十剎。

    劍修心和意,刀修一口氣。

    如今氣勢被破,別說斬盡十剎,就算與其中一剎一對一的交手,想要殺掉對方,都變得極不容易。

    「天道箭,名不虛傳。」

    巫馬九行強振氣勢,虎目灼灼生光。

    芙湘女宛若一位絕美的精靈神女,腳踩光雨,落到長街中央,道:「你在遭受圍攻,並且身受重傷的情況下,還能擋住我的箭,這樣的成就,不說能夠代表這個元會,至少可以代表這個元會的刀道。」

    對於神靈,和有心衝擊神境的修士而言,一個元會才是一個時代。

    神靈不一定能夠千古留名,可是,一個元會的代表人物,卻能列入古籍,被後世的修士學習和銘記。

    張若塵目前只能稱為,元會級天才。

    「天才」二字,對別的修士而言,是一種榮耀。

    對他而言,卻是必須要抹去的兩個字。

    當今之世,誰還會稱呼血絕戰神和荒天大神是元會級天才?

    腳步聲響起。

    閻昱撐著暗黑天機傘,走在長街上,邁步來到芙湘女的身旁。

    儘管沒有人看得見傘下的他,可是,誰都知道,撐傘人的身份。

    巫馬九行瞳孔微縮,目光盯向傘下的暗黑區域,道:「半神之神閻昱,沒想到,你也來了!可惜啊,你該早些來,早些來或許還有單獨與我一戰的機會。」

    能稱「半神之神」,可見閻昱在神境之下的地位。

    半神之中的神。

    閻昱道:「的確頗為遺憾。」

    「我沒想到的是,你們閻羅族竟然會插手進來。」巫馬九行道。

    閻昱道:「這世界,不正是有太多的意外和變數,才顯得格外有趣?你的出現和你的實力,對我而言,也是沒有提前想到的。」

    剩餘的五剎,皆是撐著命運之門。

    五道命運之光,照耀神女城,令得城中所有修士,彷彿都修為盡失,化為了凡人。。

    「嘩!」

    第六座命運之門,從巫馬九行身後的方向升起。

    巫馬九行沒有回頭,卻知道是誰來了,笑道:「我敗卓雨農的那一天,你就在附近,想出手,卻沒有出手。從那時起,你的心氣,就已經被我擊敗。現在再想對我出手,必死無疑。」

    吾悅冥族走在街道中央,背後的命運之門猶如方形的太陽,冉冉升起,光芒越來越強。

    他道:「你的氣勢已被破去,必死無疑的,應該是你。」

    實力和境界,永遠是第一位。

    可是,達到巫馬九行、亡靈十剎、閻昱、吾悅命皇、芙湘女,這樣的絕頂層次,臨戰時的心和氣,卻顯得格外重要。

    巫馬九行若沒有那股氣在,先前根本斬不了五剎。

    卓雨農若沒有捍衛命運神殿尊嚴的信念在,也絕對接不了巫馬九行七刀。

    張若塵若不是心中抱有拚死一決、一去不歸的意志,那一劍,絕對刺不中巫馬九行。

    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每個人都在爭,都在拼,只求實現心中的願景。

    哪怕身邊儘是強敵,巫馬九行也沒有皺一下眉頭,大喝道:「還有哪些想要取我性命的,一起出來,讓我看看,你們夠不夠斤兩。」

    天空,飄落下雪花。

    一股涼意,席捲全城。

    眾人抬頭,在那雪花飛舞的天穹,看見了一艘青色的聖船。

    「是冰皇宮的聖船。」

    「冰皇宮果然還是插手了進來。」

    「怎麼可能不插手?這麼多神境之下的頂尖強者交戰,造成的毀滅力何等恐怖?先前,還被神女城的陣法和銘紋壓着,一旦壓不住,戰鬥波動必定席捲百萬里,不知多少修士會因此而葬生。」

    ……

    冰皇宮的現任宮主,乃是青玉樓,年紀不超過五千歲。

    雖然青玉樓很少與人交手,可是,由他執掌的冰皇宮,卻統治著整個冰王星。十大黑暗勢力、地獄十族,甚至命運神殿的修士,來到冰王星,都得准守冰皇宮的規矩。

    青玉樓從聖船中走出,青衣如碧波,翩翩如玉樹,長發束身後,眉目清且秀,聲音溫潤的道:「各位可否給冰皇宮一個面子,去星外交手?」

    骷剎道:「若是這個面子,命運神殿不給呢?」

    亡靈十剎是沒有情感的,他們只知殺戮,只知完成任務。

    誰都知道,一旦去了星外,巫馬九行脫身的機會將會大增。

    青玉樓笑道:「這個面子,命運神殿必須得給。」

    骷剎眼神一寒,殺機大盛。

    吾悅命皇微微皺眉,向骷剎傳音,道:「冰皇宮的主人,曾佈告天下,冰王星的規矩由他來定,誰若敢壞了他的規矩,他必斬之。這是地獄界諸神都默認了的!」

    「在地獄界,劃地稱皇?這怎麼可能?命運神殿不可能允許這樣的事發生。」骷剎道。

    吾悅命皇道:「不是劃地稱皇,是畫地為牢。因為,他曾發誓,永世不踏出冰皇星一步,將自己囚禁與此。」

    「我知道你說的是誰了!」

    骷剎收起了針對青玉樓的殺氣。

    「走吧,去星外。」閻昱輕嘆一聲。

    巫馬九行率先騰空而起,飛到半空中時,一聲龍吟從雲中傳來。

    應龍的龐大身軀俯衝而下,巫馬九行順勢飛落到它的背上。

    一尊尊強者,包括天空中的青色聖船,皆消失不見。

    壓得神女城中所有修士都感到難以喘息的聖威散去,跪伏在地上的一位位修士站起身來,很多都在擦拭身上的冷汗。

    太可怕了!

    當然,絕大多數修士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剛才有強者在城中戰鬥。至於是什麼級別的強者,卻不得而知。

    其中一些修士,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因為他們驚恐的發現,自己修為盡失,變成了一個凡人。

    修為盡失的修士數量不少,絕大多數都是因為,太靠近機封聖府,被命運之光照射到。

    今天這場因張若塵和姑射靜而起大戰,讓神女樓損失慘重,神女城更是遭受重創。

    白卿兒站在神女樓最高的一棟玉台上,俯看塵土飛揚的城池,一雙清澈柔美的眼睛,散發出本源之光,似在尋找着什麼。

    商月站在她身後,抬首望着天空,道:「師尊,我們難道不出手助巫馬大人一臂之力?要知道,閻昱、吾悅命……」

    「不需要。」

    白卿兒道:「你得記住,神女十二坊從來沒有想過,要和命運神殿為敵,也不能與命運神殿為敵。每一座神女樓,命運神殿都清清楚楚在什麼地方,只要一聲命下,所有神女樓都將灰飛煙滅。可是,地獄界知道乾坤一氣堂在什麼地方嗎?」

    「弟子明白了!」商月低聲,輕聲說道。

    白卿兒兩條柳葉一般纖細的黛眉,輕輕一蹙,道:「他們逃出機封聖府,竟然就這麼消失了,連本源神目都找不到他們的蹤跡。」

    商月道:「張若塵身邊那隻刺蝟,是不死鳥變化的,應該就是最近在冰王星鬧出了好幾件大事的屠天殺地之皇。張若塵和羅祖雲山界的傳人,雖然受了重傷,但是屠天殺地之皇卻厲害得很。應該是它,使用了某種秘術,隱藏了起來。」

    「九死涅槃的不死鳥,崑崙界,難道……難道是冰皇宮出手了?」

    剛剛念出這一句,白卿兒卻又搖頭,剛才冰皇宮聖船出現時,她一直都有關注,青玉樓就算再強,也不可能從她眼皮子底下將人帶走。

    「他們必定還在城中。」白卿兒道。

    商月笑道:「若他們還在城中,要找出他們來,只是時間問題。神女城是神女十二坊的城,無論他們變化成什麼樣子,隱藏在什麼地方,一定有跡可循,我必能將他們找出來。」

    白卿兒道:「好,這件事,由你去辦。繼續使用陣法封城,對外就宣稱,有天堂界的修士闖入神女城,神女十二坊配合冰皇宮和命運神殿,全城緝拿。」

    今天這一戰,對外總得有一個交代。

    儘管很多強者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是,強者畢竟只是極少數,更多的修士並不知情。

    命運神殿此次吃了大虧,顯然也不希望真相外泄,白卿兒這麼做,即可混淆視聽,有可以保住命運神殿的臉面。

    真相,越少人知曉越好。

    ……

    …………

    小黑帶着重傷的張若塵和姑射靜,一路奔逃,正要出城,城牆上湧出通天光柱,化為一座大陣。

    以它的陣法造詣,當然可以強闖陣法。

    可是,一旦強闖,必定暴露位置,被白卿兒察覺。

    一個白卿兒已經是無比難對付,更何況城中神女十二坊高手如雲,憑藉陣法之威,就算它再厲害,估計也得交代在這裏。

    於是,小黑相當果斷,闖入進距離城牆不遠的一座聖府中。

    這座聖府很大,空置的房間極多。

    小黑隨便找了一間,將重傷的張若塵和姑射靜,往床榻上一扔,便是,取出陣旗,在房間中,佈置出一座古老的九品隱匿陣法。

    小黑攤開爪子看了看,只見,爪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痕,差一點就被斬斷。

    有凌厲的刀道規則,從刀痕處,侵入爪子,又竄入它的體內。

    「好厲害的刀法,難怪小魔女被劈了一刀,便是身受重傷,由生向死,體內的聖道規則都在不斷分解。幸好本皇足夠強大,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小黑探出一隻爪子,擊在張若塵身上的流光功德鎧甲上。

    「嘩!」

    鎧甲褪去。

    張若塵此刻的身體,皮膚全部爆碎,難以找到一塊完好的血肉,就連骨頭都塌碎了不少。

    「逞強,區區百枷境,就該與無上境大聖交手,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的?咦,受了這麼重的傷,他的生命氣息竟然依舊如此濃厚,而且傷勢還在快速自愈。難道……吞服過什麼神丹,或者神葯?」

    小黑雙眼大亮,目光不自覺的,從張若塵的傷體移開,盯向張若塵手指上的空間戒指。

    「這小子身上肯定有不少好東西,不會真的有神丹、神葯吧?不,不行,這樣就是趁人之危了,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不能?」

    「本皇救了他的命,他應該答謝本皇。」

    「沒錯,他身上至尊聖器都那麼多,本皇拿他一兩件寶物,不算過分。」

    「再說,本皇為了救他,可是受傷了,拿他寶物,是為了療傷,是為了增強實力,可以更好的對付隨時會追來的強敵。」

    小黑搓了搓爪子,不再猶豫,去摘張若塵手指上的空間戒指,彷彿要說服自己,嘴裏念道:「本皇只要這一件,別的都不要。不是趁人之危,也不是竊取,只是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巫馬和小白那麼厲害,本皇必須變得更加強大才行,責任在身,沒辦法,真的是沒別的辦法了!本皇也是被逼無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