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末雲端的一身神威浩蕩絕倫,如同一顆恆星在閃耀。

    哪怕恆星只是閃耀一下,都有滅世之威,可以讓萬物灰飛煙滅。

    張若塵激發出火神鎧甲,對抗末雲端身上爆發出來的神力衝擊,承受無比巨大的壓力,卻故作風輕雲淡,半步不退。

    末雲端驚疑不定,語氣略微緩和了一些,道:“張若塵,你乃是血絕戰神的外孫,很有可能將來會成爲血絕家族的繼承者,又得福祿神尊的賞識,今後前途無量,爲何要和崑崙界的餘孽糾纏不清?聽本神一句勸,立即離開此處,與他們劃清界限,本神權當什麼都沒有看見。”

    張若塵深知人性貪婪,更知自己和死神殿的過節,對方怎麼都不可能放他離開。

    顯然,末雲端是忌憚葬金白虎,故意試探他。

    如果他真的立即離開,恰恰證明他很心虛,葬金白虎根本發揮不出多強的力量。那時,末雲端必定會雷霆般出手,將他抹殺。

    畢竟誰都知道,張若塵身上至寶無數。

    殺張若塵,比殺一尊真神,收穫還要巨大。

    退一萬步講,就算末雲端真的因爲忌憚葬金白虎,有意放張若塵離開。可是,今後也必定將今日之事,稟告命運神殿,讓張若塵無法在地獄界立足。

    想通其中種種,張若塵臉上浮現出笑意,道:“我本就出身崑崙界,與兩位長輩恰好相遇,還不能敘舊一番?我坦坦蕩蕩,就算你將此事宣揚出去,又能奈我何?老實說,你區區一個僞神,我還沒怎麼放在眼裡。”

    “轟隆。”

    末雲端眼神一沉,神念外放。

    瀰漫在他身體四方的神雲,發出一道震天動地的爆響,神力浩浩蕩蕩的席捲出去。

    大膽啊!

    區區一個百枷境大聖,竟敢在神靈面前如此說話。

    不敬神靈,死罪。

    張若塵的視野中,蘊含死亡氣息的神力,如同神海中的巨浪襲來。在這巨浪面前,他如水面浮萍,頃刻間,就要粉身碎骨。

    “花開。”

    海棠婆婆無聲無息,出現到張若塵身旁。

    她的體內,綻放出一朵七彩色的海棠花,光華絢爛緋紅,將涌動而來的神力擋住。

    不過,海棠婆婆蒼老的臉上,出現了一道道龜裂的血痕,身體猶如琉璃做的一般,將要崩碎。

    末雲端沒有真正出手,只是試探性的攻擊。

    神力衝擊過去後,海棠婆婆臉上的血痕,漸漸癒合,恢復如初。從始至終,她都平靜如常,如磐石,如枯鬆。

    “嗷!”

    虎嘯聲傳出。

    張若塵身上金光萬丈,密密麻麻的葬金規則神紋衝了出來。

    在規則神紋中,一隻虎影若隱若現,釋放出驚人至極的神威,吐出一口氣,都能化爲金色的神氣長河。

    末雲端的眼皮輕跳了一下,神情變得凝重至極,道:“葬金白虎大人,張若塵有背叛地獄界之嫌,你莫非要站在他那一邊,損害地獄界的利益?”

    “我又不是地獄界的修士,地獄界的利益與我何干?但,張若塵是我的引導者,你休想動他。”葬金白虎很強勢,聲音在虛無空間中迴盪。

    末雲端的眼神變幻莫測,細思其中利害關係。

    任何一尊僞神,面對真神,都會有巨大壓力。

    一旦做出錯誤的決定,後果有可能,就是死。

    半晌後,末雲端展顏一笑:“葬金白虎大人與酆都大帝、福祿神尊,都有很深的關係,怎能不算地獄界的修士?有你擔保,看來張若塵與崑崙界的修士,的確只是敘舊而已。”

    葬金白虎眼中浮現出冷笑之色,這個末雲端一點險都不敢冒,既小心謹慎,又不要臉。如此精通人情世故,難怪能夠得到死神殿賜予的一枚神源,成爲一尊僞神。

    末雲端的目光,轉而落到白卿兒身上,眼神冰冷道:“命運神殿的神子星落,傳出消息,有疑似紀梵心的神秘女子,挾持了張若塵,在地獄界大開殺戒。那個所謂的紀梵心,就是你變化而成的吧?”

    白卿兒聖氣已恢復了不少,淡然望向末雲端,道:“是我變化而成又如何?”

    “大膽!一個神女十二坊的低賤女子,也敢在地獄界興風作浪,今日,本神便取你性命,再稟告命運神殿,滅了神女十二坊一百八十樓。你們這些暗勢力,早就應該被斬草除根。”末雲端厲然的道。

    末雲端這欺軟怕硬的嘴臉,讓張若塵極爲鄙視。

    不過,張若塵細思其中緣由,很快恍然大悟。

    很多修士都知道,極品本源神晶一事,張若塵和白卿兒各執一詞。無論誰在說謊,極品本源神晶必定在他們其中一人身上。

    末雲端又不傻,怎麼可能推斷不出,極品本源神晶在白卿兒身上。

    他的謀劃,顯然是先穩住張若塵等人,殺了白卿兒,奪取了極品本源神晶,纔是重中之重。

    “你說誰低賤呢?”

    白卿兒眼神驟然一寒,五指張開,結成一道本源大手印,向末雲端拍按過去。

    數之不盡的本源規則,結成的手印,散發出明亮的光華,衝破神雲。顯然,她調動了本源奧義,力量之強,足以撼動神靈所在的空間。

    “轟!”

    末雲端獰笑一聲,一拳擊碎本源大手印。

    山嶽大小的拳頭虛影,撞破白卿兒的本源之光,將她打得嘴裡咳血,如秋風掃落葉一般,飛出去數十里遠。

    能擋神靈一拳而不死,對無上境大聖而言,可謂莫大殊榮。

    可是,白卿兒卻絲毫不這麼認爲,抹去嘴角血跡,眼神堅定無比,雙臂展開,六十五枚青銅編鐘環繞身體飛行,發出驚濤拍岸般的鐘聲。

    青銅編鐘上,浮現出另一種與萬聲天旋大陣截然不同的陣法銘紋。

    隨着一聲鳴叫響起,一隻長達萬丈的青色神鳥,從陣法中飛出,渾身燃燒青色火焰,圍繞白卿兒的曼妙嬌軀飛行。

    是神鳥,青鸞。

    “又是一座次神陣,以陣法衍化出神鳥青鸞,可爆發出僞神級的攻擊力。”小黑氣鼓鼓的說道。

    張若塵問道:“你那麼氣幹什麼?”

    “本皇的陣法造詣,必定在白妖女之上。可惜,精神力弱了一些,而且準備沒她充分,風頭都被她搶去了!”小黑不岔的道。

    都什麼時候了,它竟然還在乎這個?

    白卿兒腳踩青鸞,英姿勃發,再次攻過去。

    雖是陣法衍化出來的青鸞,可是,僞神級的氣息和力量波動,卻是真實不假,令末雲端收起笑容,神情凝肅。

    “你對神境一無所知,即便能夠通過陣法,爆發出僞神級的力量,在本神看來,不過只是粗淺的蠻力。”

    末雲端取下插在背上的一杆戰旗,戰旗迎風便漲,旗面上,浮現出灰色的雷電光華。

    戰旗揮出,雷電瘋狂涌動,盡數向六十五枚青銅編鐘傾瀉出去。

    “轟隆隆。”

    恐怖的神力,將白卿兒、青鸞、青銅編鐘籠罩。

    成千上萬道灰色雷電,不斷衝擊陣法,欲破開陣法,將白卿兒煉死。

    海棠婆婆道:“這裡是虛無空間,白卿兒雖然是陣法天師,可是,無法調動天地之力維持陣法運轉,恐怕很快就會落敗。若塵,你是怎麼打算的?”

    張若塵若是在地獄界待不下去,自然只能隨她回崑崙界,這是海棠婆婆十分希望的事。

    但,她更在乎的是,張若塵自己的想法和決定。

    張若塵道:“此處,距離冰王星很近,末雲端只有在虛無空間中出手,纔不會驚動冰王星上的神靈。做爲僞神,末雲端無法在虛無空間中,借用星魂神座的力量,戰力必定大打折扣。”

    煉化了神源,達到神境的僞神,是可以修煉出一顆神座星球的。

    “你還是想弒神,不願回崑崙界。”海棠婆婆輕嘆一聲。

    張若塵自嘲的一笑:“崑崙界不缺我這一個大聖。”

    小黑激動無比,道:“弒神?太好了,本皇揚名立萬的時刻到了,斬神靈,爲屠天殺地之皇的稱號正名。什麼時候動手?”

    “再等等。”張若塵道。

    小黑嘿嘿笑道:“倒也是,先讓白妖女和那個雲端端,鬥個兩敗俱傷,我們再出手收拾殘局。”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小黑多了一個給別人取綽號的毛病。

    海棠婆婆以精神力傳音,與血靈仙溝通,顯然是希望能夠說服他,一起出手,助張若塵一臂之力。

    如果末雲端無法調動星魂神座的力量,他們還真有弒神的機會。

    “轟!”

    “轟!”

    ……

    末雲端手中的戰旗,一擊又一擊劈下,終於將排列成一個圓圈的青銅編鐘,打得散亂開來。

    陣法隨之被破去。

    青鸞虛影發出一道悲鳴,化爲一縷縷青煙,消散在虛無空間。

    白卿兒施展出流光之道,快速退去,即便如此,依舊被戰旗的一角掃中,腰部的位置,被斬出一道長長的血口。

    差一點,被攔腰斬斷成兩截。

    她消耗極大,臉色已是慘白無比,玉手按住腰部血口。

    傷口快速癒合。

    “張若塵,你當真以爲,末雲端會放過你?他今日不死,你在地獄界將沒有立足之地。”白卿兒向張若塵傳音。

    張若塵顯得很淡然,道:“無所謂,大不了去天羅神國做駙馬,即便命運神殿也不能強迫羅衍大帝將我交出去吧?今後,我依舊可以活得很快活。吃軟飯,難道不香嗎?當然,你若是肯將天樞針交出來,我倒是可以勸說兩位崑崙界的前輩,助你一起出手,斬了末雲端。”

    “你這是趁人之危嗎?”白卿兒頗爲憤怒。

    張若塵道:“你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事實上,他們是準備看你被末雲端殺死之後,再出手奪取天樞針。白姑娘若是不將天樞針交出,我怎能說服他們提前出手?”

    “我若要走,末雲端攔不住我。”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你若要走,我們可以幫末雲端攔住你。”

    “你能更無恥一些嗎?”

    白卿兒知道,張若塵不是在開玩笑。

    這個傢伙,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心機深沉,以前小瞧了他。

    張若塵也是沒辦法,白卿兒太強了,要從她手中奪取天樞針,就算他、海棠婆婆、小黑、血靈仙一起出手,也未必能夠成功。

    她若要走,僞神都攔不住。

    所以,只能逼她主動交出天樞針。

    ……

    凌晨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