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虛無空間中,充斥着混亂的能量,掀起的每一道波浪,都有毀滅一方天地的威能。

    在混亂能量的中心,三道身影近距離交鋒,速度皆快到極點。

    “嘭嘭。”

    劍氣、刀芒,死亡神氣,相互交纏,方圓數百里化爲禁區。以海棠婆婆修爲,也不敢輕易靠近。

    張若塵可不想再一次傷到氣海,自然是退得遠遠的,沒有逞強加入進神級戰鬥。

    倒是小黑躍躍欲試,卻被張若塵攔了下來。

    “本皇要弒神。”

    小黑氣勢十足,想掙脫張若塵。

    張若塵知道小黑有多慫,只不過,看到有白卿兒和血靈仙主攻,纔打算插一手。否則,遇到僞神,早就逃得沒影了!

    “沒錯,是要弒神,但末雲端若是要逃,血靈仙和白卿兒是攔不住的,只有你可以。”張若塵道。

    小黑冷靜下來,意識到自己的重要性,慎重的點頭。

    張若塵再次望向戰場,看見,血靈仙和白卿兒聯手,也只能和末雲端戰得旗鼓相當。而且還是在海棠婆婆,不斷施展出精神力攻擊,干擾末雲端,才營造出來的局面。

    血靈仙和白卿兒的確很強,卻難以長時間支撐神級戰鬥,他們的無上法體承受不住。

    末雲端顯然也是抱着拖死他們的想法,雖然打得天翻地覆,卻沒有施展燃燒壽元,或者燃燒神魂的自損禁術。

    “現在,該我出手了!”

    張若塵取出萬咒天珠,捧在雙手之間,血煞之氣從掌心逸散出來,將其催動。

    萬咒天珠散發出明亮的光華,隱隱間,傳出一道道低語咒聲。

    憑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和修爲,即便催動萬咒天珠這件至尊聖器,也難以影響到僞神。可是,乾坤界中,卻有一位頂尖的精神力大聖。

    七手老人。

    七手老人是地獄界唯一一個不是神靈,卻能封神的存在,被稱爲“賭神”。曾相繼從一位僞神和白卿兒手中逃命,精神力之強可見一斑。

    七手老人的精神力,從張若塵眉心的時空神武印記中涌出,注入萬咒天珠。

    “冥光咒。”張若塵嘴裡輕念。

    遠處,末雲端一掌拍飛了血靈仙,隨後揮出戰旗,眼看飄飛的旗子如神刃一般,就要切割在白卿兒頸部。

    “譁!”

    一層墨綠色的光,浮現出來,擋住了戰旗。

    墨綠色的光,形成一個直徑十丈的球體,將末雲端困在裡面。

    白卿兒驚魂未定,雙目向遠處的張若塵看了一眼。

    末雲端當然知道是張若塵壞了他的好事,否則剛纔那一擊,就能報被白卿兒斬首之辱。

    血靈仙抓住機會,人劍合一,化爲一道速度快到極致的劍光,穿過冥光,一劍刺向末雲端的眉心。

    劍尖只入了半寸,末雲端一拳打出。

    “嘭!”

    僞神一拳,星辰都得毀滅,血靈仙自然承受不住,胸口被打得塌陷下去,五臟六腑化爲血泥,身體如同炮彈一般飛出去。

    白卿兒將時機抓的更準,猶如流光一般,一刀從末雲端的背後劈下。

    “噗嗤!”

    末雲端神軀,直接一分爲二,變成了兩半。

    大量神血,從兩半神軀之間逸散出來。

    左邊那半具神軀,再次揮出戰旗,旗杆橫掃在白卿兒身上,將她打得向着與血靈仙截然不同的方向飛了出去。

    白卿兒傷上加傷,白衣早已染成血衣。

    “噬血咒。”張若塵念道。

    神雲翻滾,末雲端的兩半神軀,合二爲一。

    但,因爲遭受了張若塵噬血咒的攻擊,體內神血流失了不少。加上白卿兒那柄月牙形飛刀上,蘊含精純的本源力量,使得他就算神軀重新凝合,被斬處,依舊留下了一道血線。

    無論是斬首一刀,還是分身一刀,都讓他受了不小的創傷。

    “該死!不是說僞神的生命力很弱嗎,爲什麼被至尊聖器劈中要害兩刀,都如沒事人一般?”張若塵知道血靈仙和白卿兒傷得無比嚴重,心中自然有些着急。

    “生命力弱?你這是聽誰說的?血絕戰神,還是血後?那是與他們比起來,才叫弱。僞神畢竟是修煉出了神軀,與大聖已經不是一個生命層次,生命力有天壤之別。對抗僞神,或者從僞神手中逃生,都是有可能做到的事,但是,想要擊敗僞神,甚至弒神,我們必須抱有赴死之心。”

    小黑頗爲認真的說道:“現在你明白,海棠婆婆和血靈仙留下來幫你,你是承了多大的人情了吧!他們是以自己的生命爲代價在幫你,幫你留在地獄界。他們尊重你的選擇,因爲,你曾經幫過崑崙界。”

    “轟隆。”

    末雲端破開冥光咒,眼神狠厲,擲出手中戰旗。

    戰旗釋放出灼目的神光,如箭一般,射向血靈仙。

    血靈仙強撐起傷體,身上的鮮血,猶如溪流一般逆流而上,匯聚向石劍,咬牙念道:“劍十三……”

    劍意尚未凝聚成形,戰旗擊穿他的劍域。

    海棠婆婆出現到血靈仙的身前,木杖向前點出,以精神力,結成一道晶瑩剔透的盾牌,如同世界極壁。

    “嘭!”

    戰旗擊碎盾牌,海棠婆婆和血靈仙同時拋飛出去。

    海棠婆婆手中的木杖,碎裂成齏粉。

    並不是每個人都擋得住僞神一擊,就像,不是每個人都擋得住巫馬九行一刀。海棠婆婆顯然距離元會級人物,還差了一些。

    “既然你們如此礙事,便先斬了你們這些崑崙界的餘孽。”

    末雲端施展出一種神通,邁出一步,便是到達海棠婆婆和血靈仙近前,一腳踩壓下去。腿上浮現出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腳下一朵灰色雷電凝聚成的雷海顯化出來。

    神的一腳,可滅衆生。

    “無量咒。”

    張若塵雙眼佈滿血絲,大吼一聲。

    末雲端以神魂硬扛無量咒,腳掌變得湖海那麼巨大,威勢不減的踩下。

    “轟隆隆!”

    海棠婆婆目光幽邃,擡首望天,視生死於無物,雙手攤開捏成指印,沙啞的道:“滄海桑田,花開彼岸。”

    水浪聲響起。

    以海棠婆婆爲中心,一片海洋憑空誕生,浪濤掀起千丈。

    她的頭頂,一朵絢爛的花朵綻放開來,散發出來的光華,將海洋映照成血紅色,使得虛無空間中花香撲鼻。

    鮮紅的花朵,擋住鎮壓下來的神腳和灰色雷電海棠。

    “螻蟻一般,也敢逆神?”

    末雲端神軀不斷膨脹,神腳爆發出來的力量越來越強,將鮮紅花朵一丈丈踩碎,下方海洋都被鎮壓得平靜。

    海棠婆婆的頭頂,出現血痕,並且向臉部、頸部、雙手、雙腳蔓延,彷彿要隨頭頂的花朵一起碎裂。

    血靈仙胸口血流不止,雙手緊握劍柄,成千萬道劍氣從體內衝出,又如蜂鳥還巢一般衝入石劍。

    “劍……十……三……”

    “轟!”

    血靈仙消失在原地,化爲一道驚天動地的劍光,擊穿灰色雷海。

    天地之間,無人可阻擋這一劍。

    “噗!”

    雷海消散,末雲端被一劍刺穿,神軀四分五裂。

    神血如雨一般,灑在海棠婆婆腳下的海洋中。

    “太好了!”

    小黑激動得大吼一聲。

    張若塵亦是露出會心一笑,須知,血靈仙的這一招劍十三,不僅斬肉身,還能斬神魂和精神力念頭,命運神殿昔日的神女中了一劍,都瞬間斃命。

    僞神的生命力再強,怕是也該隕落了吧?

    張若塵臉上的笑容,很快收斂。

    只見,漂浮在虛空的殘碎神軀,竟然重新凝聚,就連灑落的神血都飛了回去。

    末雲端的身體,再次出現在衆人眼前。

    末雲端虛弱了一大截,冷沉的道:“好厲害的一劍,若你這一劍,精準擊中我的神海和神源,恐怕此刻我真的已經隕落。可惜,我避開了要害。”

    血靈仙更加虛弱,卻淡然至極,道:“那又如何?這一劍,已重創了你。你的神魂,都在破碎的邊緣了吧?”

    “你還能一戰?”末雲端道。

    血靈仙看了看自己破破爛爛的身體,搖了搖頭,道:“我若單獨與你一戰,今日必死。但是,還有他們在呢,足以殺你。”

    末雲端掃視向白卿兒、張若塵、小黑、海棠婆婆,心知今日大勢不可爲,不禁哈哈大笑起來,“好,你們好得很,都是這個元會一等一的人物。但,本神要走,你們攔不住。你們都等着吧,特別是你們兩個,命運神殿會審判你們。血絕家主和神女十二坊,都將因爲你們,招來滅頂之災。”

    末雲端指了指張若塵和白卿兒,隨即,揮手一劃,撕裂開空間,欲要返回真實世界。

    “想走,問過本皇同意了嗎?”

    小黑長嘯一聲:“九天十地誅神誅魔!”

    這片虛無空間中,浮現出三十一道亮光,似三十一顆星辰閃耀。

    其中,三顆大的星辰位於中心,二十八顆小的星辰圍在四周旋轉。正是三件至尊聖器和二十八件君王聖器,煉製而成的三垣二十八宿大陣。

    在末雲端與白卿兒、血靈仙交手的時候,小黑便是悄悄的將陣法佈下,所有人都在它的陣中。

    正在末雲端驚疑不定之時,一隻金烏,向他飛來。

    金烏羽毛上的神火熊烈,直撞在他身上。

    “轟隆!”

    金烏的身軀炸裂,內部竟是至尊聖器,金烏古鼎。

    遭受這突如其來的一道重擊,末雲端身上的舊傷復發,頸部、眉心至雙腿之間、胸口,都出現半掌寬的裂口,神血止不住的外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