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不是龍主恰巧在此處,張若塵懷疑自己很難渡過這一劫。修辰天神真身前來,只靠戰神腰帶,怎麼可能擋得住?

    張若塵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比想象還要兇險。

    “你是大尊的後人,又是聖僧的傳人,身份太敏感,表現得越優秀,便越會讓地獄界的一些神靈不安,處境會越來越危險。”龍主道。

    張若塵聽得明白,龍主是想讓他回崑崙界。

    “你若回崑崙界,我可收你爲弟子,向萬界諸神宣佈你的身份。你不必現在就回答我,一切等到救出島主再說。只要營救成功,你回去之後,自然不會遭到非議。因爲,你將是最大的功臣,是凱旋而歸。”龍主道。

    顯然,龍主是打算將營救島主的所有功勞,都算在他身上,以堵住悠悠之口。

    張若塵心思沉重,點了點頭,將天樞針取出遞給龍主。

    龍主接過天樞針,仔細端詳這件神器,半晌後,取出一座七寸高的五彩色玲瓏小塔,丟給了張若塵,道:“修辰不會就此收手,他雖然本體和神源被打碎,不復中古時期那麼強大。但,也是太虛真神的級別,一般的手段擋不住她。這座塔中,蘊含我的一道力量,你慎用。”

    “十大神器之一,神龍日月混沌塔。”小黑尖叫一聲,眼珠子都要瞪出來。

    “救出島主後,我會收回此塔,天樞針也會還你。”

    龍主一把捏住小黑,將它擰走。

    Wωω ▲Tтkan ▲¢O

    “救……救命啊……誰來救救本皇……”

    小黑呼救,可惜沒有任何作用,誰敢對龍主出手?

    張若塵看出龍主對小黑沒有敵意,因此沒有攔阻,再說,攔阻也沒用。

    龍主那種級別的人物,神靈都未必有資格站在他面前說話。

    之所以與張若塵說那麼多,多半看重的是,須彌聖僧傳人和不動明王大尊後人的身份。還有,他展現出來的天賦和心性。

    張若塵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五彩小塔,想到剛纔小黑喊出的“神龍日月混沌塔”,頓時頭皮發麻,心臟如雷鳴般震響。

    傳說中的神器啊,就這麼丟給他?

    萬一遺失了怎麼辦?

    塔中蘊含龍主的一道力量,多強?能殺修辰天神嗎?

    張若塵沒有興奮感,反而感覺到沉甸甸的壓力,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心中暗道,別這樣好不好,我只是一個百枷境大聖,這種鎮界神器交給我幹什麼,被搶走了,賠不起。

    掌握的力量越強,責任就越大。

    一個百枷境大聖,哪撐得起這麼大的責任?

    塔中雖然蘊含龍主的一道力量,但是,能用嗎?

    肯定不能啊!

    營救島主之前,龍主都不能出手,力量不能被地獄界的諸神感知到。

    除非真的再次遭遇修辰天神,面臨生死,逼不得已,才能使用。

    張若塵如同手中拿的不是一件神器,而是一個雞蛋,小心翼翼的收放起來,生怕掉在了地上。

    神器落地,據說能砸穿一座世界。

    爲何天樞針和神龍日月混沌塔,似乎都不具有那麼強大的能量?

    ……

    一塊宇宙岩石上,只有海棠婆婆和張若塵。

    “婆婆不必勸我,其實,母后什麼都沒有跟我說過,我是自願留在地獄界。”張若塵道。

    海棠婆婆面容苦澀,道:“因爲那兩個孩子?”

    張若塵沉默了很久,道:“或許有這個原因,但是……但是……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覺得,無論在哪裏都一樣,都充斥着殺戮、陰暗、爾虞我詐。崑崙界和地獄界,又有什麼區別呢?”

    “世界本就如此,自古如此,處處如此。”

    海棠婆婆道:“你在逃避吧,你不敢面對池瑤……”

    張若塵不想再談這個問題,道:“婆婆能不能告訴我,八百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父皇去了哪裏?他爲何讓母后在無盡深淵一個人,等了八百年,八百年也沒有現身。他是不是已經被害死了?”

    “池瑤說,父皇被母后控制,變成了她控制聖明中央帝國和崑崙界的傀儡,我不信她的話。我知道,你一定知道當年的事。不要騙我,告訴我好不好?”

    海棠婆婆嘆息一聲,一雙蒼老的眼睛,充滿悲慼之色,道:“你已經長大了,有些東西,也該知道了!其實,誰都沒有錯,都是時代的錯,都是這個大世的錯。”

    海棠婆婆有些疲憊,坐了下來,道:“這一切,都得從十萬年前說起,不,應該更早,是三十萬年前。”

    “你知道現在的天庭界,以前叫什麼名字嗎?”

    “聖界。”張若塵道。

    海棠婆婆點了點頭,道:“聖界的天地聖氣,比現在的天庭界,還要濃郁數十倍,遍地都是聖脈、神脈。萬界諸天的修士,只要達到半聖境界,都可以飛昇到聖界修煉。”

    “正是修煉環境極佳,聖界不知誕生了多少強者,其中最強大的二十位,被稱爲二十諸天。”

    “二十諸天,維持萬界秩序,震懾地獄各族,天地一片祥和,欣欣向榮。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對所有經歷過那段時期的修士而言,應該都算是最美好的時代。”

    “可是,三十萬年前,發生了驚天鉅變。”

    “二十諸天聯手去做了一件大事,按理說,以他們的修爲,任何一個都可橫推星河,撼動宇宙,二十位聯手,天下還有什麼事做不成?”

    “但是他們偏偏失敗了,只有三人活着回來。”

    “這對整個聖界,甚至萬界諸天,都造成嚴重的影響。代表一個時代的結束,上古時代結束了,迎來中古時代。”

    “或許是因爲二十諸天的隕落,又或許還有別的什麼原因,地獄各族開始蠢蠢欲動,不再甘心待在黃泉星河,最終,發動了滅世的戰爭。”

    張若塵道:“天庭和地獄界的戰爭,三十萬年前,就開始了?”

    “確切的說,那個時候,還沒有天庭,是聖界和萬界諸天,與地獄界的戰爭。正是戰爭的爆發,代表着中古時代的來臨。”

    海棠婆婆繼續道:“戰爭的初期,地獄界積極參戰的,乃是黑暗神殿、冥族、鬼族、骨族、石族、修羅族,他們都想在殺戮中成長,在死亡中變強。命運神殿當時,還是中立派。”

    “那個時候,雖然二十諸天隕落,羣龍無首,可是聖界和萬界依舊很強大,黑暗神殿和五族難以在戰鬥中佔到便宜。雙方的戰鬥,也都發生在局部,沒有達到全面戰爭的地步。”

    “直到十萬年前,那場變故的發生。”

    張若塵全神貫注,意識到,接下來講到的東西,恐怕要影響一個時代,不弱於二十諸天隕落。

    畢竟,中古時代就是十萬年前結束的。

    “十萬年前那場巨大變故,浩瀚宇宙中的各大世界,差一點全部灰飛煙滅,萬物衆生差一點死絕。我猶記得,當時整個崑崙界都化爲了一顆火球,天空盡是神火,燒了整整三個月。若不是天君、聖僧、島主、龍主他們全力以赴對抗,很有可能,崑崙界已經覆滅,化爲了死寂的焦土。”

    海棠婆婆回想那惶恐不安的三個月,每日都擔心世界覆滅,心緒便是沉重無比。

    張若塵感到震撼和壓抑,問道:“誰做的?”

    海棠婆婆搖頭。

    “三個月後呢?”張若塵再次問道。

    海棠婆婆盯向他,沉甸甸的說道:“萬界之心的聖界……覆滅了!有大批神靈隕落,聖境修士死了不計其數,神殿崩塌,神山毀滅,神脈毀壞。真域天域的封神臺,就是爲數不多保存下來的遺址之一。”

    張若塵感覺有什麼東西卡在喉嚨上,心臟都像是縮成了一團。

    久久後,他吐出一口氣,道:“是地獄界滅了聖界?”

    海棠婆婆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或許龍主他們才知道真相,但是他們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但是……當時聖界何等強大,地獄界怎麼可能滅得了?”

    “有人猜測,這場滅世之災,是三十萬年前的延續,是二十諸天惹來的災禍。”

    “若是與二十諸天做的那件事有關,爲何遲了二十萬年,才報復?”張若塵道。

    海棠婆婆再次搖頭,道:“這等絕世大祕,最頂尖的神靈,都不一定知曉。”

    她繼續講道:“大劫之後,天庭萬界進一步變得虛弱,爲了抵抗地獄界,和應對可能存在的未知強敵。所有人都意識到,不能再如一盤散沙,必須團結起來,共同渡過難關。”

    “在內憂外患的大勢推動下,天庭成立了!由昔日倖存下來的二十諸天之一昊天,擔任天庭之主。”

    “經此大劫,各界都惶恐不安,不惜一切代價提升實力。”

    “聖僧、天君、龍主他們或許知道了什麼隱祕,也都被驚醒,於是開啓了日晷,助整個崑崙界的修士一起修煉,以防下一次滅世之災來臨時,毫無還手之力。”

    “就是這段時期,地獄界發生了天大的變故。”

    “一直主和的閻羅族族長,失蹤在了黑暗深淵。”

    “命運神殿中,一直反對戰爭的生命神尊和吉祥神尊離奇隕落,主戰的死亡神尊和兇駭神尊執掌大權,並且冤枉是崑崙界的十劫問天君和須彌聖僧殺了兩大神尊。”

    “於是,命運神殿以爲兩大神尊復仇做口號,以崑崙界欲統治宇宙、覆滅地獄爲藉口,率領十族,對崑崙界展開報復。導火索點燃,天庭萬界和地獄界的全面戰爭,隨之爆發了!”

    ……

    求一下月票,各位幫忙投一下。

    晚上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