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懷着死馬當成活馬醫的心態,將一件又一件君王聖器取出。

    無論是在崑崙界功德戰場,還是在狩天戰場,張若塵都繳獲了不少君王聖器。他一人擁有的君王聖器數量,堪比一座大世界擁有的君王聖器。

    小黑撿起一桿暗紅色的長槍,槍身古樸,交織血紋,散發着淡淡神力,眼中不由一喜,道:「雖只是一件三元君王聖器,不過卻也是一件神遺古器,好東西。」

    「使用炎鐵神髓煉製的炎虛劍,二元君王聖器……這個嘛,勉強行吧!」

    ……

    張若塵拿出來的每一件君王聖器,都極為不凡,足以讓大聖為之眼紅。

    小黑卻是挑三揀四,花費了好些時間,才將二十八件君王聖器挑選完畢。當然,並不是每一件都達到了三元以上,不少還是停留在二元級別。

    但,小黑心中早已樂開了花。

    它最開始的想法,能夠湊夠二十八件一元君王聖器,就很滿足。哪裏想到,張若塵比它想像中還要土豪。

    難怪天庭和地獄那麼多修士想要殺他,不是沒有理由的。

    雖然張若塵氣運滔天,霸佔了不少美女資源,可是,因為這件事嫉妒他的,只有那些人形修士而已。真正讓他成為宇宙公敵的原因,還是因為,他身上寶物比神靈都多,堪比一座人形秘藏。

    不殺他,殺誰?

    小黑按捺住激動的內心,歪著嘴巴,一副很失望的樣子,道:「就你拿出來的這些破銅爛鐵,還想佈置九天十地誅神誅魔大陣?哎,以本皇看,只能在至尊聖器上面功夫,不然陣法威力堪憂。」

    張若塵冷笑連連,道:「我就沒有見過,誰煉製陣法,消耗你這麼大的。」

    「你眼界太低了!陣法之道,你在本皇面前,連入門學徒的級別都還沒有達到。」小黑再次催促,道:「抓緊時間,煉製次神級陣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這樣吧,你把藏山魔鏡、紫金葫蘆、日晷交給本皇,本皇保證煉製出一座橫掃天下的殺陣出來。」

    「想得美。」

    張若塵在空間戒指中,摸了摸,取出一座塔。

    小黑一把搶了過去,翻看了半晌,道:「商子烆的萬煉塔?雖然這塔中擁有至尊銘紋,可是,必須七座萬煉塔加起來,才是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你這一座,頂多只能算是七分之一件至尊聖器。換一件,趕緊換一件。」

    張若塵道:「你若不要,還給我。」

    小黑連忙將萬煉塔收了起來,道:「算了,畢竟是至尊聖器,威力至少超過君王聖器,勉強湊合吧!」

    張若塵緊接着,取出金烏古鼎。

    此鼎剛剛拿出,瞬間光耀萬丈,強大的能量波動,如神海浪濤一般翻滾。

    小黑雙眼灼熱,猛撲上去,雙爪抓住了金烏古鼎,興奮得顫抖:「好!太好了,你終於捨得拿出一件重器,有此鼎,九天十地誅神誅魔大陣算是有了魂。」

    金烏古鼎,乃是張若塵在龍神殿遺跡中,從艷陽雙子王的手中奪取而來。

    此鼎,曾是艷陽文明一件強大的至尊聖器,掌握在神靈手中。

    後來受損,器靈都湮滅。

    直到誕生出了新的器靈,才重新達到至尊聖器的級別,被艷陽雙子王,帶到崑崙界功德戰場。最終,便宜了張若塵。

    第三件,張若塵取出從宙宇那裏奪取來的光明天書。

    小黑搶過去翻了兩下,隨即扔下,道:「一件光明天書的仿製品而已,雖然是神靈仿製,內部還誕生出了至尊銘紋,可是,距離真正至尊聖器尚且還差了一截。況且,此書必須修鍊光明之道,才能煉化和使用。換一件,換一件。」

    真正的光明天書是神器,存放在光明神殿,是天堂界的至寶。

    張若塵收回光明天書,取出十二柄審判之劍。

    十二柄審判之劍,是張若塵從天堂界十二位審判使者手中奪取。

    小黑將一柄柄審判之劍拿起,彈了彈,摸了摸,道:「十二柄審判之劍合一,的確是一套至尊聖器,可是,單一一柄卻都只是君王聖器,內部也只有王級銘紋。本皇要煉製的三垣二十八宿大陣,最重要的,就是三垣。」

    「萬煉塔主困禁,金烏古鼎主鎮壓,卻還差一件大殺器。還是將藏山魔鏡給本皇吧?」

    張若塵收起了十二柄審判之劍,又將一根死氣旺盛的烏金棍取出。

    此棍,是在龍神殿遺跡,從骨族強者手中奪取而來,本名叫做「烏金戰天柱」。

    小黑看見烏金戰天柱,雙眼再次放光,調動體內聖氣注入進去,棍子越變越大,散發出來的至尊之力越來越強。

    幸好是在七星帝宮中,否則至尊聖器的威能,已撼動神女城。

    「好寶物!還有沒有別的?」

    小黑看張若塵的眼神,充滿了期待。

    張若塵又將一柄巨斧取出,此斧,長達十丈,烏黑幽沉,斧葉的兩面,各繪有一尊巨靈神將。

    雖然沒有使用聖氣催動,可是,巨斧散發出來的殺伐之氣,已是讓小黑渾身發冷,耳邊彷彿有無數冤魂的哭訴。

    「泰坦鬼斧,好傢夥,就是它了!」

    小黑壓到泰坦鬼斧的身上,猶如壓着一位絕世美人一般,爪子撫摸斧身,道:「泰坦神殿的這件至尊聖器,竟然都被你奪取。本皇現在有些明白,你為何確定,天堂界的修士肯定會來冰王星殺你了!你搶奪了天堂界這麼多至寶,怕是將天堂界的神靈都氣瘋了,不殺你,念頭不通達。」

    泰坦鬼斧,是張若塵從泰坦六神將的手中奪取而來。

    而泰坦神殿,則是天堂界一座十分強大的神殿。

    「還有什麼至尊聖器,全部都拿出來吧,讓本皇再挑一挑。這萬煉塔都什麼破爛,必須換一換,否則陣法威力堪憂。」

    小黑很想將張若塵的空間戒指,徑直搶過去。

    張若塵道:「萬煉塔即可鎮壓,也可困禁,我覺得挺適合。」

    還想要?

    做夢去吧!

    「好吧,好吧,看你那小氣的樣子,一點元會級天才的魄力都沒有。」小黑搖頭直嘆。

    這還小氣?

    神靈都沒這樣大的手筆。

    張若塵懶得理它,又取出數千種煉陣材料,堆成一座小山,五光十色,寶氣涌動,每一種材料都價值不凡。

    僅僅只是這些輔助材料的價值,已經不弱於半件至尊聖器。

    至於小黑想要的神屍,張若塵考慮過將粉紅骷髏的骨身給它。

    不過,粉紅骷髏的骨身,存放在乾坤界,自然也就只能作罷。

    於是張若塵將神蟒屍骸取出,交給了它。

    神蟒屍骸是從崑崙界的北域挖出,與邪靈融為了一體。可惜,與天堂界修士在中央皇城的那一戰,邪靈遭受重創,一直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

    如今將神蟒屍骸煉成三垣二十八宿大陣的陣法載體,而邪靈正好可以成為陣靈。

    安排妥當后,張若塵將小黑留在七星帝宮的「星器宮」中,去了「星術宮」。

    七星帝宮內部有七座宮宛,星器宮是血絕戰神曾經煉器的地方,內有煉器所需的各種材料、聖爐、天火……等等,可以滿足小黑煉製陣法的需求。

    至於星術宮,是血絕戰神曾經修鍊聖術的地方。

    殿中空間極大,牆壁和地面佈置有特殊陣法和神紋,即便在這裏施展高階聖術,聖術的毀滅能量,也會被陣法吸走,不會造成太大的動靜。

    除此之外,這裏還存放有血絕戰神修鍊聖術的心得體會,每一本都彌足珍貴。

    張若塵十分清楚,絕對不能將希望,全都寄托在小黑身上,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他取出念欲丹,丹藥散發的光芒,照亮古樸奢華的殿宇。

    這是一枚准帝品聖丹,丹靈是一個可愛至極的小女孩,三四歲的模樣,修為達到千問境,並不凶厲,反而看起來溫和柔美,讓人不忍心吞服。

    丹藥中,小女孩嘟著嘴唇,楚楚可憐的說道:「大哥哥,你要吃掉我嗎?」

    「不愧是念欲丹的丹靈,果然直擊人的心靈。」張若塵道。

    小女孩眼眸泛紅,道:「我從一出生,就是一枚丹藥,生命由不得我自己,主人將我送給誰,我就是誰的食物。可是,我也是生命,我想活着,我想看看外面的天地,我也想像人類小孩一樣,擁有快樂的童年。大哥哥,你能放過我嗎?」

    張若塵道:「你想利用我的善念脫身,如果是以前的我,或許真的會放過你。別偽裝了,現出原形吧!」

    一指點出,擊在念欲丹上。

    頓時,小女孩發出凄慘的叫聲,臉變得猙獰,最後消散而開,化為一隻白色蝴蝶。

    「是時候掙斷最後一道枷鎖,衝擊到百枷境大圓滿。」

    「念欲,最難的一關。」

    張若塵的氣海,已恢復得七七八八,聖魂也恢復到巔峰狀態,因此不想繼續等下去。

    但,他的念欲太強,靠自己很難破境,只能藉助丹藥強行突破。

    一把抓出念欲丹,吞入腹中。

    「嘩——」

    張若塵的身體,猶如一盞聖燈被點亮,散發出耀眼的光華,心境瞬間變得清澈通透,諸多雜念猶如塵埃一般被洗去,身體似乎都變得輕盈。

    這是一種無比美妙的感覺,心中擠壓的各種情緒,惶恐、歉疚、艱難、痛苦、迷茫,一瞬間全部都消失不見。

    「就是這時,掙斷枷鎖。」

    ……

    凌晨還有一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