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念欲枷鎖位於聖魂,與意識相連。

    張若塵有真理之心,可以感知到枷鎖的位置。

    在他全力以赴,打算掙斷枷鎖的時刻。忽的,心口猛烈一痛,鑽心刺骨,低頭看去,只見心臟位置出現一截血紅色的劍尖。

    為掙斷枷鎖,積蓄的力量,瞬間泄去。

    張若塵難以置信的回頭看去,看到一張青澀而又美麗的容顏,烏黑長發,眼眸靈性,正是少女時期的池瑤。

    她系在腰間的燕子佩,被風吹動,碰撞出「叮叮」的動聽聲音。

    「噗嗤!」

    她抽走了劍。

    張若塵心口和背部鮮血直流,身體失去力氣,半跪到了地上。

    看著轉身而去的婉約身影,越行越遠,張若塵想要開口,但,剛剛張開嘴巴,喉中便湧出鮮血。

    最後他倒在了地上,看著自己最心愛的女子漸行漸遠,背影變得模糊。

    心中無論如何都不相信,從來都不殺人的池瑤,天真爛漫的池瑤公主,愛笑而又喜歡捉弄他的池瑤妹妹,竟然會一劍殺死了他。

    「假的,都是假的,醒來,快醒來!」

    張若塵眼前的景象消失,重新回到七星帝宮中,渾身依舊緊繃,逐漸從窒息中恢復過來,大口喘息。

    剛才那一幕,在夢境,或者回想中,已經發生過無數次。

    儘管從池瑤和孔蘭攸那裡,得知了八百年前的真相,可是自己似乎,依舊沒有徹底放下。在掙斷念欲枷鎖的關鍵時刻,竟然迷失。

    「再來。」

    張若塵平復心緒,閉上雙目,再次積蓄力量。

    體內聖氣,按照《九天明帝經》第九重的路線急速運行,身上爆發出來的聖威越來越盛,化為光柱從頭頂衝出。

    就是這時,耳邊響起池瑤的聲音:「殺你,就是因為你的體內,流淌著地獄十族之一不死血族的血液,你的母親是八百年前崑崙界三后之一的血后。這個理由,夠不夠?」

    「你答應過我,不將這個秘密告訴他的。」孔蘭攸的聲音響起。

    ……

    張若塵的身體輕輕顫抖,頭頂光柱暗淡了一些。

    「明帝以自身強大的修為,將你體內不死血族的血液封印了起來,這就是你上一世,怎麼都突破不到魚龍境的原因。」

    「血後接近明帝,是要通過控制明帝,控制整個聖明中央帝國,從而進一步達到控制崑崙界的目的。」

    ……

    「有人傳來消息,明帝已被血后控制,變成了她的傀儡。」

    ……

    「你不會那麼幼稚的認為,本皇對你余情未了吧?若是如此,本皇勸你還是別痴心妄想,在神的眼中,你只能算是一顆還有些用處的棋子。」

    ……

    張若塵最開始還反應激烈,漸漸的,平靜下來,無論耳邊傳來什麼聲音,都難以影響到他。

    就在他以為自己已經無所畏懼,心堅似鐵,準備一鼓作氣,掙斷枷鎖的時候。

    忽的,額頭一涼。

    伸出手指輕觸,額頭上的雪花化開。

    張若塵放眼四望,滿天飛雪。

    天穹有一團七彩神光,灑落下如絲如縷的霞彩。一尊高達三千丈的神像,從地底升起,與池瑤一模一樣。

    前方,是一座巍峨的宮殿,殿門大開。

    黃煙塵身穿紅衣,站在殿門的中心,道:「師尊讓我告訴你,今日,她不想殺你,讓你自己離開。若是你以後安分一些,她可以饒你不死。」

    畫面一閃。

    黃煙塵手中的混元劍,刺入他胸口。

    身心的疼痛,讓張若塵積蓄的力量,再次散去。

    第二次掙斷枷鎖失敗。

    張若塵盤坐在七星帝宮中,手捂胸口,滿臉都是汗珠。

    剛才那一幕,正是池瑤成神那天,他去往紫微宮時,發生的點點滴滴。正是那個時候,他和黃煙塵徹底走到對立面,割袍斷義,不再有夫妻情分。

    「再來,這點執念,難不住我。」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坐直身體,眼神銳利似刀。

    接下來,每一次嘗試掙斷枷鎖,總是會受種種舊事影響。

    有時,聽到的是雲武郡王身死的消息。

    有時,回到了陰陽殿外掛著二師兄、三師兄、五師姐、白蘇頭顱的那一天。

    有時,又重現自己殺死蠻劍大聖的時刻。

    ……

    張若塵憑藉強大的意志,強行壓下這些雜念,心境始終保持堅定。

    念欲丹和真理之心,也在助他。

    念欲丹將他心中的執念,弱化了不少。

    真理之心,助他看破種種虛妄,回歸到真實。

    掙念欲枷鎖,即危險而又艱難,稍有不慎,便會心魔入侵,化為失去理智的邪魔。張若塵若不是因為局勢危急,絕不會現在就衝擊境界。

    不知多久過去……

    「嘣!」

    張若塵體內傳出一道弦斷之音,星術宮中,一圈圈聖氣波紋,從他體內蔓延了出去。

    張若塵的嘴角,流淌出鮮血。

    可是,他反而笑了起來,道:「強行破境,竟然成功了!」

    念欲枷鎖,已被掙斷。

    他依舊還不算,達到百枷境大圓滿。

    因為,修士體內,除了有一百道主要的枷鎖之外,還有成千上萬的小枷鎖。

    當然那些小枷鎖不足為懼,只是需要花費不短的時間而已。

    雖然破境成功,但,張若塵卻是強行突破,被反噬得不輕,除了氣海又出現裂痕之外,五臟六腑皆受創。

    肉身的傷勢,張若塵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立即運轉功法。

    因為境界突破,氣海中的聖道規則迅猛增長,不到一刻鐘,規則增加三億道,隨後,才是漸漸放緩。

    緊接著,體內的不死血族血液不受控制,變得沸騰起來,他生出強烈的嗜血衝動。

    「嘩——」

    十隻金翼自動從背部衝出,有始祖紋路在上面流動。

    脊梁骨變得越來越灼熱和鼓脹,燃燒了起來,長出兩個凸起,傳出撕裂性的疼痛感。

    「哧哧。」

    凸起的地方,皮肉破開,散發出金光。

    這是新的金翼,即將生長出來的徵兆。

    張若塵體內的血氣迅速枯竭,身體變得消瘦,嗜血的沖向,變得更加強烈,嘴裡長出尖銳的牙齒。

    只有飲血,才能彌補血氣的流失。

    他立即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罐神血。

    將木罐打開,張若塵的手,卻停了下來。

    他雙目血紅,看著罐中的血液,血腥味彷彿都變得極其醇香。手指顫抖了很久,他將木罐扔飛出去,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株又一株聖葯,不管什麼年份,使勁往嘴裡塞。

    聖葯入腹,並且隨著功法運轉,氣海中的聖道規則,又開始增長。

    背上,第十一隻和第十二隻金翼,逐漸生長出來,但卻處於半實半虛的狀態,像混沌光霧。

    也不知吃了多少聖葯,張若塵已經撐不下,才停下來。

    嗜血的衝動,逐漸淡去。

    ……

    一個月後。

    張若塵的修為,徹底鞏固下來,肉身傷勢早已痊癒。

    「此次衝擊念欲枷鎖,還是太冒險了一些,幸好有念欲丹和真理之心。否則,我過這一關,肯定比瑜皇更難,說不定會被卡在這裡一千年,甚至一萬年。」

    「如今破掉念欲,估計會驚住很多不看好我的修士吧!《神儲卷》上的排名,會不會提升了一些呢?」

    張若塵很清楚,雖然他修鍊出了二品聖意,並且展現出無與倫比的資質。可是,地獄界依舊有無數修士,甚至神靈,並不看好他,認為他很難闖過念欲、千問、萬死一生。

    而他,偏偏就是要向那些人證明,自己沒有那麼脆弱。

    接下來,張若塵開始總結,此次破境的得失。

    首先,念欲丹和大量聖葯蘊含渾厚的能量,在他破境后,轉化為了聖道規則。

    原本七十五億道聖道規則,增加到七十九億道。

    其次,掙斷念欲枷鎖這一年,張若塵反覆經歷了曾經的種種。雖然只是一年時間,可是他卻覺得,彷彿經歷了好幾個世紀,對很多事,都有了全新的看法。

    心境正在發生脫變。

    他一直在尋找的那股精神,似乎已經出現,並且埋藏在了心中,只不過,始終無法精準的抓住,還需要一個契機。

    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知到,血液中,流動著滾滾神力,半神之體的力量進一步釋放出來。皮膚、肌肉、骨骼、臟腑,不斷被神力沖洗和蘊養,無時無刻不在增強。

    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一直由血后,使用神鳳的神血和她自己的神血在蘊養,血脈深處蘊含的神力,任何大聖都無法比擬。

    肉身、修為、心境,都有巨大提升,可是張若塵沒有盲目樂觀。

    他很清楚,自己能夠破境,只是因為把念欲,強行壓了下去。等到千問境,這些問題,將會更加強烈的爆發出來。

    張若塵心境實現大的蛻變,所以,和以前不同,沒有愁眉苦臉,而是相當坦然。

    千問境的事,等到千問境再說。

    無論將要面對什麼,迎難而上便是,通通接下便是,一路闖過去便是。

    張若塵來到星器宮,查看小黑煉製陣法的進度。

    星器宮中,一百多隻貓頭鷹正在煉陣,全部都是小黑的精神力分身。

    小黑的本尊,看到一臉消瘦的張若塵,道:「怎麼瘦了一大圈?難道……姑射魔女又來了?」

    「別胡說八道!要不我給你找一隻母貓頭鷹,也讓你瘦一大圈?」張若塵道。

    小黑露出驚訝的神色,抬起頭,望向張若塵。

    「看什麼?我又不是母貓頭鷹。」張若塵摸了摸鼻尖,被小黑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

    小黑眼神複雜,道:「我怎麼感覺,你變了不少。」

    「有嗎?哪裡變了?」張若塵笑道。

    小黑更加確定心中的感受無誤,道:「我覺得,你整個人都變得樂觀正氣了一些,不再像以前那麼陰鬱,彷彿藏著無數心事,彷彿……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誒,幹什麼,是你讓本皇說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