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命運神殿的慘敗,令百花仙子紀梵心之名威震四方。

    地獄界各大勢力的強者,聽從命運神殿的號令,集結在了奧雲小行星帶,佈下天羅地網,靜等紀梵心前來受死。

    青鹿神殿的陸白頭,是一個人形生靈,三四十歲的模樣,卻滿頭白髮。一雙赤紅色的眼睛,宛若兩座血潭一般,既是深邃,而又獰然。

    在他頭頂,懸浮有一張符籙。

    藏天機符。

    只有天運司,才能煉製出這種符,將其催動,足以掩蓋大聖身上的一切氣息和天機,從而隱藏得無影無蹤。

    站在陸白頭身旁的,乃是死神殿的單秋,頭頂也懸浮有一張藏天機符。

    陸白頭也好,單秋也罷,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斬過的天庭大聖不止十尊。

    正是因爲,他們常年征戰在功德戰場,不僅修爲強大,也極其小心謹慎,所以成爲了兩名前哨,藏身在此處。

    已經等了接近半個月,可是,根本沒有見到七星帝宮,或者紀梵心的影子。

    陸白頭的耐心被消磨殆盡,輕哼道:“紀梵心又不傻,明知奧雲小行星帶聚集了大批想要殺她的強者,怎麼可能還會來?如果我是她,肯定會折返回冰王星,或者潛藏起來。”

    單秋眼中露出一道笑意,道:“我們留在這裡,本來就是白白浪費時間。可是,那位星落神子,堅信紀梵心會來送死,他都已經發話,我們自然只能繼續等下去。”

    陸白頭道:“區區一個紀梵心,哪需要這麼勞師動衆。我看,吾悅命皇和天墟剎這些命運神殿強者的死,多半另有隱情。據說,命運神殿內部的爭鬥,可是相當激烈。”

    “哪一次新老換屆,命運神殿內部不是血雨腥風?新任神女要掌權,必定是要大殺異己,星落神子出生冥族,助她一臂之力,是很正常的事。反正,神靈不會管俗世的爭鬥,只要他們的手段足夠厲害,說不定神靈還越是喜歡。”單秋道。

    陸白頭低聲道:“據說,張若塵也參合在裡面。”

    單秋冷笑一聲:“張若塵自以爲有血絕戰神和福祿神尊撐腰,便是以爲,可以在地獄界無法無天。可惜,他和天庭的修士,走得如此之近,就是在找死。等着瞧吧,地獄界已無他容身之地。”

    “繼續守在這裡,完全沒有意義,要不我們向上面稟告一聲,也去百族王城?萬一本源神殿真的是在百族王城出世,我們也能第一時間,奪取到好處。”陸白頭道。

    單秋乃是死神殿一位神靈的弟子,更有神使的身份,何等高貴。

    現在,卻淪爲對付紀梵心的一個前哨,早就氣憤不已,聽到陸白頭的提議,自然是一百個同意。

    就在二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卻感應到強勁的聖道波動,由遠而近。

    “好快的速度,達到了萬倍音速。”陸白頭臉色一變。

    “莫非是紀梵心來了?”

    二人立即小心翼翼隱藏起來,取出傳訊光符,隨時準備將消息傳出去。

    ……

    “譁!”

    張若塵催動流光功德鎧甲飛行,每過一個剎那,都能飛出萬里,像是一顆流星,在黑暗空寂的宇宙中劃過。

    宮南風被他捏在掌心,身體只有豆大。

    與血靈仙和海棠婆婆分開,已經十天,張若塵全力以赴趕路,終於進入奧雲小行星帶所在的星域。

    速度放緩,張若塵停了下來,對掌心的宮南風說道:“很平靜,白卿兒應該還沒有到達這裡。否則,戰鬥一旦爆發,這片空間,早已被混亂的聖道氣息充斥。”

    “你說,她會不會,已經死在僞神的手中?”宮南風語氣頗爲沉冷。

    張若塵告訴了宮南風,死神殿的僞神,前來奪取天樞針和極品本源神晶,與白卿兒爆發了大戰,自己趁亂逃走。

    宮南風能夠推算世間一切之事,想要騙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龍主掩蓋了海棠婆婆和血靈仙的一切,他就算推算能力再強,也只推算到,末雲端到過那片區域。

    因此他對張若塵的話,深信不疑。

    “世間誰能逆天伐神?白卿兒雖強,可是遭到一尊神靈的襲殺……”

    說到此處,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

    “神靈以真身插手凡俗,就是在踐踏命運神殿的規則,末雲端必須要受到制裁。”宮南風道。

    張若塵道:“白卿兒太強了,而且在地獄界大肆殺戮,神靈出手,無可厚非。”

    “此是此,彼是彼,規則既然制定了出來,便誰都不能破壞。”

    宮南風斬金截鐵,又道:“若塵兄,想過沒有,死神殿的目的,很有可能根本不是殺白卿兒,而是爲了奪取極品本源神晶,私吞本源神殿。”

    “甚至有可能,他連你我都想一起殺掉,奪取你身上的各種至寶和天樞針。只不過,他低估了你和白卿兒的實力。”

    張若塵道:“不可能吧?”

    “怎麼不可能?”

    宮南風十分確信的道:“星落他們,已經在奧雲小行星帶,佈下了殺局。任憑白卿兒再強,去了也是死路一條。在這樣的情況下,死神殿的神靈,爲何枉顧命運神殿制定的規則,趕在所有人前面出手?”

    “神靈都出手,死神殿冒了這麼大的風險,怎麼可能只是去幫命運神殿報仇,殺一個白卿兒那麼簡單?再說,命運神殿的神靈都沒有出手,死神殿的神靈那麼激進幹什麼?”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你這麼一分析,我倒是覺得頗有道理。當時,末雲端的確是來勢洶洶,對我敵意很濃,幸好白卿兒足夠強大,我才找到脫身的機會。連神靈都不顧顏面出手,我現在的處境,越來越危險了!”

    “還有更加嚴重的事,我對天樞針的感應消失了!看來,不是白卿兒,就是末雲端,煉化了天樞針的器靈。神器遺失,我是命運神殿的罪人。”宮南風悵然而又自責。

    張若塵安慰道:“至少我們知道,神器必在他們二人身上,還是有機會找回來。”

    突然,張若塵心生感應,施展出空間挪移,從原地消失。

    “轟隆!”

    一件梭形的君王聖器,從他剛纔站立的位置飛過,刺得空間,發出一連串爆響。

    “什麼人,給我出來。”

    張若塵在十數裡外,顯露出身形,左手將宮南風拋了過去,右手五指展開,向其中一個方向輕輕推出。

    掌心前方,空間自動破裂而開,形成數十道裂縫。

    “譁!譁!譁……”

    數十道空間裂縫,如刀一般,飛了出去。

    且,裂縫越來越大。

    “空間裂縫的飛行速度好快!”

    “他怎麼發現我們的?”

    陸白頭和單秋對視一眼,向左右兩個方向衝了出去,避開空間裂縫。

    以他們的修爲,普通的空間裂縫,自然是可以應對。但是,張若塵打出的空間裂縫,融入了時間印記,速度暴增,威力之強,可斬世間萬物。

    宮南風已經變化爲真人大小,大喝一聲:“陸白頭,單秋,你們二人想幹什麼?”

    身份被認出,自然也就沒有必要隱藏下去。

    收起藏天機符,陸白頭和單秋的身形,在數十里之外顯現出來,站在兩個不同的方位。

    陸白頭收回梭形君王聖器,微微拱手,道:“原來是司空大人。”

    單秋眼神陰冷,道:“司空大人可知,張若塵已背叛了地獄界,罪該當誅?”

    “背叛了地獄界?”宮南風道。

    單秋道:“沒錯,此子與天庭的百花仙子紀梵心,製造了滔天殺戮,就連命運神殿都在他們手中吃了大虧,損失慘重。吾悅命皇已經隕落了!”

    “吾悅命皇怎麼可能不是紀梵心的對手?多半是張若塵,在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下的暗手。”陸白頭道。

    各大勢力,從星落他們那裡得知到的消息極少,只知道命運神殿有數位無上境大聖隕落,包括吾悅命皇,敵人非常強大。

    別的東西,命運神殿的修士一概沒有提。

    畢竟命運神殿也要臉面,那麼多高手一起前去,卻被一個女子打得毫無還手之力,說出來,只會惹來無數嘲笑。

    不如等到紀梵心現身的時候,讓他們親自去見識她的厲害。

    到時候,他們自然笑不出來。

    正是如此,各大勢力只能猜測和推測,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敵人的實力大概有多麼強大。具體發生的事,是一概不知。

    宮南風道:“誤會,天大的誤會,我敢以司空的身份發誓,張若塵絕對沒有背叛地獄界。而且,在地獄界製造殺戮的人,不是紀梵心,是白卿兒。”

    “白卿兒?”

    陸白頭和單秋,皆是一怔。

    宮南風道:“神女十二坊的白卿兒,紀梵心是由她變化而成。”

    “變化而成?”

    聽到這話之後,陸白頭和單秋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立即激發出道域防禦,並且,緩緩向後倒退。

    常年在功德戰場上征戰,他們養成了多疑和小心謹慎的性格。

    宮南風的話,提醒了他們。

    他們懷疑,眼前這個宮南風,很有可能是紀梵心變化而成。

    對了!

    一定是這樣。

    紀梵心不敢強行闖關,變化成宮南風的模樣,編一個故事出來,加上張若塵的配合,還真有可能被她矇混過去。

    宮南風感覺到了他們眼神中的忌憚、提防、驚懼,隨時都要逃走的樣子,心頭一慌,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不相信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