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單秋沉聲道:“別過來!我可是已經傳訊給了原阡陌大人,他立即就能趕到。”

    宮南風氣得不行,道:“你們在懷疑我?行,行,行,以你們的修爲,看不透真假,本司空不怪你們。等原阡陌來了,我再說給他聽。”

    張若塵冷眼旁觀,有宮南風這個絕佳的證人在,地獄界的修士斷然不可能,懷疑到他身上。

    神女十二樓卻是要遭殃了!

    他的心念,剛剛想及到此處,忽的,臉色微微一變。

    白卿兒爲了掩蓋真相,不惜交出天樞針,與他聯手弒神。以她的精明,怎麼可能允許宮南風暴露她的身份?

    “希望是我多想了,或許施展以身殉道這一招之後,她傷得太重,即便想除掉宮南風,卻有心無力。”張若塵心中暗道。

    黑暗的宇宙深處,急速飛來三道流光。

    除了原阡陌之外,另外兩位是源姝真皇和婪嬰。

    單秋鬆了一口氣,道:“原阡陌大人馬上就要到了,司空大人的身份,很快就能揭曉。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啊……”

    單秋慘叫一聲,體內飛出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不朽聖軀隨之爆碎而開。

    “嘭!”

    另一頭,陸白頭也是相同的死法。

    張若塵臉色一沉,目光立即向宮南風望去,可是,哪裡還有宮南風的影子?

    白卿兒的聲音,在張若塵腦海中響起:“替我保守秘密,不然你聯合崑崙界修士奪取天樞針的事,也會暴露。我知你不懼暴露,可是,你總不希望,崑崙界欲營救殞神島主的事,也被命運神殿知曉吧?”

    張若塵調動真理之心的力量感知,可是,一無所獲,只能說明,白卿兒所在的位置,距離這裡至少有十萬裡。

    原阡陌的聲音,如神濤巨浪遠遠傳來,道:“當着本座的面,都敢殺死神殿的大聖,張若塵,你未免太狂妄了吧?”

    張若塵搖頭苦笑,心知自己被白卿兒擺了一道。

    這個妖女,肯定是在報復他,報復他上一次趁火打劫,奪走了天樞針。

    女人的報復心,果然很強。

    片刻間,原阡陌、源姝真皇、婪嬰,跨越數萬裡,出現到張若塵的近前,一個個身上都釋放強大聖威,以精神力鎖定張若塵,似擔心他逃走。

    婪嬰孩童般的嬉笑:“佩服,佩服,若塵大聖不愧是血絕戰神的外孫,殺人都殺得如此乾淨利落。陸白頭,好歹是青鹿神殿的千問境大聖,神靈都不能隨便殺的。我贊你一個!”

    說着,他豎起大拇指,臉上的笑容卻並不純真,反而邪異。

    源姝真皇道:“張若塵,你可知陸白頭,乃是死神殿末神的神使?你若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今日,誰都保不了你的性命。”

    張若塵道:“末神,末雲端?”

    “不可直呼神靈名諱。”源姝真皇道。

    張若塵嘆道:“他們不是我殺的。”

    “空間中,尚且還殘留有空間波動,難道除了你,此處還有第二個空間修士?”原阡陌淡淡的道。

    張若塵道:“有人在遙遠處,使用空間力量,殺死了他們,嫁禍於我。你們剛纔莫非沒有看見命運神殿的司空?他就是被對方,以空間力量擒走。”

    “除了你,我沒有看見任何人。”原阡陌道。

    “若塵大聖應變能力真強,頃刻間,便是編出一個故事來。廢話就不多說了,我青鹿神殿不是好欺負的,大聖不能白死,殺人得償命。”

    婪嬰身上釋放出通天神光,與血色的殺氣。

    殺氣和神光,在他頭頂,凝聚出一柄血光萬丈的殺戮血劍,化爲一道銳利光痕飛出。

    殺戮血劍飛過之處,空間如紙片一般,裂開數之不盡的紋路。

    “錚!”

    沉淵古劍自動飛出,在張若塵操控下,激飛出去,拖出一道長達數十丈的劍道殘影。

    “轟隆。”

    二劍的劍尖,精準的對碰在一起。

    針尖對麥芒。

    殺戮血劍畢竟不是真實的劍,瞬間爆裂而開,化爲成千上萬道劍氣。

    這些劍氣,被張若塵的空間領域擋住了大半,可是,依舊有一道穿透空間領域,從他頸邊飛過,傳來一絲涼意。

    張若塵身形紋絲不動,眼睛一眯,道:“千問境!”

    “是千問境巔峰。”婪嬰咧嘴笑道。

    婪嬰是一個比缺更純粹的修士,那種純粹,是他絕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自己的道是什麼,不會受外界的影響,永遠堅持自己的思想。

    任何人在他眼中,都和獵物沒有區別。

    而缺,還有對勝負的看重,對得失的執着。

    正是如此,婪嬰比缺更勝一籌,達到千問境之後,直接便是邁入千問境巔峰,沒有任何心境上的雜念可以阻礙他。

    婪嬰道:“沒想到你也修煉了劍道,似乎還不錯的樣子。”

    沉淵古劍飛了回來,落入張若塵手中。

    張若塵輕輕揮劍,道:“爲了修煉聖意,已經好久沒有真正用過劍了,要不你指點一二?”

    “好啊!可是,你的劍道造詣若是太差勁,可是會死的。我不開玩笑!”

    婪嬰邪獰一笑,強大無比的劍意,從體內爆發出來,凝聚成實態,形似一尊面目恐怖的修羅影子。

    這是他的殺戮劍意!

    “劍來。”

    一柄青色闊劍,懸浮到了他身前。

    “此劍,名爲晴空。”

    婪嬰沒有握劍,只是念頭一動,青色闊劍凌空劈斬下去,修羅影子隨之俯衝而下。

    劍身自動變大,長達三十三裡。

    劍鋒上,釋放出驚人的寒氣,將空間都凍住。

    是真的凍結了空間,意在阻止張若塵逃遁。

    “一念花開!”

    張若塵不受空間凍結的影響,將沉淵古劍舉過頭頂,時空劍意隨之顯化出來,凝成一朵奇異的白色花朵,將他的身體包裹在內部。

    揮劍劈出,與晴空劍碰撞在一起。

    時空劍意也和殺戮劍意,激烈對撞。

    張若塵身上神光閃爍了一下,將所有力量化解,轉瞬間,身形消失不見。

    “譁!”

    他從婪嬰身後的空間中走出,緩慢的劈出一劍。

    看似緩慢,可是,卻不斷有時間印記,融入劍體,與劍招交匯。

    這一劍,快到極點。

    至少在婪嬰的感應中,非常的快,幾乎不給他反應的時間。

    “嘭!”

    婪嬰沒有轉身,體內飛出第二柄劍,向身後斬出,破去張若塵的時間劍法。

    緊接着,第三柄劍飛出,化爲一條劍龍。

    劍龍由大量劍道規則和劍氣匯聚而成,旋轉飛行,張牙舞爪。上萬道劍鳴聲同時響起,如龍吟一般。

    眼看劍龍就要撞在張若塵胸口,張若塵橫劍一擋,沉淵古劍的劍身上,四道玄奇無比的印記浮現出來,爆發出風、火、水、雷四種不同的力量。

    “轟隆隆。”

    張若塵如落葉一般,輕飄飄的倒飛出去。

    “唰!”

    婪嬰和張若塵同時衝出去,激烈撞擊在一起,人影錯亂,劍氣縱橫,珠落玉盤一般激烈而密集的碰撞聲隨之響起。

    ……

    源姝真皇皇袍加身,高冠束髮,清麗絕世,望着激烈交鋒的二人,道:“張若塵並非莽撞之人,沒有理由在這裡殺人,陸白頭和單秋的死,頗爲蹊蹺。”

    “這重要嗎?”原阡陌道。

    是啊,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已經有了置張若塵於死地的理由。

    已有一些修士,感應到戰鬥波動,飛到了附近,看着正在交手的二人,議論紛紛。

    “我聽說,婪嬰的修爲,已經達到千問境巔峰,接連挑戰了數位萬死一生境大聖中的強者,卻無一人能夠擋住他一劍。張若塵才百枷境吧,怎麼能夠與他抗衡?”

    “婪嬰估計根本沒有用全力,只是在戲耍張若塵。畢竟,在狩天戰場上,還是百枷境的婪嬰,就能斬下張若塵的頭顱。”

    “最近這一千年,婪嬰終究是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不愧是宇宙神胎,得到阿修羅劍認可的人物。”

    一位萬死一生境的大聖,冷冷的道:“你們懂什麼?難道看不出,張若塵已經達到百枷境大圓滿?”

    “百枷境大圓滿又如何?與婪嬰差了一個大境界呢!”

    “在同境界,婪嬰尚且不弱張若塵多少,現在兩人根本不是一個層次,差距已被拉開。”

    那位萬死一生境大聖,道:“張若塵的境界和婪嬰,的確有差距。可是,他擁有半神肉身,一旦達到百枷境大圓滿,半神肉身的力量就能完全釋放出來。憑藉半神肉身,他足以彌補力量上的差距。除非婪嬰能夠在劍道上勝過他,否則奈何不了他。”

    源姝真皇與原阡陌傳音交流,她道:“你覺得,他們這一戰,誰能取勝?”

    原阡陌道:“張若塵的半神肉身雖強,可是,婪嬰卻是宇宙神胎,更是阿修羅劍的劍靈。”

    “你的意思是說,婪嬰沒有實態的肉身,張若塵的肉身力量再強,也討不到好處?”源姝真皇道。

    原阡陌道:“單論力量,婪嬰也不弱於張若塵。”

    “所以,你覺得婪嬰會贏?”

    “不是會贏,而是可以殺死張若塵。而且,他是殺死張若塵的唯一人選,別的任何人都做不到,包括你我。”

    源姝真皇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因爲,葬金白虎在守護張若塵,若是他們二人出手,葬金白虎很有可能會現身阻止。

    可是婪嬰卻不同,他若是殺死了張若塵,葬金白虎絕對不會阻止。

    就像張若塵殺死閻無神,卍字青龍也沒有阻止一般。

    羅生天與天羅神國的一衆高手趕到,看到激戰中的二人,向正在觀戰的衆人詢問了一番,得知張若塵竟是殺了死神殿和青鹿神殿的大聖。

    鳳青漓訝然,冷笑道:“張若塵還真是一點都不懂得收斂,難道不知自己現在正處在風頭浪尖?幹出這樣的事,死神殿和青鹿神殿輕饒他纔是怪事。”

    “駙馬應該不至於做出這樣的事,或許是青鹿神殿和死神殿的陷害。”閻寒衣道。

    羅生天道:“那就拜託老師,先分開他們。”

    “好!”

    閻寒衣應了一聲,化爲一道光梭飛出去。

    原阡陌的眼神微微斜瞥,搖頭笑了笑,右手隔空探出,畫出一個漩渦,衣袖在漩渦中飄蕩。

    本是飛在數百里之外的閻寒衣,突然感覺身體旋轉起來,不受控制的飛出去。等到那股旋勁消失的時候,閻寒衣發現,自己站在了原阡陌的身前。

    “阡陌公子的這一招乾坤流雲袖的神通精妙絕倫,老朽佩服。”

    閻寒衣苦笑,自己也是無上境中的強者,堪稱半神,卻沒想到原阡陌擡手之間,便是將他拘到了身前,手段高明得嚇人。

    這就是《神儲卷》甲等第一的人物,讓人望塵莫及。

    原阡陌彬彬有禮的笑道:“張若塵殺了死神殿的單秋和青鹿神殿的陸白頭,這個仇,我們兩大神殿是一定要報的,還請閻先生不要插手。”

    閻寒衣剛欲開口,便感覺到一股龐大威壓落到身上,渾身無法動彈。

    原阡陌依舊含笑,道:“這麼多雙眼睛都看着呢,若不能手刃張若塵,我們兩大神殿的臉面往哪擱?殺人償命,就算鬧到羅衍大帝那裡,道理也在我們這邊。”

    他語氣低沉,笑容溫潤,好似在與閻寒衣商量。

    可是,閻寒衣卻感覺到身上的壓力更大了,只能能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心中卻是憤怒無比,無奈修爲差距太大,爆發不出來。

    羅生天看出了一些端倪,情不自禁捏緊拳頭,欲要親自衝出去。

    鳳青漓將他拉住,道:“你要幹什麼?”

    “婪嬰已經達到千問境巔峰,張若塵絕不是對手,他們這是要殺人。在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之前,必須要阻止他們。”羅生天道。

    鳳青漓道:“你能阻止誰?原阡陌,還是婪嬰?他們任何一個,你都阻止不了!”

    羅生天臉上青筋暴凸,此刻終於有些明白,當初羅衍大帝從他手中收走準帝品聖意丹時說過的話,自己的性格,的確有巨大破綻。

    否則,不至於在千問境,落後於婪嬰和缺。

    他是千問境初期,婪嬰是千問境巔峰。

    無論是修爲,還是戰力,都拉開了相當大的差距。

    “張若塵再怎麼說,也是天羅神國的駙馬,我們總不能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吧?今日,我還偏要一戰。”羅生天道。

    鳳青漓使用精神力天地,將他籠罩,道:“張若塵是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你想過沒有,在場各大勢力聚集,爲何除了你,沒有一個肯爲他出頭?他在地獄界全是敵人,大家都想看着他被殺死呢!”

    原阡陌遠遠的,向羅生天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聲音提揚起來,傳遍這片星空,道:“張若塵殺我死神殿大聖單秋,又殺青鹿神殿大聖陸白頭,今日是私人恩怨,各方勢力的修士,還請給我原阡陌一個面子,莫要插手進來。否則……就是與死神殿和青鹿神殿爲敵。”

    最後一句,聲音格外冷厲,蘊含強大的聖威,震懾得在場所有修士都安靜下來,不敢開口說話。

    鳳青漓低聲,道:“看到沒有,原阡陌是在警告你,也是在警告所有人。閻師父被他以聖威壓得無法動彈,有他一人站在那裡,誰都休想救張若塵。”

    就是這時,一道頗爲清冷的聲音,從遙遠處傳來:“死神殿和青鹿神殿,好大的威懾力。既然是私人恩怨,不知我能不能插手進來?”

    竟然有人敢和原阡陌叫板?

    竟然有人敢無視死神殿和青鹿神殿?

    一隻渾身散發神光的白鹿,拉着一輛華麗的聖車,從空曠的宇宙中行駛而來。聖車上,烙印有“血絕”家族的獨有紋路,滂湃驚人的聖威,如潮水一般宣泄而出。

    “好強大的聖威,來的是什麼人?”

    “你難道認不住那隻純血的神獸?”

    “什麼,那是一隻神獸?”

    “那是血絕戰神,送給猊宣氏的訂婚之禮,當時猊宣氏還是修羅神殿的神女。”

    “血絕家族的大夫人到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

    這兩天又有一些事,爲了不斷更,只能先每天一章。

    總之,一章4000字以上,大概率這一天只有一章。如果一章只有3000字,那麼多半有兩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