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事情已經清楚,是紀梵心殺了陸白頭和單秋,死神殿和青鹿神殿就莫要追究下去了吧!”

    般若一錘定音,代表命運神殿,宣佈了結果。

    在此之前,張若塵將事件的前因後果,詳盡的講述了一遍,只是,將白卿兒改成了紀梵心。

    沒辦法,白卿兒和他相互掌握着對方的祕密,只能讓紀梵心先背這個鍋。

    各方勢力相互牽制,茲事體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目前最佳的處理方式。

    原阡陌當然不能接受這個結果,正欲開口。

    般若卻先向他盯去,道:“死神殿的末神,爲何會去攔截紀梵心?阡陌公子可知道這件事?”

    聽到這話,原阡陌終於明白命運神殿爲何會偏幫張若塵,他們這是對死神殿的做爲,生出了不滿。

    張若塵故意將此事擺到檯面上來,分明是在打死神殿的臉。

    他看張若塵,更加不順眼了!

    原阡陌依舊優雅含笑,輕輕搖頭,道:“神靈的事,我等聖境修士怎會知曉。此事,我會立即傳訊回神殿,確認末神是否真的私自來了這片星域。”

    “私自”語氣頗重。

    在場衆人皆不是傻子,一個個都心知肚明死神殿的意圖所在。

    但是,原阡陌的修爲擺在那裏,他們雖然不滿,倒也沒有誰直接爆發出來。

    原阡陌主動揭過這一篇,道:“張若塵你既然沒有死在天道箭之下,是否可以將那日在神女樓,沒有說完的話,再講一遍。”

    當時在神女樓,張若塵正要將白卿兒的祕密講出來,與她魚死網破,就被一支天道箭射飛出去。隨後,整座神女城都在神罰天罡符下毀掉。

    當時和現在的局勢,完全不同。

    如今,張若塵有把柄落在白卿兒手中,反而要幫她掩蓋真相。

    地煞鬼城的當家人,鬼主第五子“澪”,道:“極品本源神晶的事,若塵公子是否也可以給我們一個準確的交代?”

    聽到“極品本源神晶”幾個字,各大勢力的當家人眼神皆變得火熱,鎖定到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鎮定自若,雙手一攤,道:“交代什麼?我只是在命運神域,恰好撞見神女十二坊的白卿兒殺死了七手老人和刑千,而且,我修爲低微,無法確定那個白卿兒是不是別的修士變化而成。除此之外,什麼也不知道。”

    當然沒有人相信他的話。

    當即,便有數位無上境大聖釋放出聖威,欲要威逼。

    “幹什麼,這是想動手嗎?”

    猊宣氏坐在一片朦朧的聖光之中,只有無上境大聖和精神力超過六十七階的人物,可以看清她的真容。

    她一發話,將那幾位無上境大聖,盡數鎮住,不得不收斂回聖威。

    猊宣氏繼續道:“張若塵都已經說不知道,你們莫非是想鎮壓了他,強行搜魂奪取記憶?血絕家族的子弟,有那麼好欺負嗎?”

    張若塵向猊宣氏瞥了一眼,心中更加異樣。

    一位來自冥族的無上境大聖,賠笑一聲:“極品本源神晶事關重大,我們只是希望若塵公子,可以將細節說得更清晰一些。”

    “張若塵只是百枷境大聖,你們憑什麼覺得,他有盜取極品本源神晶之力?想要栽贓嫁禍,想要借刀殺人,別用這麼低劣的手段。”猊宣氏道。

    婪嬰的身旁,青鹿神殿的一位無上境強者,冷笑道:“張若塵和紀梵心同行,大殺地獄界的修士,此事應該千真萬確吧?”

    “剛纔他不是已經解釋過了嗎?他是受制於紀梵心,不得不與其同行。”猊宣氏道。

    澪道:“說得那麼勉強,可是據我所知,在天庭時,張若塵和紀梵心關係交好,稱得上是知己紅顏。”

    正在衆人吵成一團之時,一道聲音,怒喝而出:“夠了!告訴你們也無妨,當日命運神殿與紀梵心一戰,是張若塵出手相救,我們才得以脫身。否則,命運神殿很有可能,全軍覆沒。”

    說話之人,是命運神殿的無上境大聖,四瞳君。

    他是與星落一起,從白卿兒手中逃走的四位無上境大聖之一。

    大殿中,徹底安靜下來。

    四瞳君繼續道:“的確很丟臉,我也不想說出來,可是,這就是事實,紀梵心比你們想象中還要強大。這位人畜無害的百花仙子,已經可以稱是無上境的元會級天才。張若塵於命運神殿有恩!”

    再也沒有人開口質疑張若塵。

    並不是他們已經相信了張若塵,而是,血絕家族有猊宣氏坐鎮,又有命運神殿支持張若塵,他們就算再怎麼質疑,也傷不到張若塵毫髮。

    接下來大殿中,開始重點討論,如何對付紀梵心?

    紀梵心的下一步行動?

    如何營救司空,奪回天樞針?

    ……

    …………

    半天后。

    張若塵站在一顆岩石小行星上,眺望遠處虛空中的空間蟲洞,心中也在思考,白卿兒接下來的行動。

    與末雲端一戰,她肯定傷得極重。

    否則,她早就已經殺到此處,強行闖關。

    出手殺死陸白頭和單秋,與擒走宮南風的,應該是她身邊那隻空間翡翠烏龜所爲。

    張若塵察覺到身後有人靠近,連忙收起心緒,道:“神子殿下單獨來找我,是還有什麼疑惑嗎?”

    星落雙手背在身後,走到張若塵左側,望向那座空間蟲洞,笑道:“我是專程來道一聲謝。而且,不要叫我神子,我早就已經不是神子。”

    星落身上沒有原阡陌那種自以爲是到極致的高冷,也沒有卓雨農那種冷漠到極致的不近人情,算得上是地獄界頂尖強者中的一個另類。

    張若塵對他沒有什麼反感,道:“難得從你這種人物的嘴裏,都能說出一個謝字來。我還以爲,地獄界以實力爲尊,強者根本看不上我們這樣的弱者。”

    “任何地方,其實都是實力爲尊,世間不存在人人平等。弱者和強者之間,有天然的鴻溝。”星落道。

    張若塵道:“是嗎?”

    “你若沒有絕頂的天賦,與葬金白虎引導者的身份,我也不可能站在這裏,與你說話。這就是現實!”星落道。

    張若塵默然接受這一切,道:“好吧!至少,你說的都是實話。”

    忽的,星落道:“我去查過白卿兒,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想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

    張若塵轉身就走。

    星落露出詫異之色,追上去,道:“爲何?”

    “我的修爲還太低,不想知道你們那種層次強者之間的祕密,就算知道了,也沒什麼好處。”張若塵道。

    星落道:“天堂界的開羅地師和使用天道箭射你的克拉菲林,都是通過神女十二坊的渠道,偷渡到冰王星。而且,白卿兒失蹤了!我是追着她離開的痕跡,纔在星空中,偶然遇到了你、宮南風、紀梵心。”

    星落有懷疑過紀梵心就是白卿兒。

    但是,後來又推翻了這一猜想。

    首先,張若塵和白卿兒有仇,又和紀梵心關係親密。如果紀梵心就是白卿兒,張若塵怎麼可能識破不了,識破了,怎麼可能不將她的真實身份公佈於衆。

    其次,白卿兒完全沒有理由,在地獄界如此高調的大開殺戒。

    第三,他不相信,一個神女樓的女子,敢做出如此瘋狂而又大膽的事。

    “開羅地師來了冰王星?”張若塵神情一冷,問道。

    星落心中最後一絲疑慮也消失,如果白卿兒就是紀梵心,聽到剛纔的話,張若塵的第一反應,多少都會暴露一些破綻。

    星落笑道:“你怎麼關心起他來了?”

    “我和天堂界,有不共戴天之仇。”張若塵道。

    星落顯然是查過張若塵的信息,瞭然的點了點頭,道:“是半神之神閻昱,親眼見到以開羅地師和克拉菲林爲首的一羣天堂界修士,出現在冰王星的神女城。無論是天樞針被奪,還是極品本源神晶丟失,神女十二樓都很可疑。正是如此,在你和白卿兒之間,我更懷疑她在說謊。”

    張若塵倒是沒有想到,星落如此警覺,竟然主動去查白卿兒,道:“懷疑那麼多幹什麼,以命運神殿的實力,直接滅了神女十二坊便是。”

    “哪有那麼簡單。”

    星落搖頭笑道:“神女十二坊的背後,各大勢力錯綜複雜,甚至在命運神殿中都有後臺。僅僅只是因爲開羅地師他們偷渡到冰王星,哪裏滅得了她們?除非可以證明,天堂界控制了神女十二坊,藉助她們的力量,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和天樞針。”

    張若塵心中暗歎,這位星落神子已經足夠精明,可是,想象依舊還是不夠大膽,還不夠了解白卿兒的厲害。

    被天堂界控制?

    恐怕天堂界那些修士,都被白卿兒玩弄於股掌之中。

    想到此處,張若塵不禁悲從中來,自己現在也受制於那個妖女,不得不幫她掩蓋真相。

    對白卿兒的瞭解變多之後,張若塵並不是特別想要殺她,但是,想要擊敗她的心,卻是越來越強烈。

    某一天,若能憑自己的真實實力,將她擊敗,讓她說出一句,“若塵大聖,我敗了,敗得心服口服,你纔是這個元會的第一人,你是我最敬佩的強者。血絕戰神和荒天,也不能讓我如此佩服。”

    這纔是人生之快事!

    除了池瑤,還很少有人能夠激起張若塵這麼強烈的好勝之心。

    張若塵問道:“開羅地師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星落指向遠處的空間蟲洞,道:“通過這座蟲洞,逃去了百族王城。閻昱和卓雨農他們,已經去追。”

    張若塵眼神變得深邃了許多。

    開羅地師,是周禛的師叔,天庭陣滅宮的世界之手。

    周禛曾告訴張若塵,策劃毀掉紫微宮,與地獄界勾結,想要斬斷崑崙界新的天地靈根蟠桃樹的修士,就是開羅地師。

    開羅地師當然不可能是策劃者,只不過,以周禛的修爲,只能知道到這個層次。

    想要弄清楚背後的巨擘,將黑幕徹底挖出來,必須要擒住開羅地師才行。

    要報復天堂界,這是一個巨大的突破口。

    勾結地獄界的罪名太大,足以扳倒開羅地師背後的神靈,甚至有可能扳倒多尊神靈。想到此處,張若塵便是心血沸騰起來。

    ……

    張若塵來到白鹿聖車的下方,沐浴在柔和的聖光中。

    聖車中,猊宣氏的聲音頗爲年輕,而且很動聽,道:“才百枷境大圓滿,便能與千問境巔峯的婪嬰,鬥得旗鼓相當,戰神沒有看走眼。”

    “爲什麼幫我?”張若塵問道。

    猊宣氏笑道:“因爲你是血絕家族的子弟。”

    “我不想聽這些虛話。”張若塵道。

    猊宣氏語氣變得嚴肅,道:“因爲你被戰神看重,他視你爲血絕家族的未來,若天地有鉅變,他發生了什麼不測,你,你母后,六子,依舊可以撐起血絕家族。”

    “若是失去你,也會失去你母后,血絕家族承受不起這樣的打擊。”

    “而且,戰神是真的很喜歡你,對你的寵溺程度,超過了他的每一個兒子,對你的將來有很大的期待,覺得你可以彌補他心中的缺失,做到他當年沒有做到的事。”

    “在血絕家族,戰神就是天,就是唯一的信仰。我若與他的意志對着幹,你覺得,我在血絕家族還有容身之地嗎?”

    張若塵相信了猊宣氏的話,笑道:“所以,你這麼做,是想化解與我母親之間的矛盾?”

    張若塵和猊宣氏沒有直接的矛盾和仇恨,矛盾源於血後和猊宣氏之間。

    猊宣氏道:“你很聰明,我也不拐彎抹角。你是化解我們之間矛盾的最佳人選,當年的事,的確是我對不起你母親,這個錯,我已經當着戰神的面,親自向你母后和六子道過謙,並且心甘情願讓出了所有權利,我的兒子也去了功德戰場。”

    “真的讓出了所有權利?”張若塵道。

    猊宣氏嘆了一聲:“你指的是冰王星?”

    “家主已經宣佈,冰王星的產業,現在全部都屬於我。你若將冰王星的產業交出,我倒是可以考慮,勸一勸母后。”張若塵道。

    猊宣氏道:“我不能交給你。”

    “爲何?”

    張若塵不解,以猊宣氏的修爲,距離神境也就只差臨門一腳,爲何偏偏要霸佔冰王星上這點財富?

    猊宣氏道:“你要冰王星產業的目的,三子看不出,可是,卻瞞不過我。你這是爲自己將來逃離地獄界,返回崑崙,留的一條後路對吧?對不起,戰神不希望你離開。所以,這個地方,我不能讓給你。反而,我還要監視你,斬斷你和崑崙界的一切聯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