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八尊六劫鬼王擡着七星帝宮,大搖大擺走在百族王城的宏偉街道上,鬼氣漫天,氣勢衝雲霄。所過之處,無數修士圍觀。

    “張若塵進城了!”

    高調的進城。

    一道道傳訊光符,如流星雨一般傳出去。

    經歷狩天之戰後,張若塵已是聞名天下的人物。生在地獄界,可以不知命運神殿十二神尊是誰,但是,絕對沒有一個會不知道張若塵是什麼來頭。

    這還真不是吹噓!

    論名氣,論在大衆修士間的認知度,誰比得過在狩天戰場上大殺四方的張若塵?

    去冰王星低調,是因爲,張若塵知道冰王星是一處混亂之地,若是死在那裡,血絕家族想要查出是誰幹的,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來百族王城高調,是因爲來之前他就瞭解清楚,城中有三尊神靈坐鎮。

    三尊神靈,分別來自夜叉族、魔狼族、火鬼族。

    這三族,與十大族相比是小族,可是在組成百族王城的一百三十七個小族之中,卻是勢力最爲龐大的三大族。

    張若塵的身份很特殊,既是血絕戰神的外孫,又是羅衍大帝的女婿,背後還有福祿神尊的影子。若是有神靈在百族王城殺死了他,可想而知是一件多麼麻煩的事。

    血絕戰神從玉煌界歸來後,不將百族王城掀個底朝天才是怪事。

    所以,在明知修辰天神有意殺他的情況下,張若塵所幸高調的進入百族王城,讓所有修士都知道他在城中。如此一來,修辰天神若是出手殺他,百族王城中的神靈肯定會全力保護他。

    反之,張若塵若是偷偷進城,就算被殺死,百族王城中的神靈也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當完全不知道。

    張若塵這是在借勢,借三神之力保護自己。

    沒辦法,誰叫你們是小族,而若塵公子背景強大,還有一個蠻不講理的外公,惹不起,只能當成太歲爺供起來。

    張若塵走到哪,亂到哪,總能引得腥風血雨,即便是地獄界邊緣地帶的修士,也都知曉。

    因爲張若塵的到來,百族王城中的各族都頭疼不已。

    實際上,在本源之光出現在百族王城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開始頭疼。只不過,張若塵的到來,讓他們更頭疼了!

    一位傾城絕代的女子,身後跟着一羣戴着面紗的女聖,婉約娉婷,整齊劃一的來到七星帝宮前方。

    爲首那女子無論容貌還是身材,堪稱絕世,身上更有一股超凡脫俗的仙韻氣質。

    她向七星帝宮微微行禮,聲音極爲動聽的道:“仙源族,雪睞,奉族皇之令邀請若塵公子,做客仙源聖地。”

    七星帝宮中,沒有迴應。

    十八尊六劫鬼主像是看不見她們一般,徑直向前走。

    逼不得已,她們連忙退到兩旁。

    那些戴着面紗的女聖,眼中無不露出厭惡之色,覺得這位若塵大聖太冷傲了一些,竟然視他們仙源族於無物。而且,如此行跡,等於也是在羞辱雪睞公主。

    一位身披黑袍的英偉男子,從天而降,出現到七星帝宮前方,身上邪光一百零八道,氣度不凡,揚聲道:“夜叉族,玉靈神弟子,韓愛蓮,奉家師之命,邀請若塵公子赴宴夜叉聖地。”

    七星帝宮依舊將其無視,繼續前行。

    長街上,響起陣陣譁然之聲。

    “蓮君可是百族王城的風雲人物,是夜叉七君之一,張若塵居然絲毫都不搭理他,竟傲到了如此程度?”

    “這位元會級天才,還真會擺譜,難道想族長或者神靈,親自來邀請他?”

    “的確有些目中無人,他才百枷境的修爲而已。”

    ……

    張若塵進城後,一連五天,各方勢力的修士,都前去邀請或者是拜見,可是七星帝宮中卻一聲迴應都沒有,全部尷尬收場。

    涵養好的,只是無奈一笑。

    脾氣差的,直接破口開罵,甚至有掀翻七星帝宮的衝動。

    十八尊六劫鬼王就像沒有感情和思維一般,按照張若塵的指使,按部就班的向前走,沒有搭理那些邀請和拜見的修士。

    主人都沒說話,它們哪敢開口?

    五天,走了一千里,穿過小半個百族王城。

    狂!

    狂到沒邊了!

    這是百族王城中的修士,對張若塵的統一評價。

    原本寂和一羣死神殿的大聖,站在一座七層高的聖閣頂部,望着大搖大擺走在街道中央的十八尊六劫鬼王,臉上浮現出譏諷的笑容。

    “你們說,張若塵這是唱的哪一齣?在百族王城中走了五天,將各大勢力得罪了個遍,這作風……嘿嘿,倒是和血絕戰神頗爲相像。”

    原本寂是原阡陌的弟弟,就是在冰王星神女樓被小黑使用不死神火差一點燒成灰的那位萬死一生境大聖。

    同樣參加了這一屆狩天之戰,並且貴爲死族第一高手的源非大聖,已破入了千問境。

    他心思頗爲沉穩,道:“張若塵真的在七星帝宮中嗎?會不會這是他的疑兵之計,實際上真身早就去尋找本源神殿了?”

    聽到這話,死神殿的大聖,齊齊動容。

    原本寂五天前便是收到原阡陌的傳訊,要他重點盯住張若塵,監視一舉一動。

    很明顯,原阡陌根本不相信張若塵,依舊覺得極品本源神晶很有可能在他身上。不止原阡陌,別的各大勢力,也都派遣了人手跟着張若塵,來到百族王城。

    原阡陌爲何不親自出馬?

    沒辦法,所有無上境大聖,都響應命運神殿的號召,集結在了奧雲小行星帶和冰王星,對付來自天庭的前所未有的大敵,紀梵心。

    百族王城中各族的無上境大聖,都被徵調了去。

    無上境的元會級天才,必須要抹殺,否則將來,會是地獄界之大禍。

    原本寂斷然否決了源非大聖的猜測,道:“不可能!從張若塵通過空間蟲洞,便有不止一波修士在監視他。他能耐再大,也不可能抽身而走。”

    “他可是須彌聖僧的傳人,有可能掌握了空間奧義,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脫身。”源非大聖提醒了一句。

    原本寂神色微動,很快又平靜下來,冷笑道:“既然如此,便派遣白衣死神直接動手,試他一試。”

    “好,我來辦。”

    死神殿的一衆大聖中,走出一位眉心有着一顆拇指大小紅痣的男子,雙瞳灰銀,身上氣息頗爲詭異。

    命運神殿的死亡神宮,可以培養出不懼死亡的“亡靈十剎”。

    死神殿當然也專門有培養專爲殺戮而生的高手,這些高手,有的是生靈培養而成,剛一出生,就被抹去了七情六慾,只知修煉和殺戮,不知情感和畏懼。

    有的是死靈培養而成,與死亡神宮一樣,使用的都是頂尖強者的屍身和聖魂,甚至直接使用神靈的屍身和神魂來祭煉。

    這位眉心長有巨大紅痣的男子,來頭不小,即便是原本寂有原阡陌這個兄長依仗,看見此人,也都心生忌憚。

    原本寂笑道:“鵲神子出馬,不僅是要試探七星帝宮虛實那麼簡單吧?”

    名叫鵲神子的紅痣男子,沉聲道:“張若塵殺了單秋,卻還能逍遙於世,讓死神殿丟了如此大的臉面,豈能輕易放過他?諸位放心,此次我調遣的白衣死神,會從生靈之中挑選,絕不讓人懷疑到死神殿的身上。”

    “就算懷疑到死神殿身上又如何,還怕了一個血絕家族?”有死神殿的大聖,不岔的說道。

    原本寂笑道:“這話硬氣!張若塵不是喜歡高調嗎?我們便讓他高調的進城,卻死狗一般被扔出城。但是要注意,七星帝宮是血絕戰神煉製的聖宮,已經接近一座神殿,等閒的無上境大聖都攻不破。一旦出手,破七星帝宮防禦的手段,一定要準備充分。”

    原本寂很清楚,兄長是一個愛惜羽毛的精緻人兒,因爲閻折仙這件事,雖然恨張若塵入骨,卻一直舍不下臉面對其出手。

    原本寂卻是早就想當着所有修士的面,狠狠教訓張若塵一番,怎奈一直師出無名。

    單秋被殺這件事,張若塵全部推到紀梵心的身上,可是,相信的人才會相信,不相信的人是壓根不信。

    正好可以借題發揮,既可以試探張若塵是不是在七星帝宮中,又可以趁機教訓張若塵一番,尋找他身上是否有極品本源神晶,最好將他的幾件至尊聖器都奪走。

    只要不殺了張若塵,張若塵背後的神靈就算知道了這件事,也不會爲他出頭,只會覺得他丟人。

    況且,一旦在張若塵身上找到了極品本源神晶,哏哏,張若塵就算全身都是嘴,也說不清了!命運神殿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

    閻皇圖、閻折仙稀裡糊塗的,回到冰王星後,便是聽說百族王城出現了本源之光,於是來到了此處。

    又因爲,百族王城中的其中一個小族“夜魔族”,依附於閻羅族。

    所以他們來到百族王城後,是由夜魔族族皇之下最頂尖的兩位人物,玄澤海和玄清瀅兄妹接待。

    玄澤海在百族王城,乃至在地獄界的邊緣地帶,都算是一等一的絕世強者,雖然還沒有突破到無上境,可是,已經修煉出四萬億道聖道規則,一旦凝聚出無上法體,便是無上境大聖中的強者,俗世中的霸主。

    像雲桓鐵血王那種修煉出一萬多億道聖道規則的萬死一生境巔峰,在他面前,走不了幾招,就得慘敗。至於別的那些,修煉出的聖道規則還不到一萬億道的萬死一生境巔峰,他擡手就能鎮壓。

    當然,與吾悅命皇那種修煉出十二萬億道聖道規則凝聚出無上法體的人物,還是差了一大截。

    可是吾悅命皇是誰?

    命運神殿排名前五的存在,一個時代,能有幾個?

    那種大人物,小族的祖皇見到都要低頭。

    玄清瀅略遜與她兄長,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數量,卻也達到了三萬億道。更有一個香//豔至極的名頭,是地獄界邊緣地帶的十美之一,號稱“清美人”。

    名氣較之她兄長,反而更大一下。

    玄澤海向閻折仙和閻皇圖,講述了三次本源之光的調查結果,隨後,感嘆一聲:“三次本源之光出現的時候,我一直認爲,是有不懷好意之人,想要將禍端引到百族王城。可是,你們也看見了,最近怪事頻出,居然在白天出現羣星閃耀、斗轉星移的異象,這可不是人力能做到的事!”

    隨後,他以傳音的方式,告知二閻,道:“據說,三大族的神靈,都沒弄清楚這異象出現的原因。所以,纔會頒佈神諭,傳令各族,激活城中的所有神紋和大聖銘紋。”

    “羣星閃耀,斗轉星移。”

    閻折仙輕聲念道,那張清麗絕美的仙顏,望出窗外,看向浩瀚蒼茫的天穹。

    異象依舊還沒有消失。

    真的是本源神殿,要在這裡出世嗎?

    閻皇圖道:“冰王星的大事件,加上三次本源之光出現在百族王城,天庭那邊肯定有所察覺。可有《紅塵絕世榜》上的天庭高手,來到百族王城?”

    玄澤海露出無奈之色,道:“百族王城連綿數千裡,各族匯聚,魚龍混雜,天庭一方的修士要混進城,實在太容易了!要查,當然是查得到,可是卻查不到《紅塵絕世榜》上那種級數的強者。”

    坐在一旁的玄清瀅,一雙清澈如水的眼眸中,浮現出異色。

    閻皇圖瞬間察覺,笑道:“清美人似乎知道些什麼?”

    玄清瀅連忙道:“有一個人在百族王城中,而且很早之前,就已經到來。”

    “誰?”閻皇圖問道。

    “天庭那邊三大殺手組織之一,天殺組織排名第一的殺手帝皇,桃花。”玄清瀅道。

    玄澤海一拍桌案,眼神中,充滿敬畏之色,道:“對啊,我怎麼把她給忘了,這的確是進入了《紅塵絕世榜》的強者,而且還是超級強者。”

    外面,傳來喧譁聲。

    他們的目光,紛紛望向窗外。目光所及之處,黑壓壓的鬼霧瀰漫,鬼霧中十八尊六劫鬼王,擡着七星帝宮遠遠行來。

    那做派,那架勢,如族皇出行一般。

    玄澤海和玄清瀅早就知道張若塵來了百族王城的消息,只不過,夜叉族的愛蓮君都遭了張若塵的羞辱,他們還是有一些自知之明,所以,沒有再去拜見和邀請。

    但是,看到七星帝宮從下面經過,二人還是忍不住看向閻折仙。

    誰不知道,狩天之戰前,原阡陌和閻折仙才是郎才女貌的一對?

    一個是《神儲卷》甲等第一,潔身自好,俊美絕倫,將來必定成神,所有女子心目中最佳的擇偶標準。

    一個是閻羅族最美麗的明珠,集才情和修煉天資於一身,深受太上的喜愛,背景大得嚇人。

    可是,偏偏在狩天戰場上,閻折仙懷了張若塵的孩子?

    張若塵是何人?

    出了名的風流人物,渣男中的粉塵渣,從崑崙界,到天庭,再到地獄界,不知與多少女子糾纏不清,見一個愛一個。別人瀲曦仙子不愛他,他都要抓來,強迫別人愛。

    關於張若塵與《九仙美人圖》上幾位仙子的故事,與崑崙界某尊女性神靈的傳說,鼎立支持風后登上神女之位,贈送至尊聖器給夏瑜,與羅乷公主訂婚……

    這些數之不盡的風流韻事,早就因爲他成爲狩天之戰第一人的緣故,在地獄界廣爲流傳,傳出了無數版本。

    其中,他如何成爲冰清玉潔的月神的神使,更是被評爲這個元會,最大的隱秘之一。天庭和地獄都有無數修士,甚至是神靈,想要解開這個疑惑。

    月神?張若塵?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一個是至美至純的女神,一個是污穢不堪的鉅奸。

    天下修士想破頭都想不通,那麼神聖純潔的月神,怎麼能有張若塵這樣一個神使?

    讓玄澤海和玄清瀅想不通的是,閻折仙怎麼會棄原阡陌這樣的如意郎君不要,選擇了張若塵?

    若不是閻折仙自願,憑閻羅族的強勢,加上對閻折仙的寵愛程度,張若塵敢幹出欺辱她的事,早就被打殺。

    讓玄澤海和玄清瀅更加不解的是,閻折仙看着窗外的七星帝宮,瑩白的俏臉上,分明寫滿厭惡和鄙夷。

    “這個敗類,竟然如此不知收斂,只是達到了百枷境大圓滿而已,便是高調得連自己姓啥都不知道。等着瞧吧,肯定會有修士忍不住出手,到時候,看他怎麼丟人。”閻折仙輕哼道。

    閻折仙和閻皇圖都被抹去了記憶,並不記得張若塵曾救過他們。

    玄澤海雖然心中發懵,弄不清楚閻折仙和張若塵的關係,卻還是說道:“據說,張若塵不久前與婪嬰戰了一場,拼得不相上下。就他現在的境界而言,已是相當變態。”

    閻皇圖道:“婪嬰和缺,都來了百族王城,他們肯定會出手。這倒是一場,狩天戰場的延續之戰,我是頗爲期待的。不過,我更期待的是死神殿和天庭修士的反應,張若塵真能應對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