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

    吾悅命皇的雙瞳,湧出火焰光柱,擊向亡靈鬼船。

    火焰溫度之高,比張若塵現在修鍊出來的帝焰級凈滅神火,強橫數十倍。

    張若塵的凈滅神火,最多只有一萬級,堪比一顆恆星的表面溫度。吾悅命皇雙瞳湧出的火焰,溫度則是達到三十萬級以上。

    可以說,在這種級別的火焰下,無上境之下的大聖,瞬間就會灰飛煙滅。

    並不是張若塵的凈滅神火不夠強,而是吾悅命皇的修為,超過他無數倍。吾悅命皇體內,只是五行火之道規則,已是超過千億道,比張若塵所有聖道規則加起來更多十倍。

    亡靈鬼船上,三十六桿陰旗光芒大盛。

    旗子上的陣法銘紋,綻放出明亮的光華,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座直徑千里的防禦罩。

    「轟隆。」

    兩道火焰光柱,擊在防禦罩上,空間劇烈震顫,出現扭曲的跡象。

    亡靈鬼船輕輕一晃。

    站在船頭的九眼鬼帝,發出響徹天地的笑聲:「這就是命運神殿大名鼎鼎的第一命皇,你這雙噬空火眼,本盟主提前要了!」

    千里長的頭髮下,兩隻鬼眼睜開,也湧出兩根火焰光柱。

    有所不同的是,九眼鬼帝眼中湧出的火焰,乃是九幽噬魂炎,溫度極低,至陰至邪,呈碧青色。

    即便站在萬裡外,所有精神力聖師都能感覺到九幽噬魂炎的陰寒,身體輕輕顫抖。

    瑜皇修鍊九幽噬魂炎,與九眼鬼帝比起來,猶如燭光比於火海。

    但,九眼鬼帝的這兩道九幽噬魂炎,與吾悅命皇眼中的火焰光柱對碰,卻瞬間敗潰。逼不得已,九眼鬼帝只得睜開第三隻鬼眼,第四隻鬼眼……

    一共睜開七隻鬼眼,九幽噬魂炎爆發出來的能量,才終於與吾悅命皇形成平衡僵持的狀態。

    商月目光沉凝,驚嘆的道:「九眼鬼帝的九隻鬼眼,乃是使用九幽噬魂炎和九顆神座星球修鍊出來,卻沒想到,吾悅命皇如此強大,九眼鬼帝需要動用七眼之力,才能與其抗衡。」

    九眼鬼帝為鬼船盟的盟主,暗勢力中一等一的巨擘,如此人物,在商月的眼中,可謂高山仰止。

    煅凌風冷笑:「對九眼鬼帝的實力,你知道的,只是皮毛而言。九眼鬼帝的九幽噬魂炎,早就達到第九重天。他將九顆神座星球,煉成眼球之後,可以借用神座星球蘊含的神力,將九幽噬魂炎發揮到神通的級別。」

    「天庭和地獄,能接住他九眼的聖境修士,已經不多。」

    商月道:「據說,他煉化的九顆神座星球,那是一位神靈的完整星魂神座?」

    煅凌風點了點頭,道:「沒錯,正是因為九顆神座星球同本同源,所以九眼鬼帝才如此強大。」

    「九眼鬼帝豈不是堪比一尊偽神?」商月驚道。

    煅凌風搖頭,道:「九顆神座星魂中的神力已經枯竭,九眼鬼帝只是憑藉陣法、神石,還有高深的修為在催動。而且,九眼鬼帝沒有煉化九顆神座星球所屬神靈的神之星魂,自然不算偽神。」

    「無上境大聖和偽神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商月好奇的問道。

    煅凌風仔細想了想,道:「天地之間,能在無上聖境,和偽神交手的,每一個都可算是一個元會的代表人物。」

    「據我所知,整個天庭和地獄,只有巫馬九行勉強算是達到了那個層次。至於原阡陌和天庭的東華帝君,雖然名氣極大,可是戰績卻遠不如巫馬九行輝煌,具體實力不好判斷。」

    「你只需知道,亡靈十剎那種級別的強者,都接不住巫馬九行一刀。所以,以你現在的修為,窺視偽神的境界,就如螻蟻望天一般可望不可即。」

    九眼鬼帝的九隻鬼眼同時睜開,九眼中,有星海沉浮,也有日月旋轉,爆發出來的威能,擊退了吾悅命皇。

    「天命戟。」

    吾悅命皇喚出天命司的傳承至尊聖器,引動戰戟中的至尊之力,頓時,方圓數萬里的天地能量,皆是向他匯聚過去。

    上千道雷電,圍繞天命戟穿梭。

    一戟刺出,所有雷電隨行。

    轟隆一聲,亡靈鬼船的防禦大陣被擊穿,吾悅命皇身穿展開,披風飛揚,徑直殺向九眼鬼帝。

    煅凌風眉頭一皺,道:「不好,亡靈鬼船的防禦被破,九眼鬼帝不是吾悅命皇的對手。」

    「怎麼可能?我看九眼鬼帝一直處於上風,九眼之力僅僅只是他其中一招手段而已,再說鬼船盟必定也攜帶了至尊聖器前來。」商月有些不解。

    煅凌風搖頭:「你太低估吾悅命皇,據我所知,他的無上法體,乃是十二萬億道聖道規則凝聚而成。加上他在無上境,又修鍊了這麼多年,積累之深,已達到尋常無上境大聖難以想象的地步。要不然,十大命皇,為何他稱第一?」

    商月的修為,達到了萬死一生境,已經開始在了解無上法體的奧秘。

    據她所知,萬死一生境大聖只需修鍊出一萬億道聖道規則,就可以凝聚無上法體,衝擊到無上境。修鍊出十二萬億道聖道規則,凝聚無上法體的修士,她只在傳說和古籍上見過。

    想到吾悅命皇就是這種傳說級的存在,她的心忍不住顫抖,那是一種對強者的敬畏。

    雲桓鐵血王站在不遠處,眼神頗為凄迷。

    他體內修鍊出來的聖道規則,早已超過一萬億道,曾經更是冥殿「鐵血冥騎」的一員,可惜,在功德戰場上,受了無法痊癒的傷勢,導致永遠也凝聚不出無上法體,再也無法踏入無上境。

    或許只有找到本源神殿,才有機會恢復傷勢。

    果然,九眼鬼帝與吾悅命皇交手了數十個回合,便是立即退逃,只能憑藉亡靈鬼船上的陣法,才能勉強與吾悅命皇鬥法。

    ……

    戰場下方,爐火邊。

    宮南風睜開一雙清澈的眼睛,慎重的道:「果然,再次推算一遍后,出現了變數。」

    「什麼變數?」般若問道。

    宮南風搖了搖頭,道:「有十分強大的存在,蒙蔽了天機,我推算不出來,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一條命運軌痕。」

    「能夠蒙蔽天命司司空的推算,一般的神靈,做不到。」般若道。

    宮南風長嘆一聲:「我早就說過,我太弱了,這次應該讓許如來來的,他比較強。」

    一直眯著眼睛的福祿大祭司,忽然像是睡醒了一般,道:「剛才我也推算了一下,發現神女城那邊,出現了變故。」

    他的目光,盯向死亡大祭司,笑道:「你的人,似乎並不靠譜。」

    怒天大祭司沉哼一聲,意見很大,道:「堂堂命運神殿,與神女十二坊合作,本身就是一件可笑的事。最開始,就該聽本座的,直接調遣大軍,強勢碾壓過去。誰敢與命運神殿爭極品本源神晶?」

    「這裡是冰王星,命運神殿調遣大軍過來,這是無視冰皇老人家的威嚴嗎?」

    死亡大祭司冷聲說了一句,才又問道:「出現了什麼變故?」

    「有人動用了神符,神女城已灰飛煙滅。」福祿大祭司道。

    死亡大祭司眼瞳中,浮現出一道道死亡之氣,壓下心中的戾氣,平靜的道:「誰做的?」

    「疑似天堂界。」福祿大祭司道。

    死亡大祭司道:「張若塵呢?極品本源神晶呢?」

    福祿大祭司輕輕搖頭,臉上露出冷意,道:「張若塵是神尊大人看中的少年英才,將他當成地獄界未來的擎天之柱在培養,更是地獄界和神古巢關係最重要的一環。他若是隕落,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怒天大祭司再次道:「將極品本源神晶這麼大的事,交給神女十二坊來辦,本身就是大錯特錯。」

    死亡大祭司道:「卓雨農坐鎮神女城,還不夠嗎?當初,制定計劃的時候,各位可都是同意了的。」

    「當初你信誓旦旦的保證,命運神殿在奪取所有極品本源神晶的同時,還能將十大暗勢力的頂尖強者一網打盡。可是現在呢?神女城覆滅,張若塵很可能已經隕落。所有一切,都因你太過信任神女十二坊的那個女人,還有你自己太過自負。」怒天大祭司道。

    極品本源神晶出世,命運神殿的高層,曾召開過會議。

    當時,死亡大祭司主動提出,要借神女十二坊的力量,奪取所有極品本源神晶。更是打算,利用天樞針,誘出十大暗勢力和天庭潛伏在地獄界的強者,將他們一舉滅掉。

    死亡大祭司道:「無間閣在命運神域,殺死上一任神女。乾坤一氣堂的巫馬九行,大張旗鼓的擊敗神殿的第一強者卓雨農,又連斬亡靈五剎。命運神殿的威嚴,遭到前所未有的打擊。」

    「不滅十大暗勢力,命運神殿豈不淪為天庭萬界的笑柄?」

    「不和神女十二坊合作,怎麼誘出十大暗勢力的強者?」

    般若道:「各位,這個時候爭吵,沒有任何意義。依我之見,應該全力以赴出手,結束這裡的戰局,迅速趕去神女城。滅十大暗勢力,固然是勢在必為,可是,極品本源神晶卻更加重要。」

    做為新晉神女,般若的修為雖然還很弱,可惜身份地位在那裡,誰都無法無視她的話。

    一直沒有說話的凶駭大祭司,突然站起身,望向其中的一個方位,道:「我感應到了有人在暗中窺視,這是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幾位大祭司不再爭吵,全部警惕起來。

    明知命運神殿和十大暗勢力的頂尖強者在這裡,居然還敢靠近窺視,必定不是弱者。

    「難道是天庭潛伏在地獄界的修士?」福祿大祭司道。

    凶駭大祭司雙手捏成指印,比劃出一種玄妙的指法,頓時,身前的空間破開,一張鬼面具飛出來。鬼面具的後方,湧出濃烈的陰煞之氣,凝聚出一尊三百丈高的巨靈鬼將。

    「鬼神面具,凶駭神尊居然將這件寶物,賜給了他。」

    在場的修士,無不露出忌憚之色。

    「鬼神面具本是打算用來對付巫馬九行,現在,只能提前試一試它的威力。」

    凶駭大祭司笑了笑,調動精神力,全力以赴催動。頓時,戴著鬼面具的巨靈鬼將,沖向天穹,一掌按向黑壓壓的雲層。

    在這一刻,所有正在交手的頂尖大聖,都能感應到巨靈鬼將身上爆發出來的恐怖威能,感到震撼莫名。

    就在所有修士都以為,雲層會被打穿的時候。

    本是漆黑一片的雲,卻突然之間,變成了七彩色,絢爛至極,猶如一朵神花綻放。

    方圓數萬里,都出現淡淡的花香。

    是海棠的香味。

    站在玄武神屍背上的張若塵,露出震驚無比的神情,道:「這是……怎麼可能……」

    不僅是他,在場無數修士都怔住。

    凶駭神尊感到難以置信,巨靈鬼將居然沒能打穿雲層,被一道七彩色的光擋住。

    是誰?

    誰有這麼強的力量?

    「嘩——」

    一道璀璨無比的劍光,猶如九天星河一般,從天外斬來。

    數萬里的雲層,被一劍破開,形成一道十萬里長的劍路。

    巨靈神將和鬼神面具,被劍劈得從天空墜落下來,重重的落到地面。

    一柄兩萬多米長的赤紅色石劍,刺穿它的胸腹,將它鎮壓到了劍下。

    劍下的那片大地,轟隆隆的向下沉陷。

    正在交手的頂尖大聖,皆是吃驚不已,紛紛停了下來,心中好奇是哪一方的強者駕臨?

    看到那柄宛如山峰一般的石劍,張若塵的心,幾乎要跳出來,道:「《無字劍譜》。」

    《無字劍譜》存放在劍閣第七層,並不是一本書,而是一柄石劍,山峰那麼巨大的石劍。

    誰能催動它?

    塵土散去。

    眾人終於看清,兩萬多米高的石劍頂端,站著一位人首蛇身,渾身散發出銀色光華的長發男子,身上邪氣繚繞,目光似在睥睨天地。

    張若塵喉嚨有些發乾,道:「血靈仙。」

    天空那朵七彩色的雲散開,一位身穿紅衣,白髮蒼蒼的老嫗凌空而立,彎腰駝背,身形佝僂,身上散發出渾厚的勁氣和古韻,彷彿已經活了無盡歲月,比神靈還要古老。

    隨著她的出現,天空飄落下一片片海棠花瓣,化為了花雨。

    「海棠婆婆。」

    張若塵明白了,明白為何血靈仙可以催動《無字劍譜》做戰兵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