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尊名動天下的大聖交鋒,雖未天塌地陷,可是,卻將百族王城中一位又一位大人物驚了出來。

    各族聖地,無不震動。

    閻皇圖和閻折仙,還有地魔族等人所在的這座聖樓,名叫“崐樓”,是百族王城中一處出名的古之盛景。

    傳說,中古之時,地獄界向天庭宣戰後,曾有神尊級的大威能者,在此樓宴請諸神。

    是以,但凡有修士來到百族王城,大多都會往崐樓一行,瞻仰名勝,追懷神尊大能。

    加上崐樓防禦陣法強大,又距離張若塵和鵲神子交戰之處甚近,因此,涌入進來的大聖越來越多,個個都來頭巨大,一派大聖朝會的氣象。

    在尋常修士眼中,大聖是聖境中的帝皇。

    可是,大聖之中,卻也有高低貴賤。

    閻皇圖心有所感,目光向樓道處望去。

    腳步聲漸密。

    片刻後,在一羣大聖的簇擁下,一男一女登上樓來。

    正是命運神殿新任神女般若,與已踏入千問境的缺。

    缺如同站在虛無之中,少有人能夠看清他的容貌。

    般若如天穹明珠,豔麗無比,卻又冰冷如霜,讓前來拜會的各族大聖,都有種難以靠近之感。

    閻皇圖目光落在缺的身上,大笑一聲:“你是來得正好,我看那位鵲神子,多半不是張若塵的對手。下一場,你要不要出手?”

    缺走到窗前,身形如劍一般筆直,望向規則紊亂、氣涌翻天的長街,道:“今天是死神殿的主場。”

    閻皇圖道:“你就不怕張若塵闖不過難關?”

    缺一言不發,如藏鞘之劍。

    玄澤海和玄清瀅,也算是地獄界邊緣地帶一等一的人物,自身修爲更是遠勝缺。可是,隨着缺的到來,二人卻多少顯得侷促,隱隱生出壓力。

    般若的目光,不留痕跡的掃視了一眼閻折仙,特別是她胎腹的位置。

    樓中的衆人,各有古怪,相互觀察着。

    沉寂了片刻,缺道:“若是在別處,我還真有些擔心他會栽在死神殿的手中。可是,在這百族王城,更應該擔心他大開殺戒,將大聖當成柴木砍纔對。但是……”

    “覺得古怪?”閻皇圖笑道。

    “沒錯。”

    缺和閻皇圖,都和張若塵交手過不止一次,對他可謂是極其瞭解,自然發現了一些端倪。

    缺轉而望向般若,道:“神女殿下怎麼看?”

    “張若塵幾乎已能完全調動半神肉身的力量,掌能翻天,拳能覆地,無上法體不出,近戰無敵。”般若絲毫不吝嗇誇張之詞,評價高到極點。

    閻皇圖眼睛瞪如銅鈴,略含笑意:“神女殿下是沒聽明白我們的意思,還是故意裝作沒有聽明白?”

    也難怪閻皇圖有如此疑問,畢竟,在場的大聖,幾乎都看得出,張若塵之所以能夠對抗鵲神子,依仗的是半神肉身和陰陽五行聖意。

    憑藉這兩樣,張若塵的確是近戰無敵,在這百族王城中佔盡了優勢。

    既然是大家都看得出來的東西,還需要問你這個智慧過人的神女?

    般若走到閻折仙的身旁,也望向窗外,如壁上仙女圖一般絕妙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道:“張若塵今日的作風,的確和往常不一樣。”

    “是啊!這纔是最讓人困惑之處!”

    閻皇圖繼續道:“在崑崙界,張若塵大殺四方,甭管什麼神子神女,來頭有多大,惹到他便必殺之,殺得地獄界十族修士不無膽寒。”

    “在功德戰場,亦是殺得人頭滾滾。鬼主子嗣也好,曾經的兄友也罷,皆已魂飛魄散。”

    “當初,在冰王星神女樓,原本寂只是隨口說了一句‘你如縮頭烏龜一般’,便是惹怒張若塵,聲稱受辱,必要殺他。”

    “固然張若塵或許另存目的,可是也說明,他眼睛裡揉不得沙子,任何修士招惹他,都得做好承受他無邊怒火的心理準備。”

    “可是現在……”

    現在,街道上雖然戰得激烈,可是卻時時聽到張若塵勸鵲神子收手的聲音。

    這還是張若塵嗎?

    “以和爲貴,戰鬥解決不了問題。”

    “神子殿下趕緊停下吧,我們沒必要這麼死戰下去,不如進入樓中痛飲聖酒,一醉泯恩仇。”

    “真的是誤會,單秋不是我殺的,將來必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

    聽着張若塵碎碎念念,而鵲神子又久攻不下,頓時有些心浮氣躁,恨得咬牙切齒,大吼道:“你給我閉嘴!”

    “真的不考慮一下?冤家宜解不宜結,我可以用血絕戰神的名義發誓,絕對沒有殺單秋。”張若塵言辭鑿鑿,語氣鏗鏘。

    在場修士心中一凜,意識到單秋很有可能,真的不是張若塵殺的。

    可是,死神殿真的在乎單秋是不是張若塵殺的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死神殿的目的,就是要以此爲理由,羞辱張若塵,甚至殺了張若塵,奪走張若塵身上的一切。當然,尋找極品本源神晶,也是一個重要目的。

    各大勢力之所以袖手旁觀,其實也有讓死神殿做出頭鳥,查看極品本源神晶在不在張若塵身上的意思。

    般若從未有一刻像現在這般看不懂張若塵,秀目中,盡是疑惑。

    “唰!”

    鵲神子抽身遠退,冷然瞪着張若塵。

    張若塵露出喜色,文質彬彬,溫潤而笑:“對嘛,都說是誤會了,大家應該握手言歡。”

    隨即,他望向遠處聖樓上的原本寂,道:“原兄,神女樓的事,我也不和你計較了!”

    原本寂臉色鐵青,很想破口大罵,心中暗恨,“在神女樓,我可是差一點被你身邊那隻不死鳥燒死好不好?你不和我計較,我還偏要讓你不得好死。”

    原本寂沉聲道:“鵲神子,張若塵不過只是憑藉肉身強大,才能與你抗衡,不要與他近戰,以你的修爲,翻手就可以拍死他。”

    鵲神子又不是愚蠢之輩,哪裡看不清張若塵的強弱虛實?

    可是,這裡是百族王城啊,所有修士的修爲都被嚴重壓制,只能近戰。不像是在星空中,瞬間就可以拉開數百里的距離,釋放出萬億道聖道規則,便能將張若塵壓死。

    張若塵道:“原兄何必如此殘忍,我張若塵不知什麼地方得罪了你?你趕緊細細說來,把話說清楚了,說不定大家就沒有矛盾了!”

    原本寂冷笑連連,道:“若塵小兒,即便你再怎麼認慫,今天也難逃一劫。”

    在衆人看來,張若塵的做爲,的確是迫於局勢的軟弱表現。

    越是如此,死神殿的一衆大聖,臉上的笑容越濃,恨不得將張若塵的頭,按在地上踩,才能更加痛快。

    “戰吧,不要再多說什麼廢話,就算你今天跪地求饒,也都沒用。”

    鵲神子將體內一萬七千億道聖道規則盡數釋放出來,擠滿方圓數十丈的空間,將這片區域的所有道鎖、大聖銘紋、神紋,盡數摧毀,形成一座死氣盎然的道域。

    三十六億道神紋,宛如三十六億條神河,在規則海洋中流淌。

    一萬七千億道聖道規則,如同一萬七千億座巨石。三十六億道神紋,如三十六億座山嶽。兩者,全部都壓到張若塵身上。

    原本寂爲何覺得只要拉開了距離,鵲神子翻手就能鎮壓張若塵?

    正是因爲,聖道規則的差距。

    不少修士都覺得,張若塵敗局已定,畢竟一個百枷境大聖,修煉出一百多億道聖道規則就頂天。

    百倍的差距,根本無法彌補。

    然而,張若塵沒有他們想象中那麼簡單,身體周圍,出現一層詭異的空間結構,一萬七千億道聖道規則無法直接壓到他身上。

    與對戰雲桓鐵血王的時候相比,張若塵又有了更多的手段應對這種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強者。

    張若塵神情黯然,失落的嘆道:“也罷,既然無法勸你們改變心中的怨念,只能換一種方式,解決這個問題。來吧,鵲兄,我陪你一戰。”

    聽到“鵲兄”二字,鵲神子嘴角抽動了一下。

    再也忍不了,鵲神子低喝一聲:“溟絕印法。”

    他雙手結成掌印,調動神力和聖道規則,頓時,身體四周出現溟絕神河的虛影,響起震耳欲聾的波濤聲。

    這種聖術,爲死神殿七十二種無上聖術之一。

    鵲神子已將溟絕印法修煉到了第九層,達到萬死一生級高階聖術的地步。

    掌印打出,力量排山倒海。

    三十六億道規則神紋,化爲三十六條神河,與掌印相輔相成。

    “唰!”

    空間顫動,張若塵身形消失。

    “空間挪移!怎麼可能,在百族王城,在我的道域鎮壓之下,他還能施展空間挪移?”

    鵲神子大驚失色,哪裡想到張若塵詭異到如此地步。但,這一掌有去無回,根本無法收回力量,轉攻別處。

    張若塵從鵲神子身側,重新顯現出來。

    如果此時他出手,鵲神子就算能保住性命,也難逃重傷的厄運。

    但,讓所有人愕然的是,張若塵沒有出手。

    沒錯。

    就是沒有出手。

    反而,張若塵還再次詢問了一句:“真的沒有商量的餘地嗎?”

    “轟隆隆。”

    鵲神子的掌力,打在張若塵先前戰力的方位,將一片受大聖銘紋和陣法保護的古建築摧毀,化爲廢墟。

    “唰!”

    鵲神子扭頭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張若塵,猶如被踩了尾巴的兔子,立即遠遁,再次與他拉開距離,心中又驚又怒。

    驚的是,張若塵剛纔已能對他的性命,造成巨大威脅。

    怒的是,他覺得張若塵如此作爲,是在戲弄他,羞辱他。

    “金煜神焰。”

    鵲神子化爲一尊金人,毛孔中,涌出一條條金色神火河流,將這片區域化爲一座火域。

    又是七十二無上聖術之一。

    不同的是,鵲神子已將金煜神焰修煉到第十層,達到了無上級高階聖術的級別。

    萬死一生境大聖修煉出萬死一生級高階聖術不算本事,可是,修煉成無上級高階聖術,卻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金煜神焰,進可攻,退可防。

    鵲神子頓時心緒鎮定下來,驚懼盡去。

    他已經可以肯定,傳說是真的,張若塵應該是掌握了空間奧義。沒有空間奧義,怎麼可能在那種情況下,施展出空間挪移?

    張若塵也太愚蠢,剛纔居然沒有出手。

    既然現在有了防備,怎麼可能再給他機會?

    很好!

    只要殺了張若塵,空間奧義也好,命運奧義也罷,都屬於他了!

    “張若塵,你將是第十層金煜神焰之下的第一個亡魂,讓我送你上路吧。”

    鵲神子對這招聖術有極大自信,招回三十六億道規則神紋防禦自身後,立即調動金煜神焰,凝聚出一隻只火焰異鳥。

    的確非常厲害,鵲神子修煉出來的金煜神焰,溫度都快接近十萬級,張若塵的半神肉身也扛不住。

    張若塵絲毫都不驚懼,只是連連搖頭,極度失望的道:“你怎麼就這麼執迷不悟?”

    “殺!”

    鵲神子咬牙大喝一聲,火焰異鳥攜帶焚天煮海一般的灼熱氣息,展翅衝向張若塵。

    “冥光咒。”

    萬咒天珠飛到張若塵頭頂,懸浮不動,有至尊銘紋浮現出來。

    所有火焰異鳥,都撞擊在一層球形的紫色光膜上,化爲一團團火苗。

    那是冥光。

    球形的冥光,將鵲神子籠罩。

    張若塵的五指一捉,念道:“收!”

    球形的冥光快速收縮,變得直徑只有兩米,將鵲神子徹底禁錮。

    鵲神子在冥光中長嘯,爆發出驚世駭俗的神力,雙臂撐展,想要將其破開。

    “再收!”張若塵道。

    冥光將鵲神子的身體,壓得不斷縮小。

    四周響起陣陣喧囂,所有修士都被驚住,感到難以置信。

    張若塵怎麼會這麼強?

    一道冥光,就能鎮壓一尊萬死一生境大聖中的頂尖戰力。

    其中一些大聖看出了端倪,知道張若塵是使用精神力,在催動萬咒天珠。正是看清了這一點,他們卻更加驚駭。

    張若塵的精神力得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冥光咒最終壓破鵲神子的防禦,化爲一道紫色的詛咒烙印,鎮壓到了他的體內。鵲神子猶如被成千上萬道枷鎖禁錮,別說繼續戰鬥,就是想要動一下手指都極難。

    鵲神子看到張若塵一步步走過來,艱難的張嘴,道:“這……就是……至尊聖器……的威力?”

    “沒錯,你不知道?你難道連至尊聖器都沒有?”張若塵道。

    鵲神子眼神慼慼然,心中暗罵,我若有至尊聖器,豈會被你一道冥光咒鎮壓?

    張若塵已走到他身前。

    鵲神子心頭一緊,連忙道:“冤家……易解……不易結,不如……不如先解開詛咒……我們進入聖樓中,一笑……泯……”

    沒等他說完,張若塵認真的道:“不行!你心中對我有怨氣,想要殺我,不能這樣放了你。除非,能夠先化解你心中的怨氣,從根源處解決矛盾。”

    鵲神子輕輕搖頭,示意自己已經沒有怨氣。

    張若塵拍他肩膀,也搖頭,道:“我看得出,你並不是沒有怨氣,只是害怕我殺你而已。放心,我張若塵豈是嗜殺之輩?以我看,你還是先留在我身邊,讓我教化一段時間,等你心中怨氣平復,戾氣消散,徹底相信我了之後,我再放了你。”

    鵲神子感覺遭受有生以來最大的羞辱,張若塵這廝分明是想將他收爲奴僕,卻說得如此冠冕堂皇,實在是虛僞至極。

    “其實有更快的方法,我只需斬去你的一些記憶和七情六慾,你的怨氣自然也會消失。就跟他們四個一樣!”

    張若塵指向四位面無表情的白衣死神。

    鵲神子臉色大變,若是七情六慾被斬,豈不是這一生都休想進入神境?

    張若塵竟然狠到如此地步,要毀他的道。

    鵲神子的身體,忍不住輕輕顫抖,以求助的眼神,望向遠處的原本寂等一衆死神殿的大聖。

    張若塵話鋒一轉,真心實意的道:“但,那只是治標不治本的下策,我張若塵不屑爲之。要改變一個的思想,讓他修佛,修道,或者學儒,都是更好的辦法。你是願意爲僧,做道士,還是願意做一個讀萬卷書的書生?”

    鵲神子努力張口,顫聲道:“張若塵惡極,救……救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