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地煞不急着出面,打算再看看。

    既然號稱元會級天才,又被諸多大人物看重,行爲章法,做事方式,應該不會像表面那麼簡單,可以多瞧一瞧。

    至少現在,這位活了近三萬年的老族皇,還沒有將張若塵看透徹。

    ……

    地獄十族中,不死血族有十大部族,羅剎族有七大神國,修羅族有二十四神殿。

    死族內部雖然也有無數勢力,建立起了國度、古族、聖城、神殿……,可是,沒有一個勢力,可以達到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層次。

    正是如此,死族反而是大一統的局面,死神殿有絕對的權威和統治力。

    而不死血族,部族是可以和不死神殿扳手腕,不一定樣樣都服從,處處都聽命。

    死神殿強者如雲,僅僅只是派遣到百族王城的大聖中,就有不少威震天地的人物。

    天叔子,就是其中之一。

    天叔子本是在仙源聖地做客,聽聞鵲神子慘敗的消息,頓時殺氣凌雲,摔杯而出。

    仙源族的雪睞公主親自爲他駕車,九隻銀狐拉引,死神殿的大聖紛紛退到兩旁,讓聖車衝到了七星帝宮的前方。

    天叔子容貌英偉,氣度傲然不凡。

    號稱地獄界邊緣地帶十美之一的雪睞公主,溫婉秀麗,氣質出塵。前些天,她代表仙源族,邀請張若塵到仙源聖地做客,卻被對方無視,心中多少生出了一些惱意。

    今天,親自載天叔子過來,她自然是有報復的意味。

    天叔子在聖車輦榻之上,站起身來,道:“公主殿下曾在張若塵的七星帝宮面前受辱,今日,叔子便教訓他一頓,讓他知曉,做人莫要太狂。”

    雪睞公主仙顏無瑕雪白,看不出情緒,淡淡的道:“倒也怪不得若塵大聖,是仙源族太冒昧。既然是邀請他這樣尊貴的客人,自然該族皇親自出面,纔夠分量。”

    天叔子冷峭一笑,已是走下輦榻。

    原本寂立即走過去,低聲將先前發生的事講述了一遍。

    天叔子點了點頭,道:“原君不必多慮,既然我來了,便容不得張若塵繼續逞威。”

    張若塵精神力何等強大,自然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心中恍然。難怪百族王城中這麼多修士不待見他,原來是在他悟道的那幾天,將各族來邀請和拜見的修士給得罪了!

    實在是不該啊!

    抽時間,一定要前去各族,送上賠罪之禮。

    天叔子一看就是了不得的人物,在四位萬死一生境大聖都被擒住的情況下,依舊氣定神閒,信心十足的喊話:“張若塵,你可敢再戰一場?真正意義上的一戰解恩仇。”

    張若塵道:“你能代表死神殿嗎?”

    “當然可以!你若贏了我,你和死神殿的所有恩怨,一筆勾銷。”天叔子道。

    張若塵輕聲嘆道:“實不相瞞,先前鵲神子也是這麼說的。可是,你們死神殿太喜歡出爾反爾,要我如何信你?”

    死神殿的一衆大聖,沒有因這句話而尷尬,反而眼神變得更加冷厲。

    若不是張若塵手中掌握着人質,他們早已一起出手,打碎七星帝宮,哪裡會與他這麼多廢話?

    天叔子道:“我天叔子,師從末法神王,爲了師尊的名譽,也不會做出出爾反爾的事。”

    瀲曦向張若塵傳音,道:“別信他,他只是想要誘你走出七星帝宮的防禦大陣。”

    在場絕大多數修士看得出天叔子的目的,紛紛猜測張若塵肯定不會上當。

    掌握了四位萬死一生境的人質,已經是立於不敗之地,何必要冒險去和天叔子決戰?

    況且,天叔子何等厲害的人物,是死神殿潛力最大的修士之一,進入過死神閣第五層。張若塵迎戰他,幾乎不可能有取勝的機會。

    “仇恨是萬惡之源,能有機會化解,自然是要盡力化解。”

    張若塵說出了一句讓衆人愕然的話,隨即,不再理會瀲曦,轉而望向天叔子,道:“好吧,信你一回。”

    瀲曦總覺得此次從乾坤界出來,張若塵彷彿變了一個人,怎麼會愚蠢到如此地步?還有,“仇恨是萬惡之源”這樣的話,他怎麼說得出口?

    瀲曦美目掃視死神殿的諸位大聖,揚聲道:“張若塵若是發生什麼意外,我立即殺死他們四人。”

    沒辦法,張若塵作死,她卻要保持理智。

    張若塵把自己作死了,她怎麼辦?

    剛剛要走出防禦大陣的張若塵,立即停下腳步,對瀲曦搖了搖頭,道:“殺戮只會讓仇恨變得更深,切莫爲之!放心,這一戰,我有信心。”

    站在崐樓上的般若,黛眉深皺。

    她看得出,張若塵應該是發自內心的,想要與死神殿化解仇恨和矛盾。

    這纔是最蹊蹺之處!

    “他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般若深深的擔憂,害怕張若塵修煉上出了狀況,陷入心魔卻不自知。

    又害怕,張若塵是被某尊神靈奪舍,所以纔會性情大變。

    越想越不安。

    但是,就算再不安,再擔憂,此刻也無法出面,只能等到這裡結束之後,才能去試探他,瞭解情況。

    冷靜,不能亂。

    缺感受到了她的情緒波動,側目望去,隨即又移開,沒有刻意詢問。

    張若塵與天叔子的戰鬥,頃刻間爆發。

    萬咒天珠光芒大漲,在張若塵精神力的操控下,施展出了冥光咒。

    一層紫色冥光,將天叔子禁錮。

    “給我破。”

    天叔子站在原地不動,體內涌出五萬億道聖道規則,化爲一座充滿腐蝕、破敗、毀滅氣息的道域。道域中,升起一座座青石墓碑,墓碑上刻滿神文,彷彿碑下鎮壓着未死的神靈,氣勢洶涌至極。

    “嘭!”

    一直無往不利的冥光咒,被道域撐破。

    死神殿的諸位大聖,紛紛叫好。

    雪睞公主美眸中浮現出漣漣光彩,既然張若塵最強大的底牌都被破去,想來這一戰,不會有什麼懸念。

    天叔子風輕雲淡,右手輕輕揮出。

    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轉化爲灼熱至極的金煜神焰,一連形成三層火浪,翻天覆地的卷向張若塵。

    他修煉出來的金煜神焰,也達到第十層的地步,爲無上級高階聖術。

    但,溫度卻超過十萬級,運用得也比鵲神子更加精妙,將所有空間都擠滿,根本不給張若塵脫身的機會。

    “收!”

    張若塵取出紫金葫蘆,將源源不斷涌動過來的金煜神焰,收入進葫蘆。

    天叔子眼神一凜,任憑張若塵收走神焰,身體如風中葉片一般,順着神焰向張若塵飛去。一隻手控火,另一隻手背在身後,捏出一道死神向天印。

    神焰的能量和光芒,足以掩蓋他的氣息和身形。

    靠近到距離張若塵只有三丈之時,他甩手打出印法。

    身形動作瀟灑,行雲流水一般寫意。

    印法一出,如同死神探出了腐爛的巨手,圍繞印法的殺氣,比君王聖器級別的戰兵還要鋒利。

    “結束了!”天叔子心中,暗念一聲。

    但,出乎天叔子預料的是,明明可以拍碎星辰的印法,打出之後,卻陷入扭曲的空間之中,手臂猶如要被扭斷一般,傳來劇烈的疼痛感。

    天叔子臉色一變,實在想不通,在他五萬億道聖道規則的壓制下,張若塵怎麼還能扭曲空間?

    按理說,他才該是這片空間的主宰。

    “轟隆!”

    洶涌滂湃的神焰中,張若塵穿着火神鎧甲,一道掌印打出,爆發出三十倍攻擊力量,與天叔子的死神向天印碰撞在一起。

    顯然,張若塵早就識破天叔子的策略,在收取金煜神焰的同時,另一隻手背在身後,結成了龍虎般若掌。

    掌印四周,出現絢爛奪目的真理之光,光芒中似有一座宇宙顯化出來,無數星辰在裡面沉浮。

    只是一閃而逝,光芒便消失不見。

    天叔子倒飛回去,落到地面後,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個腳印大坑,最後,轟的一聲,撞在雪睞公主的聖車上,纔是停了下來。

    聖車差一點翻倒,坐在上面的雪睞公主更是差一點摔落,形象頗爲狼狽。

    天叔子的左手在淌血,眼神複雜而又警惕的看着張若塵。

    在場所有修士,都震驚不已。

    半神肉身如此強大嗎,連修煉出五萬億道聖道規則的天叔子,竟然都擋不住。

    天叔子的肉身,也不弱啊!

    他們哪知,張若塵這一掌,不僅僅只是半神肉身的力量,還得加上龍虎般若掌這種千問級高階聖術的三十倍攻擊力。

    爲何是三十倍攻擊力?

    天知道爲何修煉出“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之後,攻擊力可以達到如此恐怖的地步,這也超過了張若塵的認知。

    但,這三十倍,增幅的不是肉身力量,是龍虎般若掌這招聖術的力量。

    而聖術,是由聖氣和聖道規則催動。

    所以,就算是三十倍攻擊力的聖術,爆發出來的力量,其實依舊不如半神肉身的全力一掌。全靠聖術和肉身,兩者的力量結合到一起,才能擊退天叔子。

    而且還是天叔子自以爲是,被空間力量影響之後,張若塵才能成功。

    通過這一擊對碰,張若塵算是清楚的認識到,自己與那些積累深厚的萬死一生境巔峰大聖,還是有些差距。

    觀戰的那些修士,沒有幾個看得出其中玄妙,只看見,天叔子被張若塵打得淌血,一個個都被嚇得不輕。

    “張若塵才百枷境大圓滿,莫非就能擁有無上境的戰力?”

    “全靠半神肉身而已,不給他施展肉身力量的機會,天叔子站在千里之外,可以從容取勝。但,不得不承認,張若塵近戰無敵,肉身力量令人生畏。”

    ……

    天叔子收起輕視之心,手臂上的血痕消失不見,道:“張若塵,這就是你最強一擊了吧?”

    張若塵不想騙他,點了點頭,道:“沒錯,這就是我最強一擊,而且幾乎將體內聖氣消耗一空。”

    天叔子想找回臉面,輕笑一聲:“剛纔那一擊,只是我隨手一擊,不到六成力。既然你技止於此,我便速戰速決,三招之內敗你。”

    “末法天刀。”

    天叔子取出末法神王曾經使用過的聖刀,大步向前,每行一步,凝聚向刀身的刀道規則就會增加一分,氣勢不斷攀升。

    他的刀意,鎖定了張若塵,不給張若塵再施展空間力量的機會。

    別說正在附近觀戰的修士,就連更遠城域的修士,都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刀意。他們的聖魂受影響,彷彿要被撕裂,難受至極。

    玄清瀅道:“有些不妙,天叔子居然使用出了末法天刀,族皇爲何還不出手阻攔?”

    玄地煞的目光,落在張若塵身上,道:“張若塵的神情很平靜,沒有畏懼之色,嗯,再等等看看。”

    天叔子將刀舉過頭頂,天空隨之一暗。

    罡風四起,殺意沖天。

    “譁!”

    這驚世駭俗的一刀劈下,街道四周的道鎖、大聖銘紋、神紋,都在這一刀之下,被磨滅了不少。不知多少修士,爲之窒息。

    “轟隆!”

    金石碰撞之聲傳出。

    一道人影倒飛而回,砸在雪睞公主的聖車上。

    聖車粉碎,雪睞公主唰的一聲飛掠出去,逃到了一邊。

    天叔子手持戰刀,從地上爬了起來,嘴邊掛有一道血絲,再也無法保持淡然的神情,以殺人般的目光瞪着張若塵,吼道:“你不是說,先前那一擊就是你的最強力量,而且體內聖氣已消耗一空?”

    張若塵穿着火神鎧甲,身上燃燒神火,如同年輕神將一般的風采,聲音真誠的道:“沒錯啊!”

    “你……”

    如此不要臉的話都說得出口,天叔子將張若塵恨得要死。

    四周罵聲不絕,覺得張若塵太賤了。

    站在鯤樓上的閻折仙,已經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按理說,死神殿以多欺少,纔是該被鄙視的一方。

    按理說,天叔子仗着修爲強大,挑戰百枷境的張若塵,纔是該被她看輕的一方。

    可是,偏偏現在她有些同情死神殿,而張若塵的做法,不能說陰險,也不能說卑鄙,就是又好氣,又好笑。

    準確的說,就是有些幼稚。

    感覺像是故意在戲弄天叔子。

    張若塵卻十分清楚,自己沒有戲耍任何人,嚴肅的道:“天叔兄不要誤會,先前那一擊,的確是我的最強力量。剛纔這一擊,雖然擊傷了你,可是卻借用了外力,我勝之不武。”

    語氣很謙虛,不想讓人覺得他太狂妄。

    剛纔這一擊,張若塵的確是調動了乾坤界的世界之力。

    “你不要再說話了,今日受你羞辱,爲平生之恥,我與你不死不休。”天叔子抹去嘴邊血跡,眼神狠冷到了極點。

    今天之事若是傳出去,他必定被整個地獄界笑話。

    即便燃燒血液,燃燒壽元,也要打壓張若塵那狂妄的氣焰,洗盡身上的恥辱。

    ……

    小魚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在新的一年可以每天看兩章《萬古神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