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看得起的修士不多,缺,倒是其中之一。

    此刻,他們二人並肩前行,走在魔殿外那片巨大的白石廣場上,別的修士,諸如閻皇圖、閻折仙、般若、玄清瀅、玄澤海……等等,全部都自覺的沒有跟上去。

    這是新生一代最傑出兩位代表人物的對話!

    缺道:“突破到千問境後,我一日之間達到千問境後期,憑我的心境和之前的積累,本來是可以直接進入千問境巔峰,窺望萬死一生境。可是,腦海中卻出現你的影像,最終止步於此。”

    “爲帝品聖意丹的事耿耿於懷?”張若塵道。

    缺道:“有,但卻不是主因。”

    帝品聖意丹是輔助修煉單一的某種聖意,而缺早已修煉出九種聖意,差的是融合出圓滿的二品聖意,更需要的是準帝品聖意丹。

    有帝品聖意丹,他可以嘗試打破天地規則,融合出第十種聖意。

    只不過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所以,丟失帝品聖意丹雖然對他的心境造成了一定影響,影響卻也不算太大。

    張若塵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要與我一戰,將我擊敗。”

    “沒來百族王城之前,我的確抱着這樣的想法,而且,想要在同境界將你擊敗。”缺道。

    張若塵道:“現在呢?”

    缺臉上沒有表情,頓住腳步,望向頭頂浩蕩廣闊的天空,道:“我已經知曉,在同境界,差了你不少,也就不必自取其辱。”

    忽的,他又道:“在狩天戰場上,你、閻無神、婪嬰、閻皇圖的出現,讓我丟失了帝品聖意丹,卻也給了我無窮大的壓力,從而磨礪了我的心境。”

    “我克服了壓力,守住了心境,在突破千問境之前,融合出了圓滿的二品聖意。”

    張若塵眼中,略帶一絲訝色。

    顯然,狩天戰場上的缺,正如現在的白卿兒。他們都在爲衝擊元會級天才做出努力,不斷的打磨自己。

    缺道:“憑圓滿的二品聖意,即便不突破千問境,我也能一劍殺死螭帝。而且,是沒有任何禁錮狀態下的螭帝。”

    張若塵道:“以你的劍法和虛無之道,加上二品聖意,該有如此威力。”

    “你可願意接我這一劍?”缺道。

    張若塵無所畏懼,道:“只一劍?”

    “一劍,足以分出勝負。但,你若接不住這一劍,或許也能分出生死。”缺道。

    張若塵道:“這一劍之後,我們間的恩怨,是否可以就此一筆勾銷?”

    “無論結果如何,恩怨一筆勾銷。”缺道。

    “行!”

    圓滿的二品聖意,世間罕見,張若塵心中早已躍躍欲試,想要見識。

    “唰!”

    “唰!”

    他們二人折返而回,化爲兩道光影,衝入進魔殿。

    嘭的一聲,魔殿的大門關上。

    所有修士都知道他們二人是準備決戰,心中好奇得要命,想要觀戰。可是,缺修煉出圓滿二品聖意的秘密,還不能暴露,自然只能將他們擋在門外。

    閻折仙秀眉輕皺,道:“不會又要像和閻無神決戰那樣分出生死吧?”

    “怎麼?爲張若塵擔心了?”閻皇圖調侃一句。

    閻皇圖已從閻昱那裡得知,是張若塵救了他和閻折仙,心中對張若塵的好感,增加了幾分。

    閻折仙哼道:“我只是覺得,地獄界的頂尖天驕,不該在內耗中隕落。”

    “放心吧,缺已經突破到千問境,以他驕傲的心性,怎麼可能好意思提出與張若塵決戰分生死?”閻皇圖道。

    閻折仙道:“五叔覺得,這一戰誰會取勝?”

    閻皇圖眼中浮現出深思的意味,道:“沒看到張若塵和死神殿一衆修士交手之前,我肯定站缺。但是現在,不好說了!現在我們見到的這個張若塵,有點妖,從來沒有修士可以在百枷境,強到他這個地步。或許,真如爺爺說的那樣,張若塵有可能會超越以往的所有元會級天才,達到元會級天才都要仰望的層次。”

    閻皇圖略微有些落寞,先天皇道神骨出世,本該無敵一個時代,可惜現在卻被一個又一個妖孽壓得黯淡無光,心中實在不好受。

    ……

    殿中。

    缺喚出了規則帝器“影丹劍”,緩緩的擡舉起來,體內超過五百億道聖道規則隨之釋放而出,充斥在整個殿宇中。

    張若塵嘗試使用精神力攻擊,卻發現六十八階的精神力,竟近不了缺的身。

    也不知是被劍意擊碎,還是被虛無抹去。

    張若塵心中瞭然,此刻的缺,沒有一絲破綻,如同站在一層蛋殼裡面,無懈可擊。六十八階的精神力,只有在他出現破綻的時候,才能傷到他,或者張若塵真正精修精神力法術之後,才能破之。

    同樣是六十九階半的精神力強度,海棠婆婆遠比別的六十九階半強大,就是因爲,對精神力的運用強,掌握的古法多。

    “唰!”

    沉淵古劍出現在了張若塵手中。

    缺眼中浮現出一道詫異之色,沒有想到張若塵會使用劍來接他這絕強的一擊。根據他對張若塵的瞭解,張若塵的掌法、腿法,還有各種至尊聖器,纔是倚仗。

    張若塵閉上雙目,細細感知,道:“好強大的劍意,你應該也要修煉出天劍魂了吧?其實,我也創出了一種劍法,目前只有一招,融合了劍道、時間、空間。”

    缺身上爆發出來的劍意,猛增一大截,將張若塵的劍意,壓得如同風中燭火一般,隨時都要熄滅。

    在劍意和劍道造詣上,張若塵顯然差了缺不少。

    “你最好拿出真正的本事來,否則這一劍你接不住,而且會死。”缺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彷彿有成千上萬個他在說話。

    張若塵陷入玄之又玄的自悟境界,只是手持沉淵,一言不發。

    缺不再多言,心中默唸:“聖意合劍道,天下無我。”

    魔殿中,所有一切都如流沙般散開,又消失不見,化爲一座方正的虛無空間。

    只剩張若塵和缺,還懸浮在虛無中。

    缺一劍如閃電般刺出,身體逐漸虛化,最後完全與虛無融合在一起。

    人和劍,都與虛無融合。

    如此劍法又怎麼擋得住?

    只此一劍,怕是無上境大聖都得忌憚不已,不敢輕易去破。

    張若塵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機,死亡在快速接近,而就是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腦海中,靈光一閃。

    手中之劍,沿腳下畫出一個圓圈。

    從葬金白虎那裡得來的六億七千萬道葬金規則神紋,自然而然的涌動出來,與劍道規則、時間規則、空間規則,乃至於陰陽五行聖意,圓潤的融合在一起。

    以前,張若塵只能操控一億道葬金規則神紋,精神力達到六十八階之後,才能完全操控。

    “謝謝你,助我創出了第二劍。”

    張若塵在地上畫出的圓圈,變成了金色,衝起一層金色神光,將他護在中心。金色神光上,有時間印記和空間規則在流動,更有陰陽太極印記在腳下旋轉。

    缺的劍,觸碰到金色神光,便是從虛無中顯現出來。

    就是這一瞬,張若塵後發而先至,一劍刺了出去。無論是金色神光也好,還是時間印記、空間規則、陰陽太極印記都消失不見,融入進這一劍中。

    兩柄劍的劍尖,碰撞在一起。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透過沉淵古劍,傳到張若塵身上,將他震得向後倒飛了出去。

    缺的半個身體,從虛無中顯化出來,道:“不止這麼簡單。”

    本是與沉淵古劍對碰在一起的影丹劍,劍體上,分出九股聖道規則,凝成九柄劍,同時刺向張若塵。

    如此近的距離,如此快的速度,白卿兒來了都避不開。當然,白卿兒也不用避。

    眼看九柄劍就要刺在張若塵身上,驀地,寂靜而虛無的魔殿中,浮現出耀目的真理之光,劍聲猛然大漲。

    ……

    衆人焦急的等在殿外。

    忽的,殿門打開,張若塵從裡面邁步走出來,臉色頗爲蒼白,雙腳虛浮,走路都有些不穩的樣子。

    “這麼快就結束了?”

    閻折仙感到詫異,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問張若塵。

    “是快了一點。”

    張若塵笑了笑,帶着二司空等人匆匆離去。

    缺緊隨其後走了出來,臉色也很蒼白,雙腳也很虛浮,望着張若塵離開的方向,問道:“你這一劍,叫什麼名字。”

    “葬花!”

    張若塵也問道:“你的聖意,就叫天下無我?”

    “沒錯。”

    缺想了想,道:“你若打算憑藉帝品聖意丹,衝擊史無前例的三品聖意,可以選擇劍道。”

    張若塵沒有回他,消失在了廣場邊緣,在侍女的引領下,進入一座環境優美的院落。院中,栽滿葉片赤紅的血杏聖樹,血氣如游龍一般環繞樹幹流動。

    進入房間中,張若塵身上的火神鎧甲散開,顯露出半透明化的身體,嘴裡輕輕一嘆:“不愧是圓滿的二品聖意,不愧是虛無之道,穿着鎧甲都防不住。”

    張若塵取出兩塊神石,開始一邊恢復消耗一空的聖氣,一邊煉化侵入身體的虛無力量。

    ……

    缺依舊還站在魔殿外,身體一動不動。

    “勝負如何?”般若走過去,問道。

    “噗!”

    缺嘴裡吐出一口鮮血,眼看就要倒在地上,影丹劍飛了出來,單手捏着劍柄死死的撐住,苦笑道:“終究還是他贏了!”

    張若塵中了他九劍,還能撐着傷勢離開。

    而他,只能強撐着走到殿門外,便再也邁不出一步。

    高下已分。

    最後的交鋒,缺的劍招出現變化,一分爲十,九柄都擊中了張若塵。

    可是,張若塵的那一劍,也出現了變化,竟是與真理之道融合在一起,瞬間爆發出三十倍攻擊力,不僅擊碎影丹劍的主劍,更擊穿了他的身體。

    穿透他身體之時,時間力量、空間力量、劍道力量,還有神秘莫測的極道葬金之力,同時在他體內炸開。

    即便他有“天下無我”的聖意,身體幾乎完全虛無化,依舊受了嚴重的傷勢。

    其實,缺不知道,張若塵贏得很僥倖。

    因爲最後真理之道突然和劍道結合在一起,並不是張若塵受的操控,而是劍道和真理之道,彷彿受了某種刺激,自動結合在一起。

    就像六億七千萬道葬金規則神紋一樣,在此之前,張若塵根本沒有用它和劍道結合過,而是自然而然就結合在了一起。

    張若塵盤坐在日晷下方,整整花費半個月時間,纔將侵入體內的虛無力量盡數驅逐出去,身體恢復了實態。

    這半個月來,他也想通了真理之道和葬金規則神紋,會自動和劍道結合在一起的原因。

    應該與他“海納百川,包羅萬象”的道有關。

    劍隨心走,心中怎麼想的,劍道就是什麼樣子。

    冥王曾教他,劍道一定要純粹。

    可是,須彌聖僧將劍道和時間融合,創出了“時間劍法”。

    缺的師尊,將劍道和虛無融合,創出了“虛無劍法”。

    張若塵爲何不能讓劍道和葬金規則神紋結合,創出“葬金劍法”?或者,劍道和真理之道結合,創出“真理劍法”?

    又或者,自己修煉的諸多聖道,全部都融合進劍道,創出一種前所未有的“萬道劍法”?

    但,想要將劍道聖意修煉到三品,現階段他顯然不能三心二意,必須完全沉浸到劍道之中,做一個純粹的劍修。

    越想,張若塵越迷茫。

    他從來沒有任何時刻,像現在這樣,渴望身邊能有一位至高無上的劍道老師,告訴他,怎麼做纔是正確的。

    僅靠自己摸索,很容易走到一條錯誤的道路上去。

    忽的,張若塵想到了什麼,立即取出石劍形態的《無字劍譜》,還有海棠婆婆借給他的五本卷籍。

    這五本卷籍,乃是崑崙界自古以來五位劍道奇人所留,一直存放在劍閣,尋常修士根本沒資格翻閱。

    張若塵拿起第一本,看到封面上古老而又熟悉的文字,心中暗驚:“《碧落隨筆》!”

    在崑崙界,敢稱“碧落”,只有一人。

    與龍主和須彌聖僧他們齊名的碧落子。

    “譁!”

    封面上的四個字,忽然,化爲四位身穿道袍的身影,相繼演練出一招玄妙至極的劍法。張若塵一眨眼,四道身影消失,又變成了四個古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