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距離冰王星一億七千萬里的北方宇宙空間中,一個空間漩渦忽然形成,玄武神屍從中憑空出現。隨後,空間漩渦消失,宇宙星空依舊靜悄悄的。

    煅凌風後頭看了一眼遙遠處只有臉盆大小的白色冰王星,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任你命運神殿強者如雲又如何,神器還不是被老夫奪走。

    只可惜,此事關係重大,不能聲張,否則憑此一役,他煅凌風足以名動天下。

    商月、雲桓鐵血王、顧延之等一群大聖,欣喜的聚了過去,心中激動萬分。

    奪取神器,並且成功,如此偉大的壯舉,足夠他們自傲一生。

    商月道:「師伯,大光明劍被福祿大祭司收走了!」

    煅凌風擺了擺手,笑道:「小事!有了天樞針,勝過一千柄大光明劍。再說,我們的目的,就是要讓命運神殿認為,是天堂界,奪走了天樞針。」

    「煅老運籌帷幄,即便是命運神殿和九大暗勢力,也被耍得團團轉,佩服,實在是佩服。」雲桓鐵血王拱手,恭維的大笑。

    「此事,老夫不能居功,都是師妹的謀划。她才是智珠在握,決勝千里。」煅凌風眼中閃過一道異色,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顧延之事先並不知曉此行的目的是奪取神器,先前,嚇得心都要跳出來,直到現在,依舊擔憂不已,道:「命運神殿肯定會封鎖冰王星上的所有空間蟲洞,我們根本沒辦法將神器帶走。」

    「誰說只有冰王星上,才有空間蟲洞?」煅凌風道。

    顧延之道:「距離冰王星最近的一顆七級大星,名叫空寂星,位於三光年之外,相距數十萬億里,我們想要飛到那裏,怕是千年時間都不夠。而且,還得保住,不會迷失在宇宙中。」

    宇宙比大海更加廣闊,也更容易迷失方位。

    煅凌風將一張星圖取出,鋪陳在地上。

    星圖的中心,有一顆白色大星,上面標註「冰王星」三個蠅頭小字。

    在白色大星的四周,畫有二十多個小球,和小球運行的星路軌跡。

    每個小球,都代表一顆行星。

    「二級星球,藍霞星。」

    「一級星球,鬼球。」

    ……

    煅凌風指向冰王星以東,星圖的邊緣地帶。

    那裏,分佈有密密麻麻的黑色小點,標註的名稱,叫做「奧雲小行星帶」。

    「這裏便是我們要去的地方!」煅凌風道。

    顧延之疑惑不解,道:「這裏有空間蟲洞?奧雲小行星帶距離冰王星足有二十多億里,以我的修為,全力以赴趕路,也需要半年時間,才能到達。那裏只是一片荒蕪的碎石區而已,已經很多年沒有修士去過。」

    煅凌風道:「師妹曾觀星象,看出那些密密麻麻的小行星,並不是天然誕生,於是翻閱了古卷,發現在遙遠的過去,那裏本有一顆七級礦石大星,名叫奧雲星。」

    一顆七級星球,直徑至少也在百萬里以上。

    而且,凡是有七級以上大星的地方,必定有空間蟲洞。

    煅凌風繼續道:「後來,奧雲星的礦石被采盡,星體崩碎,才化為了一片小行星帶。從此之後,那裏就被廢棄,再也沒有修士去過。」

    顧延之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下,原來白姑娘早已準備了後路,果然是算無遺策,滴水不漏。

    奧雲小行星帶在東,而他們空間傳送的方向卻是向北,顯然是打算,將命運神殿的強者吸引向北,以免被窮追不捨。

    煅凌風道:「玄武神屍的血液,灑落在了戰場上,必定會被命運神殿的大祭司推算到方位。老夫必須立即鎮壓天樞針的器靈,然後,捨棄玄武神屍。你們退到遠處,使用聖器,定住空間,防止天樞針遁走。」

    「嘩!」

    一尊尊大聖,飛離玄武神屍,懸浮到漆黑的宇宙空間中,各自喚出君王聖器,全力以赴催動,環成一個圓圈。

    數十件君王聖器散發出來的光芒,形成一個直徑數百里的球體。

    煅凌風手持赤金玄武法杖,獨自一人站在玄武神屍背上,嘴裏念出含混的聲音,強大的精神力,猶如密密麻麻的絲線一般,灑落向四面八方。

    玄武吞天陣的陣法銘紋,帶着玄武神屍的頂殼,脫離神屍,越飛越高。

    失去玄武吞天陣的陣法,天樞針化為一道神光,衝破神屍,向冰王星的方向遁飛而去。

    煅凌風胡發飛揚,長笑一聲,「還想逃?玄武吞天,吞噬天地。」

    玄武吞天陣的陣法銘紋,徹底脫離玄武殼,化為密密麻麻的光紋,像是一隻光紋交織而成的玄武,再次一口將天樞針吞入腹中。

    天樞針在光紋玄武的體內,橫衝直撞,發出一道道振聾發聵的巨聲。

    空間不停的震蕩。

    「收!」

    煅凌風咬緊牙齒,目光獰然,雙手顫抖著,控制玄武吞天陣不斷收縮,將陣法銘紋一根根壓到天樞針上。

    借陣法,鎮壓器靈。

    顧延之感嘆一聲:「陣法銘紋居然可以脫離玄武神屍,看來煅老距離天師,已只有一線之差。」

    玄武神屍的殼上,如同乾屍一般躺在地上的張若塵,睜開了雙眼。

    煅凌風正在全力以赴,鎮壓天樞針,沒有察覺到身後那具「活過來」的乾屍。

    「等這個老傢伙鎮壓了天樞針,我再出手也不遲。」

    張若塵悄悄摸出烏金戰天柱,藏在身下。

    「給我收。」

    煅凌風再次大吼一聲,眼中充滿血絲,滿臉經脈爆凸,體內的精神力盡數釋放,宛若一顆星辰在虛空綻放。

    體內精神力大量消耗,精神狀態越來越虛弱,可是煅凌風卻興奮不已。

    這可是一件神器!

    本是命運神殿的神器,即將就要屬於他。

    沒錯。

    他不打算將天樞針交給白卿兒,準備佔為己有。

    天下哪裏有將神器都拱手讓人的傻子?

    當最後一根陣法銘紋,落到天樞針上后,天樞針散發出來的神光,徹底暗淡下去,從天空墜落下來,落到煅凌風顫抖著的手中。

    天樞針,是一個巴掌大小的黑色圓盤。圓盤上,刻有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線條,還有一個個細小得肉眼無法識別的文字和圖案。

    恐怕得將圓盤,放大到星球那麼巨大,才能看清線條、文字和圖案。

    在圓盤的中心,有一根白色的針,鑲嵌在上面。

    此刻,天樞針被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包裹,在圓盤的背面,更是出現一道玄武陣法印記。

    煅凌風眼神熱切,連忙取出一隻特殊材料煉製的黑色布帶,將天樞針裝入進去,防止被命運神殿的強者推算到位置。

    懸浮在半空的數十位大聖,紛紛收起聖器,一個個無不欣喜。

    在他們看來,隨着神器的器靈被鎮壓,此次行動,可謂大功告成。

    煅凌風眼中閃過一道陰沉之色,有意將他們全部殺死滅口,奈何精神力嚴重消耗,有心無力,心中暗道:「等精神力恢復一些,再出手也不遲。」

    煅凌風道:「各位,以命運神殿頂尖強者的修為,最多兩天就能到達此處。我們必須立即趕路,向奧雲小行星帶……」

    「嘭!」

    剛剛說了一半,煅凌風的腦袋,被一根烏金棍子,打得爆裂而開。

    尚且還懸浮在半空的眾人,齊齊一愣。

    只見,不知何時,煅凌風的身後,居然出現了一具乾屍。

    正在他們愣神的瞬間,那具乾屍,撿起裝有天樞針的黑色布帶,急速向南遁逃。眨眼間,便是逃到數十裏外,速度快得出奇。

    「可惡,居然隱藏在那群精神力聖師之中,這人是誰?」

    「難道是屍族的強者?」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哪知黃雀後面還有一條毒蛇,快追,將他攔下。」

    ……

    商月、雲桓鐵血王、機封聖城的城主越藺血帝,三位萬死一生境大聖,第一時間打出聖器,向張若塵攻伐過去。

    商月的聖劍,雲桓鐵血王的白骨矛,越藺血帝的噬血鐲,每一件都是威力強大的君王聖器,以他們的修為打出,有毀天滅地的威能。

    張若塵不想暴露身份,沒有催動聖氣。

    他手持烏金戰天棍,以肉身力量,將聖劍、白骨矛、噬血鐲接連劈飛,並且,藉助這三股衝撞力量,瞬間逃遁到百里之外。

    至於三件君王聖器外溢的能量,根本傷不了他的皮膚和血肉。

    商月美眸中,浮現出驚色,道:「只憑肉身力量,就能劈飛我的戰劍。他的肉身,得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她卻不知,張若塵掙斷了第一百道枷鎖,雖然還沒達到百枷境大圓滿,可是,半神肉身的力量一大半都釋放出來。

    「我來將他射殺。」

    一位身穿白衣的神秘大聖,取出一柄通體雪白的玉弓,將一支散發光明力量的箭,搭在弓弦上。

    他,名叫天牧,修為達到萬死一生境巔峰,本是天堂界的修士,被白卿兒收服后,淪為了奴僕。

    大光明劍就是他獻給白卿兒。

    弓弦拉開,一道道光明規則在弓體和箭體上急速流動,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嘣!」

    聖箭拖出千米長的尾巴,猶如流星一般飛出去。

    「白卿兒的手段也太厲害,居然連天堂界的修士,都被她收服。」

    張若塵悄悄釋放出虛時間領域,聖箭飛入領域后,速度急速放緩。

    「嘭!」

    張若塵急速轉身,混出烏金戰天柱,將聖箭劈飛。

    但,天牧的第二箭,第三箭接連射來,死死的牽制住了他。

    商月、雲桓鐵血王、越藺血帝,三位萬死一生境的強者,各自帶領數位大聖,從三個不同的方位,包圍而去。

    玄武神屍的背上,煅凌風被打碎的頭顱,在精神力念頭的牽動下,重新凝聚出來,眼中充滿怒火,老臉扭曲而又猙獰。

    ……

    今天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