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天過去。

    張若塵坐下日晷下方,悟劍七年。

    所有前來的訪客,皆被守在院中的二司空拒之門外。

    七年時間,張若塵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再一次衝破百億道,其中劍道規則佔了很大比重。五本卷籍,他翻閱了不知多少遍,理解了其中不少奧妙。當然,距離完全悟透,還差得遠。

    張若塵的劍道認知,已達到新的層次。

    這一日,張若塵看到從窗戶外灑落進來的陽光,按照窗戶的雕飾,在地面上投影出影影綽綽的圖案。

    圖案,像一條飛龍。

    久久之後,他眼中流露出笑意,終於不再迷茫,想通了接下來該走的路。

    自己的劍道,就應該是一束最爲純粹的光。

    速度快,且一去不回。

    真理之道也好,葬金之道也罷,世間種種聖道,都如窗戶上的雕飾,各有不同。劍的本質沒有變,光依舊是那一束光,可是,照射過去之後,地上卻能呈現出不同的圖案。

    現在,他需要做的,不是思考怎麼讓地上的圖案變得更好看,而是點亮這一束光。光,要絕對的炙熱,更要永恆不滅。

    “吱呀!”

    張若塵推開木門,陽剛照射在他臉上。

    院中。

    大司空三天前就醒了過來,一隻手提着一根碗口粗的禪杖,一隻手拿着一疊白紙,對着天叔子,吼道:“真怒,你好歹是萬死一生境的大聖,區區一卷《大仁大空咒》都不會抄寫嗎,你是不是故意的?”

    天叔子的頭髮,被剃得一根不剩,身上穿着最低等佛門弟子才穿的灰色僧袍。

    被一個不朽境大聖,如此吼罵,天叔子怒火沖天,正要發作。

    “嘭!”

    大司空一禪杖劈下去,壓在他右肩,將他打得雙腿一曲,跪倒在地上。

    四周落葉紛飛。

    “瞪什麼瞪?師父訓斥你,是爲了你好,助你修心養性,你還有意見不成?爲什麼給你取這個法號,就是希望,你能剋制心中的怒意,養成一顆諸事不擾的平常心。”

    大司空收回禪杖,蹲下身,將那一疊白紙展開,苦口婆心的道:“你看,你看你抄寫的都是什麼?你二師父這幾天都白教你了,你是一點也有沒聽進去。真殺、真貪、真妄,他們三個就很聽話,抄寫得一字不差,字跡工整得很。”

    地上的白紙上,沒有什麼佛經,寫的全部都是“殺”字。

    天叔子咬緊牙齒,渾身顫抖,若不是被冥光咒禁錮,他肯定一巴掌拍死眼前這個和尚,一刻都等不了!等不了!

    大司空拍了拍天叔子的頭,嘆道:“知道你現在還聽不進去,但是,你要明白,大師父打你,也是爲你好,教你做好人。放下屠刀,才能立地成佛。”

    同樣穿着僧袍,被剃光頭髮的鵲神子,忍不住笑了一聲。

    大司空一雙銅鈴般的眼睛,瞪了過去,吼道:“真色,你笑什麼?你抄寫的就很好嗎?字跡潦草得不行,罰你重新抄一百遍。”

    鵲神子眼神一沉,看到大司空將禪杖重新提起來,立即擠出一道笑容,道:“大師父教訓得是,我這就去抄。”

    “算你聽話,待會兒我來檢查。”

    大司空正打算繼續疏導天叔子心理的時候,木門的聲音響起,張若塵從裏面走了出來。

    大司空一喜,連忙奔過去,笑道:“師叔,你終於出關了,傷勢已經痊癒?我有正事,要跟你說呢!”

    張若塵瞭然的點頭。

    天叔子從地上爬了起來,快步衝到張若塵的面前,道:“張若塵,條件你隨便提,只要放了我……”

    “嘭!”

    天叔子話還沒有說完,大司空的禪杖,已是劈在他頭頂,發出洪鐘般的響亮聲音,再一次將天叔子,劈得跪倒在地。

    跪在了張若塵面前,雙膝沉入地底。

    大司空氣急敗壞的大罵:“孽障啊,這你是師祖,你怎麼能直呼他名諱?跪下好好反省。”

    張若塵目光掃視院落中大大小小七個和尚,略微有些失神,最後,目光下移,看向跪在身前的這個和尚,不是死神殿的天叔子是誰?

    天叔子捏緊雙拳,再次從地上站了起來,瞥了一眼站在旁邊虎視眈眈的大司空,最終,還是選擇妥協,語氣低沉了一些,道:“提條件吧,怎麼才能放了我?”

    “叫師祖。”大司空道。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制止住又要一杖劈向天叔子的大司空,道:“只要完全化解了我們之間的仇恨,你隨時都可以離開。”

    天叔子道:“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仇恨。”

    張若塵搖頭。

    天叔子道:“我敢對天發誓,只要你放我離開,我今後絕不報復。”

    “還有我,我也可以發誓。”鵲神子衝了上來。

    張若塵依舊搖頭,道:“你們只是想要逃離而已,並不是真的已經放下了仇恨。就算我信你們會遵守誓言,可是,你們若是要報復我,未必會親自出手。而且,針對的未必是我,很有可能轉而變本加厲的對付我的朋友、親人、族人,包括任何一個與我有關係的人。”

    天叔子和鵲神子,同時斬金截鐵的保證:“不會,絕對不會。”

    “你們不必再多言,你們是不是真的已經放下仇恨,我自然可以感知到。當那天到來之時,任你們去留。”張若塵道。

    大司空以佩服而又敬仰的眼神看着張若塵,深以爲然的點頭,道:“一旦遁入空門,也就與塵世間諸般種種不再有任何關係,代表新生。所以,師叔我給他們都取了法號,他們這一輩,是真字輩。”

    “他叫真怒。”

    “他叫真色。”

    鵲神子的臉,抽搐了一下。

    張若塵看向曾經的三位白衣死神,問道:“他們三個呢?”

    “真殺、真貪、真妄。”大司空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怒、色、殺、貪、妄,實爲佛門五戒。很好,很好!接下來,他們五個就交給你和二司空,一定要好好教導,化解他們心中的殺念和怨念。”

    二司空走了過來,道:“真怒和真色倒也好說,雖然一個頑劣固執,難以教化,另一個假意順從,實則心中怨氣深重,可是我相信在《大仁大空咒》的影響下,有一天,一定會一心向佛,變成救苦救難的聖佛。”

    “若是如此,這必定是可以載入史冊。死族五位頂尖大聖,一起遁入空門,必成千古美談!不錯,真的不錯。”張若塵道。

    二司空道:“可是,真殺、真妄、真貪,卻被死神殿從小斬去了七情六慾,心中只剩殺念。這可怎麼是好?”

    “無妨,等有機會,我去購買一些七情六慾丹,助他們漸漸恢復過來。”張若塵道。

    二司空高唱一聲佛號,道:“若是如此,師叔功德無量。”

    想了想,張若塵走到真殺、真妄、真貪的面前,略微思索了一番,一掌拍出去,按在真殺的額頭上。

    絢爛的真理之光,從他掌心飛出,涌入真殺體內。

    真殺的身體,如同一盞聖燈閃閃發光,有無數星辰光點在體內運轉。一縷縷死氣和殺意,被擠出身體,消散而去。

    當張若塵收回手掌的時候,真殺身上的死氣淡化了不少,眼中的戾氣幾乎完全消散。

    緊接着,張若塵又用相同的方式,幫助了真妄和真貪。

    鵲神子和天叔子站在一旁,看得心驚膽顫,根本不認爲張若塵這是在幫三位白衣死神,反而覺得,張若塵這是要和死神殿死磕到底。

    死神殿不知花費了多少資源,淘汰了多少失敗品,才能培養出一位萬死一生境的白衣死神。

    張若塵頃刻間,毀掉了三位。

    死神殿豈能善罷甘休?

    這是結下了滔天之仇!

    張若塵的目光,轉而投射向鵲神子和天叔子。

    二人臉色驚變,生怕張若塵也以這種方式,毀他們的道。

    “我先去抄寫《大仁大空咒》。”

    鵲神子從僧袍的領口中,摸出一支筆,向石桌的方向走去,蹲在地上,有模有樣的抄寫了起來。

    天叔子臉色數變,道:“我也要抄寫。”

    張若塵讓二司空監督他們抄經唸咒,帶着大司空,進入房間,隨後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以防接下來的談話被偷聽。

    大司空連忙,道:“是師叔讓蒼桀去崑崙界,尋找百花仙子?”

    張若塵點了點頭。

    大司空嘆道:“師叔有所不知,你去地獄界之後,百花仙子就回了千蕊界,根本不在崑崙。他去了無盡深淵,找到了孔姑娘。但是,無盡深淵似乎發生了什麼事,孔姑娘無法離開,於是傳訊到了司空禪院,讓我們二人去尋百花仙子。”

    張若塵道:“結果呢?”

    大司空頗爲得意的道:“我辦事,師叔又不是不瞭解,穩妥得很。我和師弟,去了千蕊界,自稱是西方佛界的菩薩,將你的信送了過去,別人百花仙子一點都沒有懷疑,跟着我們就來了百族王城。”

    張若塵略微鬆了一口氣。

    “可是。”

    大司空神情變得複雜了幾分,道:“還沒有進入百族王城,卻遇到了食聖花。她告訴我們,地獄界發生了大事,涉及到百花仙子,讓她千萬不能露面,最好不要進入城中。”

    張若塵道:“所以,她們現在在城外?”

    “已經進了城。”大司空道。

    張若塵眉頭微皺,道:“你有什麼話,可以一次說完嗎?”

    大司空訕訕一笑:“是這樣的,百花仙子似乎很急着見你,一定要進入城中。而且,千蕊界在百族王城中竟然有一處祕密據點,可以藏身。”

    千蕊界本來就是強界,在百族王城這種地方有據點,不算什麼奇怪的事。

    大司空將那處祕密據點,告訴了張若塵,擠眉弄眼的笑道:“師叔不愧是元會級天才,魅力十足,依我看,那位仙子怕是早就傾心於你,心中思念萬分,師叔最好速速去和她相會,別讓佳人苦等。”

    “你能不能像你師弟一樣,做一個六根清淨的和尚?”張若塵道。

    “師叔的話,如洪鐘大呂,驚醒了我。”

    大司空連忙收起笑容,閉上了嘴巴,雙手合十,慎重的點頭。

    張若塵知道他是裝模作樣,無奈的嘆了一聲。忽的,他心中一動,感知到了什麼,隨即隔着牆壁,向院外盯去,隨後,推門而出,道:“神女殿下芳駕至此,是有什麼指教?”

    般若穿一身素衣,走入進院中,看了看穿着僧袍的死神殿五大高手。

    鵲神子心中大喜,覺得救星終於來了,將手中的筆往地上一扔,揚聲道:“神女殿下,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

    般若道:“你問。”

    鵲神子道:“命運神殿常常告訴我們,地獄十族應該團結一致,共同對付天庭萬界。張若塵做爲不死血族的修士,卻擒拿我們,逼我們爲奴爲僕。這是否違背了命運神殿的意志?”

    “啪!”

    天叔子將筆折斷,豁然站起身,沉聲道:“張若塵本就不是純粹的地獄界修士,我懷疑他這麼做,是想要製造地獄界的內鬥,挑起各族的爭端。”

    鵲神子道:“狼子野心啊!神女殿下,我敢說,張若塵就是天庭派遣到地獄界的臥底。”

    般若盯向張若塵,道:“他們畢竟是死神殿的頂尖大聖,讓他們爲奴爲僕,這羞辱得太過了!”

    張若塵道:“沒有讓他們爲奴爲僕,只是想要化解他們心中的恨意和怨念,讓他們修煉佛法。我的兩位師侄,還收了他們做弟子。這怎麼能叫爲奴爲僕?”

    鵲神子冷笑:“修佛?佛就是一個屁。”

    “我們殺的就是佛。”天叔子道。

    般若眼神一冷,雙手一合,身上綻放出聖潔的佛光。

    一座七十二品蓮臺,從地底生長出來,將她托起,離開了地面。

    鵲神子和天叔子臉色都是一僵。

    “我也修煉佛道。”般若道。

    “轟!”

    大司空提起禪杖,猛然擊向地面,嘴裏發出一道爆吼之聲:“兩個孽障,你們居然敢辱罵佛,看爲師怎麼收拾你們,還不跪下懺悔?”

    兩杖,轉瞬間落下,將鵲神子和天叔子打得跪倒在地。

    “筆在哪裏?抄寫兩百遍《大仁大空咒》,不,一千遍,反了你們了!”大司空罵罵咧咧的從落葉中,將筆找了回來,扔給二人。

    般若收起了身上佛光,不再理會他們,秀目落到張若塵身上,想要將他看透。

    若張若塵已被奪舍,騙得了別人,卻絕對騙不了她。

    ……

    請看下一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