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魔族聖地中有一條景色秀麗的路,據說是神靈開鑿出來,沿山而上,石階道道,懸崖峭壁上開滿紫紅色的異花,有人形魔蝶在上面飛舞。

    般若和張若塵並肩而行,山間靜謐無聲。

    般若道:“你養傷的這七天,命運神殿和閻羅族牽頭,號令城中百族對天庭一方的修士,展開了清洗,死傷無數。那些屍體,被釘在城牆上,有一些大聖現在都沒有死透,依舊在牆體上掙扎。”

    張若塵道:“本源神殿出世,可謂驚天大事,命運神殿和閻羅族自然是不想天庭參合進來。”

    “那位百花仙子呢?”般若道。

    張若塵停在陡峭的崖邊,眺望山間雲氣,處變不驚的問道:“什麼意思?”

    般若道:“不久前,有消息傳來,那位百花仙子沒有隱藏起來,也沒有逃走,而是主動向駐紮在奧雲小行星帶的地獄界強者,發起的攻擊。”

    “她以一人之力,一連斬殺四位無上境大聖,然後又成功脫身離開。”

    張若塵沉默了片刻,淡淡的道:“奧雲小行星帶聚集了那麼多高手,又有星落和原阡陌坐鎮,竟然留不住她?”

    “據說,她退走時,受了不輕的傷勢,而且沒有闖入空間蟲洞。”般若道。

    張若塵道:“也算本事極大了!”

    “其實,她的出現,倒是洗清了你的嫌疑。”般若道。

    “哦?”

    “有不少修士懷疑,她藏在你的身上,已經逃離奧雲小行星帶,來了百族王城。現在,這樣的懷疑,自然不復存在。”

    張若塵一言不發,踩着石階,繼續向上走去。

    不多時,來到聖山之頂。

    張若塵站在明媚的陽光下,看着遠處的城區和近處的美景,心緒逐漸變得開闊,在心中思考,昔日那位神靈站在此處的時候,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

    “譁!”

    沉淵古劍自然而然的飛出,懸浮在張若塵身前。

    張若塵心念一動,劍魂從體內衝出,抓住劍柄,在真身的四周,舞出一招又一招精妙絕倫的劍法。

    有最初級的“天心劍法”,也有“時間劍法”,《無字劍譜》中的劍法,自創的劍法,還有從《碧落隨筆》等五本卷冊中領悟出來的劍道。

    般若站在遠處,即看着一動不動的張若塵真身,也看着瀟灑寫意的劍魂舞劍,眸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抹複雜的情緒,哀傷、感動、欣賞、失落……

    心中的所有懷疑,全部都消散。

    怎麼可能有人奪捨得了他?

    她多麼渴望,張若塵這是在爲她舞劍。

    可是卻知道,張若塵只是在悟劍,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即便先前在與她對話交流的時候,恐怕更多的也是在內心參悟劍道。

    她從來沒有任何一刻,像現在這樣,想要放棄心中的堅持,什麼神女,什麼般若,什麼未來,怎麼比得過剎那間的美好。

    宿命池中看到的那一幕,就算髮生了又如何,至少現在不至於那麼痛苦,明明兩個人站在面前,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死亡,似乎沒有那麼可怕。

    未來也未必就是死亡。

    心念剛剛想到此處,當初她纔剛剛成爲界子之時,池瑤帶她去宿命池中,看到的那一幕,再次,浮現在腦海中:

    張若塵無邊無際的宇宙中,也是如此刻一般,持着沉淵,目望幽深黑暗的虛空。一隻無窮巨大的手掌,從黑暗中飛出,瞬間一座座大世界毀滅,一顆顆星辰如沙粒般燃燒,億萬生靈在嚎哭中灰飛煙滅。

    張若塵劈出了一劍,可是,只擋住了大手片刻,沉淵便是爆裂,化爲碎片,他亦是化爲塵埃。

    有些記憶,想斬都斬不去,想忘都忘不掉。

    她曾告訴張若塵,自己斬去了曾經的記憶,其實,都是騙他的。若是真的要斬記憶,前世種種肯定盡數斬去,又怎麼可能還記得他?

    她捨不得斬去那些記憶。

    般若微微捂住心口,身體輕輕顫抖着,閉上雙眼,“不,既然已經走上了這條路,也就容不得我後悔,這世間所有生靈都可以死,但是他卻得活着,一定得好好的活着。”

    張若塵舞劍結束,劍魂重新飛回體內,輕輕一嘆:“想修煉天劍魂,果然沒有那麼容易,還得繼續積累。”

    剛纔他心有所感,嘗試衝至天劍魂。

    可惜,失敗。

    他回頭望去,般若早已離開,聖山之巔唯剩他一人。

    半晌後,地魔族的修士都看到,聖山頂部,出現電閃雷鳴的景象,又有颶風颳起,天穹一片昏暗。

    沉淵古劍渡過了第四次君王天劫,晉升四元君王聖器。

    張若塵回到院中,相繼接見了前來拜會的玄澤海、閻皇圖等人,便又將自己獨自一人,關在了房間裏面。

    在房間中,他取出七星帝宮,憑藉早就佈置在帝宮中的空間傳送陣,離開了地魔族聖地。

    要通過空間傳送陣進入地魔族聖地很難,可是要出去,卻還算容易。

    張若塵變化容貌,按照大司空所說的地址,去了千蕊界的那處祕密據點。

    此刻的張若塵,身形挺拔,滿頭銀髮,頭上長着一對龍角,臉上帶着面具,渾身散發出腐敗、黑暗的死亡氣息。

    別的修士看到他,只會認爲他是屍族的修士。

    可是,這副打扮,卻是當初在真理天域,他和紀梵心一起進入陰陽殿,營救她師姐時候的模樣。

    “鬼木齋。”

    張若塵擡頭看向上方的匾額,上面寫有這麼三個鬼氣森森的文字。

    這是一座巨大的莊園,青灰色的圍牆後方,瀰漫黑色的鬼氣,即便是張若塵的精神力達到六十八階,也很難感知到裏面。

    “也不知命運神域、閻羅族、百族王城對天庭修士的圍剿,有沒有查到此處。”

    張若塵不是擔心自己的安危,而是擔心讓紀梵心來到百族王城,會害了她。

    不再多想,他正欲上前去敲門,右邊的街道上,傳來“轟隆隆”的聲音。

    聖獸奔跑的聲音,鐵甲碰撞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很快,一支數百位聖境修士組成的軍衛,出現到張若塵面前。

    聖境軍衛一字排開,包圍了鬼木齋。

    兩隻通體雪白的巨獸,從軍衛中走出,氣勢洶涌,竟是兩頭大聖級的聖獸。

    巨獸的背上,坐着兩位身穿鎧甲的大聖,分別是仙源族的雪睞公主,夜叉族的愛蓮君。

    愛蓮君的目光,落在張若塵身上,見他站在鬼木齋外慾要進入其中的樣子,於是,一聲令下,道:“將他拿下。”

    一支聖境軍士小隊,衝了出去,包圍張若塵。

    不用猜也知道,千蕊界祕密據點肯定是暴露了,所以百族王城的聯合執法隊纔會包圍此處。

    眼前這些修士,當然不可懼,

    可是,城中有三位神靈坐鎮,更有各族的族皇這種級別的強者,一旦紀梵心被抓住,再想救她,將難如登天。

    張若塵心念急轉,思考對策。

    “嘩啦啦。”

    兩位執法隊的聖者,眼神銳利,取出聖鏈,向張若塵走去。

    張若塵心中一嘆,隨即,一腳踩在地面,強勁的死亡之氣涌出去,將兩位執法隊聖者震得拋飛出去,重重的摔落到地面。

    “你們百族王城中的修士,好大的威風,真以爲自己什麼人都可以抓?你們不怕得罪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張若塵冷笑一聲。

    “竟敢阻礙執法隊辦事,死罪。”

    所有執法隊的聖境修士,全部都喚出聖器戰兵,一時間殺氣如虹。

    愛蓮君的目光,落到那兩位被震飛出去的聖者身上,發現他們身上一絲傷勢都沒有,連忙道:“且慢,都給我收起戰兵。”

    他與雪睞公主從巨獸的背上飛躍下來,走到張若塵面前。

    愛蓮君率先自我介紹,道:“在下夜叉族,玉靈神座下弟子,韓愛蓮,不知閣下如何稱呼?是否來自屍族?”

    張若塵故作高深,道:“你們先告訴我,爲何要抓我?我可有犯了什麼錯,或者,擾亂了你們百族王城的秩序?”

    雪睞公主剛纔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發現自己完全看不透對方,心中不禁大驚,不敢太對放肆。

    她小心翼翼的道:“閣下有所不知,我們查到這座鬼木齋背後的主人,很有可能是天庭的修士,所以,奉命過來圍剿。你站在門外,一副欲要進去的樣子,我們自然會心生懷疑。”

    愛蓮君點了點頭,道:“沒錯!如果閣下可以自證清白,或者報上姓名和來歷,我們立即向你賠罪。”

    沒辦法,對方修爲深不可測,他們自然要謹慎對待。

    “好吧,我理解你們。”

    張若塵的手,探入衣袖中,欲要取出什麼的樣子。

    袖中,另有乾坤。

    張若塵取出一枚鐵令,遞給愛蓮君。

    愛蓮君接過鐵令一看,臉色猛然大變,立即雙手抱拳,低頭行禮,道:“原來是命運神殿的使者,拜見使者。”

    “拜見使者!”

    所有聖境軍士,包括雪睞公主,全部都趕緊行禮。

    他們都是小族的修士,惹不起命運神殿。

    鐵令上,烙印有一道命運天令的紋印,蘊含命運的氣息。

    張若塵收回鐵令,道:“我是神女殿下的祕密使者,來到這裏,也是查到了一些東西,想要進入探查一番。既然你們來了,走吧,一起進去。”

    ……

    本來新的一年,在心中告訴我自己,絕對不斷更的,但是昨天實在沒有辦法,具體原因就不多說了,只能說一聲抱拳。

    另外,捐款的事,雖然過程中發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可是,結果是好的,我非常感謝信任我的六千多位捐款了的讀者,我不敢保證,爲你們加更多少來回報這一份愛心和信任,只能說盡自己努力吧!

    另外再說一句,我絕不後悔,做這次活動。即便多年之後,我依舊覺得這很有意義,非常感謝大家。

    不多說,今晚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