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烈,卻香醇至極。

    一連飲下三樽,張若塵將一枚極品本源神晶取出,移到紀梵心身前。

    紀梵心感知到神晶散發出來的精純本源力量,輕咦一聲,將其捻起,道:“居然是極品本源神晶,看來我的感知沒有錯,消失了無盡歲月的本源神殿,真的即將出世。”

    “仙子早有感應?”

    “有感應,但是很微弱,本源神殿距離我應該非常遙遠。”她道。

    張若塵眉頭微微一皺,非常遙遠?

    難道,本源神殿根本不在百族王城?

    夜叉族聖地夜雨海散發出來的本源之光是怎麼回事?

    張若塵道:“仙子能憑藉極品本源神晶,感知到本源神殿的方位嗎?”

    “可以試一試。”

    紀梵心雙手捧住極品本源神晶,美眸閉上,身上散發出來越來越明亮的白色光華,使得肌膚猶如仙玉一般晶瑩,更增幾分不食人間煙火的出塵韻味。

    張若塵早就盤問過七手老人,可是那個老傢伙嘴特別硬,聲稱所有極品本源神晶都是自己贏來的,從來沒有去過本源神殿。

    趁此機會,張若塵的一道精神力念頭,進入乾坤界。

    七手老人如老僧坐禪一般,盤坐在接天神木下方,修煉一種古奇的精神力法術。周圍天地間的天地聖氣,盡數被他調動,形成一座獨特的場域。

    場域蘊含的能量強大,尋常大聖難以近身。

    張若塵出現在他精神力場域的邊緣,七手老人立即生出感應,收起法術,睜開一雙蒼老的眼睛,嘆道:“若塵神子,你已經囚禁了老夫這麼久,你提的條件,老夫也一一應下,爲何就是不放老夫離開呢?”

    張若塵不想與他扯皮,道:“我已經找到了一位強大的本源掌控者,她正在感應本源神殿的方位。你現在跟我說實話還來得及,再等片刻,你就沒有價值了!”

    七手老人眼神微微一凝,隨即笑道:“我對神子殿下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實話。”

    張若塵搖了搖頭,衣袖一揮,打開乾坤界和外界的世界之門,讓七手老人真真切切的看到手持極品本源神晶,正在細細感應的紀梵心。

    七手老人臉上的笑容繃不住了,迅速意識到自己的價值已經微乎其微。

    一個沒有了價值的修士,也就沒有活着的意義。

    他神情略微有些急切,道:“神子殿下,那百花仙子只不過是個小丫頭而已,她怎麼可能感應得到本源神殿的準確位置?”

    “其實,老夫早就去過本源神殿,只要老夫帶路,本源神殿中的寶物,必定盡收血絕家族的囊中。”

    張若塵理他,望向世界之門,看着百花仙子。

    七手老人心頭更急,道:“神子殿下是在怪罪老夫曾經的欺騙行爲?殿下,老夫只是爲了保命而已,實在是沒有辦法。似想,老夫當時若是將所有一切托盤說出,殿下豈能留我性命?”

    “本源神殿在什麼地方?”張若塵問道。

    七手老人想要儘可能的爭取一些利益,道:“殿下得答應饒過老夫性命,而且,老夫仰慕血絕戰神多年,別無所求,很想拜入他的名下,還行殿下引薦一番。”

    “你若再廢話,就沒有說話的機會了!”張若塵道。

    七手老人道:“本源神殿在一座隱秘的大世界中,那座大世界曾經無比輝煌,可是,在歷史上的某一個時期,因爲不明原因,發生了可怕的災劫,生靈幾乎盡滅。雖然千百萬年後,又誕生出了生靈,卻斷了傳承,現在沒落不堪,是一處十分貧瘠的弱界。”

    “到底哪裡?”

    “劍南界。”

    張若塵愕然,以爲自己聽錯,再次問道:“你說哪裡?”

    “劍南界!是命運神殿天運司推算出來的一座隱藏在宇宙中的大世界,隨後,死亡神宮派遣了一支亡靈聖軍,將其攻打了下來。世界,倒是一座遼闊的大世界,可惜聖王級別的生靈都沒有誕生幾個,死亡神宮去後大失所望。”七手老人道。

    張若塵道:“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

    “老夫……”

    七手老人尷尬的笑了笑,道:“老夫自有一些能耐,至少消息十分靈通。收到劍南界被發現的消息,於是,悄悄跟着死亡神宮的亡靈聖軍,打算第一批過去,撈一筆好處。”

    “去了那裡之後,與亡靈聖軍一樣,老夫也失望至極。可是,如此廣闊的一座大世界,都比得上一些萬古不滅大世界,怎麼會如此貧瘠?”

    “老夫不甘心啊,於是,仗着精神力強大,花費數個月的時間,細細探查那座大世界。終於,在快要放棄的時候,發現了沉在海洋深處的本源神殿。”

    張若塵道:“你已經進去過?”

    “神子殿下莫急,且聽我細細講來。”

    忽的,他道:“殿下現在可以答應,饒我性命了嗎?”

    “只要你說的是真話,我當然不會殺你。”張若塵友善的笑道。

    七手老人心中一喜,道:“拜師的事呢?”

    “拜戰神爲師,你想都別想。”張若塵道。

    七手老人大失所望,又有一些不甘心,道:“拜血後爲師呢?”

    張若塵斟酌了片刻,這七手老人好歹是一位精神力六十九階的頂尖高手,而且賭技獨步天下,若是真的有心投靠血絕家族,倒是可以接納。

    血絕家族三神並立,不怕他今後背叛。

    張若塵道:“母后那邊,倒是可以商量。”

    七手老人這種級別的強者,投靠任何一個勢力,都能得到極高的身份和待遇。

    之所以選擇投靠血絕家族,其一,是因爲已經淪爲張若塵的階下囚,爲了保命,逼不得已而爲之。

    第二,當然是因爲,七手老人壽元無多,而接天神木下方卻有大量生命之泉。

    投靠了血後,就等於投靠了張若塵。

    張若塵豈會不給他續命?

    第三,天下之人,誰都看得出血絕家族中興在即,投靠過去,怎麼都不會吃虧,或許還能乘風而上,跟着一起雞犬升天。

    之前,七手老人一直不將真相告訴張若塵,有很大原因,是覺得張若塵修爲太低,分量不夠。

    若是換做血絕家族的某位神靈,親自問他,他早就已經將本源神殿的位置說出,換取今後在血絕家族的崇高身份。

    當然,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爲他還抱有幻想,覺得張若塵好欺騙,自己應該有機會逃走。

    這樣的幻想,自然是破滅了。

    七手老人開始講述起來,道:“其實,我到現在都還不敢確定,那裡就是本源神殿。因爲,我潛入海底深處之後,看到了很多古老的遺蹟和廢墟,在遺蹟最密集之處,的確是聳立着一座宏偉至極的殿宇。”

    “那座殿宇殘破至極,長滿無數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奇花異草,那片空間,更有一些星辰懸浮在海洋中,散發出詭異的光華。”

    張若塵打斷了他,道:“你是說,海洋中,懸浮着星辰?而且還不止一顆?”

    “對啊!是真正的星辰,而且是真正的懸浮在海中,其中最大的一顆,直徑怕是得有三萬裡。”七手老人振振有詞的道。

    張若塵道:“這片海域得多深,得多廣?海水的密度,豈不是和星辰的密度一樣大?海底的水壓,又大到了何等地步?”

    “殿下問到了點子上,那片海域的海底,的確不是尋常修士去得了的地方。正是如此,劍南界的那些修士,到現在,也只是稱那片海域爲魔鬼海域,難以進入其內,窺探裡面的秘密。”

    七手老人繼續道:“那些飄浮在水中的星辰,應該是一座陣法。老夫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闖入進去,尚未找到神殿的入口,便是觸動了陣法,差一點死在裡面。於是,趕緊沿着原路返回,不敢繼續深入進去。”

    “你既然沒有進入過神殿,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又是從何處得來?”張若塵道。

    “路過其中一顆水底星辰的時候,發現了一座石觀,在裡面不僅找到了極品本源神晶,還得到了一件寶物。”

    七手老人指向自己的左眼。

    忽的,左眼的眼球,浮現出一圈本源之光,並且散發出精純的生命力量。

    “在那石觀中,老夫發現了一顆珠子,將其煉入了自己的眼球。於是,老夫的這隻眼睛,可以看透生命的本源。”七手老人略微有些得意的笑道。

    張若塵道:“所以,在神女樓的賭器城中,你才那麼肯定七彩珊瑚樹是活株?”

    七手老人慚愧的一笑,“可惜還是判斷失誤,輸給了神子殿下。”

    “你不是輸給了我,而是輸給了白卿兒,那本是她專門爲你設的局。”

    繼而,張若塵又道:“你若是早這麼坦誠,就不用受那麼多苦,我也不用受這麼多的波折。”

    “現在知曉也不遲,神子殿下還是趕緊回血絕家族,請神靈出馬,將本源神殿中的寶物提前取走纔是正事。遲則生變!”七手老人慎重的提醒道。

    七手老人那麼強大的精神力,卻還沒有進入神殿,就差點慘死。

    想要闖入本源神殿奪寶,似乎真的需要神靈出手才行。

    可是現在是非常時期,地獄界的每一位神靈,都被密切的監視一舉一動,冥王肯定是重點被監視的對象。

    冥王一旦趕去劍南界,肯定會走漏風聲。

    接下來該怎麼做,需要細細思考一番才行。

    ……

    晚上應該還有一章。

    疫情似乎越來越嚴重,我老家四川這邊的小鎮上都確診了一例,大家還是待在家裡,少外出好一些,健康爲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