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魔族聖地,長滿血杏聖樹的院中。

    二司空正在聚精會神的傳授佛法,講述經典,真怒、真色、真殺、真妄、真貪,這五真和尚坐在下方,認真的聽着。

    怎敢不認真聽?

    沒看見大司空手持禪杖,如怒目金剛一般,走在他們身後徘徊。誰敢走神,一杖就落下來了!

    他們倒是不怕捱打,而是怕被羞辱,更怕被時不時過來圍觀的地魔族修士嘲笑。

    忍!

    一定得忍!

    忍一時風平浪靜。

    “嘭!”

    忽的,木門被猛然推開,一道俊逸的身形,衝到了院中,正是衣袍有些凌亂的張若塵。

    大大小小七個和尚,同時好奇的望了過去。

    張若塵神色先是有些慌亂,隨後想到了什麼,變得恍然大悟,最後又陷入深深的尷尬之中。

    他擡頭望天,表情耐人尋味,緊接着,又笑了出來,自言自語的道:“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大司空正想開口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房間中,傳來一個魅惑至極的女子的柔軟聲音:“主人何必如此驚慌,只是進入花中而已,人家雖是食聖花,卻怎麼都不會吃掉你的。”

    魔音那凹凸曼妙至極的身姿,搖風擺柳一般,從門中走出,玉指繫着高聳的胸口的排扣,俏臉上,帶有一抹動人的紅暈,含羞帶笑。

    如同春風吹進了院中。

    鵲神子和天叔子雖不是急色之徒,可是,卻還是被魔音的美貌、身材、魅惑的風情,吸引了目光,心中浮想聯翩。

    如此絕色和誘死人不償命的氣質,放眼整個地獄界,也不多見。

    他們極其嫉妒的盯向張若塵,心中暗罵:“禽獸啊,敗類啊,張若塵這樣的人,怎麼和佛門走得如此之近?道貌岸然的僞君子,風流無恥的花和尚。”

    “嘭!”

    “嘭!”

    大司空一連兩杖,劈在鵲神子和天叔子頭頂,佛音震耳的大吼:“收心,降服住自己的孽障心猿,莫要心猿意馬。世間美色,皆是粉紅骷髏,過眼雲煙。”

    張若塵心亂如麻,已經明白,爲何當初自己提出要進入紀梵心花中修煉,會被對方拒絕。

    尷尬!

    說不出的尷尬。

    張若塵很想立即前去鬼木齋,與她解釋清楚,可是,卻又想到臨走時,紀梵心最後那句話“你若是能夠在百枷境修煉出天劍魂,再來找我也不遲”。

    說明紀梵心並沒有完全拒絕幫他,此事依舊有商量的餘地。

    是了,修煉天劍魂,纔是當務之急。

    若是連天劍魂都修煉不出,談何凝聚三品劍道聖意?

    時間緊迫,必須趕在白卿兒衝破奧雲小行星帶的封鎖和天堂界神靈趕到百族王城之前,拼盡全力,提升劍道造詣,凝聚出天劍魂。

    接下來的時日,張若塵開啓了日晷,一邊修煉劍道,一邊使用龍主給的本源神龍火,淬鍊精神力和體內的聖氣。

    日晷覆蓋整個院落,頓時,讓鵲神子和天叔子真正的嚐到了度日如年的滋味,佛法造詣在他們萬分抗拒的心態下越來越高。

    沒辦法,大聖的學習能力,就是這麼強。

    三天過去。

    院中,已是三年光陰。

    血絕家族的代理家主青盛大聖,來到地魔族聖地,受到隆重的接待。

    宴席後,張若塵和青盛大聖單獨聚到一起,祕密的商談起來。

    張若塵頗爲乾脆,將一枚極品本源神晶取出,在青盛大聖震驚的目光下,道:“本源神殿要出世了!”

    青盛大聖渾身汗毛炸立,難以壓制心中的激動,道:“我也聽說了夜叉族聖地中出現本源之光的事,一直以爲是天庭那邊在裝神弄鬼,想要引爆百族王城和地獄界的矛盾,沒想到此事竟然是真的。”

    “我得立即返回家族,將此事告訴老六,最好還得知會不死神殿一聲。”

    張若塵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臉上露出不解之色,道:“等一等,這麼大的事,告訴不死神殿幹什麼?”

    青盛大聖微微一怔,反問道:“夜叉族強大,百族王城現在更是風雲際會,不聯合不死神殿,難道只憑血絕家族吃得下本源神殿?總不能與閻羅族合作吧,不死神殿事後知曉,肯定會有意見的。”

    說到底,在大事面前,本族的勢力纔是同氣連枝。

    不死神殿不僅僅只是不死血族的權力中樞,更代表所有不死血族勢力的利益。

    張若塵道:“讓不死神殿知曉,就算奪取了本源神殿,血絕家族又能分到多少利益?”

    “利益的劃分,自然有神靈去商討。”青盛大聖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的意思是,就算要聯合,也只能煉化血天部族內部的各大勢力。畢竟,現在整個血天部族,都是以我們血絕家族馬首是瞻。”

    青盛大聖還是覺得此事太大,而張若塵的想法又太天真。

    張若塵繼續道:“試想一下,如果是齊天部族、青天部族,他們知道了本源神殿的事,豈會告知不死神殿?”

    青盛大聖被張若塵說動了一些,慎重的問道:“現在,到底有多少勢力知曉本源神殿即將出世的消息?”

    “二十個左右。”

    張若塵又道:“但是,擁有極品本源神晶的勢力,目前只有三個。知曉本源神殿確切位置的勢力,應該暫時只有我們血絕家族。”

    “嘭!”

    青盛大聖激動得一掌將桌案都拍碎,滿臉紅光的道:“你怎麼不早說?幹,必須得幹,我看都不用聯合血天部族的那些勢力,既然現在只有我們知曉本源神殿的確切位置,那就讓老六帶隊,先進去搜刮一波好東西再說。若塵,你這次給血絕家族,立了大功了!”

    原來你也是一個貪心的主啊!

    張若塵乾咳了兩聲,正色道:“據我所知,天庭的神靈,密切的監視着地獄界的神靈。冥王舅舅能輕易脫身嗎?”

    “你放心吧,老六是一個喜歡弄險的傢伙,沒有挑戰性的事,他說不定還不願去做。若是知曉本源神殿出世,他一定會想法設法脫身離開。你要相信,這點本事,他還是有的。”青盛大聖道。

    張若塵隨即將本源神殿的確切位置,告訴了青盛大聖。

    青盛大聖迫不及待,當天晚上,便是離開了百族王城,趕回血絕家族,平靜了多年的心,再一次沸騰起來。

    本源神殿的財富和寶物,張若塵當然捨不得真的讓天堂界分一杯羹。

    提前告知冥王,讓冥王悄悄進去洗劫一波,將好處帶回血絕家族。到時候,張若塵即便不進本源神殿,也能分到一波好處。

    退一萬步講,冥王先去,總要開闢出一條進入本源神殿的路吧?

    張若塵沿着他開闢的路進去,豈不是省了很多麻煩?甚至都用不着利用開羅地師破陣。

    現在,就看冥王的本事夠不夠大,畢竟只是一位新神,張若塵對他的能力,還是抱有一定的懷疑。

    “我到底是在想什麼,我只是一個百枷境大聖而已,怎麼可以懷疑神靈的能力?”

    張若塵搖了搖頭,不再多想,繼續參悟劍道。

    張若塵的聖道規則和劍道造詣穩步提升,可是,每一次凝聚天劍魂,都以失敗告終。

    漸漸的,張若塵總結出來了問題所在。

    第一,凝聚天劍魂,對修士的劍道規則數量,有很高的要求。

    修煉出來的劍道規則越多,凝聚天劍魂越容易。

    但是,張若塵只是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爲,體內修煉出兩億道劍道規則之後,已是明顯感覺到了瓶頸,再想有所增加,極爲艱難。

    第二,凝聚天劍魂,對修士自身的聖魂強度,要求很高。

    血後生下張若塵的時候,並不是神靈,所以,張若塵雖然是神子,可是魂力並不算強大。無法和羅生天、鵲神子、羅乷他們這種在胎兒時期,靈魂就被神靈蘊養的修士相比。

    婪嬰爲何能夠成爲這個元會以來,唯一一個千問境就修煉出天劍魂的修士?

    除了他高深的劍道造詣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的魂力強大。

    他是宇宙神胎,是諸神戰場上的神力和殺戮之氣,孕育出的魂靈之體。孕育了三個元會,接近四十萬年。

    他的魂靈,很有可能是神魂,只是被封印在了聖魂的層次,沒有完全釋放,比羅生天、鵲神子、羅乷都要更強大。

    這種級別的魂力,是尋常修士,甚至神子、神女都可望而不可即的。

    即便擁有了如此強大的魂力,婪嬰尚且是突破到千問境巔峯,才修煉出天劍魂。上一次張若塵與他交手的時候感知到,婪嬰的劍道規則數量,超過十億道。

    шωш●тtkan●¢O

    張若塵的魂力不如他,劍道規則也只有區區兩億道,想要凝聚出天劍魂,簡直比登天還難。

    “再難,也得拼一拼。”

    張若塵決定雙管齊下。

    第一,既然很難提升劍道規則的數量,那麼,只能提升劍道規則的質量。

    就像當初修煉地劍魂,張若塵就是吞服了大量功德洗劍髓,將體內的劍道規則洗練到了極致,所以,一舉成功。

    如功德洗劍髓這樣的寶物,百族王城中應該可以找到。

    第二,提升聖魂。

    提升聖魂的方式有很多,比如,吸收別的修士的聖魂和煉化神之星魂。

    姑射靜欠他的魂力債,顯然是要找機會要回來。

    但是,和吸收別的修士的聖魂相比,煉化神之星魂對聖魂的提升更快一些。上一次,張若塵煉化了血絕戰神留在七星帝宮中的少量神之星魂,便是讓聖魂提升了一大截。

    神之星魂……

    張若塵長嘆一聲,“母后曾殺過一尊僞神,也不知神之星魂還在不在,若是能夠煉化一尊僞神的完整神之星魂……哎!算了,母后都去了玉煌界,還是在百族王城中想辦法吧!”

    ……

    關於皇圖之殤這個“殤”字,其實是有悲傷和傷心的意思,不僅只指死亡。上一次的本章說裏面,已經回覆過書友。

    另一個問題,就是張若塵在百枷境卡境界的問題,大家想一想,閻無神爲了大圓滿,在聖王巔峯不也卡了很久。要做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事,肯定需要不斷的沉澱和打磨。

    另外,晚上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