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去百族王城中各大頂級的聖店、商會,甚至神女樓中,逛了一圈,略有一些收穫。

    買到了小半瓶洗練劍道規則的“神劍澶液”,三枚提升聖魂的王品丹藥“冥魂丹”。

    神劍澶液,是神器級劍內部誕生出來的液體,極其珍貴,於劍修而言可遇不可求。

    冥魂丹,是冥殿煉製出來的一種提升修士聖魂的丹藥,價格亦是不菲,而且數量稀少。

    沒花多少時間,張若塵將神劍澶液和冥魂丹全部煉化,劍道規則的確是精煉了一些,聖魂也提升了一兩成。可是,與張若塵目標,卻還差得遠。

    現在張若塵終於知道,有些東西,的確不是擁有神石就購買得到。

    就像那冥魂丹,張若塵想買更多,但是,別人直接告訴他,冥殿只放出來這麼多,整個百族王城一共也就三枚。而冥殿的大聖,在神殿的內部,卻可以以更低的價格,最多能夠買到十枚冥魂丹。

    如果是冥殿某位神靈的子孫,拿到的份額更多。

    至於神劍澶液,張若塵首先想到了冥王的恆星神劍,可是,此刻冥王很有可能已經啓程趕去了劍南界。

    而且,恆星神劍是火焰屬性的神劍,多半無法誕生出神劍澶液。

    而更加珍貴的神之星魂,根本就沒有賣的。

    須知,百族王城是一座超級聖城,連百族王城都買不到,就算去神城,估計也是一樣的結果。

    張若塵將主意打到葬金白虎身上,可是葬金白虎根本不搭理他。

    正在張若塵一籌莫展的時候,心神一動,感應到了地魔族族皇的氣息,與他一起前來的,還有另一位大人物。

    “居然是他來了,太好了,這下不用犯愁了!”

    張若塵心中大喜,衣袖一揮,風勁掀起,房門打開,快步走出,進入院中迎接。

    與地魔族族皇一同前來的大人物,乃是福祿黑袍大祭司。

    張若塵抱拳,道:“族皇,大祭司。”

    福祿大祭司十分關心張若塵的安危,聽聞張若塵的消息後,立即從冰王星,趕來了百族王城。

    怎麼說,張若塵也是福祿神尊看重的新生代雄傑,又有血絕家族和神古巢的背景,萬萬不能出差錯。

    見到張若塵果真沒事,福祿大祭司心情大好,隨後,注意到院中的七個和尚,從中將鵲神子和天叔子認了出來,臉色即是震驚,又有些怪異。

    福祿大祭司以長輩般的語氣,語重心長的道:“若塵,年輕人有銳氣是好的,但是,死神殿強者如雲,而且手段凌厲,還是不要得罪得太狠,最好不要傷了他們的臉面。”

    鵲神子和天叔子早就已經心灰意冷,對命運神殿不抱希望,更加知道血絕家族是福祿神尊一系的勢力,指望福祿大祭司給他們主持公道,還不如指望佛祖顯靈讓他們掙破冥光咒自己逃走。

    張若塵道:“大祭司所言甚是有理,我也不想與死神殿結下死仇,所以,讓兩位師侄使用佛法,化解他們心中的怨氣和殺念,我看已經頗有成效。”

    “三位白衣死神在煉化了七情六慾丹後,向佛之心日盛,心中的殺念,幾乎已經消失殆盡。”

    “鵲神子和天叔子現在也心性平淡了許多,已經可以一字不差的背誦《大仁大空經》。”

    大司空昂首挺胸,在一旁插了一句:“他們《阿彌陀經》和《妙法經》也已能背誦。”

    шшш ◆тт kān ◆co

    張若塵臉上露出驚喜之色,以肯定的眼神,對鵲神子和天叔子點了點頭。

    鵲神子和天叔子二人,羞愧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欺人太甚了,當着地魔族族皇和福祿大祭司的面,竟然如此羞辱他們,是可忍孰不可忍。

    算了,還是繼續忍吧!

    鵲神子和天叔子咬着牙齒,高唱一聲佛號,壓制住激憤難平的心。等唱完佛號後,才意識到不對勁,後悔卻已遲了!

    福祿大祭司和地魔族族皇都是看得目瞪口呆,五位死神殿的萬死一生境大聖,竟然真的要皈依佛門了不成?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

    福祿大祭司和張若塵相互詢問了一些事之後,便打算離開,返回冰王星。畢竟,對命運神殿而言,當前頭等大事,乃是對付已經成氣候的元會級天才紀梵心和追回天樞針。

    冰王星這條退路,得給她封死。

    “大祭司先等等,我想購買一批東西。”張若塵道。

    福祿大祭司倒也絲毫都不驚奇,反而露出笑意,道:“你張若塵何等富有,居然通過我購買,看來要買的東西不一般。”

    福祿神宮在命運神殿的三司十二宮,不是以戰力聞名,戰力也遠遠無法與死亡神宮、兇駭神宮相提並論。

    可是,論財富,論修煉資源,福祿神宮卻在命運神殿排名第一。

    因爲福祿神宮的司職從來不是戰鬥,而是管理着命運神殿絕大多數產業,是命運神殿財富的最大來源。

    星海世界,是地獄界最大的商業帝國,勢力龐大,號稱地獄界第十一族,掌握着數以億記的店鋪,旗下的星球、墟界、宇宙祕境也是多不勝數。

    而星海世界的背後,就是福祿神宮在操控。

    當然,福祿神宮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只是管理者,星海世界產生的財富和利益,其實是屬於整個命運神殿。

    張若塵將欲要凝聚三品劍道聖意的事,告訴了福祿大祭司,隨後又將自己的需求說了出來。

    “凝聚劍道三品聖意?”饒是地魔族族皇見多識廣,心中也是大驚。

    一旁的鵲神子和天叔子,聽到張若塵的講述後,一開始也被驚得不輕,但是很快,便是嗤之以鼻,心中冷笑,覺得張若塵是癡心妄想。

    倒是福祿大祭司心中有些感動,因爲張若塵坦然的將這個祕密講出來,代表信任他。

    凝聚三品劍道聖意,雖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可是,萬一張若塵成功了呢?

    一旦成功,意義非同小可。

    對地獄界,對天庭萬界的億萬修煉者而言,都將是巨大的衝擊。

    甚至,會改寫整個宇宙的修煉史。

    既然是有可能載入史冊,萬古流傳的大事,那麼,就算張若塵是癡心妄想,也得盡力幫他一把。

    福祿大祭司道:“你需要的那些修煉資源,品級都極高,只有命運神域的星海世界總部纔有。而且,你需要的量大,短時間內,很難調集。你急不急着要?”

    張若塵道:“挺急。”

    旁邊,地魔族族皇低頭凝思,心中不知在盤算什麼,忽然開口:“地魔族倒是儲存有一些神之星魂。”

    “族皇可否全部賣給我,價格隨便開。”

    張若塵當然知道神之星魂的價格昂貴,自己現在手上的神石已經不多,可是,掌握的各種寶物和資源卻是不少,完全可以賣出去一批。

    爲了修煉天劍魂,凝聚三品劍道聖意,再大的代價,張若塵都能承受。

    地魔族族皇笑了笑,道:“若塵大聖有所不知,這神之星魂從來都不賣的。”

    “不賣,你說出來幹什麼?”大司空冷眼瞪着那個老頭。

    “只送。”地魔族族皇補了一句。

    張若塵聽出其中的深層次意思了,連忙道謝一聲:“多謝族皇,此等恩情,若塵必定銘記。”

    地魔族族皇抓住張若塵的手,輕輕的拍了拍,道:“若塵大聖說這話就見外了,一點神之星魂而已。”

    “族皇叫我若塵就行。”張若塵道。

    最近這些時日,先是閻昱主動結交張若塵,又有新晉命運神女主動拜訪張若塵,現在,就連福祿大祭司都來了,各方勢力示好,地魔族族皇何等老辣的人物,豈會看不出張若塵未來的潛力?

    現在,張若塵這條潛龍,就住在地魔族聖地,現在不拉攏,難道等他成長到血絕戰神那種層次纔去拉攏?

    今天這個雪中送炭的絕妙機會,可是讓地魔族族皇好等,自然是要穩穩的抓住。

    張若塵能夠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自然是最好,就算凝聚不出,送出一些神之星魂,結下一個善緣,也是好事。

    不行,送出神之星魂,對張若塵而言,只是欠下了一個小小的人情而已。

    趁此機會,應該將關係綁得更緊一些。

    地魔族族皇笑眯眯的道:“若塵你看我族的清瀅如何,不知有沒有福分,嫁入血絕家族?”

    “這個……”

    張若塵剛受了地魔族巨大的恩惠,一時間,倒也不好直接拒絕,否則,堂堂族皇臉面怎麼過得去?

    鵲神子和天叔子早已是妒火攻心,在旁邊看得咬牙切齒,雙目欲要噴火。

    送神之星魂也就罷了,算是地魔族通過張若塵,結交血絕家族。

    但,玄清瀅可是地獄界邊緣地帶的十美之一,自身修爲也十分強大,將來達到無上境多半能夠進入《神儲卷》,如此天之驕女,追求者數之不盡,即便是神靈都看得上眼的女子。

    現在別人族皇將身姿放得那麼低,求你收下,你竟然還一副猶豫的樣子,太裝了,忍不可忍啊。

    地魔族族皇倒是沒有想那麼多,畢竟閻羅族想要嫁大小姐,都是閻二爺親自出面探張若塵的口風。

    玄清瀅雖然優秀,可以,與閻羅族那位大小姐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