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張若塵爲難的樣子,地魔族族皇倒也識趣,沒有繼續追問。

    畢竟,聯姻這樣事,能成自然是好,不能成也沒關係。等玄清瀅突破到無上境,完全有機會,嫁給某位神靈做神妃,這也是一條上升之路。

    張若塵之所以爲難,不是因爲他有多麼正直,也不是因爲對美色完全沒有興趣,只是,單純的不想給自己留下太多破綻。

    試想一下,他一旦答應了地魔族族皇,也就意味着,今後要對玄清瀅這個完全沒有感情的女子負責。

    張若塵在天庭和地獄的敵人那麼多,若是那些敵人抓住這個破綻,抓走了玄清瀅,以此威脅他。他到底要不要去救?

    反之,羅乷和閻折仙就不會讓他如此擔憂。

    即便神靈抓了她們,都要冒滅族亡種的風險。

    福祿大祭司離開後沒多久,玄清瀅便是奉了族皇的命令,將保存在神晶中的神之星魂,送到了張若塵手中。

    張若塵寒暄和感謝了幾句,玄清瀅便離開。

    她似乎根本不知道,族皇讓她過來的另一層意思。

    地魔族送過來的神之星魂,比血絕戰神留在七星帝宮中的還要多一些,張若塵煉化後,聖魂提升了一大截,就連精神力都有明顯增強。

    可是,依舊遠遠不夠。

    必須將聖魂,提升到比婪嬰更強的地步才行,需要海量資源。

    這不僅是爲了修煉天劍魂和三品劍道聖意,更是在爲將來鋪路,可以讓張若塵的成神之路,走得更加迅速和輕鬆。

    若是能將聖魂,提升到堪比神魂的層次,纔是最好不過。

    但是,福祿大祭司那邊要調集資源,需要花費的時間不斷,而張若塵的時間又無比寶貴,總不能就這麼幹等着?

    必須得行動起來。

    忽的,張若塵心神一震,“我明白了,是我自己進入了誤區。百族王城中,怎麼可能沒有神劍澶液和冥魂丹這種級別的修煉資源?只不過,這些修煉資源,根本不在聖店和商會中賣,而是在各族的聖地中珍藏着。”

    “可是,要這些小族,將珍藏的修煉資源賣給我是不可能的事。到底該怎麼做呢?”

    沒過多久,張若塵有了辦法,隨後前去尋找閻折仙。

    閻折仙沒有想到張若塵會主動找她,而且,還邀請她一起遊覽百族王城中的名勝古蹟,她本是想要拒絕的,可是想到張若塵畢竟救過她,一時間,倒也有些糾結。

    最近一段時間,閻昱在她耳邊,講了張若塵很多好話。

    她專門去查過張若塵的詳細資料,已知道張若塵之所以加入地獄界,乃是爲了救自己的兒子和女兒,是被逼無奈,並不是自己最初認爲的那種背叛者,或者冷血無情的殺戮者。

    閻昱更是向她分析了張若塵處境的微妙,來地獄界之所以做出了很多偏激的事,其實都是投名狀,否則,將無法在地獄界立足和生存。

    閻折仙可以不相信任何修士,卻極爲相信二叔。

    仔細想了想,她覺得,張若塵似乎挺可憐的,看着不再像以前那麼討厭,於是,答應了下來。

    閻昱返回地魔族聖地後,先去看了正在養傷的閻皇圖,慎重的問他,有沒有真的說過羞辱張若塵的話。

    閻皇圖是欲哭無淚,怎麼連二哥都不相信自己,難道我閻皇圖就是這麼口無遮攔之人嗎?

    半晌後,閻昱走出閻皇圖養傷的院落,眼神變得頗爲陰冷。

    如果死神殿那羣修士,真的敢算計到他親弟弟的身上,那麼,必須得去給他們一個沉重的警告才行。

    一位閻羅族的修士,快步走了過來,單膝跪地,將張若塵把閻折仙接走的消息,稟告給了他。

    閻昱聽聞後,略微錯愕了一下,隨即問道:“是張若塵主動的?”

    “是的,據說張若塵要帶大小姐遊覽百族王城中的名勝古蹟,大小姐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

    閻昱露出一抹笑意,道:“這倒是一個好消息!不過……”

    閻昱想到了一個人,天殺組織排名第一的殺手帝皇,桃花。

    此女就在城中,卻一直沒有現身,萬一對張若塵出手怎麼辦?

    張若塵是一個精明的人,應該不至於想不到這一點。可是,爲何還要這麼做?難道是想故意,將桃花引出來?

    閻昱倒也沒有爲閻折仙的安危擔心,自從冰王星遇刺之後,學之古神便是大發雷霆,立即派人送來了一件神符符衣。

    沒錯只有一件。

    閻折仙有,但是同樣經歷了死劫的閻皇圖卻沒有。

    不是說,閻皇圖不受重視,而是閻羅族的神靈認爲,真正的強者,應該承受更多的磨鍊。閻折仙畢竟是女子,天賦更體現在符道上面,走的是不同的路子。

    張若塵當然也怕桃花,所以,第一站便是徑直向魔狼族而去。

    “魔狼族聖地七峰連環山,號稱百族王城中的十大聖景之一,宏偉壯麗,格局奇絕,站在第一峰上眺望,可以看到波瀾壯闊的魔氣雲海。狼祖曾從天外,拘了一顆閃閃發光的聖星,將其定在聖地上空,化爲一輪永不墜落的明月。”

    張若塵和閻折仙步入魔狼族聖地,在山間,一邊走,一邊講述,倒是有些神仙眷侶的韻味。

    七個和尚跟在後方。

    真怒、真色、真殺、真貪、貪妄的手中,各自捧着一隻盒子。

    閻折仙問道:“你張若塵隨時都在閉關修煉,怎麼可能有閒情逸致出來遊山玩水?直說便是,你來魔狼族聖地,到底什麼目的?”

    張若塵道:“遊覽名勝是真,畢竟答應了二叔。同時,也是想要藉此機會,親自登門向各族賠禮道歉。折仙姑娘應該知道,進城那幾天,因爲在七星帝宮中閉關修煉,我將百族王城中的各族都得罪了一遍。若是不賠罪,這仇恨就結下了,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多出一羣敵人。”

    閻折仙輕哼了一聲,露出一道“就知道你目的不單純”的眼神,道:“你要賠禮道歉,帶上我是什麼意思?”

    “誰叫閻羅族大小姐的面子大?那些小族,或許不會接受我的道歉,可是看到你同行,很有可能會給面子。”張若塵道。

    張若塵這話說得如此好聽,讓閻折仙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他了!

    張若塵和閻折仙,得到魔狼族族皇的接見。

    以張若塵和魔狼族的關係,道歉也就只是一個形式而已,很快雙方一笑泯恩仇,相互吹擂了起來。

    閻折仙實在受不了他們那副樣子,於是,先一步離開,獨自一人去遊覽聖地中的名勝。

    她離開後,張若塵和魔狼族族皇纔開始談正事。

    張若塵道:“叛徒的身份查出來沒有?”

    “是九首白狼,已被漢達神親手處決。”

    魔狼族族皇臉色頗爲沉冷,目光盯向張若塵,忽的,臉上露出笑意:“若塵送來的五件賠罪之禮都價值連城,此次前來魔狼族聖地,應該是另有目的吧?”

    張若塵直截了當,將欲要修煉天劍魂的目的講了出來。

    意思就是,這五件寶物,不是賠罪之禮,而是購買提升聖魂和洗練劍道規則資源的東西。

    魔狼族和崑崙界的聯繫一直沒有斷,當然會幫張若塵。

    魔狼族不愧是百族王城中排名第三的大族,拿出來的資源,不是地魔族可以比擬,張若塵收穫巨大。

    本來張若塵還有另一個目的,想要請狼祖之孫漢達神暗中保護,以免遭到桃花的刺殺。可是,讓他頗爲意外的是,阿樂主動現身出來,聲稱不用請神靈保護,他有制衡桃花的辦法。

    張若塵雖然不知阿樂哪裡來的這麼大的自信,可是,卻還是選擇信任他,沒有繼續強求神靈的保護。畢竟,神靈身份尊貴,不可能一直保護他一個大聖。

    魔狼族聖地的山門處,張若塵與阿樂傳音交談。

    “你是不是認識桃花?”張若塵問道。

    阿樂抱劍而立,沉默不語。

    張若塵明白了,拍了拍他肩膀,道:“一定要慎重,愛上一個比自己強大的女人,而且還是一個殺手,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你主動請纓,是擔心她來刺殺我,卻反遭神靈的伏擊吧?你很關心她?”

    “其實是她,一直對我糾纏不清。但是,我又不希望,她死在神靈的手中。你放心吧,她若是要殺你,必先殺了我才行。”阿樂道。

    張若塵怔了半晌,隨後,露出佩服的眼神。

    一個排名第一的帝皇級殺手,卻對阿樂糾纏不清,張若塵心中的懼意少了幾分,反而有些期待見到這位殺手姑娘。

    張若塵問道:“死神殿的那些修士,現在在哪裡?”

    “腐族聖地,腐族依附於死神殿。”阿樂道。

    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下一站,便去腐族聖地。”

    閻折仙遊山歸來,冷眼看着張若塵,極爲不悅的樣子。

    張若塵露出歉意的神色,迎了過去,道:“抱歉,魔狼族族皇太熱情了,我實在脫不開身,不該丟下你一個人的。”

    “別說那麼多廢話,你要繼續去向其他各族賠禮道歉,自己去吧,恕本姑娘不奉陪了!”

    閻折仙豈能不知張若塵是在利用她,若是張若塵足夠有誠意,她倒是不介意幫張若塵一把,算是還了他的人情。

    可是,張若塵完全就是在敷衍她,所謂的遊覽名勝,就是她一個人在峰頂吹着涼風。

    張若塵當然不能放閻折仙走,去腐族聖地纔是最重要的一步。

    死神殿那麼多高手聚集在腐族聖地,若是閻折仙不一同前去,張若塵就算有再多底牌,怕是也會被撕碎。後面的計劃,根本沒辦法施展。

    張若塵連忙追上去,道:“折仙姑娘,我跟你講實話吧,此次的確是想請你幫忙。”

    隨後,張若塵將自己的計劃,詳細的講給她聽。

    原來賠禮道歉也是假的,張若塵想要從各族那裡買到修煉資源,纔是目的。

    “你想在百枷境凝聚出天劍魂?還想修煉出三品劍道聖意?”閻折仙以匪夷所思的眼神,盯着張若塵,怎麼都覺得他說的這些話是天方夜譚。

    張若塵道:“我只是試一試,萬一成功了呢?折仙姑娘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

    晚上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