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也不知是想要還張若塵人情,還是覺得張若塵足夠坦誠,閻折仙竟然答應了下來。

    不過,她有條件。

    既然張若塵對外聲稱,是帶她出來遊覽名勝古蹟,就得說到做到。

    聽到這個條件,張若塵極爲意外,還以爲她會趁機敲詐一筆。情不自禁的,他陷入思考,閻折仙是不是別有目的?

    “你到底答不答應?”閻折仙噘起小嘴,催促一聲。

    “行!閉關多日,我也是靜極思動,趁此機會多走走,增長見識閱歷,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張若塵答應下來。

    二人進入七星帝宮。

    十八位六劫鬼王,擡着巨大的宮殿,捲起濃濃的陰寒鬼霧,氣勢十足,大搖大擺向腐族聖地而去。

    阿樂坐在宮殿外的石階上,斜抱鐵劍,孤獨而又冷漠的沉思,不知在想什麼。

    以大司空和二司空爲首的七個和尚,跟在後方。

    “走快些,磨磨蹭蹭的。”

    大司空在真殺的屁股上敲了一杖,真殺倒也不生氣,步子邁大了一些。

    真色“鵲神子”和真怒“天叔子”在得知張若塵欲要前往腐族聖地後,先是欣喜若狂,隨後,又開始患得患失。

    之所以欣喜,當然是因爲,死神殿的大聖強者,幾乎都聚集在腐族聖地,張若塵此去,必然是凶多吉少。而他們,也能重獲自由。

    患得患失是因爲,張若塵沒有一定的把握,怎麼敢去腐族聖地?

    張若塵去腐族聖地的目的,又是什麼?

    況且,以他們現在這副模樣,去了腐族聖地,讓死神殿那些大聖看到,還不被笑話一輩子?

    七星帝宮中。

    閻折仙問道:“在命運神域的神女樓,助我贏得賭局的那個屠天殺地之皇,是你變化成的吧?”

    шωш _ttκΛ n _C 〇

    “嗯。”

    張若塵一邊清點從魔狼族得來的一隻只匣子,一邊應了一聲。

    “爲什麼?”

    “不爲什麼,舉手之勞而已。”

    閻折仙有些不滿意這個答案,道:“你是因爲我腹中的這個孩子吧?”

    張若塵清點完畢,全部收入空間戒指,這才認真的盯向她,回答道:“我其實已經知道,我們二人之間沒有發生什麼親密的關係。”

    聽到這話,閻折仙那雪白的臉蛋上,浮現出一抹尷尬。

    原來……

    他早就知道了!

    張若塵繼續,道:“但是,外人並不知曉。所以我們走得親近一些,甚至秀一秀恩愛,閻羅族的臉面纔不至於太過難看。這是你的想法,對吧?”

    閻折仙尷尬之色消失,轉而神情變冷,道:“知道就好,所以,你最好不要對我有非分之想,我們的關係,只能停留在相互合作的層次。”

    “明白,這也是我需要的。”張若塵爽快的道。

    “哼!”

    閻折仙嬌哼一聲,風風火火的,徑直向宮殿外走去。

    張若塵沒有去追她,而是將剛剛得來的準帝品聖丹“聖魂丹”取出,準備吞服煉化。

    走到門口的閻折仙,忽的停下,轉身有些嬌蠻的道:“死神殿在死族稱尊,底蘊深厚,高手如雲,你最好小心一些。”

    “多謝折仙姑娘關心。”張若塵坐在地上,向她行了一禮。

    閻折仙揮袖而去,心中感到莫名的怨惱,暗道:“只是一場交易而已,只當是演戲給天下修士看,免得那些傢伙,不是暗中取笑我,就是非議閻羅族,實在是討厭至極。”

    本就風雲際會的百族王城,今天,再一次發生轟動。

    時隔多日,張若塵又大搖大擺的出現在街道上,依舊乘坐七星帝宮,高調得不可思議。讓衆人真正吃驚的是,跟在七星帝宮後方的七個和尚。

    “我沒有看錯吧?那是鵲神子?”

    “還有天叔子和三位白衣死神。”

    “天吶,他們怎麼都剃度了,而且穿着僧袍,難道真的要皈依佛門?”

    “死神殿五位萬死一生境的大聖,變成了和尚,簡直就是一個元會也難得一見的奇事。”

    “張若塵實在太膽大包天,這下有好戲看了,等着瞧,死神殿一定會採取行動。”

    ……

    衆人紛紛將消息傳出去,越來越多的修士,跟在七星帝宮後方圍觀。

    腐族聖地,名叫泥盆澤。

    是一處佔地方圓百里的黑泥沼澤,因爲四周分佈有大量鬼山陰峰,地勢如同盆地,於是,就有“泥盆”的說法。

    泥盆澤寸草不生,常年陰氣瀰漫,腐敗力量旺盛。

    今天,死神殿有兩位大人物駕臨泥盆澤,一位叫做海客,一位叫做南聖。

    此二人都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爲,卻已經登上《神儲卷》,在死族的名氣,更在鵲神子和天叔子之上,是原阡陌親自寫信,將他們請來。

    爲迎接這兩人,腐族聖地舉辦了隆重的聖宴。

    一位位身姿豔麗的羅剎女,將裝有人頭的玉盤,頂在頭頂,排成一條長長的隊伍,依次呈送到南聖的面前。

    “南聖喜食人首”,這是整個地獄界都衆所周知的事。

    另一頭,一羣長着肉翼的不死血族婢女,手捧一隻只夜光翡翠碗,碗中裝着一個個嬰兒,給海客呈送過去。

    “海客好幼嬰,日啖八百個”,亦是聞名天下。

    南聖和海客坐在最上方,原本寂和死神殿的一衆大聖分坐下方的左右兩側。

    至於腐族的修士,包括族皇在內,全部都站着,小心謹慎的在旁邊侍候。

    “今天居然吃了一千個,飽了,剩下的,先收起來,明日再獻給我。”

    海客吃下第一千個幼嬰後,一手捉住一個不死血族婢女,攔到懷中,上下其手,直是捏得她們哀叫連連。

    就像不死血族可以抓六劫鬼王擡宮殿一樣,別的族,也可以收不死血族爲奴僕,都是很正常的事。只不過,正式場合下這麼做,多多少少有羞辱的意味在裡面。

    給張若塵擡七星帝宮的十八位六劫鬼王,就是血絕戰神爲了噁心鬼主,故意這麼做的。

    南聖食下一千顆人頭後,揮手示意那些羅剎女退下去。

    他和海客不同,是一個看上去極爲儒雅的男子,長得也和人類有些相像,雙鬢留着兩縷白髮。

    南聖道:“我本是在天南修煉,若不是給原阡陌面子,此次我是不會來的。誰能告訴我,爲什麼堂堂死神殿,強者如過江之鯽,卻被一個百枷境大聖弄得臉面無存?”

    海客露出一口尖銳的獠牙,獰笑一聲:“一羣廢物,就算張若塵有三頭六臂,也不過只是百枷境的修爲而已。居然被他擒去了五位萬死一生境大聖,你們怎麼還好意思坐在這裡?廢物,全部都是廢物。”

    死神殿的大聖,盡皆被問得尷尬和忐忑,無一人敢爭辯。

    畢竟眼前這二位,都有嚇死人的來歷,若是不出意外,將來是要接替原阡陌,成爲死神殿俗世中頂樑柱一般的存在。

    他們一怒之下,將死神殿某位大聖的頭顱吃掉,估計也最多隻是被神靈訓斥幾句。

    原本寂乾笑一聲:“張若塵的半神肉身很厲害,在百族王城中優勢巨大。”

    另一位大聖,連忙跟着說道:“沒錯,主要是環境對他太有利,若是換做別處,天叔子和鵲神子絕不會敗給他。”

    “半神肉身,半神肉身又如何?一身蠻力而已……哈哈,恰恰蠻力我也有。”海客雙臂足有象腿粗細,兩聲爆響,將懷中的兩位不死血族婢女,捏成了兩團血霧。

    別的不死血族婢女,嚇得全部跪伏在地上懾懾發抖。

    南聖淡然笑道:“論肉身力量,誰比得過海客?他的肉身,本就是神軀,又在無定神海中淬鍊了千年,別說什麼半神肉身,就算是一些較弱的無上法體都能一拳打碎。”

    海客雖是死族,可是,卻是一具神屍蛻變而成。

    “張若塵的精神力也很強大。”原本寂道。

    南聖眼中浮現出一道輕蔑之色,嘴裡念出一個“行”字。

    “譁!”

    這片天地間,出現密密麻麻的身影,數之不盡。

    每一道,都是南聖的精神力念頭凝成。

    “者!”

    又一個字響起。

    滿天身影,如蜂鳥還巢一般,盡數衝入南聖體內。

    南聖道:“你看我的精神力強大,還是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

    原本寂大笑一聲:“南聖拜在天南七大人門下,無論是精神力強度,還是對精神力的運用,自然不是張若塵可以比擬。”

    傳說中,地獄界有四位精神力達到了九十階的傳奇人物。

    閻羅太上君,虛空大劫宮。

    星海垂釣者,天南生死墟。

    原本寂所說的七大人,就是天南生死墟那位的七弟子。那位的每一個弟子,都是以數字命名。

    七,是他的最後一個弟子。

    即便只是七弟子,可是,很多神靈見到他,都得稱呼一聲七大人。

    當然,這四大精神力傳奇人物,都是十萬年前留下來的諺語,是在神戰中威震天下。

    誰都不知,這十萬年來,他們中有沒有人已經死去。

    有沒有新的精神力九十階誕生,亦是未知數。

    海客有些等不及了,道:“走吧,現在就去將那小子擒下,我一定讓他知曉,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半神肉身是不,我親手將他撕碎。”

    忽的,一位腐族的修士,神情驚恐的,衝到聖宴臺階下方,慌張的道:“張……張……張若塵來了,張若塵來……來聖地了……”

    ……

    今晚一直在刷朋友圈和微博,看與李文亮醫生有關的信息,心情特別難受,願衆生念力,可以換來一個奇蹟。

    爲衆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