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絕家族張若塵,拜會腐族聖地。”

    張若塵的音波,猶如神雷潮浪一般,一層疊着一層涌入泥盆澤,令得雲氣翻滾。

    死神殿的大聖,皆是驚訝而又錯愕。

    海客怔住了一瞬,隨即,朗聲大笑:“他既然主動送上門來,倒也省去不少麻煩。四詭老兒,你去將他帶進來,我倒要看看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有何本事,能把萬死一生境的大聖都擒去。”

    腐族族長四詭應了一聲,立即帶着一羣修士,向聖地山門處飛去。

    泥盆澤外,已是人山人海,各族修士皆趕來圍觀。

    太震驚了!

    死神殿沒有找張若塵的麻煩,莫非張若塵反而要主動打上門去?

    張若塵帶着五位變成了和尚的死神殿大聖前來,這絕對是挑釁和羞辱,簡直就是把死神殿的臉踩在地上打。

    “張若塵和死神殿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也不知接下來,事態會怎麼發展?”

    “張若塵妄圖以一己之力,叫板整個死神殿,還是太失智了一些。如果我是他,肯定要先聯合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借勢整個不死血族才能與死神殿對抗。”

    “不死血族別的修士,與死神殿沒有深仇大恨,憑什麼聽他的號召?再說,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還遠遠沒有號令整個不死血族的實力。”

    ……

    …………

    閻折仙站在七星帝宮中,暫時沒有現身,可是,卻被四周的氣氛震驚住,沒有想到此事會發展到如此地步,簡直就是引爆了整個百族王城。

    頓時,她有些後悔答應張若塵。

    就算有她閻羅族大小姐同行,怕是也鎮不住死神殿修士的憤怒之心。

    “譁!”

    腐族聖地的山門,陣法銘紋浮現出亮光,從中心處,分出一道三丈寬的大門。

    腐族族皇爲首,一行十數位大聖走出。

    他們的身體都裹在黑袍中,看不清面容,渾身散發陰寒的腐敗性力量。

    沒有什麼寒暄的話語,腐族族皇道:“若塵大聖裏面請。”

    張若塵站在七星帝宮的宮門外,俯視下方,搖了搖,道:“族皇尚且沒有問我爲何要拜會腐族,怎麼就請我進去?莫非裏面有什麼埋伏不成?”

    腐族族皇有苦自知,他是知道,張若塵一旦進入泥盆澤,便是必死無疑。

    張若塵死在泥盆澤,腐族不被血絕家族滅掉纔是怪事。

    可是有什麼辦法?

    腐族畢竟是依附與死神殿,只能聽命行事。

    “若塵大聖此來,是爲何事?”腐族族皇耐心問道。

    “自然是來賠禮道歉。”

    張若塵打了一個響指,真色、真貪、真怒、真妄、真殺,相繼走了出來,每一位都挑着兩個赤銅大箱子,在大司空的指揮下,放到地上。

    十個箱子打開,裏面涌出灼目的神光。

    竟是滿滿的十箱神石,加起來,足有三千枚。

    堂堂族皇,倒也不至於被三千枚神石嚇住。

    腐族族皇只是微微瞥了一眼,目光便是落到對面五個和尚身上,心中冷笑,“你這是來賠禮道歉?怎麼看都是來挑事纔對。”

    在看見死神殿五位萬死一生境大聖變成了和尚之後,死神殿的大聖全部都義憤填膺,氣怒交加,無法繼續坐在聖地中,紛紛騰飛出來。

    原本寂厲吼一聲:“張若塵,你若真想賠禮道歉,便先將你身上的至尊聖器全部交出,然後,一步一叩首的走進腐族聖地,或許死神殿可以饒你不死。”

    死神殿的大聖,施展出身法,將七星帝宮包圍,紛紛釋放出聖威,欲要出手,將張若塵碎屍萬段。

    氣氛瞬間變得緊張,且肅殺。

    只需一根導火索,就會爆發無人可以阻擋的殺戮。

    正在圍觀的各族修士,被一道道強大的聖威,壓得難以呼吸,一個個比處在暴風雨中心的張若塵還要緊張的樣子。

    張若塵目光含笑,道:“原兄誤會了,我此來並不是向死神殿道歉,而是向腐族道歉。”

    在衆人完全摸不着頭腦的時候,張若塵繼續說道:“我聽說,我進入百族王城中的時候,城中各族都有派修士前去邀請我和拜見我,可是,我當時正處在修煉的關鍵時刻,難免怠慢了各族的使者,心有愧疚,所以纔打算逐一登門賠禮道歉。”

    “至於死神殿的諸位,上一次,我們不是已經說好,一戰解恩仇?你們莫非太健忘了一些?”

    腐族族皇道:“若塵大聖恐怕誤會了,腐族並沒有修士去拜見你,也沒有修士邀請你。”

    聽到這話,死神殿大聖的臉上,都露出嘲諷的笑意。

    “是這樣嗎?”

    張若塵絲毫都不覺得尷尬,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們便談下一件事。我欲要在百枷境修煉出天劍魂,可是卻知此事艱難,主要是缺少修煉資源。不知腐族有沒有,助修士提升聖魂,或者洗練劍道規則的寶物?我想購買一些。”

    “沒有。”

    腐族族皇直接了當的拒絕。

    開什麼玩笑,腐族可是依附於死神殿,你張若塵購買修煉資源,竟然找上腐族,這不是自找沒趣嗎?

    簡直就是,送上門來被羞辱。

    死神殿的大聖,樂得看到張若塵白癡一般的傻樣,因此,沒有急着動手。

    張若塵再次問道:“真的沒有?比如,神之星魂、冥魂丹、聖魂丹、神劍澶液……”

    “沒有,什麼都沒有,只要是你張若塵想要的,腐族一樣沒有。”腐族族皇逐漸生出底氣,頗爲趾高氣揚的道:“倒是若塵大聖送來的這十箱神石,腐族不介意收下。”

    四周響起轟然笑聲。

    張若塵嚴肅認真的點了點頭,道:“也罷,這十箱神石,我也沒想過要帶回去。接下來,說第三件事吧!”

    驀地,張若塵身上血光爆射。

    一片血海神雲,在他身周顯化出來,背上衝出一對巨大的血紅色光翼。

    “是……是戰神腰帶。”

    “沒錯,的確是不死血族的戰神腰帶,只有不死血族的十三位戰神,纔有資格佩戴,象徵至高無上的榮譽。”

    “身戴戰神腰帶,如戰神親至。不死血族族人見之,當跪地膜拜,聽從號令,莫敢不從。”

    ……

    在場的不死血族修士都猶豫起來,不知道該不該跪地叩拜。

    如果真是十三位戰神中的某一位駕臨,他們肯定不會猶豫。可是,現在戴着戰神腰帶的卻是張若塵,一個百枷境大聖而已。

    原本寂看到在場那些不死血族修士的反應,心中冷笑,張若塵只憑戰神腰帶,就妄想號令不死血族的修士,實在是可笑。

    無論是威望,還是實力,他都差得太遠。

    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遙指腐族族皇,道:“今日,我以不死血族未來戰神之名,向腐族發起挑戰。同境界,我要無敵。跨一境界,我亦無敵。天下誰能敗我?腐族的最強百枷境,最強千問境,可敢應戰?若無膽應戰,從此腐族修士見我,需得退避三萬裏。”

    周圍,寂靜無聲。

    所有修士都不知道,張若塵到底想要幹嘛!甚至有人覺得,他可能是修煉出了問題,走火入魔,化爲了瘋魔。

    “他剛纔的那句話,怎麼有些熟悉的感覺。”一位不死血族的修士,自言自語的道。

    旁邊,一位較爲年長的不死血族大聖,驚呼一聲:“我想起來了,這是血絕戰神當年挑戰天庭萬界修士時說過的話。”

    “原話是:今日,我以不死血族未來戰神之名,向天庭萬界發起挑戰。同境界,我要無敵,跨一境界,我亦無敵。天庭誰能敗我?若某界無膽應戰,從此這一界的修士見我,需得退避三萬裏。”

    “這句話,已經刻在了不死神殿中戰神殿的神柱上,被稱爲戰天之誓。”

    喧囂聲越來越響亮。

    即便十多萬年過去,依舊有修士記得血絕戰神當年的壯舉,以一人之力,挑戰萬界修士。

    “據說,當年是不死神殿的殿主與一位資格極老的戰神,親自帶着百枷境修爲的血絕戰神,在最著名的神隕戰場,無定神海邊,對着神海對面的天庭萬界聯軍,喊出了這句話。”

    “第一天,天庭一方,派遣出五十七位百枷境的大聖出戰,卻都慘敗,被血絕戰神殺得乾乾淨淨。”

    “第二天,天庭終於接受血絕戰神同境界無人能敵的事實,於是,派遣出高出血絕戰神一個境界的修士出戰。天庭各界的頂尖千問境強者,相繼出手。”

    “可惜,連敗三天。”

    “即便千問境中,也找不出一個能夠與血絕戰神抗衡的,甚至,沒有一個活着逃回去。”

    “要知道,這些百枷境和千問境的蓋世英才,都是天庭的神靈種子。被血絕戰神一人殺了這麼多,天庭可謂損失慘重。”

    “天庭萬界的士氣,被打擊到慘不忍睹的地步。天庭一方的神靈,更是有不少爲之大發雷霆。向萬界懸賞,千問境中,誰若能夠擊敗血絕戰神,將可以得到諸神的封賞。”

    “終於,在第五天的時候,荒天出現了,以百枷境的修爲,卻與血絕戰神戰得不相上下,九天九戰,難分勝負,幫助天庭大軍挽回的士氣。”

    “但,血絕戰神當年的所作所爲,終究還是成爲了傳奇,成爲地獄界年輕修士夢寐以求的目標。”

    此刻,張若塵喊出相同的話,莫非是想走血絕戰神曾經走過的路?

    以戰天誓言,逼腐族應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