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豪氣干雲,道:“想要這十箱神石,可以。讓腐族百枷境的最強者,或者千問境的最強者來取,他們若能勝我,全部拿去便是。”

    閻折仙站在七星帝宮中,看着張若塵強勢霸絕的背影,略微有些失神。

    這個傢伙,先前還是一副溫文爾雅、逆來順受的樣子,突然一下,怎麼變得如此凌厲且咄咄逼人?天下誰不知道你張若塵的實力?

    難道他精神分裂了不成?

    本是打算,立即逃回死神殿陣營的鵲神子和天叔子,亦是被嚇了一跳。此刻,張若塵殺氣沖天,宛如變了一個人一般,讓他們舉棋不定。

    腐族族皇略微怔了一下,隨即大笑出聲:“好一個未來戰神之名,戰天誓言喊得也夠響亮。可是,腐族爲何要應戰?”

    腐族族皇這一招,雖然顯得軟弱了一些,可是,卻十分有效。

    若是真將腐族的百枷境最強和千問境最強派遣出去,被張若塵殺死,這損失,可不小。畢竟,整個腐族,僅有數十位大聖而已。

    張若塵拍了拍戰神腰帶,道:“我攜帶不死血族戰神腰帶而來,代表的就是整個不死血族,是以戰神之名發起挑戰。腐族這是想藐視不死血族,還是想藐視不死神殿,或者是根本不將不死血族十三戰神放在眼裏?”

    張若塵的每一句話,都如一柄利劍,直刺腐族族皇心中最軟弱之處。

    他算是看明白了,腐族今天若是不應戰,肯定是要將整個不死血族都得罪。甚至,另外十二尊戰神的傳人,怕是也會對腐族生出惡念。

    在場那些不死血族修士,雖然覺得張若塵目前的修爲,還不足以號令整個不死血族,可是,對戰神腰帶卻是十分尊崇,視爲至高無上的信仰。

    因此,他們目光中,都露出不善的神色。

    你腐族只是區區一個小族而已,以戰神腰帶向你發起挑戰,你居然不給面子?

    一道肩寬體闊的魁梧身影,攜帶滿身血煞之氣,從觀戰人羣中衝出,厲吼道:“身配戰神腰帶者,如戰神親臨。不死血族的戰神,向你們發起挑戰,是你們的無上榮耀,你們若是不應戰,就是在羞辱戰神。羞辱戰神者,我不死血族修士當舉族共擊之。”

    “羞辱戰神者,舉族攻擊之。”

    “羞辱戰神者,舉族攻擊之。”

    ……

    在場的不死血族修士,齊聲大吼。

    張若塵目光瞥向那道身形魁梧的不死血族修士,略微有些驚訝,竟是血屠。

    血屠轉身,向站在七星帝宮上的張若塵行了一禮,道:“腐族竟敢對戰神不敬,師弟我實在是忍無可忍。師兄,不如你拿出命運天令,以命運神殿十二神尊的名義,向他們發起挑戰。我倒要看看,腐族是不是連命運神殿也不放在眼裏。”

    腐族族皇心中大駭,沒想到突然冒出來的這個不死血族大聖,比張若塵還要心狠手辣,這是想要讓腐族滅族不成?

    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從腐族聖地山門中傳來:“堂堂不死血族的神子,欺負一個小族,算什麼本事?不如,由我來挑戰若塵大聖,不知若塵大聖可敢應戰?”

    南聖和海客,從陣法光門中走出。

    剛纔開口的,正是南聖。

    腐族族皇長長鬆了一口氣,退到一側去。

    看到這二人,血屠臉色鉅變,心中後悔至極,早知道他們來了百族王城,剛纔就不該冒頭。

    這下子,不僅張若塵那邊討不到好處,說不定今天還得將性命交代在這裏。

    可是,後悔已經遲了!

    現在,就算硬着頭皮,也得強撐下去。

    “轟!”

    四周的各族修士,全部炸開了鍋。

    “南聖居然來了百族王城,這可是七大人的嫡傳弟子,從天南走出來的人物。”

    “海客擁有神軀,在百枷境的時候,就能擊敗千問境巔峯的大聖。這麼多年過去,修爲也不知達到了何等恐怖的層次。”

    “張若塵這一次算是真正踢在鐵板上了,今日,很有可能會隕落。”

    “南聖和海客就算殺了張若塵,也沒人敢說什麼。難道血絕家族的神靈,還敢打到無定神海和天南去?”

    ……

    在場的不死血族修士,皆在嘆息,甚至有些怪罪張若塵的意思。

    若是張若塵戴着戰神腰帶,被南聖和海客殺死,對整個不死血族而言,也是極爲丟臉的一件事。

    死神殿和腐族的修士,全部都露出譏諷的笑意。

    “這下倒要看看張若塵如何收場?”

    “逃吧,好歹是時空掌控者,逃命的本事應該很厲害。”

    “都已經被死神殿的大聖包圍,還怎麼逃?”

    “如果我是張若塵,既然已經犯下致命的錯誤,就該立即自爆聖源,至少可以死得壯烈一些。免得被南聖和海客擒住之後,受盡屈辱,不僅丟自己的臉,還丟整個不死血族的臉。”

    ……

    鵲神子和天叔子心中大喜,相互對視一眼,隨後,急速向南聖和海客所在的方向衝去。

    終於可以脫身了!

    “唰!”

    “唰!”

    張若塵果決出手,連劈兩劍。

    凌厲的劍光飛出,將二人雙腿齊齊斬斷。

    他們的雙腿留在原地,上半身向前飛了出去,墜落在地上,不停翻滾,血流如注。

    鵲神子和天叔子的半截身體,躺在地上,有些失神的盯向張若塵。變了,張若塵你變了!你真的變了!

    曾經一直聲稱要化解仇怨的你,多麼友善親切,怎麼突然一下變得這麼冷血無情?

    這幾年的“師祖”,都白叫了!

    張若塵語氣冷沉,道:“血屠,他們的雙腿歸你了,若是他們再敢逃,直接殺了!實在是冥頑不靈。”

    血屠心中一喜,目光灼熱的盯向地上了四條腿。

    那腿中,可都是新鮮的萬死一生境大聖的血液,對不死血族的修士而言,有致命的誘惑力。可以讓他的修爲,提升一大截。

    “找死。”

    海客爆吼一聲,身上涌出刺目的神光,若一輪烈日神陽騰飛起來。

    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在神光中涌現,足有九萬億道之多,勝過九成以上的無上境大聖。只有半神的聖道規則數量,才能超過他。

    而他現在,還停留在萬死一生境,沒有凝聚出無上法體。

    換句話說,他一旦破境,就可稱爲半神。

    海客的拳頭大如水缸,威勢驚天動地,逸散出來的氣勁,將躺在地上的天叔子、鵲神子,包括站在一旁的血屠,猶如落葉一般震飛出去。

    張若塵的身後,費仲的傀儡身衝出,揮出戰斧,向海客直劈而去。

    “轟隆。”

    費仲的傀儡身,戰力接近無上境大聖,即便是修煉出五萬億道聖道規則的天叔子,也只能與其打成平手。

    但是,費仲的傀儡身劈出的戰斧,斧鋒還沒有靠近海客的拳頭,持斧的手臂,便是發出“噼啪”聲,爆碎而開。

    “嘭!”

    費仲的殘破傀儡身和戰斧,倒飛回去,重重的砸在七星帝宮的臺階上。

    海客嘴裏大笑,拳勁威勢不減,擊向筆直站立的張若塵。

    張若塵的頭髮和衣袂,都被拳風激得飛揚起來,忽的,背上飛出一根根帶着雷火之光的紫色藤蔓。

    成百上千根紫色藤蔓,扭纏在一起,形成一道比張若塵身體還要巨大的手掌印。

    “轟隆!”

    拳掌對碰。

    藤蔓手掌印爆碎而開,化爲一截截殘枝敗葉。

    海客倒飛回去,落到地上後,又一連後退三步,才穩住身形,頗爲吃驚的盯着依舊站在七星帝宮宮門前的張若塵,道:“你的那株食聖花,已達到了無上境?”

    顯然,海客雖然狂傲,卻不是盲目自大之輩,查過張若塵的資料。

    食聖花的聲音,在張若塵耳中響起:“主人,此人極強,我不是他對手。”

    張若塵不動聲色,輕輕點了點頭。

    血屠嘴角帶着血痕,看見海客被擊退,心中大喜,重新衝到七星帝宮下方,長笑一聲:“還真是聞名不如一見,大名鼎鼎的海客,居然連我師兄養得一株植物都打不過。”

    海客眼中殺氣大漲,怒極反笑:“哈哈!無上境的食聖花又如何,剛纔我不過只是試探性的攻了一拳而已。現在,我正式向你發起挑戰,張若塵,你可敢應戰?無論勝負,只論生死。”

    血屠再次大笑:“我從來只聽說修爲低的修士,挑戰修爲高的修士。從來沒有聽說過,高出兩個境界的修士,挑戰境界低的修士。海客,你將無定神海的臉,都丟光了!”

    海客眼神冷狠的瞪過去。

    “師兄救我。”血屠道。

    張若塵手指一劃,打開七星帝宮的防禦大陣,將他放了進去。

    血屠站在七星帝宮的臺階上,感覺安全了許多,再次叫囂海客,道:“駐守無定神海的那位大人,若是知曉自己的弟子如此不堪,不知會作何感想?如果我是你,要挑戰也是去挑戰無上境大聖中的頂尖人物,與他們生死決鬥,比如巫馬九行、原阡陌、紀梵心。”

    海客氣得渾身顫抖,露出一嘴尖銳的獠牙,獰笑着下令:“一起出手,攻破七星帝宮的防禦大陣,先將那個多嘴的不死血族大聖宰了,再殺張若塵。”

    死神殿的諸多大聖,全部喚出聖器,激發出一道道毀天滅地的力量。

    在近處觀戰的修士,紛紛遠退。

    這一波攻擊若是落下去,別說攻破七星帝宮,恐怕七星帝宮中的所有修士,都將魂飛魄散。張若塵終究還是給自己惹來了殺身之禍。

    血屠看着一件件升起的聖器,背心直冒寒氣,後頭向張若塵盯去,很想問出一句:“師兄,我們是不是該逃了?”

    可是,他嘴巴卻張不開,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而張若塵似乎也沒有準備什麼底牌,依舊站在原地,一副等死的模樣。

    正在血屠後悔至極的時候,七星帝宮中,走出一道絕色動人的身影,白衣飄飄,清麗至極,對着所有死神殿的大聖說道:“傳說中的海客和南聖,的確讓人失望至極。死神殿連一個上得了檯面的修士都沒有嗎?”

    南聖看到站在張若塵身旁的閻折仙,臉色略微一驚,連忙傳音,制止準備攻擊下去的死神殿的一衆大聖。

    開玩笑,張若塵殺了就殺了,可是閻折仙若是也死在七星帝宮中,這事兒就鬧大了!他就算逃回天南,怕是也無法避禍。

    本是頭皮發麻,甚至有些絕望的血屠,看到閻折仙之後,心中的擔憂一掃而去,連忙拱手笑道:“原來師嫂也在,師嫂所言甚是,死神殿的所作所爲,的確是丟人現眼。一個萬死一生境大聖,挑戰百枷境大聖,不死血族和閻羅族,就從來沒有過這麼惹人笑話的事。”

    “哎呀,師嫂可是有孕在身,萬一死神殿這些大聖出手沒個輕重,讓師嫂動了胎氣,這可如何是好?誰擔得起這個責任?”

    血屠一口一個“師嫂”的喊着,讓站在不遠處的大司空和二司空大眼瞪小眼,當初這位血屠神子,在崑崙界,率領大軍攻打劍冢的時候,怎麼沒有看出他是這麼一個小機靈鬼?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二僧閉目,念出佛號。

    海客和南聖臉色都變得凝重,腐族的修士,包括死神殿別的大聖,都可以不看重名聲,可是他們二人卻不行。

    閻折仙的出現,讓他們措手不及。

    想要以雷霆之勢,殺死張若塵,看來是行不通了!

    閻折仙道:“張若塵挑戰的是腐族,若是死神殿想要爲腐族出頭,派出百枷境和千問境大聖,我絕對沒有意見。可是,南聖、海客你們若是出手,我是不是可以去找二叔過來,挑戰你們?”

    “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