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來這位閻羅族的大小姐,的確是變了心,徹底投入張若塵懷抱,原阡陌真是夠慘的。”

    “孩子都已經有了,木已成舟。哼,張若塵還真是豔福齊天,讓人羨慕,這下算是同時得到天羅神國和閻羅族的支持。”

    “放心吧,得到得越多,越是遭人嫉恨,這樣的人,活不久。聯姻終究只是旁門左道,大道本身,在於自己的實力。”

    南聖和海客相互傳音後,扔下了幾句場面話,轉身進入泥盆澤,將這裡丟給腐族族長。

    腐族族長有什麼辦法,難道真的要等張若塵把命運天令拿出來,才屈服?

    張若塵挑戰是假,要殺人泄憤纔是真。

    腐族族皇找到一位壽元無多的年長百枷境大聖,讓他去接受張若塵的挑戰。若是,他死在了張若塵的手中,族人可以得到種種好處。

    那位年長的百枷境大聖,道:“族皇不必多言,張若塵欺人太甚,即便你不找上老夫,老夫也要接他的挑戰,否則天下修士還以爲腐族都是膽小怕事之輩。反正老夫的壽元,已不足百載,大不了上場之後,直接自爆聖源,與他同歸於盡。”

    張若塵精神力強大,將他們的商議,聽得一清二楚,道:“虛澤大聖乃是長者,應該留在族中頤養天年,壽終正寢。族皇派遣他老人出戰,也不怕寒了族中修士的心。我聽說,腐族有一位千問境大聖,名叫火離,可稱得上強者,讓他出來與我一戰。”

    “張若塵你休想!”

    腐族族皇沉喝一聲,猛然一腳踏出,腐蝕性的煞氣,化爲凌厲的颶風。

    火離可是融合出了五品聖意,將來有資格證道真神的雄傑,這樣的真神種子,整個腐族僅有這麼一位,代表腐族未來的希望。

    若是他有什麼不測,腐族再想誕生一位真神種子,不知得等多少年。

    張若塵根本不懼腐族族皇的聖威,施展出音波聖術,道:“火離,出來與我一戰,別讓一位即將壽終正寢的長者替你死。你應當明白,今日若是怯弱,不敢與我交手,將來就算修煉到了無上境,也不敢面對神劫。這樣活着,與死了有什麼區別?”

    “唰!”

    一道刺目的火光,從腐族聖地中飛出,落到七星帝宮的下方。

    火離並不是人形修士,身軀頗像一隻巨大的蜥蜴,沉聲道:“張若塵,你不必以言語激我,就憑你先前對腐族的羞辱和貶低,今日我也要與你死戰。”

    腐族族皇勸阻了一句:“莫要上當。”

    “族皇,張若塵雖然可恨,但是有一句話他說得很對,今日我若怯不出戰,將來別說達到神境,想要衝破心境障礙突破到萬死一生境,恐怕都是一件難事。”

    “戰!爲了腐族尊嚴而戰。”

    “戰!爲了雪恥而戰。”

    “戰!爲了自己而戰。”

    連喊三個戰字。

    喊出第一個戰字,火離燃燒了體內聖血。

    喊出第二個戰字,火離瘋狂燃燒壽元。

    喊出第三個戰字,火離體內的聖源都燃燒起來。

    每喊一個戰字,身上的力量波動都會倍增。三個戰字喊完,火離的狀態已是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甚至,只需念頭一動,就能自爆聖源。

    “火離不愧是火離,不愧是腐族的驕傲,能夠融合出五品聖意真神種子就是不一般。”

    “張若塵欺人太甚,說不一定會陰溝裡翻船。”

    ……

    就在衆人議論之時,飛出七星帝宮的張若塵,已是一劍斬下,與施展出神焰聖術的火離,對碰在了一起。

    “噗嗤!”

    火離的不朽聖軀,被一分爲二。

    屍體墜落在地上。

    張若塵不知何時,已經返回七星帝宮的宮門處,抹去沉淵古劍上的血液,道:“走!去下一站,挑戰仙源族,不對,去仙源族賠禮道歉。”

    十八位六劫鬼王擡起七星帝宮,揚長而去。

    血屠盯着火離的兩半屍身,舔了舔嘴脣,但是,看到腐族族皇殺氣沖天的衝了過去之後,終究按耐住躁動的內心,只得發出一道嘆息:“浪費啊!多好的血。”

    泥盆澤外,數之不盡的觀戰者,依舊還保持目瞪口呆的神色。

    一劍!

    僅僅一劍,張若塵便是斬殺了腐族唯一的一位真神種子,甚至火離連自爆聖源的機會都沒有。

    年輕人還是衝動了!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認慫,不是錯。

    有人驚歎張若塵的劍道,有人同情腐族的遭遇,有人羨慕張若塵能夠得到閻羅族大小姐的青睞……,總之,他們五味陳雜,連議論的心思都淡了許多。

    “你們剛纔聽到沒有,張若塵說什麼?挑戰仙源族?”

    “不對,明明說的是,去仙源族賠禮道歉。”

    “走吧,無論張若塵到底是去幹什麼,總不能錯過這場好戲。”

    ……

    一衆修士,跟在七星帝宮後方,一窩蜂的,直向仙源族而去。

    仙源族的修士急速趕回聖地,將這個駭人聽聞的壞消息,稟告給族皇。

    仙源族聖地距離腐族聖地不遠,張若塵頃刻間便至。

    仙源族族皇、雪睞公主,與一衆大聖,早已等在山門外。

    他們神色凝重,心中焦慮,特別是雪睞公主在心中暗暗思考,是不是當日她親自載着天叔子去對付張若塵,被張若塵嫉恨上了,所以他才第二個拿仙源族開刀。

    在鬼木齋中,她就感覺到張若塵對她很有成見。

    早知道張若塵是一個睚眥必報之人,當初,就不該摻和進去。

    真的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七星帝宮到達仙源族聖地下方,緩緩停下,十箱神石再次被擡了上來,依次打開,神光映照數百丈之地。

    張若塵走出帝宮,道:“拜見族皇,若塵此次拜會仙源族,一共有三件事。”

    “第一件,乃是當日進城,雪睞公主曾邀請我到仙源族做客,可是,我當時正在修煉的關鍵時候,沒能即時迴應。我聽說,雪睞公主和仙源族因爲此事,記恨上了我。這,着實是不應該啊,此次親自登門拜訪,就是想要解開雙方的矛盾和誤會。”

    “果然,是我得罪了張若塵,他是針對我而來。”雪睞公主目光向族皇母親投去,想要一人做事一人當,不想連累整個仙源族。

    仙源族族皇制止住了她,向前走出十數步,道:“若塵大聖不必如此客氣,其實仙源族和雪睞,從來沒有記恨你。反而,雪睞多次在我面前提起你,聲稱你是當世英才,心中很是佩服和傾慕。”

    血屠道:“既然如此,讓雪睞公主嫁給我師兄,這事就不與你們計較了!”

    張若塵瞪眼過去,嚇得血屠連忙閉嘴。

    張若塵對着仙源族族皇躬身一拜,謙遜的道:“原來真的是誤會,我安心多了!這十箱賠罪的神石,族皇一定得收下。”

    仙源族族皇連忙搖頭,柔聲道:“既然是誤會,哪來賠罪之說?”

    張若塵笑了一聲:“族皇言之有理,既然如此,我們談第二件事。我欲要在百枷境修煉天劍魂……”

    隨後,張若塵將自己想要購買的修煉資源,又一一講了一遍。

    仙源族族皇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是,那張尊貴而又清雅的臉,依舊變得沉冷了許多。

    張若塵要的那些修煉資源,都是一族底蘊一般的寶物,是用來培養真神種子的,豈能輕易賣出去?

    說是買,可是,誰敢收你張若塵的神石?

    張若塵道:“難道仙源族一種都沒有?”

    就在仙源族族皇不知該如何回答之時,耳邊,響起魔狼族族皇的傳音:“將資源賣給張若塵,可保住族中真神種子的性命。”

    仙源族族皇心思通透,瞬間恍然大悟。

    原來張若塵大張旗鼓給各族賠禮道歉,又在腐族斬火離立威,目的竟是這個。

    如果可以用一些修煉資源,換取族中真神種子的性命,似乎也是可以接受的。

    “若塵大聖要的修煉資源,仙源族還是有一些。”

    仙源族族皇立即派人,取來三瓶神劍澶液。

    張若塵大喜,道:“三瓶神劍澶液,價值九百枚神石。”

    “這三瓶神劍澶液,是贈送若塵大聖,不收一枚神石。”仙源族族皇連忙推拒,唯恐神石沾身。

    張若塵神情一肅,道:“若塵是真心前來購買修煉資源,族皇若是不收下神石,天下人豈不覺得我是仗勢欺人?”

    魔狼族族皇的聲音,再次在仙源族族皇耳中響起:“最好收下張若塵的神石,而且要全部收下,才能保住族中的真神種子。三瓶神劍澶液,只能保住性命,保不住修爲。”

    仙源族族皇雖不知魔狼族族皇身在何處,卻是暗暗猜測,張若塵在去腐族之前,肯定先去了魔狼族。

    魔狼族財大氣粗,賣給了張若塵三千枚神石的修煉資源,所以,保住了族中真神種子的性命。

    應該就是這樣了!

    如果張若塵真的願意支付三千枚神石,拿出那些修煉資源,似乎仙源族也沒什麼損失。

    仙源族族皇向魔狼族族皇告謝了一聲,連忙開口,道:“其實仙源族,還有一些神劍澶液,我這就派人全部取來。”

    “多謝族皇。”張若塵再次一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