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讓張若塵意外的是,白卿兒沒有選擇潛行,而是繼續讓他駕馭七星帝宮,向奧雲小行星帶飛行。

    很高調!

    張若塵不禁有些多疑,她真的受傷了嗎?

    張若塵坐在帝宮大門前,荒天的旁邊,手持一壺聖泉,遠眺燦爛星海。內心,卻使用精神力,與葬金白虎溝通。

    「你讓我自創聖術神通,為何又傳我起源八法?起源八法是什麼東西,似乎很高深,也很厲害,你要不再演示幾遍?」

    葬金白虎的聲音響起:「我仔細想了想,葬金規則神紋畢竟來自史前,與你曾經所修之道截然不同,具有你無法理解的本質。所以,傳你起源八法,是讓你對史前神通有一定的了解,也能更加清楚如何才能運用好葬金規則神紋。」

    「據說,起源八法在史前名氣極大,被稱為所有神通的起源。它即高深莫測,卻又粗淺易懂,凡人都可以修鍊,迅速入門,隨後千變萬化。」

    「每一個修鍊起源八法的修士,最後修鍊出來的,都不一樣。」

    「當然起源八法易學難精,絕大多數修士,只能入門,無法真正發揮出聖術、神通級別的威力。所以修鍊起源八法,倒也不會幹擾你的思緒,反而有可能給你一些創法的靈感。」

    張若塵閉目回憶了片刻,豁然站起身,在階梯上,演練起源八法的第一法。

    太清推雲手!

    一連演練十遍,張若塵毫無感覺,完全沒有葬金白虎藉助他身體演練時的那種玄妙感覺,彷彿整個宇宙都在操控之中。

    他演練的推雲手,徒有其形,連氣海中的葬金規則神紋都無法引動。

    「還真是易學難精。」

    張若塵又向葬金白虎請教,希望它能再演示一遍。

    可惜,葬金白虎僅回應了八個字,「熟能生巧,徐徐自悟」。

    「才演練十遍而已,便稱易學難精。」

    葬金白虎心中嘀咕,覺得張若塵太缺耐心。

    須知,即便是它,修鍊起源八法,也是反覆演練了上千萬次,才初步領悟其中玄奇。演練了上億次,才融會貫通,可以爆發出神通級別的威力。

    即便是現在,它依舊在繼續演練,領悟其中更深的奧妙。

    葬金白虎卻不知,張若塵修鍊各種聖術,每每都是迅速出門,然後,登堂入室。

    如今達到大聖境界,經驗閱歷大增,精神力更是達到六十六階,本以為天下任何術法,冥想一番就能學會,演練幾遍就能悟出其中玄妙。

    現在這樣的結果,自然是有心理落差。

    ……

    與張若塵有相同想法的,還有七星帝宮中的白卿兒。

    她的精神力遠勝張若塵,更修鍊成功過神通,因此,更加自信,覺得天下任何術法看一眼就能學會,演練一遍就能悟個兩三成。

    可是,她在七星帝宮中,已經演練了十遍太清推雲手,卻不得其門,不禁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之中。

    太清推雲手的威力,她親自見識過。

    葬金白虎借張若塵的體軀,施展出這一招,破了她的「十日同天」,將她擊退。

    如此神通,自然要細細研究。

    ……

    張若塵又一連演練數百遍太清推雲手,時而停下凝思。

    有時會分出分身,按另一種方式演練。又或者,催動體內聖氣,摸索不一樣的運氣方式。

    七星帝宮中,白卿兒似乎也和太清推雲手杠上,反覆練習著。

    宮南風走出七星帝宮的大門,沒有驚擾正在演練推雲手的張若塵,在荒天的身旁停步,直到張若塵再一次收手的時候,才笑眯眯的走過去。

    「若塵兄,我誤解了你,思前想後,覺得必須給你道歉。」

    張若塵對宮南風這個不知是裝傻充愣,還是真的缺根弦的傢伙,沒有什麼好感,冷淡的道:「我們之間,沒有什麼誤會。」

    「不,有誤會。」

    宮南風臉色嚴肅,深深的向張若塵作揖,抬頭一看,卻只看見張若塵背影,連忙追上去,道:「若塵兄不愧是能被須彌聖僧、月神、血絕戰神、福祿神尊看重的人傑,不僅虛懷若谷,更是高風亮節,以德報怨,在地獄界,已經很難見到你這樣的修士。」

    「你這樣誇我,是何目的?」

    張若塵邁步,走進宮門。

    七星帝宮,分為七座相互隔離的宮宛,內部空間很廣闊。

    宮南風道:「不是誇你,說的都是事實。本來,我以為,你是因為裁決司之事,記恨命運神殿,所以才袖手旁觀,不願出手對付白卿兒,眼睜睜的看著天墟剎和吾悅命皇死去。」

    「可是,我錯了!我已經想明白,若塵兄一開始沒有出手的原因。」

    張若塵沒有理他。

    他繼續道:「因為,你十分清楚,就算出手,也奈何不了白卿兒。元會級天才達到無上境,可謂神境之下無敵,更何況,她還是一位陣法天師。」

    「你一直冷眼旁觀,就是在尋找合適的出手機會,對吧?」

    「幸好你英明至極,一開始沒有出手,否則你多半也會被困入萬聲天旋大陣。那樣一來,星落他們必死無疑。」

    「你留在白卿兒的身邊,實在是太好的計策,不僅可以暗中窺探她的底牌手段,尋找她的破綻和弱點,還能無形中牽制她,使她始終無法為所欲為。高!實在是高!」

    張若塵停下腳步,道:「她聽得見你說話,你這麼暴露我的目的,真的好嗎?」

    宮南風臉色一變,眼珠子轉動,看向四方,冷靜下來,低聲道:「是我考慮不周,但也無妨,她那麼聰慧,一定猜得到你的目的。你不是真心想娶她,對吧?」

    「你是不是已經被她收服,故意來套我的話?」張若塵道。

    宮南風連忙搖頭,道:「沒有,絕對沒有,我敢以尊者的名義發誓,若塵兄,你一定要相信我。不過,她倒是在祭煉天樞針內部的器靈,若是讓她成功,她將可以使用這件神器,即便是我都阻礙不了她。神器在手,她將如虎添翼。」

    張若塵神色微微一動,心中暗嘆,不是一個好消息啊!

    宮南風是天樞針的器靈分出了九成以上的靈,修鍊出來的肉身,按理說,任何修士想要操控天樞針,都得受他意志的影響。

    只要宮南風不願意,白卿兒便控制不了天樞針。

    可是,一旦白卿兒祭煉了天樞針,宮南風對天樞針內部器靈的控制,將大幅度降低。

    「一個神境之下的修士,欲要祭煉神器,談何容易?」張若塵道。

    宮南風道:「若她掌握了本源奧義,未必無法成功。當然,想要祭煉神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來找若塵兄,其實還有另一件事。」

    張若塵對宮南風的事沒有興趣,向星字宮走去,來到一排書架下方。

    整排書架上,放置的卷籍,都與「本源」有關。

    絕大多數都是本源掌控者的傳說野史、本源基礎、本源之道觀摩圖……,真正高深的東西,收錄得不多。

    宮南風道:「這些天,白卿兒的每一場戰鬥,我都會細細觀察,並且盡最大努力推算,發現了她不少秘密。畢竟戰鬥的時候,她藏也藏不住。」

    「哦!」

    張若塵抽下一本書,正在看,聽到這話,露出感興趣的樣子。

    宮南風道:「她的體質和你一樣,都是五行混沌體。不同的是,你是後天修鍊出來,而她天生就是。」

    「原來如此。」

    張若塵問道:「你還觀察出了一些什麼?你可推算出,她掌握了多少本源奧義?或者,她修鍊出了多少道聖道規則?」

    宮南風搔頭,略顯尷尬,道:「本源奧義肯定是掌握的有,至於多少,卻是不好推算。她修鍊出來的聖道規則,我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肯定超過三十萬億道。」

    張若塵覺得宮南風說的就是廢話,吾悅命皇自爆聖源時,體內釋放出來的聖道規則,都達到了二十萬億道。

    白卿兒自然勝過吾悅命皇一大截。

    正是聖道規則數量超過普通無上境大聖十倍以上,所以她殺普通無上境大聖,如屠豬狗。聖道規則不達到十萬億道以上,與她交手的資格都沒有。

    在無上境大聖之中,聖道規則達到十萬億道,方可稱為「半神」。

    聖道規則超過二十萬億道,可稱「半神巔峰」。

    半神和半神巔峰,只是實力的代稱,其實都是「大聖無上境」的境界。若是,沒有修鍊出十萬道聖道規則,卻能戰勝某位半神,那麼這位修士也可稱為半神。

    其實,白卿兒、巫馬九行、血靈仙等人,也都是半神巔峰,只不過比吾悅命皇更強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吾悅命皇在萬死一生境凝聚無上法體之時,修鍊出來了十二萬億道聖道規則,所以,剛剛突破到無上境,就可稱為半神。

    達到無上境后,他自然又有巨大的提升,方有現在的成就。

    張若塵問道:「白卿兒在《神儲卷》上排名應該很靠前吧,命運神殿以前就沒注意到她?」

    宮南風搖頭,道:「沒有,她在《神儲卷》上,排在乙等的百名開外,並不算多麼突出。」

    「怎麼會這樣?我看,以她的修為境界,只需心念一動,就能破境成神。」張若塵道。

    「這個問題,我已經反覆思考和推算過,無外乎兩個原因。」

    宮南風身為天樞針的器靈,對天下萬物幾乎了如指掌,道:「第一個原因,應該是因為,她有心結。心結困擾了她,甚至有可能心結已經化魔,使得她不敢輕易渡神劫。」

    張若塵眼睛一亮,道:「她有什麼心結?」

    難道白卿兒的弱點在此處。

    「我們坐下說。」

    宮南風取下一本古老的神木紙張書冊《本源之光》,墊在屁股上,坐在了地上,靠著書架,道:「這得從白卿兒的身世說起,此女,倒也挺可憐的。」

    「等一等。」

    張若塵將藏山魔鏡取出,激發出至尊銘紋,形成一個球形的光罩,覆蓋他們二人。

    「繼續講!白卿兒的父親,真的是荒天?」

    宮南風道:「多半是吧,但,荒天大神從來沒有承認過這件事,甚至已經多年不曾去過神女十二坊。」

    「你怎麼知道他沒有去過?」張若塵道。

    宮南風神情嚴肅,確定此處被至尊聖器覆蓋,不會有人偷聽,才是說道:「實不相瞞,天運司的尊者,從來都不信任荒天大神,一旦荒天大神離開地獄界,就會啟動天樞針,推算他的去向。若塵兄是自己人,我才給你將這個秘密。」

    張若塵眼神古怪,笑道:「你倒是對地獄界的隱秘了如指掌。」

    宮南風喜上眉梢,得意的一笑,繼續道:「你想,一個小女孩,從小就被自己的父親遺棄,本身就是一件殘忍的事。更何況,她還有一個風評極差的母親,可想而知,從小到大怕是受了不少嘲笑。」

    「神女十二坊的掌權者,白皇后?風評差是什麼意思?」張若塵道。

    宮南風道:「據說,這個白皇后美若天仙,堪比月神。但是,月神冰清玉潔,地獄界的諸神之中都有不少傾慕者。而白皇后卻十分墮落,與很多神靈都有染。」

    張若塵聽了如此大的一個八卦,忍不住一笑,搖頭道:「難怪荒天再也沒有去過神女十二坊,恐怕白卿兒是不是他女兒,都是一個未知數。可是,白皇后真有如此大的魅力嗎?」

    「傳說,沒有任何男人可以拒絕白皇后,包括男性的神靈。」宮南風道。

    張若塵沉思,想到自己曾經對血后的怨恨。

    如果宮南風所言是真的,他倒也有些理解白卿兒為何固執的一定要勝過荒天,甚至瞧不上荒天。

    血后和荒天、白皇后比起來,簡直已經好了千倍、萬倍。

    一個生而不養,一個不配做母親。

    張若塵道:「你說的,第二個原因,又是什麼?」

    宮南風道:「白卿兒能夠渡過千問境,衝破萬死一生境,說明她意志強大,心結未必奈何得了她。也就只有另一個可能,有精神力非常強大的人物,完全掩蓋了她身上的天機,即便是《神儲卷》,也無法感知到真實的她。」

    「《神儲卷》是六卷命運天書之一,可代表整個命運神殿至高無上的法則。誰能和命運博弈?」張若塵好奇的道。

    宮南風意味深長的道:「精神力超過九十階的存在。」

    張若塵怔住了一瞬,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搖頭道:「這不可能!」

    精神力達到七十階,便可算是精神力成神。

    達到八十階的,已是神靈中的巨擘。

    九十階?

    宇宙中,真的存在這種級別的精神力強者嗎?

    宮南風道:「我並非無的放矢,在荒天和白皇后不管不顧的情況下,白卿兒有今時今日的成就,背後若是沒有通天級的人物教導,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就像你若塵兄,也是繼承了須彌聖僧、接天神木、不動明王大尊的衣缽,得了不少崑崙界大人物的遺產,又得真理神殿、月神、血絕戰神、葬金白虎……等等大人物的支持和指點,才有現在的成就。」

    「已經故去的閻無神,機緣和傳承也都是頂尖級別。缺,更是命運神殿傾力培養出來。」

    「我才不信,她只憑自身的努力,能達到現在的高度。」

    「你這麼一說,倒也有些道理。」張若塵眼神異樣的看著宮南風,道:「你不是聲稱,很難推算我嗎?怎麼將我了解得這麼清楚?」

    宮南風生怕又被張若塵誤解,急忙道:「資料啊,關於你的信息,本源神殿早就查得明明白白。」

    「出去。」張若塵道。

    「若塵兄,你怎麼說變臉就變臉?」

    「我的信息,無論你知道多少,絕對不能向任何人透露。」

    「明白,我宮南風既然認定了你這個兄弟,自然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將來你若要找池瑤女皇報仇,或者找月神討債,又或者要搶千星文明或者天初文明的天女回來做老婆,算上我一個,我在命運神殿還是有一些人脈,調動一支聖軍助你不成問題。」

    「你知道得太多了!」

    「我也沒辦法,誰叫我是天樞針的器靈。」

    「出去。」

    ……

    (聖道規則數量的極限設定,是根據人體內的細胞數設定的。人體內的細胞數,大概40萬億到六十萬億個,每一個細胞,承受一道聖道規則,是為極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