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先後拜訪了腐族和仙源族,處事方式截然不同,頓時,惶恐不安的各族,總算明白過來,瞭解了他的意圖。

    買修煉資源而已,爲何要弄得嚇人?

    接下來的幾天,張若塵但凡去拜訪某族,那一族的族皇,提前就已經將價值三千枚神石的修煉資源準備好,雙方在友好而愉悅的氣氛中,完成了挑戰。

    並且,若塵神子和閻羅族大小姐,還在各族修士羨慕的目光中,遊覽了一處又一處名勝古蹟。真可謂是,只羨鴛鴦不羨仙。

    後來,一些小族的千問境最強,主動攜帶修煉資源,反而先來拜訪張若塵,倒是省去了張若塵不少時間。

    一場震動百族王城的風波,漸漸平息下來。

    張若塵身上的神石,如流水一般花出去,最後,將《光明天書》的仿製品賣給了閻昱,得到一大筆神石,才補上窟窿。

    《光明天書》雖是仿製品,可是,內部孕育出了至尊銘紋,更是具有極大的研究價值,是閻昱以個人的名義,花費四十萬枚神石買下。

    價值,更在七元君王聖器冥陽神輪之上。

    至於閻昱修煉的是黑暗之道,爲何購買《光明天書》,張若塵自然是沒有多問。

    資源收集完畢,張若塵不再理會亂七八糟的俗事,再一次開啓日晷,閉關修煉。

    不知爲何,“張若塵欲要凝聚三品劍道聖意”的消息,在百族王城中不脛而走,最後,鬧得沸沸揚揚,人盡皆知。

    不是有人泄密,最初,其實只是有人如此猜測。

    畢竟,張若塵花費了如此多的神石出去,把百族王城攪得天翻地覆,只爲在百枷境修煉出天劍魂,未免太小題大做。

    達到千問境、萬死一生境,再修煉天劍魂不行嗎?

    爲何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必須在百枷境修煉出來?

    再聯想到張若塵擁有一枚帝品聖意丹,頓時,張若塵欲要改寫宇宙修煉史凝聚三品劍道聖意的消息,在一些修士的推波助瀾下,傳開了!

    “張若塵號稱元會級天才,又是古往今來的第三位時空掌控者,很多可能,打破天地規則的束縛,成爲第一個將單一一種聖道的聖意修煉到三品的修士。”

    “張若塵自身條件得天獨厚,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已是鐵板上釘釘的事。”

    “這個元會,張若塵纔是主角,別的所謂的天驕雄傑,給他提鞋都不配。”

    ……

    推波助瀾的修士,越來越多,烈火烹油一般。

    他們當然不是真的相信張若塵能夠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只是想要將張若塵高高的捧上去。

    捧得越高,摔得才越狠。

    腐族聖地中,原本寂譏誚的笑道:“就是這樣,繼續去散播消息,要讓天庭萬界和地獄十族的修士都知道,張若塵以血絕戰神的名義立誓,勢要在百枷境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一百年凝聚不出,便在百枷境修煉一百年。一萬年凝聚不出,便在百枷境修煉一萬年。”

    “提戰神之名,不太好吧?”單膝跪在下方的腐族修士,有些擔憂的道。

    原本寂道:“怕什麼?血絕戰神何等心高氣傲之輩,怎麼可能找你這種小角色的麻煩?”

    腐族修士退下去後,原本寂臉上,浮現出奸計得逞的笑意。

    即便只是一句謠言,只要傳得夠廣,衆人都會相信這是真的。

    到時候,張若塵凝聚不出三品劍道聖意,好意思突破到千問境嗎?

    海客吞食了八百幼嬰,抹了抹嘴邊的血液,獰然笑道:“你的這一招夠損啊!在神境之下,能夠凝聚出天劍魂的修士,都屈指可數。張若塵或許只是想要嘗試一下修煉天劍魂,根本沒有抱什麼希望。被你這麼一逼,他不修煉出天劍魂,怎麼好意思,再出現在地獄界?”

    南聖道:“強行衝擊天劍魂,是非常危險的事,萬一出現差錯,輕則修爲盡失,重則魂飛魄散。你這是想要逼死張若塵?”

    “難道不覺得這很有趣?”原本寂笑道。

    “哈哈!”

    死神殿的大聖,轟然而笑。

    從始至終,他們從來沒有提過,張若塵能不能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

    因爲,這根本沒必要提。

    絕對不可能的事。

    畢竟,在百枷境修煉出天劍魂的修士,都只存在於傳說之中。

    張若塵主修的是時間和空間,想要修煉出天劍魂,成爲劍道傳說,劍道神話,已經都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

    ……

    時間流逝,十天過去。

    因爲本源之光,趕來百族王城的修士,越來越多。

    張若塵雙耳不聞窗外事,潛心修煉,每一天都在精進。

    聖魂強度,日益倍增。

    劍道規則的數量,艱難的提升到了兩億四千萬道。劍道規則的強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若是將曾經的劍道規則,比喻成一根一扯就斷的線。那麼現在,每一道規則都如一根堅不可摧的金針。

    期間,福祿神尊來過一次,送來大量修煉資源。

    房間中,張若塵盤膝而坐,氣質越來越凌厲,“海納百川,包羅萬象”的心境,被強大的劍道意志徹底覆蓋。

    每一根飄起的頭髮,猶如絕世神劍,能夠斬得空間出現一縷縷波紋。

    忽的,張若塵停了下來,睜開雙眼。

    瞳孔中,有密密麻麻的劍影在穿梭,隨着目光一起飛了出去。

    “嘭嘭。”

    一道目光,就是一柄劍。

    劍飛出,將房間中的守護陣法,衝擊得不停震顫。

    這是控制不住體內劍道力量的徵兆!

    張若塵連忙以強大的精神力和聖魂,控制住體內的劍道規則和劍意,眼瞳中的劍光,漸漸消失,恢復清澈。

    “我的劍道規則強度,已經超過了婪嬰。不過,聖魂與他相比,還差了一點點。雖然煉化了大量神之星魂和各種聖魂丹,但是,十年修煉,終究比不過他三個元會的孕育。”

    “接下來,再想提升哪怕一籌,都變得無比艱難。”

    張若塵想到了龍主的本源神龍火。

    既然此火,可以淬鍊精神力,說不定,也能淬鍊劍道規則,讓劍道規則變得更加強大。

    張若塵懂得循序漸進的道理,沒有立即繼續修煉,轉而取出石劍形態的《無字劍譜》,與《碧落隨筆》等五本卷籍,不知第多少遍研讀了起來。

    時間一天天過去,張若塵完全沉浸到在劍道的世界中,直到阿樂的再次出現。

    ……

    阿樂等在院中。

    張若塵在瀲曦的伺候下,沐浴梳妝,換上一身一塵不染的白衣,從始至終,都將沉淵古劍捧在手中,感受人與劍之間的那股奇妙的聯繫。

    瀲曦一邊幫張若塵梳理頭髮,一邊盯着鏡中那位男子俊偉至極的面容。

    不得不說,此時的張若塵,簡直就像是一位白衣劍神一般,符合每一位女子夢中情人的形象,撩撥心絃,魅力十足。

    梳妝完畢後,張若塵忽的道:“你不是一直想回去?今天,我就送你離開。”

    瀲曦微微一怔,擡頭近距離的盯向張若塵。

    “你不想走,也可以留下。”張若塵道。

    瀲曦道:“你如何放我離開?”

    “我自有辦法。”

    張若塵將十二柄審判之劍從空間戒指中取出,懸浮在房間中。

    “收!”

    十二柄劍,合爲一柄,劍光明亮至極。

    張若塵將劍遞給了她,道:“你迴天庭也好,回魂界也罷,未必還能得到曾經的榮耀和光彩。這套審判之劍,結合在一起之後,是一件至尊聖器,屬於光明神殿。”

    “若到了走投無路之時,你可以帶着這套審判之劍,去往光明神殿,就說從我這裏偷回去的。至尊聖器失而復得,光明神殿一定會收留你,將你視爲功臣。畢竟,沒有人相信,我會將一件至尊聖器送給你。”

    “去光明神殿之前,記得斬掉自己的這段記憶。”

    瀲曦一雙動人的杏眸,盯了張若塵很久,纔是接過審判之劍,將其收起,輕咬着脣齒,心中生出一股說之不出的微妙感覺。

    這是什麼感覺?

    感動嗎……不,這都是他應該的,是他欠下的。

    可是爲什麼,明明在他這裏受了無數委屈,即將離去之時,卻一點恨意都提不起來。

    張若塵不理她,推門向外走去。

    瀲曦忽的,開口道:“你以爲這樣,我就會感激你嗎?”

    “你還有一點時間,可以仔細想一想,若是不想離開,可以留下,我張若塵絕不會虧待你。”

    張若塵頭也不回,來到院中,與阿樂站在空間領域中談了起來。

    “魔狼族的那位神靈,讓我告訴你,天堂界的神靈已經來了!”阿樂道。

    張若塵早有預料,阿樂既然來了,必有大事發生,因此並不吃驚,道:“地獄界的神靈呢?知道這個消息了嗎?”

    “天堂界的神靈,只來了兩位,都是新神,避開了地獄界神靈的監視。”阿樂道。

    天堂界的神靈,能夠避開地獄界的監視,避不開崑崙界神靈的監視,是很正常的事。

    畢竟,崑崙界的神靈,是知道天堂界即將有所行動。

    很有可能,就是龍主或者千骨女帝,親自跟着克拉菲林去了天堂界,盯着他們的一舉一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