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鬼木齋的地下。

    張若塵將瀲曦送入進了七層古塔的石門。

    塔門,是一座空間傳送陣,可以到達距離百族王城數百億裡之外的宇宙空間。那裡的本源之氣海洋,已被紀梵心收入紫金葫蘆,但,曼陀羅花神曾經佈置的隱匿陣法,依舊還在。

    這裡,是連通百族王城內外的一條密道,只有曼陀羅花神那種級別的神靈,纔有如此能力,佈置出如此厲害的空間傳送陣。

    從此處離開,會相當安全。

    從古塔的石門返回,張若塵看見紀梵心依舊坐在長滿緋紅樹葉的古樹下方。

    “你放她回去,其實是害了她。”紀梵心道。

    “我和她算是兩清了,隨她去吧。”

    張若塵抱劍而立,目光淡漠,氣質高冷得宛若一座萬年不融的冰山,道:“我們要出發了!”

    “跟我走,還是跟你走?”紀梵心當然知道出發去哪裡。

    張若塵道:“跟我走。”

    “你果然知曉本源神殿的確切位置。”

    “我只知道一個可能的位置,確切的位置,還得靠你。”

    紀梵心總覺得此次見到的張若塵,與上一次見到的,根本不是一個人。若不是看他和瀲曦一起前來,手中還抱着沉淵古劍,她還以爲,眼前這個張若塵是別的修士變化出來的冒牌貨。

    “好吧,跟你走。我需要躲到你的那座大世界裡面?”她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你需要變化成一個人,以她的身份,與我同行。”

    “誰?”

    “白卿兒。”

    紀梵心不解,問道:“爲什麼?”

    “兩個原因。”

    “第一,你就算現在藏在我的大世界中,去了本源神殿,依舊要現身出來。到那時,你依舊需要一個在地獄界可以使用的身份。”

    “第二,我也不騙你,此次行動,我的主要目的並不是本源神殿,而是另有一件大事要辦。你若變化成白卿兒與我同行,算我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將來,但凡你一句話,刀山火海也好,十萬神魔也罷,我張若塵一定跨越千山萬水趕來。”

    紀梵心輕輕搖了搖頭,幽嘆道:“我直到此刻才發現,你張若塵最大的變化,並不是身上的氣質,而是越來越懂得討女孩子歡心了!難怪,能夠讓天羅神國的公主和閻羅族的大小姐,都傾心於你。”

    “那麼仙子是答應了?”張若塵道。

    紀梵心展顏一笑,道:“你得爲你今天說過的話負責,你這個天大的人情,我收下了!”

    “譁!”

    張若塵手指在空氣中,輕輕一點。

    一縷縷氣流匯聚而來,凝成白卿兒的模樣,惟妙惟肖,簡直與真人一般無二。隨後,這個由空氣匯聚成的白卿兒,開口說話,聲音極其動聽。

    這道假身不算高明,只能騙過聖王境界的修士。

    想要騙過大聖,乃至於神靈,需要紀梵心變化才行。紀梵心的精神力高絕,一般的神靈,若是不近距離探查,很難洞察真假。

    紀梵心學習能力很強,很快按照假身的模樣,變化成了白卿兒,學習白卿兒的種種語氣和習慣。

    ……

    正午時分,張若塵和戴着面紗的白卿兒,同時出現在百族王城中,向夜叉族而去。

    一直在監視張若塵的修士,立即將這一道震撼的消息,傳了出去,稟告給各大勢力在百族王城中的掌舵者。

    地魔族聖地。

    玄清瀅將這道消息,告訴了族皇。

    地魔族族皇知道這件事非同尋常,立即去拜見閻昱。

    閻昱聽聞後,略微有些意外,道:“白卿兒是什麼時候進城的,爲何一點消息都沒有?”

    “不清楚!冰王星神女樓被毀之後,此女便是消聲覓跡,各大勢力都以爲她被神罰天罡符殺死了呢!誰都沒有想到,她突然又出現,而且還和張若塵走到了一起。按理說,這兩人應該水火不容纔對。”地魔族族皇道。

    閻昱揹負雙手,緩緩邁步,道:“當時,神罰天罡符鎮壓下來,張若塵和白卿兒同時失蹤,如今又一起現身,這意味着什麼?”

    “難道他們兩人一直都在一起?或者,命運神域的神女樓,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失蹤,刑千、譚飛的死,其實都是他們聯手策劃?他們一直相互指責對方,其實是在混淆視聽。”

    閻昱笑道:“無論真相到底是什麼,有一點可以肯定,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必定在他們其中一人的身上。兩人一起出現,還去了夜叉族聖地,答案已經很明顯。”

    “我這就去召集修士,前往夜叉族聖地。”

    地魔族族皇還沒有說完最後一個字,發現閻昱已經消失在他眼前。

    ……

    腐族聖地。

    聽聞消息的原本寂,長笑一聲:“原來這對狗男女,早就好到了一起。很好,很好啊,他們終於忍不住了,走!去夜叉族聖地。”

    “他們這是想要獨吞本源神殿,倒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這個本事。”南聖道。

    他之所以答應原阡陌,趕來百族王城,其實真正目的是本源神殿。

    ……

    百族王城中,某一小族的聖地中,羅生天詫異的道:“張若塵和白卿兒同時現身,去了夜叉族聖地?多久的事?”

    “剛發生不久。”

    鳳青漓冷聲道:“張若塵和白卿兒還真是將我們各大勢力耍得團團轉,也不知他們什麼時候好上的,我真是爲師妹感到不值。張若塵處處留情,處處沾花惹草,根本沒有想過師妹的感受。”

    羅生天腦海中,浮現出商夏的身影,有些心虛,不敢接話,連忙道:“走吧,先趕去夜叉族聖地再說。”

    ……

    張若塵和白卿兒刻意隱藏了行跡,讓少數一些監視的修士發現,可是,消息還是快速傳了出去。

    知曉極品本源神晶出世的十多個勢力,相繼收到信息,紛紛趕向夜叉族聖地。

    隨後,那些不知道極品本源神晶出世,只是被本源之光吸引過來的各大勢力,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氛,也趕去了夜叉族聖地附近。

    消息更是在第一時間,通過空間蟲洞,傳到了奧雲小行星帶,驚動駐守在那裡的各大勢力的無上境大聖。

    星落、原阡陌、猊宣氏、姑射靜,還有地煞鬼城、藏盡骨海、空境城、青鹿神殿……等等大勢力的絕頂強者,緊急聚集到一起。

    一貫淡然從容的原阡陌,這一次一反常態,率先開口,頗爲激進的道:“我要立即趕去百族王城,但,死神殿會留下十位無上境大聖,幫助命運神殿對付紀梵心。”

    “對付紀梵心,你纔是主力。你都走了,人心就散了!”猊宣氏道。

    青鹿神殿的一位無上境強者,冷笑道:“你猊宣氏當然不着急,恐怕你是早就知道,極品本源神晶在張若塵身上吧?你們血絕家族是想聯合神女十二樓,獨吞本源神殿?”

    猊宣氏冷聲道:“就算極品本源神晶在張若塵手中,那也是他的本事。戰神若是知曉,恐怕還得誇讚幾句。”

    “其實我覺得,你們沒必要那麼急躁。我們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極品本源神晶若是在張若塵的手中,他早就去尋找本源神殿了,何必去冰王星?”

    “我認爲,應該是白卿兒挾持了張若塵。也有可能,是天庭的修士變化成了張若塵和白卿兒的模樣,意在聲東擊西,救出被圍堵在這片星空中的紀梵心。可能性有很多,大家千萬不要自亂陣腳。”

    猊宣氏終究說服不了衆人,各大勢力皆有修士離開,命運神殿也不例外。

    說到底,本源神殿太重要了!

    重要程度,甚至遠超天樞針和元會級天才紀梵心。

    ……

    白卿兒以紀梵心的模樣,站在空曠、漆黑、陰冷的宇宙中,以本源神目,眺望奧雲小行星帶所在的方向。

    在她身旁,站着龜王爺、柱將軍、巫馬九行、世界之手煅凌風,一個個都精氣旺盛,氣勢強大,力量波動如江似海。

    她道:“高手突然一下走了一小半,看來是有大事發生。”

    “能有什麼大事比圍殺天庭一方的元會級天才更重要?”煅凌風道。

    白卿兒道:“本源神殿出世。”

    巫馬九行的眼中,浮現出一道精芒,顯然對本源神殿有着巨大的期待。

    “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張若塵和真正的紀梵心會合了!憑藉紀梵心對極品本源神晶的感知,他們應該是去了尋找本源神殿的路上。所以,才牽一髮動全身。”白卿兒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