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叉族,堪稱地獄界十族之下最頂級的大族,擁有萬古不滅大世界一般的強大傳承,功法深奧,聖術繁多,甚至還有神器,底蘊深不可測。

    夜叉族在百族王城中的聖地“夜雨海”,佔據方圓八百里之地,是這片星域天地脈絡的匯聚之地,修煉環境之佳,不弱於地獄十族中的頂級神土。

    各方勢力的人馬,大規模向夜雨海彙集,一副興師動衆的樣子,令得本來就處於緊繃狀態的夜叉族,立即開啓防禦大陣。

    夜叉族的一支聖軍,排列到山門處,全部身穿鎧甲,手持成套的戰器。

    一支真正的聖軍,由十萬半聖,三千聖者,一百大聖,三位無上境大聖組成。

    身上穿的鎧甲,一模一樣,刻錄有陣法銘紋,激活之後可以結合爲一體,化爲一座防禦大陣。

    手中的戰器,刻有相同的攻擊陣法銘紋。

    天庭萬界中的那些弱界,別說籌夠一支聖軍需要的人數,就是要煉製聖軍身上的裝備,都能把一座大世界掏空。

    這樣一支聖軍,遇到的敵人若是不強,可以一分爲三,化爲三個軍團。每一個軍團,由一位無上境大聖帶隊,一千聖者爲將。

    或者,一分爲百,化爲一百個聖戰營。每一個聖戰營,由一位大聖帶領。

    或者一分爲三千,化爲三千個小隊。

    而遇到了強敵,比如半神、僞神,甚至是一般的神靈,哪怕這些聖軍軍士,散佈在方圓十萬裡的地域,也能在瞬間將力量結合到一起,抵禦強敵,鎮殺強敵。

    可以說,培養出這樣一支聖軍,足以讓一個勢力,在神境之下縱橫無敵,橫推一切。

    夜叉族將聖軍都調遣了出來,可想而知,是早有準備。

    夜叉族族皇已經垂暮之年,雞皮鶴髮,卻穿上聖甲,站在聖軍軍士之中,語氣鏗鏘震耳:“本皇早就說過,等到各大勢力的當家人,從奧雲小行星帶歸來,一定會給他們一個交代。諸位若是等不及,欲要強攻夜叉族聖地,便從我們的屍體上踩過去。”

    “戰!戰!戰!”

    十萬夜叉族聖軍軍士,齊聲大喊,殺意沖天。

    各大勢力雖然強者無數,可是,都是散兵遊勇,面對一支聖軍的威勢,心中不禁有些發怵,感到棘手。

    直到命運神女般若的到來,一觸即發的大戰纔沒有發生。

    婪嬰迎了上去,渾身殺戮之氣瀰漫,道:“神女殿下請將駐守在城外的命運神殿聖軍,調遣進城,滅掉夜叉族。”

    “爲何滅夜叉族?”般若問道。

    原本寂道:“張若塵和白卿兒進入了夜叉族,夜叉族卻阻止我們進入,很明顯,血絕家族、神女十二坊、夜叉族是打算三分本源神殿。只有讓命運神殿的聖軍開赴進城,才能打破這一局面。”

    “大家先控制住情緒,我想,夜叉族還沒有那麼大的膽子,與我們這麼多勢力爲敵,我去和夜叉族族皇談談。”

    般若進入夜叉族,與族皇交流了起來。

    片刻之後,她返回。

    各大勢力的修士,立即將她圍住,詢問結果。

    般若露出異樣的神色,道:“族皇說,張若塵和閻折仙是到夜叉族聖地,借用空間傳送陣和空間蟲洞,去了他們的祖界,欲要遊覽夜叉族祖界的風光麗景。”

    “去了夜叉族祖界遊歷?這怎麼可能?”

    聽到這一結果,在場的大聖皆是愣神,壓根不信。

    “不對,張若塵明明是和白卿兒一起進入夜叉族聖地,怎麼變成了閻折仙?有問題,有大問題。”原本寂道。

    “大小姐一直在地魔族聖地,沒有離開半步。”一位閻羅族大聖道。

    南聖目光鋒銳,道:“莫非,本源神殿根本不在夜叉族聖地,而是在夜叉族的祖界?”

    “完全有這個可能。”

    “夜叉族聖地出現的本源之光,多半隻是一個幌子,想要將我們所有人都牽制在此處。而白卿兒變化成了閻折仙的模樣,騙過了夜叉族的修士,和張若塵成功脫身而去。”

    “這兩個狗男女,好大的野心。”

    “走,立即趕去夜叉族祖地,去遲了,怕是本源神殿的好處,我們一樣都得不到。”

    ……

    夜叉族族皇在得知真相之後,立即召集族中高層議會。

    議會後,他們一致覺得,夜叉族是被張若塵和白卿兒利用了!利用他們,擋住各大勢力的修士。

    本源神殿很有可能,真在夜叉族祖界。

    畢竟,夜叉族曾經輝煌過,威震地獄界,後來又突然沒落,或許就是本源神殿消失的原因。

    “我們夜叉族很有可能,有一段被遺忘的歷史。”

    “本源之光不可能無緣無故出現在夜叉族聖地,或許這就是預兆。”

    夜叉族的高層,全部都激動起來。

    他們看到了夜叉族重新興盛的希望,可以藉助本源神殿,再次站到宇宙之巔。

    本源之光出現在夜雨海後,一些久居地獄界中央腹地的大勢力,相繼找上門,那時,夜叉族的高層就警惕起來。

    經過他們多方打探,花費了不少神石出去,終於知曉,本源神殿即將出世的秘密。

    夜叉族族皇眼神深邃,道:“如果本源神殿在夜叉族祖界,這隻能說明,它是我夜叉族先祖遺留下來的,做爲子孫後代,當拼死守護,絕不容許落入外人之手。”

    “沒錯!誓死守護,誰都別想染指。”

    “可是,張若塵和白卿兒已經去了祖界。”

    夜叉族族皇冷笑一聲:“祖界是我夜叉族的地盤,別說他們兩個,就算是兩尊神靈去了,也休想將本源神殿帶走。但,暫時先不要驚動他們,讓他們將本源神殿找出來,再動手製住他們也不遲。”

    “韓歷大聖、奉雲大聖、歧大聖,他們三位繼續執掌聖軍,守護夜雨海,不許任何修士踏入一步。其餘大聖,跟本皇一起回祖界。”

    百族王城只是地獄界邊緣地帶一百三十七個小族,共同建立的聖城,如同一座“小天庭”。

    做爲百族王城中的第一大族,夜叉族在地獄界邊緣地帶,一共統領着三十八座大世界,生命星球的數量不計其數。

    其中,夜叉族的祖界,傳承萬古而不滅。

    傳說中,在極其古老的過去,夜叉族最輝煌的時候,統領的大世界足有三百座。如今卻沒落得,連不死血族的一個部族都比不過。

    從百族王城去夜叉族祖界,必須通過空間蟲洞才能到達。

    張若塵和紀梵心選擇了最快的方式,從夜叉族聖地使用空間傳送陣,直接傳送到距離百族王城數十億裡之外的空間蟲洞處。

    在各大勢力的修士,集結到夜叉族聖地外的時候,他們已經達到夜叉族的祖界。

    當夜叉族族皇趕回夜叉族祖界的時候,卻得到消息,張若塵和那個所謂的閻折仙,居然又借用了祖界中的空間傳送陣離開。

    此刻,越來越多的夜叉族大聖,聚集到空間傳送陣的附近。

    看守傳送陣的修士,何曾見過族中這麼多大人物齊聚,全部嚇得跪在地上,動都不敢動一下。

    夜叉族族皇氣急敗壞的道:“你們爲何問都不問一句,就放他們離開?”

    看守傳送陣的負責人,戰戰兢兢的道:“他們一個是威名赫赫的張若塵,一個是閻羅族的大小姐,我們哪裡敢問?況且,他們手中,還有族皇親賜的令牌。”

    夜叉族族皇長嘆一聲,後悔不已。

    張若塵和閻折仙登門拜訪的時候,只說是仰慕夜叉族的文化、名勝、神靈,想要去遊歷一番。夜叉族族皇想要結交他們,所以,沒有多想,直接將自己的令牌,借給了張若塵。

    哪裡想到,張若塵是去夜叉族祖界尋找本源神殿?

    現在是悔之晚矣。

    一位修爲高深的空間之道修士,圍繞空間傳送陣研究了很久,也沒有探查出結果,不禁搖頭嘆息。

    他走到夜叉族族皇面前,躬身道:“張若塵的空間之道精妙絕倫,在傳送離開時,抹去了傳送陣上的部分空間銘紋。現在,很難追蹤他傳送離開的空間座標,甚至想要修復這座空間傳送陣,都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夜叉族族皇問道:“能不能判斷,他是界內傳送,還是傳送到了界外?”

    那位空間之道修士面帶苦色,搖了搖頭。

    他的修爲雖然遠勝張若塵,可是論空間之道造詣,卻差得太遠。

    夜叉族的古神玉靈神的弟子,愛蓮君道:“不能拖太久,地獄界各大勢力,肯定很快就會趕到祖界。那時,我們說,我們不知道張若塵在何處,他們會信嗎?”

    “很顯然,張若塵早就計劃好了,就是要利用我們夜叉族,對付緊追在他身後的那些修士。我甚至懷疑,本源神殿根本不在夜叉族聖地,而張若塵很有可能,已經通過空間傳送陣離開了祖界,去了本源神殿真正的出世之地。”

    “你覺得,應該怎麼辦?”夜叉族族皇問道。

    愛蓮君道:“我們必須分三步進行。第一,我去喚醒正在沉睡中的師尊,只有她老人家甦醒過來,才能感知張若塵是否還在祖界。況且,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也該有神靈出來主持大局。”

    “第二,派遣出人手,巡邏祖界中的各大秘地,與界外宇宙星空中的各個星球。我想,張若塵既然選擇來到夜叉族祖界,不可能只是跟衆人繞圈子而已,或許本源神殿距離祖界真的很近。”

    “第三,族皇得立即去見命運神殿的神女,將這裡的情況,告知於她。最好能夠請動命運神殿的強者過來,使用命運之道,推算張若塵傳送而去的座標。”

    “總之,無論如何,不能讓夜叉族成爲衆矢之的,那樣就真的落入了張若塵的算計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