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叉族祖界的那座空間傳送陣品級極高,以張若塵現在的空間造詣,也佈置不出。

    “譁——”

    漆黑無邊的宇宙空間中,出現一道強勁的空間波動。張若塵和閻折仙在空間波動的中心位置,顯現出身形。

    張若塵觀察四周,在星空中,找到代表夜叉族祖界的光斑,心中對距離,大概有了一個判斷。

    他道:“這是那座空間傳送陣能夠傳送的極限了,方位沒有錯吧?”

    閻折仙模樣的紀梵心,變化成了白卿兒的模樣,輕輕點頭,玉指指向與夜叉族祖界截然相反的方向,道:“你看那裡。”

    張若塵投目望去。

    紀梵心所指的方向,漆黑一片,空洞而又森然,看不見任何星辰。而別的方位,卻星光閃爍。

    這種對比下,眼前的景象,顯得詭異無比。

    張若塵道:“沒錯了,這就是傳說中的黑暗大三角星域,地獄界邊緣地帶最可怕的禁區。”

    根據七手老人的描述,乾坤界就是位於黑暗大三角星域中。

    黑暗大三角星域以北,臨近夜叉族祖界。從地獄界邊緣地帶的星圖上看,其實,以百族王城爲中心的這片星域,都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的北邊。

    黑暗大三角星域的西南方位,是修羅星柱界。

    當然,修羅星柱界並不是與其緊挨着,而是相隔數光年,上百萬億裡。

    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東南方位,是天初文明、千星文明等等數十個古文明所在的星域,相隔的距離也很遙遠。

    黑暗大三角星域到底有多麼廣闊,暫時無人知曉。倒是有一位好奇心極重的大聖,沿着其中一條邊界線,飛行了一千多年,卻沒能到達邊界線的盡頭。最後,遇到了一個空間蟲洞,纔回到地獄界。

    或許只有一些厲害的神靈,才知曉黑暗大三角星域的具體情況。

    之所以,稱黑暗大三角星域爲禁區,並不是這片星域有什麼了不得的兇險,實際上,進去過的修士,都聲稱裡面安全至極。

    只不過,一百個進入的修士,只有一兩個,可以重新返回。

    別的修士,全部都迷失在了裡面。

    一個凡人,駕船進入大海,至少還可以通過太陽、星辰辨別方位。可是,修士進入黑暗大三角星域後,會完全失去方向感。

    甚至是大聖,闖入得太深,都有可能迷失在裡面。

    “命運神殿的死亡神宮去劍南界的時候,有沒有在黑暗大三角星域邊緣佈置空間傳送陣?”張若塵詢問乾坤界中的七手老人。

    七手老人道:“據我所知,沒有。畢竟,他們找到劍南界之後,直接判定爲了貧瘠大世界,價值極其有限,沒有修建大型空間傳送陣的必要。”

    張若塵把血屠從乾坤界中擰出,詢問他打探到的信息。

    張若塵去冰王星之前,就將血屠派遣去了劍南界,因爲對他並不抱什麼希望,所以一直沒有詢問這事。

    血屠頗爲得意的道:“按照師兄的吩咐,我倒是去過劍南界一次。”

    “你竟然去過了劍南界?”張若塵頗爲詫異。

    血屠笑道:“我獨自一人,自然是不敢闖黑暗大三角星域。我是悄悄跟着屍族的修士,去的那裡,師兄要相信,這點本事我還是有的。否則,血後孃娘爲何偏偏收我爲徒?”

    劍南界被死亡神宮,賣給了鬼族的“地煞鬼城”,骨族的“藏盡骨海”,屍族的“長生殿”,這些張若塵還是知曉的。

    “其實,劍南界只是位於黑暗大三角星域的邊緣,距離外界最近處,只有三、四億裡。若是乘坐足夠快的聖艦,三四日就能到達。”

    “當然,如果不知道劍南界的具體位置,一個修士就算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游走一萬年,估計也無法將其發現。”

    突然,血屠想到了什麼,慎重的道:“地煞鬼城、藏盡骨海、長生殿,倒是在修建連通劍南界和外界的空間傳送陣,恐怕是將那裡當成了重點經營的屍鬼牧場。”

    張若塵露出深思之色,問道:“這三大勢力,在黑暗大三角星域和劍南界,一共佈置了多少高手?有沒有聖軍?”

    血屠搖頭,道:“經營區區一座貧瘠大世界,怎麼可能調遣一支聖軍?一般來說,這樣的屍鬼牧場,最多也就派遣三五位大聖管理。”

    “只不過,因爲師兄的原因,三大勢力才重點佈置了劍南界,只是明面上的大聖,就有數十位。但,肯定還有藏在暗處的高手,只不過,以我的修爲探查不到。”

    “以我的分析,就算三大勢力派遣了高手,在劍南界守株待兔,也高不到哪裡去。畢竟,師兄在神女樓放話要強奪劍南界的時候,修爲戰力還沒有現在這麼驚人。”

    張若塵盯了血屠一眼,有刮目相看的意味。

    以他不朽境的修爲,居然可以將如此難的一件事辦好,倒是展現出了非凡的能力。難怪當初,血絕戰神會派遣他去劍冢,營救冥王。

    血屠猶猶豫豫,道:“師兄,我有一個疑問,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

    血屠很是費解的道:“很多修士都知道,本源神殿多半會在百族王城中出世,如此重要的節骨眼上,我們爲何舍大取小,來奪取劍南界?”

    在血屠看來,本源神殿比區區一座劍南界重要得多,哪怕只能跟在後面喝點湯,撿點廢品,也比一座貧瘠的大世界強。

    張若塵沒有回答他,道:“這裡距離地煞規則、藏盡骨海、長生殿三大勢力的駐紮之地有多遠?”

    血屠心中很焦躁,覺得張若塵不懂得什麼叫輕重緩急,很想再次勸說,但是,看到張若塵冷冰冰的眼神後,忍了下來。

    血屠觀察各個方位的星辰排列,默默推算了半晌,指向一個方位,道:“這個方向,大概有三十多億裡。”

    “這麼遠?”張若塵皺眉。

    血屠道:“師兄啊,與整個黑暗大三角星域比起來,這算得上是極近了!”

    張若塵向紀梵心望去。

    紀梵心點了點頭,道:“方向對得上。”

    “如此看來,七手老人說的倒是實話,本源神殿真有可能就在劍南界。”張若塵道。

    血屠的耳朵豎了起來,眼珠子滴溜溜轉動,問道:“師兄,你剛纔說什麼?”

    “不該問的,不要多問。知道死得最快的是哪一類人嗎?”張若塵道。

    “明白,我不問。從現在開始,我緊跟師兄和師嫂的腳步,去了本源神殿,遇到寶物,你們先收取,給我留一口湯喝就行。”

    血屠紅光滿面,激動得心臟都要炸裂。

    剛纔,他明明聽到,張若塵說“本源神殿在劍南界”。

    天吶!如果這是真的,哪怕跟在張若塵身後喝湯,也能讓那些無上境、半神羨慕死。

    至於本源神殿爲何在劍南界,他已經不想去思考,反正張若塵是元會級天才,身具大氣運。他說的話,絕對不會有假的。

    有一個神靈父親,有什麼用?

    不如有一個元會級天才的師兄。

    僅是跟着一起沾氣運,也能飛上天。

    血屠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據說他年輕的時候資質不算驚世絕倫,可是沒辦法,誰叫他和年輕時候的血絕戰神是摯友。

    現在,他的父親不僅達到了神境,還渡過第一次元會劫難,成爲血天部族的一方霸主。

    血屠心中迫不及待,恨不得多長几對血翼,馬上飛到劍南界。

    張若塵默默計算,以他現在的修爲,即便使用萬倍音速功德鎧甲,全力趕路,也要花費接近二十天的時間,才能到達三大勢力的駐地。

    “我有一艘次神級艦船,一天時間,就能飛行三十億裡,是師尊曾經煉製的失敗品。”

    紀梵心從袖中,取出一隻巴掌大小的花船,扔了出去。

    在聖氣的催動下,花船快速膨脹,化爲一艘長達百丈的船艦。船艦是木質結構,甲板上,栽種滿了各種奇花異草,五顏六色,甚是瑰美。

    血屠呆愣了一瞬間,道:“這……也算是次神級艦船?”

    張若塵眼瞼一收,細細觀察,心中也很疑惑,眼前這艘船艦,與一些大聖煉製的聖艦比起來,都顯得普通而渺小,怎麼稱得上是次神級?

    關鍵,還是木質結構。

    難道材質是神木?

    “艦船並不是越巨大,才越強大。”

    紀梵心飄飄然,如謫仙子一般,飛到了船艦上。

    張若塵和血屠相繼飛了上去,登上甲板,走在奼紫嫣紅的花叢中,才真正感受到此處的不凡。

    四周瀰漫的木屬性聖氣濃郁至極,生命氣息磅礴,其中一些區域,甚至有木屬性神氣從泥土中逸散出來。

    “至少生長了三個元會的仙人指。”

    “我的天,這難道是傳說中的永生花,哪怕花瓣上的一滴露水,也能讓老邁垂死的大聖續命百年。這算是半株神藥了,甚至將來,有機會蛻變成真正的神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