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能被稱爲次神級船艦,自然不只飛行速度快那麼簡單。

    張若塵走遍船上各處區域,發現了不少厲害的神紋,與一些研究不透的陣法銘紋,很難預估,這些神紋和陣法銘紋激活後,能夠爆發出多強大的防禦力和攻擊力。

    或許這艘船艦,就是紀梵心敢去見白卿兒的依仗。

    ……

    星空如同恆古靜止,有璀璨的流星偶爾飛過,一頭扎入進死水黑潭一般的黑暗大三角星域,迅速消亡,光芒暗淡。

    次神級船艦一直沿着黑暗星域的邊緣飛行,一個呼吸,可以跨越十萬裡。

    大概一天後,他們到達了三大勢力駐地的附近星域。

    張若塵站在船艦上,遠遠眺望。

    只見,一座黑色的屍山,一座足有一萬多米高的金屬鬼塔,一具龐然大物一般的大聖聖獸白骨,懸浮黑暗星域的邊緣處。

    屍山上,建有宮殿、洞府、石橋,也有黃泉惡水化爲的瀑布。

    金屬鬼塔的八個方位,建有八條浮空索橋,有鬼兵鬼將,押解一隊隊亡魂,向塔中走去。

    那具大聖聖獸白骨,比屍山和鬼塔還要巨大幾分。腿骨上,修建有奔馬可行的道路。肋骨上,開鑿有一座座洞府。

    頭顱上,嘴巴的位置,是一座巨大的血池。正有骨族修士,將一隻只生靈,推入進血池。生靈的身體融化,血肉剝離,化爲白骨,成爲骨兵中的一員。

    在屍山、鬼塔、大聖聖獸白骨,三者的中心,建有一座平整的浮島,以鐵索和氣橋相互連接。

    浮島上,十多位黑袍裹身的亡靈脩士,正在建一座大型空間傳送陣。屍兵、鬼將、骨卒,將源源不斷的材料搬運過去。

    紀梵心嘆了一聲:“看到沒有,對於地獄界的修士而言,只要發現一座大世界,就會將那座大世界中的修士、凡人、獸畜、妖魅視爲食物,視爲獵物,視爲兵源。”

    “他們卻從來都沒有想過,若是所有大世界的生靈都死了,它們又吃誰?恐怕只能自相殘殺,最終,整個宇宙歸於寂滅。”

    “這就是隻知毀滅,不知創造的下場。只知死,而不知生。”

    “知道爲什麼,修羅族、羅剎族、不死血族只能是下三族?並不是這三族不夠強大,而是因爲,這三族,絕大多數都是生靈。”

    張若塵知曉她說這番話,是想告訴他地獄界不是久居之地。若是地獄界徹底擊垮了天庭,接下來,最先死的,就是地獄界的生靈。

    在地獄界,死亡纔是最根本的意識形態。

    生靈幫助亡靈殺戮生靈,遲早有一天,自己也會被亡靈殺死。

    張若塵道:“只知生,不知死。又是什麼結果呢?”

    紀梵心略微一怔。

    她修煉的是生命之道,倒是沒有反過來思考這個問題。

    “生和死必然是共存的,兩者需要一個有平衡。三十萬年前,二十諸天可以把握這個平衡,所以整個宇宙,欣欣向榮。三十萬年前,這個平衡被打破了,得需要有一個人,或者一羣人,去重新塑造平衡,建立新秩序。”張若塵望着星空,如此說道。

    紀梵心看着張若塵,只覺得此刻的他,身上散發着一股獨特的魅力,有着致命的誘惑力,如花蜜之於蜜蜂,火燭之於飛蛾。

    此刻,她就是那一隻貪吃的蜜蜂和失去理智的飛蛾。

    “當然,以我們現在的修爲,完全沒有必要考慮這件事。我們身在這個不平衡的時代,尚且不能左右自己,又如何去左右天下和宇宙?”

    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劍冷如霜,側目盯向紀梵心,道:“以你的精神力,能阻止他們傳訊出去嗎?”

    “應該沒問題。”紀梵心戴着面紗,輕聲說道。

    早就醒過來,一直在裝死的血屠,豁然爬了起來,道:“師兄,我要與你並肩戰鬥。”

    “唰!”

    張若塵沒有理會他,施展出空間大挪移,每踏出一步,就是千里之距。

    頃刻間,他來到三大勢力駐地的近處,懸在虛空,身上爆射出烈陽一般耀目的神火光華。

    中心位置的浮島上,正在佈置空間傳送陣的十多位黑袍亡靈,最先感受到他的力量波動,齊齊望了過去。

    “怎麼突然出現了一輪太陽?”

    “不,是一位大聖,一位很強大的大聖。”

    “是誰,好強大的氣息。是你們長生殿的修士嗎?”

    那些修爲較低的亡靈脩士,還在議論的時候。

    他們的頭頂上空,忽然,出現一柄長達萬丈的黑色巨劍,猶如要將天地都斬斷一般,直劈了下來。

    “不好,快,快開啓防禦大陣。”

    ……

    “轟隆!”

    化爲巨型形態的沉淵古劍,將黑色屍山一分爲二,宮殿倒塌,石橋斷裂,瀑布飛灑,無數屍族修士,向虛空中散落出去。

    巨劍又橫斬出去,將那具大聖聖獸骨劈碎。

    一截截巨大的骨頭,向遠處星空飛去。

    只有修爲強大的聖境骨修,如一個個光點,從骨頭上飛了出來,嘴裡發出憤怒的長嘯聲,冷冽的叫罵聲。

    張若塵劈出第三劍,落到一萬多米高的金屬鬼塔上。

    金屬鬼塔中,有鬼族大人物坐鎮,啓動了防禦大陣。鬼塔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奇異紋路,綻放出烏黑色的光華。

    “嘭!”

    巨劍在距離鬼塔還有數十丈的地方,遇到阻礙,沒能將烏黑色的光華斬穿。

    鬼塔中,響起一道渾厚的聲音,震動宇宙:“張若塵你居然還真的送上門來了,你可知,我已等你多時。”

    “原來是張若塵。”

    位於中心浮島上的十多位黑袍亡靈,聯合一起,施展出空間力量。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化爲一場風暴,向張若塵急速涌去。

    張若塵向虛空一抓,沉淵古劍變回原來大小,落入手中。

    隨後,他人劍合一,無視涌來的空間風暴,化爲一道急速劍光,飛向金屬鬼塔。

    劍光穿過空間風暴,光芒越來越亮。

    光芒凝成的形態,是一朵巨大的花。

    “一念花開!”

    巨大的花朵,撞擊在金屬鬼塔表面,使得烏黑色的陣法之光劇烈顫動。劍芒如針一般,從花朵中飛出,擊穿陣法,沒入進塔中。

    這片星域中,所有亡靈的目光,都望向金屬鬼塔,驚駭無比。

    張若塵怎麼會強大到了如此地步?

    鬼塔的防禦陣法,竟然擋不住他。

    略微安靜了片刻,轟然聲響起,金屬鬼塔從上而下一層層崩碎,化爲金屬殘片。

    一黑一白,兩道人影,從塔底飛出,激鬥連連。

    白色的身影,自然是張若塵。

    黑色的身影,身穿鬼鎧,黑髮飛揚,修爲已達到萬死一生境,赫然是威震天庭地獄的強者,盂。

    也是鬼主第六子。

    洫的兄長,澪的弟弟。

    看到這一幕,分佈在星域各處的亡靈脩士,都意識到不妙,張若塵比他們預估中強大。

    於是,有修士,刻錄出傳訊光符,打了出去。

    傳訊光符飛出沒多遠,突然詭異的停了下來,隨後爆碎而開,化爲一團玉粉。

    “精神力大聖隱藏在暗處。”

    更多的修士,打出傳訊光符,想要將消息傳出去,招來援軍。

    可惜,哪怕傳訊光符如雨點一般往外飛,飛到一定區域後,依舊爆碎,全部毀滅。

    恐懼的氣氛,瀰漫而開。

    張若塵必定是帶來了強大的幫手,這是打算,將它們全部滅掉,一個不留。

    正在他們打算,向不同方位突圍的時候,盂的慘叫聲響起。

    勝負已分。

    張若塵施展出來一招詭異絕倫的劍法,引動了天地間的時間印記。

    時間印記匯聚成一輪明月,在明月的照耀下,時間猶如變得靜止,盂站在原地無法動彈,被張若塵一劍刺穿胸膛。

    盂的鬼體,被劍氣衝擊的爆碎。

    鬼魂,被張若塵的劍魂,斬得魂飛魄散。

    徹底隕落,重聚鬼體的機會都沒有。

    天地失聲,在場所有修士都被震撼住。

    那可是盂,鬼主的第六子,萬死一生境的強者,有成神之資,居然就這麼被張若塵殺了?

    太夢幻了,沒有修士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一定是幻覺。

    直到張若塵從一團鬼霧中,抓取出盂的聖源,它們才驚醒過來,發了瘋的一般,向四面八方飛逃。

    “譁!”

    張若塵煉化着聖源中盂的殘魂,背部飛出密密麻麻的紫色藤蔓。

    紫色藤蔓上流動着雷火之光,一分爲百,百分爲萬,萬分爲百萬……,很快,藤蔓覆蓋方圓千里,化爲一片藤葉雷火海洋,將一位又一位亡靈纏繞、禁錮。

    張若塵邁步向前走去,身後魔音的妖嬈魅惑身姿顯現出來,眼神狂熱而興奮,所有藤蔓,都是從她頭髮上飛出去的。

    她將那些亡靈脩士,當成養分,不斷吸食,在體內轉化爲聖道規則,修爲快速增強。

    食聖花和別的修士的修煉方式完全不同,融合了法身之後,便達到無上境,但是,體內的聖道規則只有一萬億道而已。

    可是,只要給它足夠多,足夠品級的養分,它就能不斷提升修爲。

    別的修士卻不同,需要在萬死一生境長期積累聖道規則,只有積累的聖道規則越多,凝聚出來的初始無上法體越強,達到無上境之後,上限才更高。

    一般來說,上限是初始無上法體的兩倍到三倍。

    比如,一位大聖,在萬死一生境巔峰積累了三萬億道聖道規則,用這些聖道規則,凝聚出了無上法體。

    那麼他今後在無上境的上限,體內的規則總數,只能在六萬億道聖道規則,到九萬億道聖道規則這個區間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