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奧雲小行星帶。

    一顆直徑三百里,形狀不規則的岩石小行星上,坐落有一座七十餘丈高的聖器宮殿,紅牆金瓦,雕龍刻鳳。

    宮殿被死亡之氣籠罩,尋常修士難以靠近。

    原阡陌白髮如雪,背負雙手,站在聖器宮殿外,望着遠處虛空中的空間蟲洞,似在參悟空間的玄妙,又似在思考什麼。

    渡過了九次鬼劫的鬼仆,手中持一柄陰寒刺骨的闊劍,站立在不遠處。

    原本寂來到原阡陌的身後,微微抱拳,道:「四哥,已查清楚了,奧雲小行星帶一共只有三座空間蟲洞,分別通往血天部族翼世界,地獄界邊緣地帶百族王城的附近星空,還有修羅星柱界。離我們最近的這一座,通往百族王城的附近星空,是紀梵心最有可能選擇的借道之地。」

    原阡陌一言不發。

    原本寂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說了出來,道:「包括十大暗勢力和天堂界的修士在內,足有數十個大勢力的強者,來到了奧雲小行星帶,如此陣勢,就算偽神都得退避,紀梵心真的敢來嗎?我猜測,她很有可能,已經折轉回了冰王星。」

    原阡陌道:「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我聽說,百族王城發生了一件怪事,每到深夜,便有本源之光浮現在天穹,將黑夜變成白晝。這樣的事,已發生了三次,每一次都持續一刻鐘。」

    原本寂道:「的確如此,各大勢力紛紛猜測,本源神殿很有可能將在百族王城的附近出世,都派遣了修士,趕去調查。可是,我卻覺得,這是有人故意為之,意在聲東擊西,干擾我們的判斷。」

    「你代表死神殿,去百族王城好好的查一查此事。」原阡陌道。

    「明白。」

    原本寂沒有再追問,駕馭一片死氣雲,飛出岩石小行星,沖向懸浮在虛空的空間蟲洞。

    源姝真皇穿一身金色皇袍,長擺拖地,頭戴金冠,卓然而又秀麗的,從灰濛濛的死氣中走了出來,道:「百族王城有神靈坐鎮,是地獄界邊緣地帶最大的一座聖城,甚至可與十族的神城相提並論。若是本源神殿真的在那裏出世,必定引得八方雲動。」

    原阡陌道:「你是說,有人想故意攪渾池塘中的水。」

    「也不排除,本源神殿會在百族王城出世的可能性。能支撐起百族王城這樣一座龐大的聖城,那處空間,本就非凡無比,是天地脈絡匯聚之地。」源姝真皇道。

    原阡陌的眼神深沉,道:「這就是我派遣本寂過去的原因!無論怎麼說,只要奪取到極品本源神晶,自然就能鎖定本源神殿的位置。」

    源姝真皇道:「紀梵心不是真正的紀梵心。」

    「未必。」原阡陌輕輕搖頭。

    源姝真皇道:「紀梵心很有可能,還是聖王境界的修為,不可能強大到,可以重創命運神殿十多位無上境大聖的層次。」

    原阡陌道:「換做別的任何一個修士,都不相信,能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只會認為此人是神靈刻意變化而成。」

    「是啊,除了刻意壓制了修為的神靈,誰能有如此實力?」源姝真皇嘆道。

    原阡陌道:「但,神靈為什麼要變化成紀梵心這樣一個絕對不可能有如此強大實力的聖王?變化成巫馬九行,或者一個陌生的人物,豈不沒有人會懷疑?」

    源姝真皇輕輕點頭,覺得原阡陌的分析不無道理。

    「已經查過了,紀梵心不在崑崙界,也不在千蕊界和天庭。」原阡陌道。

    源姝真皇道:「紀梵心怎會突然變得如此強大?」

    原阡陌道:「我想,不是突然,而是她本就如此強大。能夠從冥古一直存活到現在的生靈,渡過了多少次元會劫難?」

    源姝真皇輕輕搖頭。

    原阡陌道:「冥古有多麼悠遠,已經難以推算,但是,至少過了上百個元會。她渡過了上百次元會劫難,不是元會劫難殺不死她,而是天地不願殺她,鍾愛於她。你真相信,她是最近幾百年才被曼陀羅花神教導,修鍊出肉身?」

    源姝真皇再次搖頭,道:「就算是最近幾百年才修鍊出肉身,可是,誕生出靈智的時間,絕對遠遠不止。十萬年,百萬年,千萬年,都有可能。」

    原阡陌道:「植物類生靈,無論是在聖境世界,還是在神境世界,都是非常弱勢的,常常被當成藥物採摘,淪為煉丹的材料。即便修鍊成神,對別的強大的神靈而言,也只是一株神葯。」

    「植物類生靈,欲要成為善戰的強者,必定是要置身於紅塵,鍛煉心性、磨礪意志、修鍊戰法、錘鍊精神。紀梵心的師尊乃是曼陀羅花神,她能為植物類生靈獨自撐起一界,不受別的修士欺凌,豈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源姝真皇道:「所以,你懷疑紀梵心的修為,早就已經達到大聖無上境,只是被曼陀羅花神封印了修為,一步步在紅塵中歷劫?磨鍊她的心性、意志、戰法和精神?」

    「我聽說,石祖年輕之時,修鍊到大聖無上境,卻沒有進入《神儲榜》,被認為必定無法成神。石祖不信天命,於是,做出了與自己信念截然相反的決定,如石界石族修士一般修鍊肉身。」

    「每一次修鍊出肉身,都要在紅塵中歷劫,從弱小重新修鍊到無上境,到了無上境,先斬親友,再自斬肉身。」

    「如此這般,經過九次修鍊,又九次斬了自己,終於將心性意志磨礪到比神靈都強大的程度,逆天成神。」

    原阡陌道:「我懷疑,她的修為不止是大聖無上境那麼簡單,有可能在神境都已走了很遠。」

    「這怎麼可能?」源姝真皇道。

    原阡陌道:「別忘了,她是被天地鍾愛的生靈,神境的關卡對她而言,可能輕輕鬆鬆就能突破。」

    「當然,植物類生靈境界就算再高,也不代表戰力就強。就像當初崑崙界的接天神木,壽元何等悠久,還不是被荒天大神斬斷。」

    「一個心境高遠,通曉世間萬物規律、自然法則、天文地理的賢者,被一個武夫一刀砍死,是很正常的事。除非這個賢者,也修鍊了武道,才能成為武道宗師,天下無敵。」

    源姝真皇若有所思,道:「若紀梵心真的早就達到了神境,末神此去,豈不是很危險?」

    末神,指的正是末雲端。

    星落聯繫原阡陌之後,制定了以逸待勞在奧雲小行星帶佈置殺局的策略。

    原阡陌深知張若塵和極品本源神晶的價值,於是,暗中請動末雲端,提前趕去攔截。

    原阡陌取出一本冊子,遞給源姝真皇。

    源姝真皇打開冊子查看,上面記載的,正是關於紀梵心的詳細資料。

    原阡陌道:「紀梵心出現在冰王星,卻沒有驚動冰皇,顯然她的修為,被封印在了神境之下。這是其一。」

    「其二,根據紀梵心以往的種種戰績,可以看出,她的心性、戰法、精神都還停留在聖王的層面。現在,最多也只是大聖的層面。末神若是抓准了時機,出其不意的出手,必能將她重創。一旦被重創,想逃就逃不掉了!」

    源姝真皇有些懷疑手中這份資料,道:「可是,星落都敗給了她。」

    「不用猜也知道,星落是大意輕敵了!如果是我,不知道紀梵心的真實實力,初次與她對上,也有可能犯這個錯誤。」原阡陌做過種種分析,堅信自己的判斷。

    源姝真皇想了想,實在想不出一個神境之下的修士能夠戰勝一尊神靈,更何況,神靈還在暗處,準備偷襲。

    這簡直就是萬無一失……

    不!

    是絕對不可能失敗。

    源姝真皇道:「我還是覺得,此事頗為冒險。別忘了,紀梵心的身邊,還有一個張若塵。」

    「張若塵的修為太低,若不是有葬金白虎守護,可能早就被紀梵心殺了!」原阡陌搖頭一笑,隨即,眼神變得冷了幾分,道:「葬金白虎發揮不出多少力量,攔不住末神。」

    源姝真皇道:「你為何如此篤定?」

    原阡陌道:「你可想過,紀梵心為何讓張若塵駕馭七星帝宮,吸引地獄界的修士前去攔截,隨後又大開殺戒?」

    源姝真皇道:「她是想將張若塵逼到地獄界的對立面,那時,張若塵別無去處,只能乖乖與她返回天庭。」

    原阡陌點了點頭,道:「張若塵在天庭備受排擠,甚至與天堂界仇深似海,經過狩天之戰後,更是成了整個天庭人人喊打的巨奸。回去幹什麼?被審判嗎?」

    「他不願回天庭,卻反抗不了紀梵心。不正好說明,葬金白虎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敵不過紀梵心?」

    源姝真皇不得不承認,原阡陌的分析很有道理。

    於細微處,窺視真相。

    原阡陌輕嘆一聲:「可惜,葬金白虎雖發揮不出多少力量,但,畢竟是史前強者,末神必定會因此而忌憚。否則,倒是除掉張若塵的良機。源姝,你七弟的血仇,此次怕是報不了!」

    源姝真皇道:「父神早已令我放下仇恨,莫要與張若塵為敵。」

    「將仇恨壓在心中,心念怎能通達?」原阡陌道。

    源姝真皇的一雙妙目,盯向原阡陌的雙眼,道:「所以,你是必定要殺張若塵的,對吧?」

    「要殺張若塵,必須先除掉葬金白虎。要除掉葬金白虎,必須逼它爆發出超過天地規則允許的力量,讓天罰殺死它。」

    原阡陌欲言又止,最終,沒有將心中暗藏的一些秘密說給源姝真皇聽,道:「靜等末神的好消息吧,說不定,死神殿不僅可以得到極品本源神晶,還能得到一株冥古照神蓮。」

    「看來末神是攜帶了重器前去,絕不會讓紀梵心逃走。」源姝真皇道。

    原阡陌只是笑了笑,笑容中,充滿了信心和期待。

    ……

    凌晨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