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讓我們將劍南界的生靈收走,他自己爲何不親自動手?”

    夜遊大師一邊飛行,一邊尋思。

    “莫非是擔心三大勢力報復,以他一人之力,守不住劍南界?”

    “可是,就算三大勢力派遣大批強者過來,劍南界又毀不了,將那些生靈收入空間玲瓏球幹什麼?”

    “難道……”

    夜遊大師只能想到一個可能性,劍南界即將有毀滅的風險。

    想到此處,他突然停了下來,神情興奮,自言自語的道:“是了,張若塵來劍南界,肯定是有大事要辦。而且,這件大事,很有可能讓劍南界遭受滅頂之災。”

    “你怎麼停了下來?”大森羅皇催促道。

    “嘿嘿,走,這就走。去前面那座城池,將城中生靈全部收走。”

    說了這麼一句,夜遊大師隨大森羅皇繼續飛行而去。

    半晌後,另一個夜遊大師,從虛空中顯現出身形,向回飛去,打算偷偷跟着張若塵一行人,看看他們到底要幹什麼?

    這纔是他的真身!

    與大森羅皇飛走的,只是他的一道精神力分身。

    ……

    劍南界廣闊至極,張若塵等人飛行了數千萬裡,才飛出大陸進入海域。跟隨紀梵心的感應,又在海中飛行了上億裡,終於到達魔鬼海域。

    “呼呼!”

    海風冷冽,風縷如刀。

    時而翻騰起來的水浪,可以達到兩三百米高,如同要將天空都卷下來。

    張若塵手中的石劍,顫動得更加劇烈,光芒明亮得如金色火炬。

    血屠道:“我感覺到這片海域很是了不得,海水的密度,如鉛汞一般。能夠掀起這個高的浪潮,必定有某種強大的能量才驅使。莫非本源神殿就在海底?”

    “此地詭異,對視線和精神力的影響,比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還要嚴重。進入海中之後,你們緊跟着我,千萬別走散了!”

    “噗通。”

    張若塵跟隨石劍的感應,衝入海中,向海底急速下潛。

    魔音化爲食聖花,衝入進了他的背部。

    越來越深,水中,伸手不見五指。

    “譁——”

    張若塵激活火神鎧甲,釋放出神火,照亮一片廣闊的水域。

    血屠和紀梵心,緊跟他的左右。

    也不知下潛了多少萬米,他們降落到一顆懸浮在水中的星球上。

    這顆星球,直徑只有七八百里,岩石結構。星球表面,除了有山川峽谷,還有一些古老的廢墟遺址。

    “好恐怖的水壓,以我大聖境界的修爲,都感覺到身體在被擠壓。”血屠以精神力,轉化爲聲音,說道。

    說完這話,他便施展出急速,衝向一座古老廢墟尋覓了起來。

    紀梵心察覺到一些詭異之處,盯向張若塵,道:“這顆星球上,曾經佈滿了神紋和陣法銘紋,處處殺機。但是,不久之前,卻被人破去。有人比我們先一步來到了此地,而且,應該是一尊神靈。崑崙界的神靈?”

    張若塵知道瞞不了她,輕輕搖了搖頭。

    “那就是血絕家族的神靈了!”

    紀梵心眼神平靜,語氣卻頗爲不悅,道:“所以,你當時不立即去往本源神殿,說什麼需要準備充分,都只是藉口。讓血絕家族的神靈,先去奪取本源神殿中的寶物,纔是目的?”

    張若塵道:“我不是故意欺騙,正如我一直說的,此次來本源神殿,尋找寶物是次要的,我有另一件大事要做。”

    “再說,如果此處真的是本源神殿,那麼除非是神尊級別的神靈出手,才能將整座神殿全部收走。別的神靈前來,最多隻能取走其中極少部分的寶物。”

    其實,張若塵也沒想到,竟然會恰巧降落到冥王來過的星球上。

    不對……

    或許不是巧合。

    來到劍南界,《無字劍譜》出現了感應。冥王手中的恆星神劍,與《無字劍譜》有莫大的關聯,會不會也出現了感應?

    傳說,恆星神劍和《無字劍譜》皆源自劍祖。

    所以跟着《無字劍譜》的感應前行,有可能,會和冥王走的路重合。

    沒花多長時間,張若塵在一處廢墟中,一方長達三十多米的巨石上,找到冥王留下的特殊標記。

    遠處,血屠發出狂笑聲,似乎是找到了什麼了不得的寶物。

    張若塵站在巨石上,向他傳音:“這顆星球上,依舊殘留有不少不朽不滅的遠古神紋和陣法銘紋,你若觸動,或會神形俱滅。”

    血屠顯然是被嚇住,趕緊返回。

    張若塵問道:“如此興奮,你是找到了什麼寶物?”

    “其實……其實沒啥。”

    血屠很想抽自己一巴掌,怎麼總是改不了得意忘形的毛病。找到寶物,偷偷收起來便是,笑得那麼大聲,不被張若塵盯上纔是怪事。

    在張若塵眼神的注視下,血屠將一截兩尺長的金色刀片,半隻殘缺不全的鉢盂,取了出來,放到巨石上。

    他心情忐忑,頗爲肉痛的道:“在本源神殿找到的寶物,理應分師兄一份。師兄,你挑一件吧!”

    張若塵捻起那一截金色刀片,輕咦道:“至尊聖器的殘片,可惜內部的至尊銘紋已經在歲月的長河中暗淡,回爐煉製一番,倒是可以煉製出一件強大的君王聖器。”

    “這鉢盂,內部的紋理特別玄奧,應該是一件被神靈常年以神氣蘊養的古器。可惜,千百萬年過去,神力已經消散殆盡,價值有限。”

    張若塵發現鉢盂內側,還刻有一些古老的文字。使用精神力解譯了一番,似乎記錄的是一種神通的修煉法決。

    神靈刻下的文字,並不是不可解譯。

    不可解譯的,是神靈不希望被解譯的文字。

    可惜,鉢盂殘缺,法決也殘缺得厲害,根本沒法修煉。

    兩件東西都有不低的價值,拿去拍賣場,絕對買出不菲的價格。可是,以張若塵現在的眼界,又怎麼看得上眼?

    除非神器的殘片還差不多。

    “在本源神殿,你找到的寶物,盡歸你所有,我一樣不要。”張若塵揮了揮手。

    血屠欣喜若狂,一邊將金色刀片和鉢盂抱走,一邊說道:“得師兄如此,夫復何求?”

    “但是,等離開了本源神殿,你欠我的債,得一併還了!”張若塵道。

    血屠臉上的喜色瞬間消失,蒼白如紙,如有利劍刺穿心臟。原來……原來他是想最後一波全部洗劫……

    “師兄!”

    血屠忍不住,都想學夜遊大師跪地哀求。

    張若塵道:“你不必多言!我們算得上是首批進入本源神殿的修士,如果佔據這樣的優勢,你的收穫都不能超過一件至尊聖器。只能說明,你自己的能力太差。”

    血屠轉念一想,似乎是這個道理。

    首批進入本源神殿,這得到的好處之大,絕對是可以讓神靈都爲之瘋狂。遇到任何機緣,都是有可能的是。

    沒有成神之資的修士,或許可以逆天成神。

    壽元將盡的修士,或許可以找到神藥。

    沒錯了,在本源神殿中,哪怕找到神器、神藥,都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更何況是一件至尊聖器?

    紀梵心返回,手中捏着一塊人頭大小的石頭。

    “這是……”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道精芒。

    紀梵心道:“這是我穿過密佈的神紋,從一座廢墟的深處,找到的。”

    “一塊石頭而已。”

    血屠想到自己找到的兩件寶物,臉色不禁露出不屑的神色。

    紀梵心五指微微發力,啪的一聲,石頭表面裂開。

    裂縫中,逸散出刺目的神光,灼灼生光。

    石皮盡碎之後,內部爆發出來的神光,將四周的海水都衝擊得散開,形成一座直徑數十里的充滿神氣的球形氣泡。

    血屠渾身激動得顫抖,道:“神……神源……”

    “正是一枚神源。”紀梵心道。

    一枚神源,可以造出一位僞神,可想而知其價值。

    血屠道:“師嫂去的那座廢墟在哪裡,我們再去找看看。如果我猜得沒錯,在極其久遠的過去,必有神靈隕落在那裡,一定還有別的寶物。”

    “師嫂”二字,紀梵心完全不放在心上,道:“已過去無盡歲月,很多東西,都化爲了塵埃。我已經找過,除了這枚神源,別的什麼也沒有留下。”

    “神骨都沒有一根?”血屠道。

    紀梵心搖了搖頭,將神源收起。

    “若是鬼族神靈,自然不會有神骨留下。”張若塵道。

    血屠一屁股坐到巨石上,唉聲嘆息。

    “這裡尚且還不是本源神殿,只是外圍的一顆星球而已,更加好的東西,都在神殿中。這顆星球,應該只是守護本源神殿的陣法的一座陣基。”張若塵道。

    血屠道:“既然如此,還等什麼,我們趕緊出發。”

    “還得再等一等,有一條尾巴跟了上來。”

    張若塵目望其中的某一方向,道:“出來吧,你的氣息,已經暴露。”

    神遊大師藏在一座廢墟的亂石中,眼中浮現出猶豫不決的神色。

    雖然,他不知道此處到底是什麼地方,可是能夠隨隨便便撿到一枚神源,那麼必定就是一處驚天動地的寶地。

    他的心情很激動,很想殺人滅口,獨自一人佔據此處。

    可是……又有一些不敢。

    他有很多顧慮,害怕張若塵身上另有底牌。

    也害怕萬一讓張若塵逃走,今後就得遭受血絕家族的無窮追殺。

    還害怕,張若塵身邊那個女子。他總覺得那個女子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花瓶,說不一定,也有非凡的修爲。

    “這一票,到底幹,還是不幹?”

    神遊大師矛盾至極,忍不住使勁抓扯頭髮。

    無聲氣息的,張若塵和紀梵心出現到他身後不遠處。張若塵道:“果真是你,叫你去收取劍南界的生靈,你怎麼跟到這裡來了?”

    神遊大師轉過身去,義正言辭的道:“弟子走後,仔細想了想,意識到師父是有大事要辦,很有可能用得上我,所以立即追了上來。至於收取生靈這樣的小事,弟子一具分身就能爲之。”

    “來到這裡,弟子才明白,師父是真的需要我。別的不說,要破此處的陣法,我就能出力。”

    “我可是一位海陸之王級別的陣法地師。”

    神遊大師終究還是慫了,不敢冒險。但是,提到自己陣法造詣的時候,卻是信心十足,極爲得意。

    “我請了一位世界之手,還需要什麼海陸之王?”

    說着這話,張若塵將阿樂和開羅地師,從乾坤界中喚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