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遊大師心中憤恨,質問七手老人。

    這種事,七手老人怎麼可能會認?當場發誓,誰泄露了他的秘密誰是孫子。

    夜遊大師心中狐疑,自然不信,卻又拿不出證據,互掐了一陣後,也就不了了之。

    開羅地師的確是了不得的人物,可是,落入神靈的手中,卻也依舊如同螻蟻一般,身上看不到一絲的銳氣和傲意,行屍走肉、垂垂老朽一般的模樣。

    他的精神意志,被磨滅了大半。

    又中了狼祖之孫的“血狼咒法”,一旦生出反抗之心,就會遭受羣狼噬魂的痛苦。

    此刻,阿樂坐在一頭渾身長滿血紅色長毛的巨狼背上,旁邊跟着開羅地師。他們二人,緊跟着,走在最前方的張若塵和紀梵心。

    他們已經離開那顆星球,走在海底,在如同鐵沙一般的泥沙中,留下一個個腳印。

    當然,這些痕跡,都會被走在最後面的血屠清理掉。

    血屠唯恐別的修士,跟着他們所走的路輕鬆進入本源神殿,所以,清理痕跡這樣的苦活累活,卻也做得極爲用心。

    冥王雖然開闢出了一條路,可是他似乎對這一路上的寶物,沒有興趣,而是直接向中心的本源神殿進發。

    正是如此,很多神紋和陣法銘紋,並沒有完全清理。

    威脅不到神靈,卻威脅得到他們這些聖境修士。

    於是,開羅地師派上了用場。

    走在最前方的張若塵和紀梵心,使用真理之心和本源神目,一一排查,發現陣法銘紋,便是立即將開羅地師推到前面。

    開羅地師卻也想過反抗,可是,阿樂身下的血狼長嘯一聲,他立即如同老鼠遇到了貓,幼雞遇到了鷹,嚇得渾身發抖。

    顯然,狼祖之孫的手段,已嚇破他的膽。

    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並肩而行,使用精神力偷偷溝通。

    夜遊大師詢問,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一路行來,張若塵他們已經破解了數處廢墟遺蹟的陣法,收穫極大的樣子。”

    七手老人眯眼一笑,道:“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和你商量一件事。”

    “你說。”

    “你覺得,我們二人聯手,能不能吃下張若塵他們這些人?”

    夜遊大師不止一次動過這個念頭,但是,由七手老人主動提出,卻讓他警惕起來,“這個老混蛋,擺明是早就投靠了血絕家族。此刻,多半是聽了張若塵的密令,在試探我是否忠心。”

    夜遊大師笑了笑,道:“我已拜張若塵爲師,一日爲師,終生爲師。怎敢生出弒師的念頭?”

    七手老人翻了一個白眼,意識到這個老棒槌信不過他,只得將心中的念頭壓下。

    沒有夜遊大師的幫助,只靠他一人,實在是信心不足。

    “這裡到底是什麼神仙寶地,怎麼廢墟越來越多,而且相當古老,當初這裡的建築使用的材料,絕非凡品。”夜遊大師忍不住,再次問道。

    七手老人依舊故作神秘,不告訴他。

    隨着前行,廢墟和遺蹟,變得密密麻麻,遍地都是。

    有數十米高的斷柱,柱上刻有神秘的古獸。

    有破碎的石雕神像,只是半截身體,卻有山嶽那麼巨大,呈殺生降魔的手勢,在昏暗的光芒下,極其震懾人心。

    他們渺小得猶如螞蟻一般,從石雕神像旁邊走過。

    血屠看到石雕神像的眉心,有一顆水潭那麼巨大的紫色寶石,散發出來的光芒,足以影響體內聖道規則的運行。

    一看就是至寶。

    他很想去取,卻被張若塵喝止。

    七手老人冷笑道:“石雕神像的四周,遍佈強大到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神紋,一般的神靈都未必敢靠近。你想找死可以,但是,別拉着我們一起陪葬。”

    衆人都感到遺憾,繼續前行。

    四天後,他們終於來到本源神殿遺蹟的腹地,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得如同石化。

    不再是一片黑暗,這裡長滿各種能夠散發璀璨光華的奇花異草,其中有不少都達到元會級聖藥的級別,還有一些珍奇至極,只在遠古的手札上才能見到。

    “我的天吶,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龍心草,每一片葉子都如一條龍。已經長了五片葉子,豈不是已經存活了五個元會?這樣的聖藥一旦出世,神靈都會現身購買。”

    夜遊大師望着遠處的龍心草,激動得渾身冒出鬼火。

    須知,存活三個元會的聖藥,就已經可以作爲煉製帝品聖丹、次神丹的主藥,甚至可以做神丹的配藥。

    存活了五個元會的龍心草,一旦採摘到手,將其服下,完全吸收之後,他的精神力強度,怕是可以達到六十九階半。甚至有可能達到七十階,直接成神。

    難怪張若塵聲稱,可以助他成神,原來並不是說說而已。

    “這就是傳說中的紫淚天竹?居然生長成了一片紫竹林,巨大多數都活了一個元會,甚至還有活了三個元會,四個元會的。”七手老人不停嚥唾沫,眼睛都要變成紫色的了。

    上一次,他獨自一人來的時候,並沒有闖到如此近的地方。

    血屠修爲太低,自然不敢指望採摘那些活了三個元會、四個元會的聖藥,因爲,這些聖藥往往都具有強大的攻擊力。還不說,越是強大的聖藥,必定伴隨強大的陣法和神紋。

    所以,他瞄準那些只活了一個元會的聖藥,迅速採集起來。

    張若塵對其中一些聖藥也感興趣,可是,對《無字劍譜》的感應卻更感興趣,因此,目光頭射向龐大無邊的神殿廢墟。

    看不出本源神殿的輪廓,只能看見一個充滿泥土,長滿奇花異草的海底山坡。

    而這個山坡無邊無際,一直向上,蔓延到視線能夠看到的盡頭。

    張若塵曾見過真理神殿,高達數千裡,想來本源神殿若是沒有毀滅,怕是也有如此規模。毀滅倒塌之後,廢墟遺蹟遍佈數萬裡,都是有可能的事。

    “這裡的聖藥,是本源神殿孕育出來,不知生長了多少萬年,從來沒有人採摘過。聖藥的數量,恐怕是天庭的真理神殿和地獄界的命運神殿也無法比擬,是這裡最爲珍貴的財富。你們爭取在佔據時間優勢的情況下,儘快採摘。”

    張若塵想了想,將乾坤界中的劍皇、石皇、大司空、二司空、真殺、真貪、真妄放了出來,讓他們也去採集機緣。

    至於鵲神子“真色”,天叔子“真怒”,張若塵只是將他們放出來看了一眼這裡的聖藥,在他們激動和興奮之時,又再次將他們收回了乾坤界。

    不聽話的修士,自然只能看得着,吃不着。

    本源神殿已經沉入海底太過久遠的時間,絕大多數有價值的寶物,肯定都已經化爲塵土。能保存下來的,雖然珍奇,可是必定少之又少。

    這些數之不盡的聖藥,就是最大的財富。

    張若塵向紀梵心傳音,道:“仙子,幫我看住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

    “不需要看住他們,他們或許有逆反之心,可是此刻……你看,你看他們,全部都爲了採摘聖藥急紅了眼,哪裡還有心情幹別的事?”紀梵心道。

    “好像是這個道理。咦!”

    張若塵看向紀梵心的時候,吃驚的發現,那些讓七手老人、夜遊大師這樣的高手,都無法輕易採摘的聖藥,卻主動從神紋中飛出,來到紀梵心的身旁。

    片刻間,她被百花包圍,站在花海中,身形窈窕絕美,黑髮如瀑。

    花瓣散發出來的光華,將她的肌膚映照得宛如仙玉一般晶瑩,如同衆星捧月,化爲一位真正的百花仙子。

    此情此景,看得張若塵都癡迷了一瞬,幾乎陶醉在這極致的美麗之中。

    這種陶醉,不摻含任何雜質,就是最純粹的欣賞。

    當然只是一瞬而已。

    別的修士,卻都看愣了許久,才恢復心緒。

    在百花的映襯下,她的美,比幻術,比精神力法術,都要更加厲害,似能勾走大聖的魂,動搖大聖的意志。

    只有花類的聖藥,纔會主動靠近她,親近她。

    倒是羨慕嫉妒得另外幾人嗷嗷直叫。

    “不愧是冥古照神蓮,可謂百花之皇。而且,這裡的聖藥,都吸收了本源的力量,而她又是本源掌控者。花類的聖藥,必定視她如母親一般。包括食聖花,與她接觸之後,對她都十分親近。”張若塵暗道。

    想到此處,張若塵將食聖花放了出來,讓她留在這裡照看衆人,收集聖藥。

    萬一遇到別的兇性植物,以她無上境的修爲,可以抵擋一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