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每一件君王聖器爆碎,小黑的身體就要哆嗦一下,恨不得用鳥嘴將末雲端……啄死。

    可是,偏偏無可奈何,偽神的力量太強大,《鎖神圖》的威力無與倫比,一元、二元的君王聖器,根本扛不住。

    就在它準備捲走三件至尊聖器跑路的時候,虛無空間中,發出詭異的波動。

    波動的源頭,來自白卿兒。

    白卿兒的血衣下,肌膚散發出刺目純白的本源之光,神聖到了極致,像是天地之初的第一縷光,創造了萬物和眾生。

    此刻的她,彷彿將世間的至妙、至美集於一身,讓在場所有修士,皆是看呆了一瞬。

    「好精純的本源之光,難道她的本源之道……入神了?」海棠婆婆道。

    血靈仙搖頭,道:「是入神級別的本源,但,她還沒有修鍊到那個層次,是通過一種禁術,強行拔高到了那個層次,付出的代價應該不小。」

    本源之光既能創造萬物,也能毀滅萬物。

    在本源之光的照耀下,虛無空間彷彿變得不虛無,充滿了物質。而且,物質越來越多,有黃土青石匯聚,有群山深谷成形。

    「她這是要從虛無中,開闢出一界,自己做主神?」

    張若塵發現自己,踩到了實地。

    四周的虛無力量,被本源驅散。

    末雲端察覺到了白卿兒的不對勁,加快速度攻擊三垣二十八宿大陣。

    「以身……殉道……」

    白卿兒紅唇中,念出四個字。

    本源之光更加刺目,張若塵無法睜開眼睛,並且,被海棠婆婆和血靈仙帶着,向遠處急退。

    看到的最後一眼是,本源之光創造出來的物質,全部都毀滅,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白卿兒化為了一道白光,飛向了末雲端。

    「轟隆隆!」

    ……

    張若塵恢復視覺的時候,已經出現在真實世界。

    天地,忽然變得平靜,沒有恐怖的本源之光和神力波動,只有碗口大小的白色冰王星,懸浮在十多億里之外。

    花費半晌時間,張若塵回過神來,向四周看了看,道:「小黑呢?」

    「嚇死本皇了,幸好逃得快。保住了,把三件至尊聖器保住了!」

    小黑身上的羽毛,化為飛灰,全身焦黑。

    三件至尊聖器飛在它的三個方位,旋轉不停,光華吞吐。

    張若塵怒瞪過去,道:「你不要命了?」

    「這可是至尊聖器,三件呢,若不是本皇眼疾手快,遭受那麼強大的衝擊,肯定是要遺失在虛無空間中。」小黑爭辯道。

    張若塵道:「活着不好嗎?」

    「放心,本皇乃是不死鳥。」小黑揮了揮焦黑的翅膀,沒心沒肺的說道。

    血靈仙向海棠婆婆詢道:「婆婆可知道以身殉道這種禁術?」

    海棠婆婆的年歲,更在血靈仙之上。

    海棠婆婆只剩七彩色的骨骼與一頭白髮,聲音很乾啞,道:「這是本源掌控者,才能施展的一種禁術,傳說神境之下的修士施展,會損耗萬年壽元。神靈施展,壽元損耗十萬年。」

    「這個妖女夠狠啊,為了不泄露身份,連累神女十二坊,竟肯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小黑咧嘴道。

    張若塵沉思,道:「她施展這一招,不止是為了弒神。」

    「還能為了什麼?」小黑好奇道。

    張若塵道:「既然是禁術,肯定是要將本源之道催動到極致,達到入神的地步。有了這一次經驗,以她的才情,或許可以領悟到本源入神的契機。」

    「本源入神又如何?」小黑繼續追問。

    張若塵有些不想搭理它了,道:「巫馬九行的刀道入神如何?」

    小黑倒吸一口涼氣,眼神變得凝重,道:「本源之道可是九大恆古之道之一,一旦入神……」

    血靈仙一劍破開空間,重新進入虛無空間。

    張若塵和海棠婆婆跟入上去。

    「你們那麼急着返回去幹什麼,萬一末雲端沒死怎麼辦,要不先商量怎麼收拾白妖女?」

    沒有人理它,小黑突然想到了什麼,暗呼一聲:「糟了,他們肯定是去搶《鎖神圖》、青銅編鐘、神源……,本皇怎麼才反應過來。」

    小黑衝進虛無空間,裏面依舊還殘存淡淡的本源力量和神力波動。

    虛無的力量太強大,只是剛才那麼短暫的時間,一切似乎都要被侵蝕和同化,難以在這裏保存下來。

    張若塵撿到一塊巴掌大小的殘屍,屬於末雲端,但是,內部神血失去了神性,神魂、精神力、神念全部被本源磨滅。

    血靈仙和海棠婆婆,也找到了一些屍塊。

    血靈仙將屍塊扔了出去,嘆道:「她成功了,神靈隕落,又是一個不凡的女子。」

    「神源呢?神源總不會碎裂吧?」

    小黑關切的問道,緊接着,又問:「《鎖神圖》呢?」

    海棠婆婆道:「剛才那種情況下,末雲端來不及自爆神源,短時間內,也下不了那麼大的決心。神女十二坊的那個女子,應該還活着,並且帶走了神源和《鎖神圖》。」

    「什麼?要不現在去追?她剛施展了禁術,現在肯定很虛弱。」小黑有些不甘心,如此提議。

    張若塵搖頭,道:「她是從虛無空間離開,什麼痕迹都沒有留下,怎麼追?」

    「這個妖女心思太縝密,故意利用我們重創了末雲端,而且,等到我們這邊傷得慘重的時候,才施展出禁術,將所有好處都拿走了,還成功脫身。張若塵,你以後與她對上,必須要全力以赴啊,千萬不要憐香惜玉,被美色所惑。」小黑語重心長的說道。

    小黑想要收集神屍殘塊,卻被張若塵阻止。

    一尊神靈隕落,還遺失了《鎖神圖》,不用猜也能想到,死神殿肯定會暴跳如雷,徹查此事。

    攜帶神石殘塊,很有可能因此被推算到身上。

    到時,才是得不償失。

    回到真實世界,張若塵將不死神殿賞賜的准帝品聖丹「生死大還丹」取出,遞給海棠婆婆。

    海棠婆婆接過聖丹看了一眼,還給張若塵,斷然的道:「崑崙界修士,不食地獄界的療傷丹藥。」

    她不是針對張若塵,只不過,親身經歷了中古末期那段黑暗的歲月,與地獄界仇深似海。

    張若塵不能理解這種心態,但是,尊重她的意願。

    海棠婆婆七彩色的骨骼上,生出血絲,長出筋肉和皮膚,很快肉身重新恢復過來。傷勢沒有好轉,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已經無礙。

    「給我吧!」

    血靈仙一點不把自己當外人,攤開了手。

    張若塵很想說,我和你的關係還沒那麼親,但是,別人好歹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存在,手都攤開了,不給,多掃面子。

    張若塵將自己唯一的一顆,自己都捨不得吃的一顆,准帝品聖丹級別的一顆生死大還丹,遞到血靈仙手中,臉上始終掛着笑容。

    血靈仙接過後,直接服下。

    服下后,立竿見影,他身上的傷勢迅速恢復,氣血不斷攀升,精神狀態越來越好。

    張若塵正打算取出天樞針,交給海棠婆婆,忽的,臉色猛然一變,看見數十丈外,一道身影無聲無息走來。

    像是一個凡人,在空中漫步。

    正是如此,才顯得詭異。

    凡人怎麼可能做到在空中漫步?

    更詭異的是,張若塵看不清他的容貌,彷彿他行走在另一座時空,只能看見他的頭上,有兩根龍角。

    血靈仙和海棠婆婆同時躬身行禮,齊聲道:「龍主大人!」

    「轟!」

    張若塵腦海轟鳴,渾身巨震。

    龍主……

    傳說中,中古時期崑崙界的蓋世人物,能夠與須彌聖僧相提並論的至強,即便十萬年過去,依舊威名不墜,足以讓神靈談之色變。

    真的是那位龍主嗎?

    神話一般的人物,出現在了眼前。

    小黑雙腳打擺子,想要奪路就逃,但,腳就像是被定在那裏,怎麼沒邁不出去。

    沒有壓倒眾生的神威,沒有震顫空間的步伐,只有一道怎麼都看不清的身影,偉岸卻又平凡,神秘卻又簡單。

    張若塵相通了很多事,心臟依舊在猛烈跳動,但面色如常,躬身一拜后,問道:「龍主大人既然就在附近,為何不出手擊殺那位偽神?」

    誰都聽得出,他語氣中,帶有質問。

    「不錯。」

    龍主以欣賞的眼神看着張若塵,道:「修辰來過了!」

    張若塵一怔,道:「修辰天神?」

    「我使用一道神念,嚇退了他,他多半以為是冰皇在警告他,逃得很快。可惜營救島主之前,我不能出手,否則他已經死了!」

    龍主又道:「他的目標是你,確切的說,是葬金白虎。殺你,他不需要親自動手。」

    地獄界的神靈都知,要殺張若塵,必須先除掉葬金白虎。最好是,逼葬金白虎施展出超過天地規則認可的力量,在天罰中死去,如此,才不會留下任何痕迹。

    張若塵當然知道自己和修辰天神之間的仇恨有多深,血絕戰神、福祿神尊、羅衍大帝的影響力,可以讓別的神靈放下仇恨,不再針對張若塵。

    修辰天神和鬼主,卻不在其列。

    仇恨太深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