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站在劍山之巔,意氣風發,身上有氣吞山河之勢,揚聲道:“劍者,當鋒芒畢露,破雲開月,不應沉睡在此,化爲鏽泥。諸位前輩,可願隨我一起離開?我一定在劍界新生文明中,爲你們挑選有緣者,繼承劍道。”

    “錚!”

    萬劍齊鳴,聲音久久不絕。

    “好!”

    張若塵雙手按在太陽穴,催動眉心的時空神武印記,將劍山和劍山上的萬千諸劍,盡數收入進去,安置到乾坤界中。

    乾坤界隨之出現一座被強大劍意籠罩的劍域。

    這些劍,絕大多數都已靈性盡失,宛若廢鐵。可是,依舊還有一些,乃是絕世名劍,萬古永存,是真正的神兵利器。

    張若塵剛纔的話,絕非妄言,是真心想要重振劍界。

    在狩天戰場上,張若塵答應南劍界的界尊,守護南劍界萬年,並且傳法給南劍界,當時,只是將這件事,當成一個交易。

    後來,與地煞鬼城、長生殿、藏盡骨海爭鋒相對,也只是想要兌現自己的承諾。

    可是來到劍道墓林中,他得到了萬分之十的劍道奧義,又得到萬劍的洗髓和劍祖的劍魄,更看過了劍界曾經經歷的輝煌和破敗,心中觸動極深,彷彿化身爲了劍界的一份子。

    正是如此,重振劍界和弘揚劍道的心,已不是一個交易,也不是一個承諾,而是發自內心想要做的事。

    張若塵走在蒼涼的墓林中,腳印深沉,目望一塊塊斑駁的墓碑,與插在墓碑前的劍鞘。

    有墓,卻無人。

    有鞘,劍卻不歸。

    不禁心生感觸,他吟念道:

    “三千神劍離鞘去,百里空冢無人還。”

    “葬劍之人遺膽魄,後世我輩定勝天。”

    ……

    張若塵、阿樂,踏上回程之路。

    對張若塵而言,能夠得到劍道奧義和劍魄,在百枷境凝聚出天劍魂,本源神殿之行已經圓滿。

    接下來,還有兩件事需要做。

    第一,去查看白卿兒是否有將各大勢力的修士,引來本源神殿。

    對她而言,這是成神之前,對自己最後的磨礪和考驗,一定會來。而且,事情要鬧得越大越好,越是混亂,她才能功成身退。

    這一點,與張若塵的目的,不謀而合。

    第二,張若塵要想辦法,儘可能將劍南界保護下來。

    這是去過劍道墓林之後,心態的轉變。

    此前,他只是想要多救一些劍南界的生靈而已,沒有現在這麼強的責任感。

    得到得越多,責任也就越重。

    要救劍南界,只有兩種方式。

    要麼將劍南界收走,要麼將諸神引去別處。

    劍南界龐大無邊,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承載一座不斷增長中的乾坤界,尚且頗爲勉強,顯然不可能再將它也收入氣海。

    想要承載劍南界這樣的大世界,普通的神靈肯定做不到,至少也得是渡過元會劫難的神靈纔有可能。

    但,考慮到本源神殿也在劍南界,如此一來,怕是神尊出手,才能將劍南界收入自己的神境世界。

    想要保住劍南界,只能想辦法將諸神,引到別的地方。

    但是,憑他區區一個百枷境大聖,別說引走諸神,哪怕任何一位神靈,隨手一擊,就能致他於死地。

    正在張若塵苦思對策的時候,葬金白虎的聲音響起:“若是本源神殿被取走,只是一座劍南界,我的葬金神境世界,倒是可以短暫承載。”

    “你能釋放出神力,收取劍南界?”張若塵有些詫異的道。

    葬金白虎道:“當然不能釋放太多神力,只是釋放神境世界,而且,還得由你承載神境世界,這樣才能瞞過天道的感知。否則天罰降臨,我們都得死。”

    “行,暫時就這麼決定。”

    有葬金白虎相助,張若塵感覺肩上的擔子,輕了許多,也更有信心了一些。

    ……

    本源神殿早已化爲廢墟,四處皆是殘垣斷壁。

    有殘牆高達數十丈,有巨大的麒麟石雕立在亂石中,有劍碑倒在溝壑下方,如此破敗,卻又如此壯麗。

    也有殘破的陣法,和古老的殺戮神紋,遍佈各處。

    即便是大聖,在裏面亂闖,也可能觸動陣法,引來殺身之禍。

    可是對此刻的大司空和二司空而言,卻管不了那麼多,他們身上的佛袍破爛,滿嘴鮮血,在廢墟中急速逃亡。

    每每觸動陣法,陣中就有劍氣飛出,劈在他們身上,令得二僧嗷嗷慘叫。

    他們不敢停下,後方破水聲密集,足有數十位大聖在追。

    “二位師父先走,我們擋住他們。”

    真殺、真貪、真妄,三僧身上釋放出強大的死亡之氣和道域,化爲三道璀璨明亮的光梭,衝向後方的追殺者。

    他們三人,都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爲。

    以三人之力,沒有使用戰兵,竟然便是將數十位大聖打得節節敗退。若不是他們以慈悲爲懷,沒有生出殺念,恐怕已經有大聖隕落。

    一道大喝聲,從遠處傳來:“你們是死神殿的白衣死神,不是佛修,還不快醒來。”

    聲音中,蘊含強大的精神力和死亡念力。

    真殺、真貪、真貪的精神和聖魂被鎮住,呆立在原地。

    南聖和四位死神殿的大聖,急速騰飛而來,身形劃破厚重的水,留下五道白色的水紋。

    見到南聖現身,周圍的數十位大聖,一個個面面相覷,露出忌憚而又驚懼的神色,急速退去。

    他們都知,大司空和二司空的身上,有很多本源聖藥,因此極不甘心,依舊遊走在遠處,等待渾水摸魚的機會。

    南聖站在一尊十多丈高的殘破石雕的肩膀上,瞥了一眼,正在逃竄的大司空和二司空,譏諷一笑:“區區兩個不朽境大聖,見到了本聖,居然還想逃。”

    “南聖不要殺他們,他們既然稱張若塵爲師叔,捉來或許會有大用。”一位長着鱷魚頭顱的死神殿大聖,如此說道。

    南聖點了點頭,釋放出精神力,凝聚出兩根灰色鎖鏈。

    灰色鎖鏈由天地規則凝成,如兩條靈蛇,向大司空和二司空纏繞過去。

    “休要傷我的二位師父。”

    真殺化解了南聖的精神力,雙眼浮現出佛光,雙手合十,頭頂凝聚出一柄十丈長的巨劍。

    雙手劈下,巨劍跟着劈下。

    “轟隆。”

    兩根精神力鎖鏈,應聲而斷。

    “好樣的,真殺。”大司空回頭,忍不住誇讚一聲。

    南聖先是有些茫然,隨後轉而變得憤怒,隱隱間,聽到遠處有大聖的笑聲響起。

    也不知是在嘲笑他,還是在嘲笑死神殿。

    死神殿的萬死一生境白衣殺神,卻變成佛修,反過來與死神殿爲敵。還有比這更好笑的事?

    真貪和真妄也化解了南聖的精神力壓制,各自捏成佛印,頭頂卻凝聚出殺戮之劍,向南聖攻擊過去。

    “你們去擒住那兩個和尚,我來鎮壓他們這三個丟人的東西。”

    南聖臉色陰沉,取出一柄青色符扇,向前一扇,密密麻麻的符紋隨之飛出,化爲成百上千道雷電,擊在真殺、真妄、真貪的身上,將他們盡數掀飛出去。

    死神殿的四位大聖,從旁邊繞過去,追向大司空和二司空。

    “南聖太可怕了,同樣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爲,卻能以一敵三。”

    “這是以一敵三?他隨手一揮,就能擊敗三大萬死一生境的強者,戰力之恐怖,足以比擬無上境大聖。”

    “七大人的弟子,死族傳說一般的人物,你們以爲是泛泛之輩?走吧,有南聖在,我們休想從中撿漏。”

    ……

    四位死神殿的大聖,修爲最弱的一位,都是百枷境。

    可是,這裏是本源神殿,他們擔心觸動陣法和殺戮神紋,所以,追了好些時間,竟然都沒有擒住大司空和二司空。

    他們發動過遠程攻擊和精神力攻擊,也擊中了二僧。

    詭異的是,大司空和二司空猶如擁有金剛不壞之身一般,每一次被擊中,吐出兩口血之後,馬上又爬起來繼續逃。

    “佛門菩薩的金身,竟如此強大?”長着鱷魚頭的死族大聖,驚詫的道。

    剛纔他隔空打出的攻擊,明明已經可以殺死不朽境巔峯的大聖,可是,前面那個白胖和尚被擊中後,只是如同皮球一般在地上滾了一圈,立即罵罵咧咧的又爬了起來,繼續向前逃。

    “或許他們不止不朽境的修爲。”一位死族大聖,如此猜測。

    “先別管那麼多,鎮壓了再說。他們比我們先進入本源神殿,必定採摘了很多聖藥。”

    鱷魚頭死族大聖速度奇快無比,頃刻間,追到大司空身後,手中的錘形戰器上,浮現出一縷縷死亡之光,猛然舉了起來,向大司空的頭頂砸去。

    這一錘的威力,已達到不弱於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全力一擊的地步,他不信,這個白胖和尚,還扛得住。

    “師叔,你可算來了,救我。”大司空望着前方,面露大喜之色。

    鱷魚頭死族大聖眼中冷笑,絲毫不爲之所動。

    這一招,這個白胖和尚,先前已經使用過兩次,竟然還想使用第三次?

    眼看戰錘就要落下大司空頭上,一道劍鳴聲傳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