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陰陽五行聖意,張若塵已融合其六,代表「陽」的掌道聖意,代表「陰」的拳道聖意,五行中的「金」、「木」、「水」、「土」。

    唯有「火」行聖意,沒有融合。

    張若塵心知龍主是要指點自己修鍊聖意,自然心生喜意,畢竟,神靈都渴望得到這等宇宙間最頂尖強者的指點。

    陰陽五行聖意顯化出來,張若塵身上浮現出五彩奇光,混沌之氣蔓延八方,周圍空間似化為混沌的一部分,天地陰陽隨之兩分。

    「嘩——」

    一道若隱若現的太極陰陽印記,浮現了出來,緩緩旋轉,蘊含世間至妙至真的道理。

    海棠婆婆、血靈仙、小黑都在崑崙界,通過萬界神眼的投影,看到過張若塵在狩天戰場上施展這種聖意。

    可是,站在一旁觀看,感受卻又完全不同。

    「這是融合了六種聖意!」血靈仙眼中,浮現出一抹驚異之色。

    小黑向後退了退,道:「本皇怎麼感覺,天地間的一切,都要被他吸納過去,空間規則和時間規則變得有些奇怪,真的好奇怪。可是,他這聖意中,沒有融合空間聖意和時間聖意啊!」

    海棠婆婆面露喜色,道:「融合六種聖意,必定達到了二品級別,張家將來或許能在他的帶領下,再次輝煌起來。」

    一遍演練完了之後,張若塵停下來,望向龍主。

    龍主道:「再演練一遍。」

    張若塵立即又演練起來,這一次,將陰陽五行聖意和龍虎般若掌融為一體,以攻擊的方式,打了出去。

    血靈仙和海棠婆婆的眼中,皆是露出異色。

    融合此種聖意,爆發出來的攻擊太強了,張若塵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為,可勝萬死一生境大聖。

    龍主道:「再演練一遍。」

    張若塵繼續演練,一遍又一遍。

    一直演練了七遍之後,龍主才意味深長的道:「你是想走一品聖意的路?」

    「莫非龍主大人也覺得,這是一條死路?」張若塵道。

    龍主沒有回答他,而是站在數丈外,探出了一隻手,穿透空間,觸碰到張若塵眉心。

    「轟隆!」

    一瞬間,張若塵身體失重,墜入混沌之海,來到時間和空間誕生之初,世間萬物誕生出來之前,眼前茫茫渺渺,無限廣闊,永恆寂靜。

    下一瞬。

    張若塵渾身顫抖一下,重新被拉扯回來,站在了宇宙岩石上。

    剛才的一切,那麼真實。

    回來后,卻又覺得夢幻。

    龍主已經收回了手,道:「果然是時空掌控者,須彌老和尚將他的道,傳承給了你。而你,修鍊的卻是不動明王大尊的《三十三重天》,從一具廢體,在後天,修鍊成了先天的五行混沌體。為什麼會這樣?」

    龍主像是在詢問,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時空、五行、混沌、陰陽……」

    半晌后,龍主忽然悟透了什麼,有些失態的,發出「哈哈」的笑聲。他問道:「張若塵,你已達到百枷境,是否已在心中定下願景?」

    「這混亂殘忍的宇宙,需要一種新的秩序!」張若塵道。

    至此一句,龍主已明白了所有,道:「你有如此願景,那麼,無論你選擇崑崙界,還是不死血族,都已不重要了!」

    說完這一句,他再次笑了起來,道:「還是須彌老和尚厲害。」

    張若塵當然知道,自己的這一身成就,與須彌聖僧息息相關,可是卻聽不懂龍主話中的話。

    「龍主大人可否指點一下晚輩,如何衝擊陰陽五行的圓滿之道?」張若塵問道。

    「指點?」

    龍主搖頭,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人、地、天、道,前三者你都已經具備,只差最後的道了!」

    「當你什麼時候悟透,什麼是你的道的時候,你離成功,也就不遠了!我看,你的心境正在脫變之中,距離悟道,已經不遠。希望你不要讓須彌老和尚失望,那一天,就連我都頗為期待。」

    小黑低聲嘀咕:「用得著這麼誇張嗎?悟道,本皇早就已經悟道了!」

    龍主向它瞥了過去,道:「待會兒,你跟我一起走。」

    小黑一怔:「啊?」

    「該面對的事,終究得去面對。」龍主道。

    小黑使勁搖頭。

    張若塵陷入沉思,龍主說的人,指的應該是他的心,也就是他的願景。

    地,指的應該是肉身,五行混沌。

    天,指的應該是時空掌控者的身份,時空就是天。

    可是,道是什麼?

    聖道?天道?

    「聖意的修鍊,我幫不了你,可是,倒可以幫你提升一下精神力。」

    龍主攤開手掌,一團幽藍色的火焰,漂浮而起。

    「此乃,我心中的一縷本源神龍火,可以幫你淬鍊精神力念頭中的雜念,讓精神力更加精純,進境速度更快。」

    「多謝龍主。」

    張若塵沒有推拒,捧住了本源神龍火。

    一路走來,張若塵的精神力,之所以可以迅速提升到六十六階,主要是煉化丹藥和吸收了神木之心,因此存在巨大的弊端。

    龍主多半是看出了這一點,才將一縷本源神龍火送給他。

    有了這縷神龍火,張若塵也就有更大的把握,在百枷境,將精神力提升到六十九階,為修鍊出一品聖意,打下堅實的基礎。

    「你要走一品聖意的路,切莫忘記時間和空間。走了!」

    龍主最後說了一句,轉身便走,顯得極為洒脫。

    出奇的是,小黑主動追了上去。

    追到龍主的身旁,小黑笑道:「叔,我被須彌那老禿驢關在乾坤神木圖中十萬年,精神早已被磨礪得強大無比,距離精神力成神,只差一道本源神龍火。你怎麼看?」

    「叔,你看我們的關係,比和張若塵的關係親了太多吧?除了神龍火,有沒有別的什麼好東西?」

    ……

    龍主和小黑的身影,漸漸遠去。

    張若塵略微詫異的看著血靈仙和海棠婆婆,道:「你們不和龍主一起走?」

    「營救島主這樣的大事,我們插不上手,只能從側面幫襯一二。你好歹是血神教的教主,算我的晚輩,又送了一枚生死大還丹給我,此去本源神殿若是遇到解決不了的麻煩,可以傳訊給我。」血靈仙道。

    張若塵道:「你們也要去本源神殿?我明白了!」

    剛剛問出這個問題,張若塵瞬間明悟。所謂從側面幫襯一二,或許就是聲東擊西,將地獄界的注意力,都引到本源神殿上面去。

    張若塵笑道:「不用等以後,我現在就有一事相求。」

    開玩笑,生死大還丹豈能白吃?

    血靈仙倒是沒有想到,張若塵如此不客氣。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他手中的石劍,道:「《無字劍譜》,我想參悟一段時間。」

    「這我做不了主!」

    血靈仙的目光,向海棠婆婆盯去,將石劍丟給了她。

    海棠婆婆持著石劍,眼神中,帶有一絲猶豫。她並不是信不過張若塵,只不過,《無字劍譜》關係重大,萬一遺失,她便是整個崑崙界的罪人。

    「算了,我就開個玩笑,這麼重要的東西,我還不敢接手。」張若塵不想為難海棠婆婆。

    海棠婆婆將石劍,放到了他身前,道:「此劍,乃天下劍道之源,是崑崙界最重要傳承之一,你萬萬不可遺失。」

    「婆婆放心,劍在人在,劍失人亡。」

    張若塵慎重無比的,捧過石劍。

    張若塵知曉,自己要修鍊出一品聖意,必定是難如登天,短時間內,幾乎不可能成功。

    但是,他掌握著帝品聖意丹,或許可以先嘗試,修鍊劍道聖意。

    他的目標,當然不是四品劍道聖意,而是自古無人修鍊成功的三品劍道聖意。《無字劍譜》對他,也就非常重要。

    幸好《無字劍譜》是海棠婆婆在守護,否則,他現在立場不明,換一個人,誰會借給他?

    海棠婆婆搖頭輕嘆,又取出五本卷籍,遞給他,道:「這些卷籍,都是崑崙界的一些傳奇人物留下,或許對你會有幫助。」

    「婆婆的恩情,若塵銘記於心。」張若塵道。

    海棠婆婆輕哼道:「誰叫你小子是那個人的後代,算是婆婆欠你們張家的。」

    張若塵生出一絲興趣,道:「婆婆指的是何人?」

    「一個死人。」

    海棠婆婆的語氣中,帶有一絲氣憤。

    張若塵見海棠婆婆似乎不願多說,問出另一個心中的疑惑,道:「婆婆到底活了多少歲了?這個……若塵沒有不敬的意思,純粹是好奇。」

    海棠婆婆道:「從剛剛生長出來算起,婆婆我活了有四個元會了!從……被你們張家那位死鬼忽悠,成為劍閣的器靈算起,也已有了兩個元會。不過,從修鍊出肉身算起,卻才只有兩萬年而已。」

    張若塵聽得一愣一愣的,沒想到海棠婆婆只是一株海棠花而已,生命也如此曲折。

    既是植物,也是器靈,又修鍊了肉身。

    張若塵問道:「婆婆修鍊肉身,莫非也是為了躲元會劫難?」

    「植物類生命,元會劫難沒那麼難渡過。」海棠婆婆道。

    張若塵道:「那是為何?」

    「告訴你也無妨,因為,劍閣只差最後一步,就能脫變成崑崙界的第十一件神器。這最後一步,就是器靈成神。」海棠婆婆道。

    ……

    看到有讀者在說,明帝殺血后這件事。

    其實,第2438章血后和明帝見面那裡,已經寫了,明帝沒有殺血后,只是讓她躲到了無盡深淵。

    因為一本書,寫得太長,很多正文中的東西,大家可能都忘記了!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回去看一下:

    上官闕被血后控制,是在第2018章「矛頭所指」提到過的。

    血后的弟子邱怡池,精通**血術和心靈之道,是第1814章「來自無盡深淵的邀請」這一章提到的。

    張若塵的姑姑,也就是長公主,帶著一支張家子弟,躲到墟界中,是第1025章「震驚天下的大事件」提到的。

    孔上令奪取了朝廷大權,入主明帝宮,是第636章「太子殿下」,慕容月告訴張若塵的。

    ……

    所有線索,遍布整本書,有時間,我統一詳細的整理一下,發布在微信公眾號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