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滅墨陽。”

    南聖輕呼一聲,強大的精神力釋放而出,凝聚出一輪漆黑的墨陽。

    墨陽與他的頭顱,融爲一體。

    沉淵古劍攜帶的明月,與墨陽對碰在一起,形成一白一黑兩道弧光。隨即,狂暴至極的能量,從一月一陽中涌出。

    劍鋒始終無法觸碰到南聖的頭皮。

    “嘩啦。”

    南聖腳下的廢墟,破碎開來,身體下沉一大截。

    從地面涌出去的能量,將四周的殘垣斷壁,衝擊得飛了出去,清空一片廣闊而平整的地面。不遠處,有古老而殘破的陣法被觸動,陣中飛出密密麻麻的銳利劍氣。

    劍氣還沒靠近張若塵和南聖,就被二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勁力震碎。

    沒過多久,時間印記光點湮滅暗淡。

    南聖趁此機會,調動道域中的三千億道聖道規則,化爲毀滅性的力量,從四面八方向張若塵狂涌包圍而去。

    張若塵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僅有一百多億道而已,怎麼可能承受得住三千億道聖道規則的攻擊?

    “譁!”

    再次施展空間挪移,脫身而去。

    南聖抓住他施展空間挪移時剎那間的破綻,手中符扇脫手飛出,急速旋轉,斬中張若塵離去時的殘影。

    百丈外,張若塵再次顯現出來。

    白衣上,多出一道三寸長的口子。

    剛纔可謂驚險至極,因爲,修爲上的差距太大,張若塵是絕對不能被南聖擊中。一旦擊中,必定重傷。

    這可是修煉出七萬億道聖道規則的人物,不是雲桓鐵血王那種修煉出一萬多億道的萬死一生境巔峯可以比擬。

    “好快的反應速度,空間奧義加上時間劍法,居然都奈何不了他。”張若塵心中暗道。

    南聖早已收起輕視之心,暗道:“好厲害的張若塵,剛纔差一點栽在他手中,才百枷境的修爲,卻已比一些無上境大聖,對我的威脅還要大。”

    遠處那些身影,也沒有想到,南聖和張若塵的交鋒竟然會如此激烈,而不是一面倒的碾壓。

    特別是,張若塵居然可以在南聖的道域中進退自如,顛覆了他們曾經的認知,同時,對空間之道的厲害,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南聖調動三萬億道聖道規則,凝成一口急速旋轉的黑色巨鍾,將身體籠罩。

    隨後,調動道域中剩下的四萬億道聖道規則,凝成四十柄光刀,從各個不同的方向,向張若塵攻伐過去。

    任你空間之道再玄妙,有巨鍾護體,也可立於不敗之地。

    任你逃得再快,在施展空間挪移的瞬間,必定出現破綻。四十柄光刀,任何一柄抓住破綻,斬在你身上,都能將你重創。

    張若塵將六億七千萬道葬金規則神紋調動出來,與沉淵古劍融爲一體,散發出萬丈金芒,將斬來的光刀,一一劈飛。

    南聖輕笑一聲,駕馭黑色巨鍾,從光刀後方衝出,狠狠的撞擊向張若塵。

    “劍十一。”

    張若塵早有差距,不慌不亂,揮劍橫斬,拖出一道平直的劍光。這一劍,更與真理之道融爲一體,爆發出三十倍攻擊力,擊在黑色巨鐘上。

    這是大圓滿的劍十一!

    “噔!”

    鐘聲爆鳴。

    黑色巨鐘被斬中處,聖道規則被震散,裂開一道長長的口子。

    南聖臉色微微一變,張若塵繼承了葬金白虎的規則神紋,倒是厲害,所有力量都匯聚於一線,居然讓他逆天一劍,破開了自己的規則防禦。

    南聖立即調動金煜神焰,結成一塊金色盾印,撞擊向沉淵古劍。

    “嘭!”

    破開黑色巨鍾,沉淵古劍的力量已盡,再被金色盾印一擊,頓時,龐大的力量倒涌回來,壓得張若塵再次飛了出去。

    張若塵退到一堵殘牆下,定住身形,目光緊盯南聖。

    不得不承認,南聖也是一個完全沒有破綻的強者,無論是攻擊,防禦,還是實戰時的應變速度,都是頂尖級別。

    在同境界,張若塵當然可以以力量直接壓垮他。

    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想要找到南聖的弱點,尋求一絲取勝的機會,顯然難如登天。

    久戰下去,敗的必定是張若塵,因爲南聖也在尋找他的破綻。

    境界低,就是張若塵最大的破綻。

    黑色巨鍾重新凝聚成形,南聖站在裏面,道:“早就聽說你的真理之道相當強橫,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但是,剛纔那一劍,應該已經耗盡你體內的血煞之氣了吧?”

    “你是覺得,我破不了你的防禦嗎?”張若塵道。

    南聖道:“我聽說,你的體內有一座大世界,可以調動世界之力,使你的力量,達到接近無上境大聖的地步。你還不施展這股力量嗎?”

    張若塵和閻無神一戰,有不少觀戰者。

    張若塵擁有一座大世界,在地獄界高層修士中,不算什麼祕密。

    只不過,南聖也知道,張若塵調動接近無上境大聖的世界之力的時候,自己也差一點承受不住世界之力身死道消,因此心中對張若塵的這一招底牌,並沒有什麼懼意,純粹只是想要知道,張若塵在全力以赴之下,能夠逼他施展出幾分實力。

    對元會級天才,他始終抱有好奇之心。

    大司空和二司空都露出擔憂的神色,這個南聖強得有些變態,師叔已經底牌盡出,竟然也奈何不了他,反而差一點遇險。

    張若塵在心中推算,要戰勝南聖這樣的強者,自己的修爲至少要到達千問境巔峯,才能比較輕鬆的做到。

    畢竟對目前的張若塵而言,百枷境的修爲只能佔不到一成的戰力。半神肉身的力量和奧義之力,佔了九成。

    即便突破到千問境,戰力的提升也是微乎其微。

    只要達到千問境巔峯,聖道規則積累得足夠多,體內聖氣和血煞之氣足夠充沛的時候,才能形成戰力。

    張若塵道:“這樣鬥下去,的確沒有意思。看來只能借用外力,才能擊敗你。”

    “你再接我一劍試試。”

    “唰!唰!唰……”

    張若塵一連施展出七次空間挪移,避開一柄柄規則光刀,頃刻間,到達南聖的頭頂上方,雙手舉劍,直劈而下。

    劍身上,紫色神石散發出來的光芒,與星辰一般明亮。

    與此同時,乾坤界的世界之力,如同江河咆哮一般,涌向張若塵的雙臂,使得沉淵古劍上的四道天劫印記“風”、“火”、“水”、“雷”也浮現出來。

    南聖擡頭看向劈來的戰劍,感覺到一絲無形的壓力。

    “哧哧。”

    四十柄光刀盡數散去,化爲四萬億道聖道規則,涌向黑色巨鍾,使得巨鍾變得更大,更厚重,如同化爲實態。

    “嘭!”

    沉淵古劍斬在黑色巨鐘上,驚天動地的鐘聲傳出去,將離得稍近的大司空和二司空,如同稻草人一般掀飛。

    南聖雙腿微微一顫,咬緊咬牙,全力以赴向上支撐。

    “這是……接近無上境的力量……這分明已經超過一些無上境大聖……”

    “嘩啦。”

    沉淵古劍破開黑色巨鍾,斬在南聖右肩處。

    南聖的半個身體,都被壓入進地底,肩頭直冒鮮血,嘴裏更是噴出一大口血液。

    但,張若塵卻略微怔了一下。

    這一劍能夠劈開黑色巨鍾,居然劈不開南聖的身體?

    張若塵看見,南聖的皮膚上,除了浮現出三十六道獸圖,竟然還有一道道血紅色的符法銘紋浮現出來。

    他將符紋,刻在了身上。

    只剩小半截身體露在外面的南聖,緩緩擡起頭,露出猙獰的笑意:“你居然能夠逼得我動用附身血符,你體內那座大世界,我要定了!”

    “譁——”

    南聖身上的血色符紋,光芒大漲,凝成一隻血紅色的符手,向張若塵拍擊而去。

    這隻血紅色符手長達三米,爆發出了強勁的神力。

    張若塵連忙收劍橫檔,緊接着一掌拍出,將血紅色符手打得碎裂,化爲一縷縷血氣。

    趁此機會,南聖筆直的從地底飛了起來,退到遠處,張嘴一吸,將符手碎裂後的血氣,全部吞入腹中。

    南聖道:“繼續與你這般戰下去,還真是有些丟天南的名聲。”

    “看來你要動用,真正的本事了!”張若塵無所畏懼,風輕雲淡的道。

    南聖道:“你應該知道,對死族而言,最厲害、最神祕的手段是死亡念力。而天南,教授的並不是聖道,而是精神力修煉法,死亡念力的修煉法。聖道、肉身對我而言,都不過只是輔助的修煉之道。”

    “天南的力量,一直被傳得神乎其神,詭異絕倫,我早就想要見識一番。”張若塵道。

    “如你所願。”

    南聖的雙瞳變成暗紅色,一道道詭異的死亡陰雲,在水中凝聚,籠罩視線所及的這片神殿廢墟,轉而瘋狂的向張若塵涌去。

    這是死亡念力凝聚成的陰雲!

    遠處那些大聖,只是沾上了一縷死亡陰雲,肉身便是迅速枯萎,生命力量快速消散。他們受到驚嚇,紛紛逃退。

    “死亡念力是死族的天賦力量,以南聖的精神力強度施展出來,怕是瞬間就能絕滅一顆星球上的生靈。幸好本源神殿中的陣法和神紋,阻擋了死亡念力遠溢。”

    “南聖的精神力,也不知強大到了何等地步,死亡念力之強,可謂我平身僅見。”

    “做爲七大人的弟子,在天南,南聖肯定修煉了精妙絕倫的死亡念力控制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