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早已看出,南聖的精神力強度,達到六十八階。以他的年齡,這是非常了不得的成就。

    雖然張若塵的精神力也是六十八階,可是,一個精研精神力之道的大聖,和一個將精神力當成輔助的大聖,戰力不可同日而語。更何況,南聖還是來自天南。

    真要精神力鬥法,十個張若塵加起來,都不可能是南聖的對手。

    因此,張若塵根本沒有,要和南聖精神力比斗的念頭。

    張若塵謹慎無比,取出萬咒天珠,調動精神力注入進去,以至尊聖器形成精神力防禦,又激發出火神鎧甲,背上十二翼展開,急速衝入死亡念力陰雲,迫近南聖。

    只有近戰,張若塵纔有機會取勝。

    “他的精神力,居然也達到了六十八階。”

    南聖嘴角一彎,閉上雙目,手臂輕輕揮動,死亡念力在他身體四方,凝聚成一羣死亡魔蝶。

    魔蝶只有巴掌大小,極幻極美,蝶翼呈三彩色。

    “唰唰。”

    魔蝶如飛刀一般急速飛出去,留下一道道三彩色的光痕。它們不斷撞擊在火神鎧甲上,發出一道道金石碰撞之聲。

    每一隻魔蝶碰撞在身上,都如一道重拳擊中張若塵。

    看着越來越近的張若塵,南聖眉頭一皺,自己這一招“死亡蝶舞”,最重要的,根本不是魔蝶攜帶的那股衝擊力,而是,魔蝶蘊含的旺盛死亡念力。

    一旦被一隻魔蝶擊中肉身,死亡念力瞬間就會侵入體內,腐蝕血肉,吞噬生命力。即便是君王聖器級別的聖鎧,也休想擋住他的死亡念力。

    可是,張若塵身上的鎧甲,似乎對死亡念力有剋制作用,根本穿透不進去。

    頃刻間,張若塵已至三十丈內。

    “蝶皇破繭。”

    隨着南聖的聲音響起,一大片三彩色的死亡魔蝶,在他身前匯聚到一起,結成直徑丈許的繭球。

    就在張若塵一劍劈斬而來之時,繭球中,蝶皇孕育成形,探出一隻纖細的五彩光臂,擋向沉淵古劍的劍鋒。

    “嘭!”

    能破星碎月的一劍,被擋住了!

    “刺啦。”

    繭球破碎而開,一隻巨大的蝶皇顯現出來,渾身散發五彩色光華,除了三對尖長的五彩光臂,身軀竟是一個完全赤//裸的絕色美女。

    巨大的蝶翼展開,輕輕扇動,釋放出五彩色光點,將張若塵包裹。

    五彩色光點蘊含強大的精神力能量,能夠迷幻修士。

    在張若塵的眼中,長着巨大蝶翼的美女,變得越發誘人。

    這種幻術,當然迷不到張若塵的心志。

    他警惕的察覺到,南聖再一次調動聖道規則,凝成一柄柄光刀,從後方飛斬而來。

    前有蝶皇,後有刀雨,形勢已是極度危險。

    “結束了!”

    南聖自認爲已是勝券在握,眼中笑意更濃。

    忽的,他的心臟,傳來一股巨痛,眼中笑意消失,反而厲聲大吼:“死心咒。”

    聖心,是儲存精神力的位置,被張若塵使用詛咒的力量攻擊,自然是讓南聖的精神力大受影響。就連精神力操控的死亡蝶皇身上的五彩光芒,也是快速暗淡下去。

    張若塵知曉,自己唯一取勝的機會出現了!

    毫不猶豫的,催動懸在氣海中的七柄魄劍之一。

    “怒劍!”

    一道明亮的劍光,從張若塵眉心飛出去,擊穿蝶皇的身體,繼而,擊在南聖的胸口。

    “咻!”

    南聖身上的三十六道獸圖和血紅色符紋,同時浮現出來,可是,劍光依舊將他的身體穿透,使得他猶如炮彈一般飛出去,重重的撞入進廢墟中。

    七柄魄劍,分別對應張若塵七種心緒:哀、愛、欲、怒、喜、惡、懼。

    其中,哀劍最強,懼劍最弱。

    但,七劍的強弱又和修士的心緒相關,任何一種心緒,若足夠極致,都能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力。

    只要張若塵心中恐懼無比,哪怕是懼劍施展出來,也比哀劍更強。

    劍魄的力量,對修士的精神力、聖魂、情緒,都有強大的殺傷力,對肉身的破壞,反而較弱。

    “劍魄之力,居然如此厲害,將南聖的肉身防禦都破掉。”張若塵心中暗驚,畢竟他自己很清楚,因爲心中不夠憤怒,剛纔引動出來的怒劍,威力其實很一般。

    就像自己明明有一億枚聖石,卻只能拿出一萬枚聖石出來顯擺,別的聖石明明在身上,卻拿不出來。

    張若塵在第一時間,打出沉淵古劍,筆直飛向南聖墜落之處,

    “嘭!”

    沉淵古劍被一道印法,打得倒飛而回。

    “唰”的一聲,南聖從廢墟中衝出,將一張符籙貼在身上,又將一張符籙扔向大司空和二司空,隨後,以快到極致的速度,向遠處急速逃去。

    他肉身的傷勢,自認爲扛得住。

    但是,精神力和聖魂的創傷,卻極其嚴重,再加上摸不透張若塵剛纔那一劍的來頭,因此非常果斷的逃走。

    張若塵挪移到大司空和二司空的身前,手掌向前一按,施展出空間凍結的手段。

    “轟隆!”

    符籙爆裂而開,威力堪比一位不朽境大聖自爆聖源,凍結的空間瞬間被撕碎。

    張若塵一手提着一個,帶着大司空和二司空,出現到了十里之外,回頭望去,符籙爆發出來的毀滅勁力,被古老的神紋削弱和化解,卻依舊將一大片區域夷爲平地。

    南聖怨毒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張若塵,今日這一劍,我記住了!今後必定加倍奉還。”

    張若塵大致能夠感知到他的方位,但是,沒有去追。

    南聖這樣的人物,身上必定有不少保命的寶物,加上修爲強大,真要追上去,將其留下的概率小之又小,反而有可能被他伏擊吃大虧。

    “再次見我,你將懼我如懼神靈。”張若塵道。

    先前還逗留在附近的大聖,全部嚇得膽顫心驚,紛紛潛行逃走。

    太可怕了!

    南聖居然敗給了張若塵,這道消息,若是傳出去,必定驚動地獄十族。

    他們絕不相信張若塵還是百枷境的修爲,紛紛覺得張若塵肯定是在本源神殿中得到了大機緣,已經突破到千問境。

    “師叔太帥了,我要修煉劍道。”大司空興奮且激動的道。

    張若塵收起沉淵古劍,取出兩枚神石捏在手中,道:“你不適合劍道!不過,我看你和二司空的體質,似乎非常特殊。你們到底是什麼種族?”

    “什麼種族?”大司空一愣,道:“我們難道不一樣嗎?哦,不對,師叔是半人半不死血族,我和二司空肯定是純血的人類。”

    “是嗎?”

    張若塵的眼中,飛出一柄劍形劍氣。

    劍氣從大司空的圓臉邊緣飛過,劍鋒與他的皮膚接觸,發出刺耳的摩擦聲,有着一粒粒光點飛灑而出。

    皮膚沒有被割破。

    大司空栽倒在地,捂着臉慘叫,道:“師叔,有什麼話可以好好說嗎?出家人不打誑語,我真的是人類。”

    “師叔心中是不是有什麼猜測?”二司空雙手合十,如此平靜的問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算了,問你們,你們多半不知情,等有機會我親自去問你們的師父。”

    大司空從地上爬起來,搓着肥臉,低聲嘀咕:“幸好沒有破相。”

    張若塵坐到一塊巨大的岩石上,道:“現在,你們給我講一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何會被死神殿的修士追殺?魔音、仙子、石皇、劍皇他們現在又在何處?”

    шшш ttκan C〇

    這時,真殺、真貪、真妄相繼拖着傷體,從渾濁的廢墟中走出來,向張若塵和大司空、二司空行禮。

    他們的修爲強大,也不再中心區域,因此符籙爆碎,還殺不了他們。

    張若塵正要取出生命之泉助他們療傷,卻見他們已是相繼摸出一株株元會級聖藥,猶如啃蘿蔔一般,往嘴裏塞。

    得了!

    他們現在擁有的各種聖藥,比張若塵還要多。

    死神殿的修士不追殺他們,追殺誰?

    服下聖藥後,二司空講述了起來:“師叔走後的這段時間,我們一直在那片長滿聖藥的區域採摘,都收穫巨大。嗯,對了,師叔走後不久,發生了一件怪事,隨後仙子就失蹤了!”

    張若塵問道:“什麼怪事?”

    “笛聲。”大司空道。

    “什麼笛聲?”

    張若塵坐直身體,眼神變得凝重。

    大司空繪聲繪色的道:“就是一陣悠揚的笛聲,美妙到了極點。笛聲響起,那些聖藥,無論是樹類的,草類的,花類的……全部都跟着一起搖擺,綻放出超過平時十倍的光芒。”

    二司空點了點頭,道:“仙子就是那個時候失蹤的。”

    “怎麼會這樣?笛聲,應該不是冥王。難道是那位一直跟着的崑崙界新神?”張若塵眉頭緊鎖,喃喃自語。

    張若塵和阿樂一樣,也隱隱感覺到,從在百族王城開始,就有什麼東西,一直跟在身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