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魔音站在一尊女性神像頭頂,臉色極爲蒼白。

    嬌軀四周,有着一萬五千億道聖道規則凝結成的道域,頭髮化爲紫色藤蔓飄在水中,釋放出一縷縷淨滅神火。

    劍皇站在神像的掌心,身體時聚時散,狀態很不好。

    石皇被海客吞入腹中後,二人都生出兔死狐悲之感,士氣下滑到谷底。

    “還要繼續掙扎下去嗎?在地獄界,追隨本座,比跟着張若塵更有前途。”海客探出一隻流動着神紋鏈條的巨手,拍壓下去,轟然間將神像打得粉碎。

    魔音身法靈巧,從他的指縫中飛出去,滯留在水中的一瞬間,五指隔空抓出,撕裂開五道數十丈長的空間裂縫,直向海客面門飛去。

    五道空間裂縫,還沒到達海客面前,就被海客的道域壓得重新閉合。

    “在我的道域中,空間攻擊毫無用處。”

    海客從碎石中,擒住劍皇。

    “嘭!”

    五指微微發力,劍皇的身體爆碎開,化爲一團光雲。

    海客輕咦一聲,仔細凝視掌心的光雲,驚喜的道:“居然是一道劍意,誕生出了意識,凝聚成的靈體。這是劍神級別的強者隕落後,留下的核心劍意吧?”

    海客如獲至寶,一道劍意修煉到大聖境界,足以賣出天價。

    魔音已感知到張若塵來到附近,於是,將體內殘剩不多的聖氣盡數釋放出來,轉化爲神火。雙臂探了出去,化爲上千根藤蔓,將海客的神軀纏繞。

    神火在藤蔓上燃燒,使得海客變成一個巨大的火球。

    海客怒吼一聲,“找死。”

    他的雙瞳中,涌出兩根直徑數丈粗的神氣光柱,直向魔音飛射而去。

    就是這時,海客臉色一變,察覺到身後的上方,出現一道凌厲至極的力量,嘴裡爆吼一聲:“張若塵!”

    “正是我。”

    張若塵從空間中遁出,一劍直劈而下。

    沉淵古劍達到星球一般的重量,化爲百丈長,如一道黑色瀑布。

    張若塵既然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也就絕不會給海客任何一絲避開的機會。偷襲殺人和正面交鋒,是完全兩個概念。

    海客來不及思考在自己的道域中張若塵是如何施展出空間挪移,倉促之間,只得儘可能多的,調動道域中的聖道規則,結成一道防禦光壁。

    “噗嗤!”

    沉淵古劍破開防禦光壁,貼着海客的頭皮,從後腦勺,一直拖到背部下方,形成一道長達數百丈的劍路。

    傷口,觸目驚心。

    大量神血,從劍路中涌出,瞬間將這片水域染紅。

    張若塵並沒有因此而欣喜,反而臉色變得難看了許多,如此難得的機會,居然沒能一劍殺死海客。

    海客的神軀,防禦實在太強大,以沉淵古劍之利,加上張若塵調動了乾坤界的力量,竟然只是劈進去數丈深。

    別說將神軀分開,實際上,連海客的骨頭都沒有傷到。

    海客眼中涌出的兩道神氣光柱,已是將魔音打成重傷,如同一塊焦炭飛出去,墜入進海底泥沙深處。

    “嘭嘭。”

    海客掙斷纏繞在身上的藤蔓,身體快速收縮,變得只有兩米多高,順勢亦是避開張若塵斬向他頸部的一劍。

    既然自己的道域,禁錮不了張若塵的空間力量。那麼,巨大的神軀,將會成爲他的破綻,給張若塵更多的可趁之機。

    神軀變小,對他更有利。

    第二劍失手,張若塵果斷遠退,對海客的實力,又有了更深的瞭解。

    此人,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霸道、衝動、嗜殺,實際上戰鬥經驗極爲豐富,若是小覷他,將會吃大虧。

    無定神海那位大人物的弟子,豈是等閒之輩。

    海客的背部,因爲被劍氣侵入,傷口難以癒合,神血始終在向外逸散。

    想到自己竟然會被張若塵這樣弱小的修士傷到,海客心中便是涌出一股怒意,將浩劫戰斧喚出,沉聲道;“你既然敢現身,今日,自然也就不能放你逃離。”

    “譁——”

    九萬多億道聖道規則,包裹更加廣闊的海底水域。

    這片水域的溫度,急速下降,凝結出一塊塊奇形怪狀的冰晶。那股寒氣,讓張若塵體內的血液和聖氣流動速度,變得極其緩慢。

    空間彷彿都被凍住了一般。

    海客大步走了過去,道:“本座知道,你是時空掌控者,逃命的本事很大。可是,本源神殿中密佈的神紋和陣法,會極大的限制你的力量施展。你覺得,自己有多大的機會逃走?”

    “我幾時說過要逃?”張若塵道。

    海客道:“你在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尚且破不了我的肉身防禦。在正面交鋒中,你認爲還有機會?我常年在無定神海中修煉,這裡的環境,可讓我的戰力,變得更強。”

    “孰強孰弱,可不是靠嘴說的?”張若塵道。

    二人的距離,拉近至十丈。

    “譁!”

    海客舉起浩劫戰斧,一斧劈下去。

    戰斧瞬間變得十丈長,斧頭足有房屋那麼巨大,釋放出紫黑色的雷電光華。

    張若塵側身,急速閃避。

    “轟隆。”

    浩劫戰斧在海底,劈出一道長達數百米的裂縫,無數神紋被觸動。裂縫下方,涌出一道道毀滅性的光束。

    張若塵雖然避開斧鋒,可是卻難以避開無處不在的雷電。

    水中,雷電的力量,避無可避。

    有數十道雷電擊在火神鎧甲上,又穿透鎧甲,攻擊到張若塵的肉身。每一道雷電,都如一柄劍刺穿身體。

    海客長笑一聲,揮斧劈出。

    “轟!”

    這一次,張若塵取出藏山魔鏡,鏡面變得一人高,將水中的雷電反射回去。

    “轟!”

    “轟!”

    ……

    海客自信而從容,道:“一直這麼閃避,你躲不了多久的。”

    張若塵望向四方,察覺到,海客的道域邊緣,已經完全凍結成白色寒冰,並且還在快速收縮。

    他的活動空間,會越來越小。

    更關鍵的是,白色寒冰與海客的聖道規則完全結合在一起,張若塵即便調動空間奧義,施展空間挪移,也無法穿透過去。

    “看來,沒有別的辦法了!”

    張若塵如此低聲唸了一句,繼而向迎面而來的海客,道:“你真以爲,你的神軀無人可破?”

    “要破我的神軀防禦,除非半神出手,纔有機會。”海客道。

    張若塵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口銅棺,嘭的一聲,一掌將棺蓋拍飛出去。

    棺中,有着一縷縷淡淡的神光,涌溢出來。

    正是盛放半具神屍的棺材。

    海客略微詫異了一下,隨即笑道:“你連棺材,都給自己準備好了嗎?”

    “唆唆!”

    奇異的聲音,從棺中傳出。

    密密麻麻的噬神蟲,從棺中飛出,身體呈青藍交錯的顏色,渾身散發出藍色火焰,向海客飛了過去。

    “噬神蟲!”

    海客的臉色終於變了,立即停下腳步,釋放出體內的神氣,凝成一個巨大的球形防禦罩,緊接着揮斧劈斬出去。

    神屍,最懼的,就是噬神蟲。

    噬神蟲數量極多,無所不食,將神氣防雨罩啃食得哧哧作響。

    海客的攻擊雖強,但是,噬神蟲的防禦也不弱,一斧劈出,最多隻能殺死數只。

    張若塵取出七星帝宮,找到被打回原形的食聖花,將它帶進宮中,放入生命之泉中療養。

    護殿靈尊荒天,知道海客是一尊強橫的存在,第一時間將陣法、神紋、大聖銘紋全部激活。

    站在七星帝宮宮門處,張若塵看着被噬神蟲包圍的海客,將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釋放出來。

    與此同時,一顆晶瑩剔透的菱形寶石,從他體內飛出,有着十二萬九千六百個切面,光華比界形中的萬千星辰還要明亮。

    正在阻止噬神蟲近身的海客,突然震驚的發現,自己體內的真理奧義,不受控制的飛向七星帝宮而去。

    “張若塵,你果然身懷真理至寶,你休想收走我的奧義。”

    海客縱身一躍,從蟲羣中衝出,雙手抓住的浩劫戰斧,以雷霆萬鈞之勢,猛然劈下去。

    戰斧變得足有百丈長,雷電化爲海洋。

    “轟隆!”

    七星帝宮的一層層防禦陣法光幕,被他破碎,巨大的戰斧,緩緩墜落下來。

    張若塵已將海客體內萬分之二的真理奧義,收入真理之心,目光向上望去,嘴裡念道:“欲劍!”

    一道璀璨的劍光,從他眉心飛出,擊在海客身上。

    “嘭!”

    海客向後拋飛,重新墜落到蟲羣中。

    張若塵眉心一皺:“他似乎沒有受傷,還是慾望不夠強啊。”

    欲劍沒有傷到海客的神軀,但是,卻對海客的精神和聖魂,造成一定程度的創傷。

    張若塵盤膝坐下,將萬咒天珠捧在手心,調動強大的精神力注入進去,嘴裡念道:“死心咒。”

    這道咒法,直接攻擊海客的聖心。

    海客的精神力,可沒有南聖那麼強大,遭到死心咒攻擊,立即受到嚴重影響,防禦出現破綻,有噬神蟲,趁機鑽進他背上的傷口中。

    “忘斷咒。”

    “無量咒。”

    “噬血咒。”

    ……
最近更新小說